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曾铮文集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感悟神韻聲樂-感悟神韻(之五)
·評《我不是潘金蓮》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快评川普总统就职典礼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
·也談「文化自信」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李克強買肉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Buying Meat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再談「文化自信」
·童言童語
·女儿语录(2)Quote of My Daughter(2)
·女儿语录(3)Quote of My Daughter(3)
·女儿语录(4)Quote of My Daughter(4)
·女儿语录(5)Quote of My Daughter(5)
·從川普國家祈禱早餐會演講想到的
·感悟神韻(之六):感悟神韻的藝術家們
·这鸡蛋真难吃-The Egg Tastes Terrible
·女兒語錄6)Quote of My Daughter(6)
·我用書換來的最美麗聞浪漫的回報The Most Beautiful and Romantic Reward I
·有信仰與無信仰生命之區別——那個撕心裂肺的下午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8)Quote of My Daughter(8)
·女兒語錄(8)Quote of My Daughter(8)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當唐僧遭遇媒體……What Happens When You Fight Fake News?
·感悟神韻(之七):感悟神韻的觀衆反饋
·女兒語錄(10)Quote of My Daughter(10)
·女兒語錄(11)Quote of My Daughter(11)
·女兒語錄(12)Quote of My Daughter(12)
·女兒語錄(13)Quote of My Daughter(13)
·女兒語錄(14)Quote of My Daughter(14)
·女兒語錄(15)Quote of My Daughter(15)
·女兒語錄(16)Quote of My Daughter(16)
·感悟神韻(之八):神韻喚醒生命記憶
·感悟神韻(之九):感悟神韻的慈悲預警與開示(完結篇)
·女兒語錄(17)Quote of My Daughter(17)
·評川普缺席白宮記者晚宴
·川普首場國會演說中的掌聲
·舊文不舊:中共的字典里沒有「南韓」
·「不說話的右派」
·重溫童話
·最寶貴的建議與最難堪的問題 ——兼評北京新款抑制「不要臉」機器
·李克強訪澳 中領館僱人歡迎一天一百-Australian Chinese Offered $100 to W
·我是怎樣爲《靜水流深》找到英文出版社的?How Did I Find an English Lang
·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曾錚演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真材實料的造假
·曾錚學英文心得之二:方法、苦功及收穫
·女兒語錄(19)Quote of My Daughter(19)
·髒與淨的相對論 & 我是如何做到百毒不侵的?
·【十六年前的今天 】「信師信法」
·歡迎習主席有錢拿 Payment Promised for Crowd who Welcome Xi Jinping
·【曾錚快評】通知=統治?Notifying=Ruling?
·女兒語錄(20)Quote of My Daughter(20)
·十七年來的「糊塗帳」”Mysterious” Arrest
·一封差點讓我丟命的信
·正向思維又一例證
·憑什麼老是少數人挺身而出?
·曾錚的圖片故事(10)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0)
·讀史筆記:重讀歷史之必要·帝王之言之行·鄉愁
·【對話網友】關於寫作與演講技巧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续
·「繞樑三月」的美食經歷——在紐約
·Taking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Every Trade Has Its Master”
·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與《靜水流深》之恩人的聚會
·An Ordinary, But Extremely Extraordinary, Chinese-Style Mother
·Witnessing History Should be Mandator Reading
·一份被香港媒體封殺的採訪
·惡之火與善之心
·曾錚的圖片故事(11)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1)
·莊稼地裏的「祕密通道」Banned Books Mean Everything
·My Thoughts on Yang Shuping’s “Fresh Air” Speech at the University
·楊舒平「新鮮空氣」引發的「血案」與兩名北大外教的故事
·我也看見過UFO飛碟 I’ve also Seen a UFO
· 我看「巴黎協定」
· A Better Way to "Re-enter" Paris Accord
·【Mini Novel】 A Red Hairpin【微小說】 紅色的髮夾
·Quote of My Daughter ( 1)
·評熱門新片《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
·Why Do We Need a “Wonder Woman” Today?
·【讀史筆記之二】未讀史實 先樹史觀
·【讀史筆記之三】「文化」正解
·【讀史筆記之四】「中國」「新」知與走向未來
·【讀史筆記之六】神話即歷史&人、地球與宇宙
·曾錚的圖片故事(16)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图:《悉尼晨锋报》4月5-6日周末版文章“陆克文的满清困惑(Rudd’s Manchu Muddle)”
   
   最近澳洲政坛上发生了两件被称为“丑闻”的大事,一是澳洲国防部长接受华裔商人刘海燕的秘密资助,一是澳洲总理陆克文秘密会见中共政治局第五号人物李长春。这两件事在澳洲媒体上掀起轩然大波,陆克文甚至被骂成“中共的走狗”。

   三月下旬,澳洲国防部长费吉宾(Joel Fitzgibbon)跟华裔商人刘海燕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在媒体上被吵翻了天,而这种关系居然是费吉宾自己所领导的国防部动用澳洲军方最精锐的情报部门 ——国防通讯事务部,通过侵入费吉宾的电脑后调查出来的。调查显示,刘海燕花钱让费吉宾免费去过中国两次(后又曝出1993年还有一次),费吉宾在堪培拉住的房子也是刘海燕的。
   
   另外,刘海燕还至少向费吉宾捐款四万澳元,向澳洲新州工党捐出至少九万澳元。
   
   费吉宾与刘海燕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让澳洲国防部那么担心呢?关键是刘海燕背景复杂,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商人而已。网上有消息说,刘海燕是中共总参的专业情报人员,曾接受前总参二部部长姬胜德的直接指挥,是中共总参安插在澳洲、专攻澳洲政界高层的特务。
   
   这个消息有多确切,目前尚未可知。但中国国内网站关于刘海燕的官方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她常常把中国人民的友好与问候及时转达给澳洲的各个方面,又常把澳国的一些新的、对华政策和动态准确的传递到国内有关方面。在美国、东南亚、港澳,凡是她被按排有重要机会出席各种活动的时候,刘海燕总忘不了把自己对祖国、对国内经济发展的大计装在心头,时常把这些良好愿望转达给中国的外交部、外经贸部及其他有关方面,受到了国内有关部门的高度赞誉和肯定。”
   
   这段话赞扬了刘海燕经常把澳洲的新“动态”传达到“有关方面”的功劳,如果是一般公开渠道能得到的资讯,当然也不劳她来传达,也谈不上什么功劳;而“外交部、外经贸”之外的“其他有关方面”到底是哪方面,也确实让人“浮想联翩”。
   
   一个国家的国防部之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身为澳洲国防部长的费吉宾接受刘海燕秘密资助的消息曝光后,让他下台的呼声四起。
   
   澳洲媒体感到“群情激愤”的另一件事是陆克文与中共政治局主管宣传的李长春的秘密会见。之所以被称为“秘密会见”,是因为两人在澳洲首都堪培会见时,澳洲媒体没有得到通知,在场的唯一媒体是中共官方的新华社记者。澳洲媒体是见到新华社关于此次会见的高调报道后,才知原来发生在自己家门口的这么大的事,居然只有中共的新华社记者在场,而澳洲媒体和公众完全被蒙在鼓里。
   
   这样的事,在民主和信息公开的西方国家,当然是咄咄怪事,澳洲人“群情激愤”,怀疑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当然也太正常了。多个反对党甚至公开在媒体上大骂陆克文是“中共的走狗”。
   
   在笔者看来,此事可能倒有点冤枉陆克文。陆克文之所以不敢公开他和李长春的会面,很可能是因为李长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那么李长春又为何要偷偷的来、偷偷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呢?看看他在离开澳洲之后在日本和韩国的表现和“遭遇”就知道了。他在日本和韩国都遇到了前来抗议镇压的法轮功学员,在韩国甚至被逼得不得不走酒店后门,把定好的活动推迟三个小时,直到他派出的便衣特务确认法轮功学员已经离开后,才敢露面。
   
   镇压法轮功,已成了中共一笔越背越重、无法偿还的血债,参与其中的高官,在出访海外时心惊胆战,怕接到起诉书,怕遇到手持横幅和平抗议的海外法轮功学员,已成了一个“惯例”。
   
   李长春的澳洲之行成了一个“地下活动”之事虽然惹恼了澳洲媒体,但却换来了他在澳洲境内时的“平安无事”。相对“不小心”亲手接过澳洲法轮功学员面递的诉状的薄熙來,李长春算得上是没做“亏本买卖”,只是害得陆克文“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以至于他后来在英国接受BBC的电视访谈时,为表示他跟中共之间还是有“距离”的,居然拒绝跟他的“老相识”——曾担任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的傅莹坐在一起。而他的这种“拒绝”,又被澳洲媒体大炒特炒,他在电视采访中说了些什么,反而没人理会。因此有人说,陆克文已经被搞得进退失据、左右不是人了。
   
   上个周末《悉尼晨锋报》新闻评论版的头版头条即是“陆克文的满清困惑(Rudd’s Manchu Muddle)”,它所说的“满清”当然指代的是当朝的中共。文章配了一幅陆克文狼狈不堪的趴在一条赤龙上、眼看就要摔下去了的漫画。
   
   《悉尼晨锋报》还刊登了另一篇文章,题为“软实力,硬(艰难的)选择(Soft Power, hard choices)”,文章作者是《中国会失败吗(Will China Fail)》这本书的作者李约翰(John Lee)。
   
   李约翰说:中共越想讨好世界,就越让人觉得可疑。中共领导人深知他们的政权是多么脆弱,随时可能因内部问题而崩溃,所以它在经济和社会领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同时它也会将其所掌控的一切中国的资源,作为它在国际上增强影响力的资本。如果共产党不肯放松它的控制的话,许多人都会继续相信,有更多的魔鬼和阴谋藏在阴影里。(Unless the party is prepared to loosen its grip, many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believe more demons and conspiracies hide in the shadows.)
   
   应该说,李约翰对于目前澳洲境内高涨的反共浪潮的观察,还是非常精到的。只可惜就算中共看懂了他的评论,也绝对不敢接受他的“放松控制”的建议。
   
   
   
   2009年4月7日
   
   台湾《看杂志》首发
   

此文于2009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