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连载一)]
王藏文集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连载一)

    ○ 王 藏
   
   中共的高压政策最终导致了去年3月份以来的大规模和平抗议活动,据我们所掌握的最可靠资料,从去年3月份至今至少已有219名藏人遇难,6,705名藏人遭到关押,1,294人受伤,286名藏人遭到不同刑期的判刑。更有无数藏人下落不明。
   ——摘自《在西藏自由抗暴50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西藏人民议会,2009年3月10日
   

   ●
   
   我在流亡藏人的黑暗日[1]沉默憔悴,一粒粒浑浊的眼泪流进眼眶
   流进从小就被红旗和共产主义反复洗涤熏陶的漫长食道,穿透膈膜
   击打着那颗在央视 “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大型庆祝狂欢中绞痛摇曳的心脏
   普通话标准的播音员嘴巴,照例吐出疯狂篡改的历史和诋毁攻击尊者的口水
   满脸知识分子样的白脸们继续风光上阵,吐沫横飞只为卖弄被党国圈养的荣耀
   用力转换世俗的频道,同一首歌中不过是明星小丑们得意忘形的翻版
   
   面无愧色的日子一天接一天在我疲惫的双眼前不断衰竭,不断跳动
   自由的言语刚刚出声就被砍头,独立的骨头随时面临夭折
   这已是可怕的常识,在这样的国度唯独欲望谎言暴行可以畅通无阻
   三个代表的硝烟未散,信仰群体的尸骨未寒
   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方案又强行进入大街小巷县乡村社
   一排排子弹一根根警棍更加有恃无恐地烧灼雪域高原击破打碎抗议的躯干高昂的头颅
   
   愤怒的刀锋早已让天空支离破碎,让大地龟裂成受辱者干渴的嘴唇
   我还在黑砖窑里活着,活在成批发臭的孩童尸体和被蹂躏的女孩无声的哭泣中
   在北京街头开着坦克碾烂学生身体的戒严部队保持耀武扬威横行无忌的态势
   用僧人和藏民的鲜血持续染红充斥呐喊和歌声的无尽苍穹
   
   ●
   
   每天都要经过层层叠叠闪烁着光彩的伟哥性器迷药房地产洗发水按摩泡脚代开发票招聘公关先生客房公主办证刻章减肥丰胸钟点房麻辣烫串串香丧葬一条龙包治淋病梅毒尖锐湿疣菜花肉芽广告牌才能找到通往我和爱人临时居所的小巷
   围绕压缩盗版色情DVD销售摊子的小青年男女谈论着换妻肛交口交乳交兽交群交是先锋是前卫是先进是浪漫
   走到民权路口被一个头发散乱表情单纯的小男孩挡住去路拉住衣襟叫我需要哪个年龄段的尽管开口我一看原来又是幼女开苞的热线
   还没到夜晚亮着霓虹灯的姐妹发廊已有几位中学生叼着香烟在门外徘徊摆酷仿佛在向世界宣誓自己已经成熟已经堕落这个社会混起来就那么回事
   小区门口大堆小堆的垃圾招引来三三俩俩背负着油腻蛇皮口袋不讲一句话只顾认真挑拣的城市无产阶级
   其中两个小姑娘吸着鼻涕哼着我不熟悉的歌调一个可口可乐的瓶子和一个使用过的一次性饭盒就让她们的脸上挂满可爱的笑意
   不知谁家的窗户断续传出被音箱放大的模仿宋祖英辣妹子辣和爱我中华的尖叫
   快到家门口隔壁邻居的小孩硬把魔兽世界的轰响震撼渗透出厚实坚固的防盗门
   楼上来来往往衣着流行韩服梳着爆炸式头型玩弄着音乐手机播放着嘻哈音乐的靓仔们说着刚刚玩过的进城务工小妹今天两次只收一次的价钱
   如幽灵一般我赶紧走进房门关闭房门然后被地板墙壁天花板构筑的小型监狱全面包裹
   好不容易突破网络封锁我看到那一张张非正常死亡的面孔以及在暴力中倒地痉挛的身影
   恍惚中我感觉我就是那群魔乱舞中的一员他们的每一次战栗都与我切骨相关
   
   ●
   
   有形无形的恐惧病毒肆意穿梭于我们的肉体和灵魂
   来吧,渴望光芒的人们!这个阴云笼罩卑鄙浇筑的铁笼已为你设置好陷阱的洗礼
   连从黄金都可潦倒为垃圾的土壤,还有什么思想的火焰可以熄灭绝望的灰烬
   故土,家园,难道只是一片片凄伤的记忆,一次次梦幻般的悲诉
   
   弥漫在空气中的摄像头正小心翼翼把雪域的众生们一一检阅
   朝圣的足迹一步一步都浸出血渍来
   穿着迷彩服及黑色警装的公安手持油亮枪支刚硬警棍的军警听党指挥
   可以任意对善良和虔诚下手,想绑架就绑架想强暴就强暴想屠戮就屠戮
   
   连只小虫子都要详细检查,看看是否有自焚的倾向
   是否一如既往地追随雪山太阳
   
   酸涩的眼球们滴淌着天问,我受伤的情绪波动得厉害
   新鲜的冤魂宛如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秘密的魔爪好似恒久不灭的露水
   
   噢拉萨,噢蜇萨,噢息萨
   
   (2009.3.28起笔,待续)
   
   —————————————————————————————————————
   注[1] 3月28日是中共的所谓“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中共当局在西藏首都拉萨举行了纪念活动,并在各大电视台播出大型歌舞庆祝晚会,还制作各种节目和请各种所谓“见证人”于所有党媒歪曲历史真相,但是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将今天作为“黑暗日”,在全球展开了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
   
   【首发《自由圣火》,4/15/2009 】
   
   
   

此文于2010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