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连载一)]
王藏文集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连载一)

    ○ 王 藏
   
   中共的高压政策最终导致了去年3月份以来的大规模和平抗议活动,据我们所掌握的最可靠资料,从去年3月份至今至少已有219名藏人遇难,6,705名藏人遭到关押,1,294人受伤,286名藏人遭到不同刑期的判刑。更有无数藏人下落不明。
   ——摘自《在西藏自由抗暴50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西藏人民议会,2009年3月10日
   

   ●
   
   我在流亡藏人的黑暗日[1]沉默憔悴,一粒粒浑浊的眼泪流进眼眶
   流进从小就被红旗和共产主义反复洗涤熏陶的漫长食道,穿透膈膜
   击打着那颗在央视 “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大型庆祝狂欢中绞痛摇曳的心脏
   普通话标准的播音员嘴巴,照例吐出疯狂篡改的历史和诋毁攻击尊者的口水
   满脸知识分子样的白脸们继续风光上阵,吐沫横飞只为卖弄被党国圈养的荣耀
   用力转换世俗的频道,同一首歌中不过是明星小丑们得意忘形的翻版
   
   面无愧色的日子一天接一天在我疲惫的双眼前不断衰竭,不断跳动
   自由的言语刚刚出声就被砍头,独立的骨头随时面临夭折
   这已是可怕的常识,在这样的国度唯独欲望谎言暴行可以畅通无阻
   三个代表的硝烟未散,信仰群体的尸骨未寒
   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方案又强行进入大街小巷县乡村社
   一排排子弹一根根警棍更加有恃无恐地烧灼雪域高原击破打碎抗议的躯干高昂的头颅
   
   愤怒的刀锋早已让天空支离破碎,让大地龟裂成受辱者干渴的嘴唇
   我还在黑砖窑里活着,活在成批发臭的孩童尸体和被蹂躏的女孩无声的哭泣中
   在北京街头开着坦克碾烂学生身体的戒严部队保持耀武扬威横行无忌的态势
   用僧人和藏民的鲜血持续染红充斥呐喊和歌声的无尽苍穹
   
   ●
   
   每天都要经过层层叠叠闪烁着光彩的伟哥性器迷药房地产洗发水按摩泡脚代开发票招聘公关先生客房公主办证刻章减肥丰胸钟点房麻辣烫串串香丧葬一条龙包治淋病梅毒尖锐湿疣菜花肉芽广告牌才能找到通往我和爱人临时居所的小巷
   围绕压缩盗版色情DVD销售摊子的小青年男女谈论着换妻肛交口交乳交兽交群交是先锋是前卫是先进是浪漫
   走到民权路口被一个头发散乱表情单纯的小男孩挡住去路拉住衣襟叫我需要哪个年龄段的尽管开口我一看原来又是幼女开苞的热线
   还没到夜晚亮着霓虹灯的姐妹发廊已有几位中学生叼着香烟在门外徘徊摆酷仿佛在向世界宣誓自己已经成熟已经堕落这个社会混起来就那么回事
   小区门口大堆小堆的垃圾招引来三三俩俩背负着油腻蛇皮口袋不讲一句话只顾认真挑拣的城市无产阶级
   其中两个小姑娘吸着鼻涕哼着我不熟悉的歌调一个可口可乐的瓶子和一个使用过的一次性饭盒就让她们的脸上挂满可爱的笑意
   不知谁家的窗户断续传出被音箱放大的模仿宋祖英辣妹子辣和爱我中华的尖叫
   快到家门口隔壁邻居的小孩硬把魔兽世界的轰响震撼渗透出厚实坚固的防盗门
   楼上来来往往衣着流行韩服梳着爆炸式头型玩弄着音乐手机播放着嘻哈音乐的靓仔们说着刚刚玩过的进城务工小妹今天两次只收一次的价钱
   如幽灵一般我赶紧走进房门关闭房门然后被地板墙壁天花板构筑的小型监狱全面包裹
   好不容易突破网络封锁我看到那一张张非正常死亡的面孔以及在暴力中倒地痉挛的身影
   恍惚中我感觉我就是那群魔乱舞中的一员他们的每一次战栗都与我切骨相关
   
   ●
   
   有形无形的恐惧病毒肆意穿梭于我们的肉体和灵魂
   来吧,渴望光芒的人们!这个阴云笼罩卑鄙浇筑的铁笼已为你设置好陷阱的洗礼
   连从黄金都可潦倒为垃圾的土壤,还有什么思想的火焰可以熄灭绝望的灰烬
   故土,家园,难道只是一片片凄伤的记忆,一次次梦幻般的悲诉
   
   弥漫在空气中的摄像头正小心翼翼把雪域的众生们一一检阅
   朝圣的足迹一步一步都浸出血渍来
   穿着迷彩服及黑色警装的公安手持油亮枪支刚硬警棍的军警听党指挥
   可以任意对善良和虔诚下手,想绑架就绑架想强暴就强暴想屠戮就屠戮
   
   连只小虫子都要详细检查,看看是否有自焚的倾向
   是否一如既往地追随雪山太阳
   
   酸涩的眼球们滴淌着天问,我受伤的情绪波动得厉害
   新鲜的冤魂宛如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秘密的魔爪好似恒久不灭的露水
   
   噢拉萨,噢蜇萨,噢息萨
   
   (2009.3.28起笔,待续)
   
   —————————————————————————————————————
   注[1] 3月28日是中共的所谓“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中共当局在西藏首都拉萨举行了纪念活动,并在各大电视台播出大型歌舞庆祝晚会,还制作各种节目和请各种所谓“见证人”于所有党媒歪曲历史真相,但是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将今天作为“黑暗日”,在全球展开了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
   
   【首发《自由圣火》,4/15/2009 】
   
   
   

此文于2010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