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二)八代懸壺]
张成觉文集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二)八代懸壺

西樵攬勝
   語云﹕‘桂林山水甲天下﹐南粵名山數二樵。’‘二樵’ 者﹐東樵羅浮山﹐位於博羅﹔西樵山位於南海。
   這西樵山外廓呈圓形﹐面積達14平方公里﹐主峰大科峰海拔344。4米。它雖不甚高﹐但景色清幽秀麗﹐尤富泉瀑之勝﹐蒼松翠柏密佈﹐其間百鳥和鳴﹐奇岩異石﹐目不暇給﹐湖光山色﹐美不勝收。諸如石燕岩﹑冬菇石﹑無葉井﹑梅花溪﹑玉茗澗﹑會龍湖等﹐均令人流連忘返。而白雲洞一帶尤擅勝場﹐飛流千尺之妙如鬼斧神工﹐但見‘三面峭壁聳立﹐中間一 通天﹐清流從峰頂奔流涌落﹐宛如銀河飛瀉﹐氣勢磅礡’。(見<南海縣志>﹐頁785)
   非但如此﹐西樵山兼富人文景觀。‘迄今已發現20處石器製造場遺址﹐出土了大量文物﹐以雙肩石斧和細石器為標誌的“西樵山文化” ﹐在南粵和人類文化發展中﹐具有重要價值’(見<南海縣志>﹐同上頁)。相傳晉代著名道家﹑醫學家葛洪 ﹐不遠千里南來二樵煉丹﹐其醫術經雲泉仙館傳播。唐代曹松於此隱居並教鄉民種茶製茶﹐被尊為茶仙得享廟祀。而自唐始﹐不少文人方士紛紛看中此處﹐於茲興建寺廟或開壇設課。至明代此間更是文人輩出﹐科名鼎盛﹐由是獲‘官山’ 之名。今鎮區所在地亦因而從‘觀山墟’ 易名為‘官山墟’。 清末維新派領袖﹑著名學者康有為於光緒五年(1879)春入居山中白雲洞﹐專志研究道教及佛教經籍﹐歷時大半年。僅此即可見其人文氣息淵源之一斑。
   

   九江魚花
   西樵之南﹐毗鄰九江。據云該地以有九條河涌與西江相連而得名﹐因南繞西水﹐具舟楫之利。‘故老相傳為南宋度宗咸淳六年(1207年) 時南雄珠璣巷居民大規模南遷﹐其中有部分人順水乘排至九江東南部西江沿岸﹐因排破而登岸結廬開村﹐後逐漸向平地遷移﹐加速開發。’(見<南海縣志>﹐頁1362) 其後更開創果基魚塘與桑基魚塘﹐遂成魚米之鄉。此一開創﹐極具智慧﹐始自魚苗生產﹐值得引述。
   
   ‘屈大均<廣東新語>載﹕“西江多淵潭﹐而其源從滇﹑黔﹑交趾而來甚遠﹐故魚花多而肥。”九江地處西江下游﹐鄉人很早就懂得在西江裝撈魚花﹐培育魚苗以獲利。’“魚苗本粵西溪潭中巨魚(親魚)散卵﹐至端州(肇慶) 境內始出子”﹐ “上自封川水口﹐下至羅旁水口﹐凡八十里﹐其水微緩為魚花所聚﹐過此則魚花稀少矣”﹐ “九江堡民於灣環處取之﹐自封川至高明為魚埠者九百所” 。由此可見九江鄉民已知設置魚花埠最佳處為水流微緩的灣環處。’至明代‘為收取漁課﹐弘治十八年(1505年) 詔將“西江兩岸河埠﹐上自封川﹐下至都含﹐召九江鄉民承為魚埠” 。從此﹐九江鄉人獲得了在西江河段裝撈魚花的專利權’ 。(同上書﹐頁559—560)
   經不斷實踐﹐鄉人技術提高。據<廣東新語>稱﹕‘魚苗﹐亦曰魚花﹐細如針﹐一勺輒千萬﹐惟九江人能辨之’ ﹐‘大抵非九江人不知養魚’ ﹔‘魚苗之池﹐惟九江有之’ ﹐‘池塘之水﹐養魚花者十之七﹐養大魚者十之三’ ﹔當其時﹐‘池塘所畜魚﹐其種皆出九江。。。。南至閩廣﹐北越淮河﹐東至於海﹐無別種也’ 。
   
   桑基魚塘
   此期間﹐九江人除了‘在西江裝撈魚花﹐培育魚苗以獲利’外﹐也從事成魚養殖。據新編<南海縣志>﹕‘由於九江一帶地勢低窪﹐人民為尋生活出路﹐從明代開始便因地制宜挖田筑塘養魚﹐把挖出來的餘泥筑為基﹐“以樹果木” ﹐出現了“果基魚塘” 的生產形式。明中葉蠶桑繅絲業迅速興起﹐蠶桑收入高于果木收入﹐人們紛紛“除老樹﹐付桑麻” ﹐“塘以養魚﹐堤以樹桑” ﹐桑基魚塘取代了果基魚塘﹐形成“基種桑﹑塘畜魚﹑桑葉飼蠶﹑蠶屎飼魚” 的循環生產﹐所獲“兩利俱全﹐十倍禾稼” ’。(頁565)
   過了500年至21世紀﹐此種生產方式仍獲高度評價。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專家實地攷察後讚不絕口﹐認為符合環保要求﹐又能實現可持續發展。
   
   農業﹑漁業的興盛使九江地方富庶﹐墟場一河兩岸﹐房舍鱗次櫛比﹐市井人煙稠密﹐摩肩接踵﹐更有特產九江酥皮大煎堆﹐遠近馳名。山川毓秀﹐促進了文化的發達﹐英才輩出。清末大儒朱次琦 ﹑當代名醫何竹林﹑慈善家鄧肇堅﹑雕塑家傅天仇﹐俱稱一時俊彥﹐為鄉人景仰。
   
   ‘九江先生’
   朱次琦(1807--1881年) ﹐字稚圭﹐一字子襄﹐下西太平約人。因長期於家鄉執教﹐世稱‘九江先生’ 。13歲時謁兩廣總督阮元﹐應命作詩﹐為阮激賞。26歲於廣州越華書院作<新松>詩‘棟材未必千人見﹐但聽風聲便不同’ ﹐山長陳蓮史盛讚之。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 中進士。候缺期間﹐曾單騎赴晉北漠南﹐平息蒙古札薩克貴族與邊民之械斗衝突。咸豐二年(1852年) 七月﹐任襄陵縣令。到任後﹐妥善著手解決訟官多年的用水紛爭﹐會同臨汾知縣設立制度﹐進行整頓﹐息爭之餘﹐又使水田增至3。04萬畝﹐縣人立碑頌之。次琦復在當地勸學興教﹐並取消陋規。又與縣民相約﹐有事可隨時到衙前擊鼓。平日外出﹐輕裝簡從﹐自備乾糧﹐遇有攔路告狀﹐隨時就地辦案。利民便民﹐惠及黎庶。離任之日﹐縣人夾道相送﹐致城門為之堵塞。後該縣建祠立碑供奉之。
   咸豐五年(1855年) 次琦告病還鄉。咸豐八年(1858年) 起﹐於九江禮山下講學垂20年﹐聲名遠播。期間﹐康有為慕名前來就學達二年之久(1876--78年) ﹐深受其‘濟人經世’ 思想影響。次琦講學注重道德與氣節之培養﹐提出‘四行’ 即‘敦行孝悌﹐崇尚名節﹐變化氣質﹐檢攝威儀’ ﹔規定學生需經﹑史﹑掌故﹑性理﹑辭章五學兼收並蓄﹐力求融會貫通。對清政腐敗﹐深惡痛絕。同治初﹐奉特旨召用而辭謝不就。光緒七年(1881年) 十二月十九日病逝﹐家無餘財﹐門生醵資為殮。
   
   由於朱次琦所設禮山草堂﹐以及之前明代西樵山大科書院(與廬山白鹿書院齊名) 形成的講學風氣﹐南海縣境內書院盛極一時﹐當中又以九江為最。僅清代即有儒林﹑河清等近二十所﹐遍布北方﹑東方﹑沙頭等鄉﹑堡。堪稱書聲琅琅﹐處處斯文。
   
   岑氏醫家
   就在這詩禮簪纓之地﹐溫柔錦繡之鄉的九江﹐其東方鄉山邊里(今屬上東管理區沙溪村) 有一戶人家﹐自清代乾隆年間起懸壺濟世﹐歷代相傳二百載﹐這便是岑澤波出身之中醫門第。民風熏陶﹐家學淵源﹐潛移默化之中決定了他及其兩個女兒的人生路向。
   
   澤波祖籍河南省南陽﹐書香世代﹐以儒通醫﹐後登仕途。因唐代安史之亂輾轉南遷。先祖岑伯贊﹐於清代乾隆十八年(公元1753年) 出生在廣東鶴山。
   伯贊十四歲時隨父移居南海九江墟﹐其後上西樵山採藥﹐結識了雲泉仙館道長﹐被收為徒。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年) 伯贊學成而歸九江﹐在石馬街華光廟東側開醫館。他精通內外科﹐尤擅瘡瘍跌打﹐九江岑氏醫家以之為始。
   第二代傳人名守常﹐嘉慶6年(1801年) 九江痲疹流行﹐伯贊﹑守常父子採用<麻科活人書>所載的化毒清表湯﹐用大鍋煎湯送藥上門﹐療效顯著。獲鄉民送來‘濟世活人’ 金字匾額。
   道光三年(1823年) 第三代傳人省躬開業﹐石馬東街懸掛起黑漆金字的‘岑氏三世醫館’ 招牌。兩年後﹐伯贊病逝﹐臨終囑咐﹕岑氏醫家每一代一定要有一人繼承醫業﹐業醫者﹐必抱濟世活人為宗旨﹐即先習文立品﹐再學醫濟世。
   此時經三代延續﹐積藏醫藥書籍數千卷在山邊里祖居﹐伯贊手書‘傳薪’ 木雕牌匾懸掛樓上﹐規定習醫者從五歲開始﹐晨誦<三字經>﹑<千字文>﹑<幼學瓊林>﹐臨摹歷代碑帖﹑<芥子園畫譜>﹐夜間習拳術﹐健體強身。八歲起晨誦<唐詩三百首>﹑<古文評注>﹑朱伯廬<治家格言>﹑<湯頭歌訣>﹑<藥性賦>﹑張機<傷寒雜病論。序>﹑孫思邈<大醫精誠>﹐培養以仁愛為中心的職業道德。十三歲起﹐實踐‘黎明即起﹐灑掃庭除’ ﹐在藥店當學徒﹐學習中藥加工﹐炮製飲片和膏丹丸散﹐負責採購烹調食品﹐實行‘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經過兩年的體力勞動鍛煉﹐才邊臨症﹑邊學習中醫四大經典著作及內外婦兒各科﹐十八至二十歲獨立診症。
   作為第四代傳人的志仁出生於道光十一年(1831年) 。至咸豐元年(1851年) ﹐‘岑氏三世醫館’ 由石馬東街遷至東福街﹐改名為‘萬安堂’ ﹔山邊里祖居易名‘萬安居’ ﹐取萬眾平和安康之意。
   志仁擅長內科熱性病﹐處方用藥較重﹐鄉人稱之為‘岑大劑’ 。恰逢九江水災後流行黃疸型肝炎(當地稱此病為黃蝕) ﹐志仁在萬安堂前設大桶免費分發‘黃蝕茶’ ﹐乃其家人到附近山坡地﹑塘基採集田基黃﹑旱蓮草等製成﹐療效顯著﹐鄉民奔走相告。順德龍江﹑東頭﹑杏壇﹑樂從﹑西樵官山﹑民樂﹑高明﹑鶴山﹑新會﹐各地群眾慕名求診者日眾。
   時值鴉片戰爭後﹐天主教傳入南海九江﹐岑氏醫家成為首批入教的家庭﹐蓋教會將幾家文化較高的醫生之家列為優先發展對象。志仁將祖居土地撥出約150平方米建為天主教堂﹐名‘保祿堂’(該堂後於1959年毀於一場台風) 。
   志仁配室朱氏﹐係名儒朱次琦侄女。第五代傳人芳生為志仁次子﹐生於同治五年(1866年) ﹐光緒十二年(1886年) 在萬安堂掛牌行醫。業餘整理了五代醫家的家傳藥方﹐名為<良方>﹐該手抄本至今尚存。他還為萬安堂撰寫了一副楹聯﹐辭曰﹕
   黃梔子背母過連橋﹐偶遇大皇追木賊﹔
   白頭翁練子除枯草﹐為栽玉竹蔭淮山。
   聯中把十種中藥藥名鑲嵌在一起﹐可謂匠心獨運。
   當時九江富商﹑慈善家岑伯明等捐資辦萬善堂﹐志仁﹑芳生熱誠為家鄉貧苦大眾服務﹐先後榮任萬善堂醫師首席。芳生還採用九江草藥川楝皮﹑使君子﹑南瓜子製成‘岑芳生肥兒疳積散’﹐九江病者家喻戶曉。
   第六代傳人中一支為芳生與配室嚴氏所生﹐包括多人。長子勝傳學成後赴古巴行醫。次子聰傳則至墨西哥行醫﹐後歸國﹐抗戰時病逝。六子達傳容後另述。八子多傳系中山市坦洲鎮一代名醫。十一子耀傳在香港行醫﹐抗戰時病卒。
   在此之前的民國十四年(1925年)10月間﹐岑氏數代苦心經營的萬安堂竟毀於軍閥混戰﹐芳生為之痛心疾首﹐逃難至香港九龍﹐在深水步大南街開設醫館﹐因心力交瘁﹐積勞成疾﹐於1930年病逝﹐終年64歲。
   
   達傳是芳生的六子﹐上有兩兄一姐﹐屬第六代傳人。
   他生於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 ﹐民國十九年(1930年) 在萬安堂舊址重建藥店醫館﹐改名為‘萬安盛’ ﹐並繼續任九江萬善堂醫席。當時九江的貧病者﹐可到萬善堂取竹牌﹐該竹牌長約兩尺﹐寬約一寸半﹐有墨筆寫的‘萬善堂醫籌’ 字樣﹐加蓋該堂紅色印章﹐外塗透明油漆。憑此竹牌自由選擇取得醫席的醫生﹐免費診病﹐處方後回萬善堂取藥﹐免收藥費。此項贈醫施藥的服務直到九江淪於日寇才中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