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
徐永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让我们携起手来为那些进入老年的民运朋
·就孔子像在天安门中国异议人士的研讨会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基督徒被带走
·北京被抓被软禁的基督徒的求助信——请肢体们为我们祈祷,请朋友们给予关注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
   
   2000年7月29日
   
   美国国会各位议员:

   
    我是一个中国基督徒,因为政治和宗教原因,1995年到1997年我被劳动教养两年,被关在公安局看守所里。作为基督徒,我坚持我的信仰,出狱后我继续为主做工。
   
    由于这个原因,我曾受到监视和传唤,工作生活受到影响。但是我坚信,我是正确的,我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我做的是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
   
    2000年6月23日,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来北京访问。那天早上,我家的院门口外就坐着两个保安,也就是联防,他们是协助派出所警察工作的。那天下午我去医院上班,我骑车出院门,没走多远,一个保安骑车追了上来,并用车将我别倒,使我摔到马路上。保安对我说,不许我出门,要出门先请示派出所。
   
    以前对我监视时,我去那里,监视我的人从来不问,你们还说:“我们是正常治安值班,与你无关,你别多心。”对我传唤时,每次都出示传唤证。可是这次,他们公开说不许我出门,要出门需要他们同意,这等于把我软禁,而且还不出示任何有关证件。
   
    这件事发生在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来北京访问的时候,因此我要对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说句话,我要对美国国会说句话。
   
    我们欢迎美国友人来华访问,但是我们不喜欢,由于你们的到来,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认为你们应该能够预测到,你们的到来可能会使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认为,你们有责任、有义务通过你们的努力来避免这类事情发生。
   
    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脑的十年”计划,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几年来我一直进行着一项与脑科学有关的科研工作。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这次来北京访问,使我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并使我产生一种不详的预感:“你们下次再来,可能我的人身自由会受到更加严厉的限制,我的科研工作将不能再进行。”因此,我认为你们有责任、有义务了解我的科研工作。
   
   中国公民 徐永海
   
   
   2000年7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