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王藏文集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吴玉琴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

   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
   《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
   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三届的人权研讨
   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
   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
   “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6.4”19周年举行
   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
   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公
   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
   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
   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
   和警告三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
   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三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
   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
   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
   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
   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
   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
   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
   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十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
   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
   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
   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
   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
   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
   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
   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
   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
   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
   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里也有人
   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
   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
   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
   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
   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就打电话与申有
   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
   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
   一片。我再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
   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
   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
   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
   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三
   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
   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
   生,他们三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
   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
   “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
   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
   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地来到河滨公园时,
   “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
   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
   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
   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
   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
   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
   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
   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
   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
   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
   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价值,就
   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
   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六
   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
   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
   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
   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
   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
   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
   《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
   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而我们也坚
   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
   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转载自《人与人权》2009-01;http://www.renyurenquan.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