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之二)]
王藏文集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之二)

   ○ 王 藏
   
   
   
   ●

   
   扎白,格尔登寺24岁僧人
   全身燃烧的他,高举着雪山狮子旗和嘉瓦仁波切的照片
   冲上街头的情景,时常在我零乱的梦境中浮现
   不久前我曾为他写过艰难的诗句
   说艰难是因为我写得很缓慢
   半天挤不出一个字
   黑色的荆棘却急促地把时光抽打
   火焰的温度一直把我柔弱的诗稿和卑微的抗议锤炼
   
   据说他重伤住进了医院,母亲只被获准探望他几分钟
   还不准和他讲话,有弹孔的双腿要被强制截肢
   或是当我醉沉黑暗深腹的时候已被强制截肢
   这样党徒们就可妄想藉此掩盖射杀的动作
   
   同样的火焰曾在印度被图丹欧珠点燃
   绛红色的袈裟化为屡屡青烟,刺痛人心的光芒
   被挡在金盾工程的铜墙铁壁外,同样
   也被很多心灵的防火长城拒绝,嘲弄,或围剿
   
   在军号下长大的雪域女子唯色,流亡中国境内已久
   老鼠横行的年月,她记录了高原雪狮的声声怒吼[2]
   我在她的博客知道了很多藏人的名字,当我还想倾听
   那些从藏地不断逃出的抗争时,打开的却是空白页
   
   怀抱人世间最美丽的花朵
   在插满钢刺和玻璃的路上
   我们都热泪盈眶[3]
   ●
   
   扎西桑波,拉加寺25岁僧人
   西藏抗暴纪念日当天,大经堂屋顶上的五星红旗
   被他和同伴们取下并换上雪山狮子旗
   大批严阵以待的公安于是对寺院进行严密管控
   3月21日下午,公安对扎西桑波等拉加寺僧人的僧舍
   进行搜查时发现很多西藏流亡政府的旗帜
   搜查事情发生后,扎西桑波不愿被逮捕
   于是借口出门,跳进寺院附近的黄河自尽
   安全当局封锁藏区,不容外人及传媒进入
   
   而新华社22日如此报道
   标题:
   《冲击青海拉加镇派出所不法分子归案》
   内容:
   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拉加镇
   21日发生派出所被冲击
   公安民警和政府工作人员被殴打事件后
   有关部门果断采取措施,于当晚拘捕4名主要疑犯
   并敦促参与闹事者投案自首
   截至22日早上9时
   95名参与者已归案,其中公安机关拘捕6人、投案自首89人
   21日下午2时,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拉加寺一名
   同德县河北籍僧人因涉嫌违法在拉加派出所依法接受审查期间
   借上厕所之机,翻墙逃跑
   有人向当地警方反映,这名僧人逃跑后跳入黄河,试图游到对岸
   随后,拉加寺近100名僧人和部分当地群众在拉加镇派出所聚集
   进而冲击派出所、殴打公安民警和政府工作人员,致使多名工作人员受轻伤
   ●
   
   这样的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瓮安县15岁初中女学生李树芬被奸杀抛尸河中
   不也是被一致报道为这姑娘自己不想活了
   “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
   “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便是“我走了” [4]
   数万双雪亮的眼睛依然是
   “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煽动利用”
   “公然向我党委、政府挑衅” [5]
   
   中国官员和学者的言论有什么好奇怪的?
   “强奸”可更换为“嫖幼” [6]
   “偷窥”可升级为“强奸” [7]
   “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 [8]
   “我们城管收了东西从来都不还的” [9]
   “如果你还上访,那就把你当法轮功抓起来” [10]
   “老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 [11]
   “腐败有理” [12]
   “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 [13]
   “维持现状是很有必要的” [14]
   “民主制度不适用于中国” [15]
   “文革才非正常死亡20万” [16]
   “纵做鬼,也幸福” [17]
   …… ……
   
   对画像不参拜要坐牢的主体思想是使人的尊严高于一切[18]
   不知还要杀多少人才能换来一时的吻腚[19]
   
   人血就像水,滔滔流成河[20]
   呜呼,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21]
   (未完待续)
   
   —————————————————————————————————————
   注[2]“中国境内的流亡藏人”、女作家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全书共有225页的纯文字记录和64页的附加图片说明,书中唯色记录了2008年3月10日至8月24日间先后在西藏首都拉萨为首的各藏区陆续发生的反抗中共统治和平示威活动,以及对此遭中共军警残暴镇压的事实真相。
   [3] 唯色诗歌《在路上》中的原句为:在路上/我热泪盈眶/怀抱人世间最美丽的花朵/赶在凋零之前/快快奔走。
   [4]贵州省政府新闻办、省公安厅、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在贵阳举行的瓮安6.28严重打砸抢烧突发性事件新闻发布会上,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王兴正在面对全部“内部记者”时回答的“事件真相”是:现已查明:2008年6月21日20许,李树芬与女友王某一起邀约出去玩,同李树芬的男朋友陈某及陈的朋友刘某等吃过晚饭后,步行到西门河边大堰桥处闲谈。李树芬在与刘某闲谈时,突然说:"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刘见状急忙拉住李树芬,制止其跳河行为。约十分钟后,陈某提出要先离开,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刘见状立即跳下河去救李树芬。王某急忙打电话给陈某,并大声呼叫救人。陈立即返回河边,跳下河中帮忙施救,陈见刘已体力不支,便用力先将刘拉回岸上。王某、刘某随即报警,并打电话通知了李树芬的哥哥李树勇(1989年12月9日生,瓮安县第二中学高三毕业生)。
   [5]2008年6月30日,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在瓮安现场指挥“6.28”事件处置工作时对“瓮安事件”的定性。
   [6] 据报道,贵州习水公职人员“涉嫌嫖宿幼女案”4月8日在贵州习水县人民法院开庭,法院起诉的罪名是“嫖宿幼女罪”,而不是“强奸幼女罪”,习水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余德平解释说,这是为了更严厉地打击违法犯罪。有律师认为,余德平只说了“嫖宿幼女罪”和“强奸幼女罪”的最低刑的区别,却不敢说最高刑。实际上,强奸罪是一个远远重于嫖宿幼女罪的罪种,根据《刑法》的规定,嫖宿幼女罪最高判处15年有期徒刑,即便数罪并罚,最多也是 20年,而强奸幼女罪则最高可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7]据报道,四川省成都市一名43岁的李姓男子酒后爬上树偷窥女邻居,女邻居发现后报警,该男子被抓获。当地法院日前以强奸罪判处该男子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
   [8] 据报道,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林嘉祥把一名年仅11岁的女生强行往男厕里拖,小女生挣脱控制跑回酒楼包房向父母哭诉。面对女生父母斥责,林嘉祥竟叫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9] 贵阳市云岩区副区长聂刚对被剥夺合法经营权的经营户们这样说道。
   [10] 贵阳市云岩区建设局副局长李毅对十几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铃丽这样说道。
   [11] 国家卫生部专家委员、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孙东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杂志访问时发表的言论。
   [12]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张曙光有名言道:“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
   [13]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家会计学院和上海会计学院董事会董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清华大学台湾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李剑阁的名言:“我们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低工资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否则,外国投资都跑到越南等工资比我们低的地方去了。”
   [14]原北京大学光华学院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的理论:中国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官员)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状是很有必要的。
   [15] “美籍爱国”华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的言论:“民主制度不适用于中国”,“中国的大学教育是很成功的”。
   [16]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的名言:“美国的人权状况堪忧,大学里面发生了多少暴力,现在美国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比我们文革多得多了,文革才非正常死亡20万......这些都是新自由主义,西方经济学泛滥的恶果......”
   [17]汶川大地震后,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在《齐鲁晚报》发表词《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以遇难者的口吻,感恩党国恩赐的幸福。
   [18]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博士、著名学者孔庆东激情洋溢地赞美“强迫本国人民对画像也要参拜的金正日主体思想”是使人的尊严高于一切。
   [19] 20年前,邓小平决心镇压六四运动时说了句话:“杀20万人保中国20年稳定。”
   [20]林昭用自己的鲜血写就的狱中诗《献给检察官的玫瑰花》中的原句为: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
   [21]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教授、科学技术哲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理论物理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无神论学会副理事长、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何祚庥的名言。他认为矿难死人没法避免,怨就怨老百姓不幸生在中国,老百姓太穷,而不是腐败。
   
    【首发《自由圣火》,4/22/2009 】
   
   

此文于2010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