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张成觉文集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陈一谔的胡言与余杰的演讲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在伦敦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峰会胜利闭幕,与会领导人纷纷赞扬会议所取得的成果,对此,各国舆论无不视之为全球得益各方共赢。
   
   但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却片面地加以剪裁,使人觉得会议“最大的成果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承认中国是同美国一起克服全球金融危机的G2(中美国,Chimerica)的一个支柱。”从而再次凸显所谓“中国模式”的优越性。而在中法关系方面更大肆渲染萨尔科齐总统乖乖就范,本港某亲中报章用了《法兰西被迫向中国低下高傲之颈》的标题,便反映出北京志得意满之态。
   
   诚然,基于“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和在全球经济衰退而中国仍在谈论保持8%增长的事实”,以及中方高官周小川“呼吁创造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的言论,奥巴马高度重视与胡锦涛这回的首次会唔,并对中国在会上的表现寄予厚望。但其“承认中国是同美国一起克服全球金融危机的G2(中美国,Chimerica)的支柱”之一,却是早有表示,和伦敦峰会并无任何因果关系。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据美方官员称此次奥胡会“既没有涉及中国手中美国政府债券的安全问题,也没有涉及以新的国际货币取代美元。”故中方虽然筹码在手,却根本没有出招。其间缘由,实在耐人寻味。
   
   按理说,既然温家宝上月在人大闭幕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即表示担心北京所持美国国债的安全,周小川又于峰会前夕向美元作为全球“货币一哥”的地位叫板,为何胡锦涛见了奥巴马反而一声不吭了呢?莫非他自知“中国模式”其实不足以与山姆大叔抗衡,于是恪守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绝不当头”之遗训,缄口不言上述话题?
   
   所以,本次峰会之最大成果,应是如奥巴马所言:“与会各国领导人能克服‘真诚的分歧’,达成协议,促进经济发展,创造就业,以及向陷入困境的国家提供信贷。”从而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转折点’”。而北京官煤自吹自擂的中国独领风骚,以及其若干亲密伙伴的大肆吹捧,例如《朝鲜日报》所谓《G20峰会 全球经济向中国低头“求助” 中美进入“G2”时代》,均属夸大其词,别有用心,不经一驳也。
   
   至于峰会前夕的四月一日愚人节当天,中法发表联合公报一事,不少媒体俱认为表明法国屈膝。上述《朝鲜日报》即以《法国举白旗投降承诺不支持藏独》为题报道。此乃中方及其“朋友”之一厢情愿,正如某论者所云,“中国龙”可能“表错情”。
   
   作为一位资深的西方政客,萨尔科齐千方百计为其本国谋利益,善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个回合表面看来似乎中方大获全胜,甚至有人分析称:“中法联合公报以单独段落阐述法方在西藏问题的立场:法国充分认识到西藏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重申坚持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由戴高乐将军作出的决定没有也不会改变……法国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其文字表述的“三段论式”“ 是典型的中国风格,典型的中国模式。”估计是由北京起草,巴黎同意,签字画押。殊不知其中约束力成疑。
   
   就拿中方最忌讳的外国领导人会晤达赖来说,公报并无明文禁止。故萨尔科齐日前声言,“没有与中国协议承诺今后不再会见达赖。”并称:“中国是一个务实的国家,不会要求得不到的东西。”这不是无异给中方一记响亮的耳光吗?
   
   与此同时,公报墨迹未干,萨尔科齐就四出活动,极力将港澳列入“避税天堂”黑名单,要劳烦奥巴马出面斡旋,直到会议最后一分钟才使中法双方互让,差点导致20国公报告吹。由此足见萨氏之“服软”、“低头”仅属权宜之计,不排除其今后与北京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上对着干的可能。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如果因中法公报“牛”起来,那未免高兴得太早了。
   
   除此之外,对于胡锦涛在峰会期间各场活动的座位,中文报纸都突出地予以报道。香港《文汇报》更将之概括为“站在国际舞台的最中央”,俨然成了世界中心,大有“核心中的核心”之味道。
   
   不可否认,会议东道主、英国首相白高敦给胡锦涛极高的礼遇。每次重要活动都安排胡于紧贴自己的位置。这除了考虑到中国的特殊重要性之外,也基于一种绅士风度。但如果对此随意引申,以为这就意味着胡锦涛代表中国“站在国际舞台的最中央”,那便大谬不然。
   
   众所周知,尽管正处于金融海啸之中,但美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经济体,无论软实力、硬实力,都是别国无与伦比的。这回峰会,奥巴马总统以外交新丁的身份上阵,落落大方,应对得体,广受好评。如若论其座次,正式会议上处在白高敦斜对面,不算“上座”;英女皇接见与会各国首脑时拍大合照,奥巴马更坐在前排边上的位置,毫不起眼。可是,这能说明美国无足轻重吗?
   
   事实上,此次峰会期间,非但奥巴马本人的大国元首风范有目共睹,不因其没有“站在舞台最中央”而稍减;就连其夫人也一样潇洒自如,甚至一反常规,于晋见时轻抚英女皇玉臂,而女皇也不以为忤,揽其腰肢。两位地位高贵之极的女性都那么自然,顺乎人情毫不造作。这种教养不也属于“软实力”内涵之一吗?与我们胡主席僵硬的面部表情相比,不是高下立判吗?
   
   寄语一众中华“爱国者”,“伟大祖国”尚未“站在国际舞台的最中央”,请勿“老鼠跌落天平”----自己称自己!
   
   (09-4-8)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