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徐永海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空间能源的科学报告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2014-7-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8月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8-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家庭教会聚会学圣经被警察干扰——2014-8-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空前绝后的最大胆假设
·就空间能源致信各国领导人
·为十字架道路上的中国家庭教会祈祷——2014-8-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牢里的王春梅和精神病院里的张文和祈祷——2014-8-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9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祈祷——2014-9-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蒙冤警察田兰患重病住院不忘维权
·各位亲朋好友,中秋快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2000年6月26日

   
   洪哲胜先生:
   
    您的来信收到已有好几日,只是您谈的问题很复杂,我不能马上回答,需要仔细的想一想,如果马上回答很有可能是错误的,是不负责的,故直到今日才回信,望您谅解。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台湾问题,二是宗教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又合为一体。
   
    台湾问题对大陆的民运人士来说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攻打台湾,武力统一台湾,我相信,没有几个中国人同意。别听有些人胡说,所有中国人都支持武力攻打台湾,支持这一观点的没有几个人。但是在中国,支持台湾独立的,也没有多少人。因此不能要求大陆的民运人士支持台湾独立,大陆的民运人士也很难说这样的话。
   
    宗教问题对大陆的民运人士来说就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我们可以用任何方式支持、主张宗教自由。而且,我们可以自己公开地信仰任何宗教,我们可以公开地和任何逼迫宗教的事情作斗争。大陆的民运人士,在政治上空间不大,在工会、人权上空间也不大,但是在宗教上空间是大的。
   
    对台湾的宗教问题,大陆的民运人士的空间也是大的,大陆的宗教人士空间也是大的。我们可以公开地、半公开地和台湾的宗教组织联系,一起进行相应的宗教活动。对这一点,中国当局不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都不会说什么,也不会作什么。中国不再是过去的中国,在这一点变化很大,可能很多人对此还没有认识到。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可以公开地表示,我不喜欢“三自”教会。中国当局不会说什么,因为这是基督教内部的事物。我也可以公开地表示,我不喜欢外国的教会与“三自”教会来往,如果你这个教会和“三自”来往,我们就不和你来往。我们家庭教会著名的牧师袁相忱就是这样作的。
   
    以前外国的一些基督教名人还到中国来,近几年不来了。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基督徒在受苦,而中国基督徒受苦的声音又传到外边的弟兄姊妹那里。那些基督教名人,他们不能在欺骗外国的弟兄姊妹,说他们到中国来有利于中国的弟兄姊妹。他们还来,他们就不再是基督教的名人了,因此他们不来了。
   
    我想,作为一个基督徒,作为天主教的地下教会的弟兄姊妹同样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可以公开的表示,我们不喜欢“爱国”教会,我们不喜欢外国的教会和“爱国”教会来往,如果你这个教会和“爱国”教会来往,我们就不与你来往。
   
    大陆和台湾的工商业已有很大的联系,而在政治上可以说还没有联系,但是我们可以说,宗教是可以介乎在两者之间的。在这一点上,我到希望台湾的宗教界应该作更多的事情。在中国不论是基督教、天主教、还是其他宗教,有政府控制的,也有不受政府控制的,如基督教的家庭聚会,如天主教的地下教会。台湾的宗教人士应该与不受政府控制的家庭聚会、地下教会多联系。台湾政府应该支持这种联系。
   
    如果台湾的弟兄姊妹能多与大陆的弟兄姊妹联系,处处代表大陆的弟兄姊妹说话。使人们认识到,大陆的家庭教会、地下教会和台湾的教会是一家人。我想即使是天主教的名人,即使是教皇,他们可以不考虑台湾的弟兄姊妹,但是他们不能不考虑大陆的弟兄姊妹,不能不考虑国外的弟兄姊妹。他们不能再说,他们到中国来,有利于中国的基督徒。而有利于中国的基督徒一直是他们的借口。
   
   这只是我几天思考的结果,时间很短,很不全面。但是不论如何,包括大陆、台湾、海外的华人宗教人士应该多联系,尤其是基督徒。
   
   徐永海
   
   2000年6月26日星期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