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王藏文集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吴玉琴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

   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
   《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
   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三届的人权研讨
   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
   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
   “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6.4”19周年举行
   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
   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公
   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
   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
   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
   和警告三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
   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三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
   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
   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
   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
   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
   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
   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
   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十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
   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
   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
   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
   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
   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
   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
   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
   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
   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
   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里也有人
   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
   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
   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
   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
   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就打电话与申有
   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
   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
   一片。我再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
   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
   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
   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
   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三
   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
   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
   生,他们三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
   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
   “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
   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
   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地来到河滨公园时,
   “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
   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
   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
   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
   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
   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
   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
   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
   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
   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
   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价值,就
   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
   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六
   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
   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
   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
   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
   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
   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
   《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
   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而我们也坚
   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
   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转载自《人与人权》2009-01;http://www.renyurenquan.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