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素子文集
·故乡____老家的回憶
·宗譜____老家的回憶
·祖輩____老家的回憶
·父輩____老家的回憶
·兄弟(上)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兄弟(下)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姐妹(上)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姐妹(下)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伙伴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義僕____老家的回憶
·花木____老家的回憶
·书架的周游
·“木瓜之役”与夏震武先生
·柳的思念------記念柳堂
·西湖賦
·沙孟海先生逝世十一周年纪念
·衣食____老家的回忆
·西域探監記
·杭州三墓隨筆
·記當代才女張允和
·雷峰塔雜憶
·《爱俪园梦影录》与其作者李恩绩——兼悼柯灵先生
·浙江藏书楼札记(一)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上)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三) 嘉业堂(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四) 玉海楼
·芷阁与九录斋
·尋找古剡溪
·記吳鷺山先生
·纪念朱畅中先生
· 方軫文——“右派情踪”(1)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一書中
   「圍城詩詞」引文缺字之訂補
   
   今年新春伊始,有墨爾本友人來訪,帶來戴晴女士新著《在如來佛掌中——張東蓀和他的時代》一書(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其「後記」中有言:「張家親屬萬難之中保留下的文字、詩詞手蹟,工科出身,僅描過幾天紅模子的著者,竟不全認得——查書法字典、叨擾古文學家也未盡全功。書內引文中留下之「口」,切望學富五車的讀者百忙之中慷慨出手友情辨析。」深感著者的謙抑和真切。這些手蹟的紙張或因在塵封的箱底呆得太久而使字蹟有些不清,然而對於讀「帖」(古人的字帖與前輩的書札、手稿)稍具經驗,並對傳統詩詞的格律與遣辭造語略有體驗者來說,尚不難辨析。現根據該書所附諸手蹟的影印圖版,對引文之留「口」者,並所引其他個別字的錯誤者,聊為辨析訂補之。
   

   書(頁452)引鄧文如先生的《圍城四章並序》,序之末句「慚口荒率奈何」,缺字當是「其」。詩第一章第三句「閱世口口知古樹」,缺字應是「廢興」;其下對句「有人留口夢春明」,缺字當為「戀」(試看圖版該章第二句「渤海灣環擁舊京」中「灣」字偏旁「彎」的上部與所寫此字「戀」的上部,其草體基本相仿),「廢興」、「留戀」為對仗。詩第二章第五句「遺民淚共圍城口」,缺字應是「盡」;第三句「倦眼嫩舒唐社稷」,「嫩」字誤,應是「嬾」。第四句「禦溝還繞漢宮牆」,「禦」應作「御」。詩第三章第七句「輸口虎帳歸來日」,缺字應是「君」;又首句「不識青鞋竹杖藜」,「不識」誤,應是「布襪」;又第二句「沖寒冒雪走東西」,「沖」應作「衝」,並第三句「軍中刁鬥容長揖」,「鬥」應作「斗」,均是排版時繁簡轉換過程之未檢所致。詩第四章首句「老病常口九轉丹」,缺字應是「具」,具去聲(屬仄),按詩律應為平聲「俱」。俱,偕也,同也,又皆也,都也(古籍多作「具」)。圖版中此「具」字的草體,與王羲之《十七帖》中多次出現的「具示」、「具告」、「具向」、「別具」的「具」字草體甚為相仿。此句中的「具」當作「俱」解釋。
   
   第五句「大好心期聊口遠」,缺字應是「作」,其下一字「遠」誤,應是「達」,「作達」,意為「作達人」或「作達觀」,此二字與下句「無多酒力勉加餐」的「加餐」二字為對仗。
   
   書(頁453)引張伯駒先生的《滿庭芳》詞並後記,詞下片「折沖杯酒」句,「沖」應作「衝」,亦排版時繁簡轉換過程之失檢所致可置勿論,後記中「閣口無擾」句,缺字應是「閻」,其上一字「閣」誤,應作「閭」,「閭閻」為常用辭,與下句「萬姓騰歡」的「萬姓」相類。又「埋首窗幾」句的「幾」亦為排版時繁簡轉換的失檢,應作「几」。
   
   另外,書中有圖版而未見引錄的如林志鈞(宰平)先生的那首五古,屬
   一般行書,只個別字略難辨, 如「軍門一相見,奉槃前致辭」中的「槃」字,乃草體,其「舟」旁的「殳」著筆太簡。「奉槃」是有「典」的,《禮‧內則》:「進盥,少者奉槃,長者奉水。」林先生在這裏用「奉槃」,以「少者」視張教授,則頗令人失笑也。
   
   又該詩「君曰非我力」和「君唯為群眾」,兩句中的「君」字草體,可與鄧文如先生第三章「輸君虎帳歸來日」句中的「君」字草法相比較地看,這些行草體,應均是易於辨認的。著者歷時八年所完成的這部以「近代中國不可迴避卻被刻意遮蔽的人物」為對象的紀實之作,書的首章記敘了書主人於一九四九年北平「圍城」當中為守敵兩方所信任的使者那一事件。在完成使命之後的「友人詠誦」,作為「歷史信物」製作圖版插於此章。原件以數箋連綴裝裱成一軸,其形式按傳統可稱為「手卷」者(著者稱之為「橫聯」)。其珍貴的文獻意義並文物價值自不言而喻。想來讀者對其文辭內容是會感到十分興味的,應該給以通讀才是。
   
   手卷內容,挨次如下:鄧之誠(文如)《圍城四章並序》、張伯駒(叢
   碧)《滿庭芳》詞並題後、傅嶽棻(娟淨)《望海潮》詞、夏仁虎(枝巢)《
   讀文如圍城四章題後》七律一首、巢雲七律一首、林宰平(志鈞)五古一首和
   張東蓀「自識」。
   茲將鄧文如、張叢碧、林宰平並張東蓀諸件標點引錄於下。
   
   圍城四章並序
   戊子之冬,幽都罹兵,城守二十萬人,攻者或三倍之。生靈百萬,不自意能全,將與宮室文物同燼矣。
   東蓀先生奭然傷之,徒步兩軍間,剖陳利害,釋兵解大難。萬姓歡呼,出於意外。
   東蓀儒者也。儒者濟物仁民,其功偉矣。三十年來競言愛國愛民者,不能與之比量也。既許為文辭以稱美之,越歲成此詩,慚其荒率奈何。
   常山東走氣縱橫。渤海灣環擁舊京。閱世廢興知古樹,有人留戀夢春明。千門尚聳淩霄闕,萬戶
   曾輝不夜城。說著兵戎頻太息,露盤多少淚珠瑩。
   才憂鼙鼓遍諸方。一夕郊原赤幟張。倦眼嬾舒唐社稷,御溝還繞漢宮牆。遺民淚共圍城盡,匹練光搖北斗長。不道回天真有術,春風拂面柳輕颺。
   布襪青鞋竹杖藜。衝寒冒雪走東西。軍中刁斗容長揖,席上瓊瑤勸短提。一語解紛歡玉貌,萬家
   賒死頌金泥。輸君虎帳歸來日,細與蒙莊論物齊。
   老病常俱九轉丹。養生爭似有生難。愁來紙筆妨人識,亂後鶯花帶淚看。大好心期聊作達,無多酒力勉加餐。詩成已是隔年事,回首驚魂總未安。
   庚寅元宵節文如居士鄧之誠書於成府村居之五石齋
   
   滿庭芳
   萬姓生靈,五朝都會,千年文物風流。重樓連榭,歌舞不知愁。一旦風雲變色,覆巢下、完卵難留。堪憐見、銅駝荊棘,灑淚對神州。 書生憑舌戰,折衝杯酒,慷慨陳謀。頓日消霧瘴,浪散浮漚。尚有東園桃李,春風待、還自歸休。何須論、名山青史,一笑付陽秋。
   日敵降後,瘡痍未復,蔣氏重為內戰,不惜民命,人所共憤,眾以違離,不旋踵一敗塗地,兵火迫於燕都,兩軍角抵,玉碎堪虞。
   東蓀先生倡議和平,乃冒險入城,奔走斡旋,以為保全。予則追步驥尾,聊效贊襄。議定,君更犯風雪,衝鋒鏑,以至薊東。杯酒之間,化霧瘴為光明,閭閻無擾,萬姓騰歡。功既告竣,君乃歸去,重執教鞭。予亦埋首窗几,更理舊業。書生之事,不過如此。從茲干戈永寧,車書混一,得為太平之民,何幸如之。南宋徐君寶妻,有滿庭芳詞,膾炙人口,因效其體為
   贈,惟哀樂迥異而工拙不同耳。
   庚寅上元後二日中州張伯駒
   
   掩卷倚長歎,吾生將何為。鼎鼎此百年,所恥儕毛錐。壯哉吾東蓀,成就乃爾奇。魯連天下士,排患無挾持。敝聊徒苦民,捐燕誠識時。不尚墨翟守,詎屑田單知。行吾所謂是,浩然出郊歧。徒步越黃莊,堅冰積長陂。夜宿三家店,足瘃寒
   忘疲。易水接石門,八一颺紅旗。軍門一相見,奉槃前致辭。大計遂以定,履險真如夷。圍城百萬家,遽脫累卵危。君曰非我力,日轉影自移。歷史此進展,人物從之馳。我所謂是者,信此無所疑。僕聞君之言,慨然為伸眉。曹蜍與李志,
   厭厭使人悲。劉勝如寒蟬,高蹈實已卑。大木憂將顛,一繩不可維。眾繩足挾顛,眾志國以支。君唯為群眾,故周旋京師。餘皆細事耳,時名寧足期。
   庚寅六月北雲林志鈞七十二歲作
   戊子冬,北平圍城,余與劉后同、侯少伯、彭岳漁、張叢碧倡議罷兵,以保全人民古物,以余為雙方信任,使出城接洽。當時慮或不成,慄慄為懼,乃幸而一言得解。事後友人義之,有此題詠誦。余亦自謂生平著書十餘冊,實不抵此一行也。因裝成幅,留示子孫。東蓀自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