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徐永海
·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附: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
   
   2000年6月1日
   
   
   日前,北京右安门一带的拆迁工作,因当地住户与开发商矛盾激化,致使拆迁工作暂停。
   
   最近北京瓷器口一带的拆迁工作再起波澜,有几千人对开发商和当地政府的拆迁政策提出置疑。
   
   中国民主党人历来对侵害百姓利益的事件关注,本人曾在98年竞选人大代表时郑重表示:心系百姓之疾苦,勿忘良知与责任(竞选口号)。
   
   下面就百姓的拆迁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
   
   一、住房与工资
   
   几十年来,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实行着这样的分配制度。在我们人每个人的工资中,即不包含买房的金额,也不包含租房的金额,甚至不包含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一些人分到住房,享受着相当于免费的住房、取暖,这决不是国家对他的恩赐,而是他的劳动所得,因为国家早已把他的买房金额、租房金额、取暖金额截留了。一些人没有分到住房,没有享受到相应的住房、取暖,这是国家对这些人的最大的侵占,而这些人多是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
   
    我们祖辈大多也是普通老百姓,他们在世时他们盖了几间住房,或者租住了几间住房。这些房屋传到我们手里,使我们几十年来有个栖身的地方。对一些老百姓来说,这个栖身的地方很不体面,我们是几代人住在一间房子里,成年的儿女还与父母同居一室,遮羞的只是一块布帘。这样多年来我们有一个盼望,盼望着我们的国家发展好了,盼望着我们的国家盖好很多的楼房,我们好搬到那里去住。
   
    十年前,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实现了这个梦想,我们的老房子拆了,我们搬进了国家盖好的新楼房,国家没有向我们要一分钱。相对于那些老房没拆就住上楼房的人来说,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占国家便宜,但我们还是心存感激之情。的确那时国家还是为了改善我们的住房条件,如果你家有一个同居一室的成年儿女必使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
   
    这几年,一部分人又实现了这个梦想,我们的老房子拆了,我们搬进了国家盖好的新楼房,但这时国家向我们要钱了。我们老房子拆了,根据老房子的大小,国家折合一笔钱,用这笔钱我们在边远的郊区住上相应的楼房。如果你家老房子小,折合钱后,你家的住房条件还是得不到改善,你家的成年儿女仍要和你同居一室。这时国家没有考虑要改善我们的住房条件,没有考虑还欠着我们几十年的住房、租房、取暖的金额。
   
   二、新的搬迁政策助长了对百姓利益的侵害
   
   近日,北京实行新的搬迁政策,根据这个政策,看来我们很难再实现我们多年的梦想了,如果我们的老房子拆了,国家也给我们一笔钱,可是这笔钱少了很多,即使在边远的郊区也住不上相应的住房,我们只能向银行贷款了。这时国家没有考虑到要改善我们的住房条件,没有考虑到还欠着我们几十年的住房、租房、取暖的金额,甚至没有考虑到是否公平。
   
   例如,我们一个一家三口人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小屋里,我们可以在房前盖了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厨房,我们栖身在此,我们也算过着温饱的生活。如果让我们搬迁,按照新的政策,我们将得到十多万元人民币。这点钱即使在北京的远郊县也住不上一个一居室,一个一居室需要二、三十万人民币。我们要住上房,我们就要贷款。可是我们一个月的收入好的也就在千元左右,在还完每月的一两千元的贷款后,我们将如何生活。
   
    如果我们的住房很大,而且还是国家以前分配的,那么在折合钱后,我们还能住上基本的住房。可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从来就没有分配过住房。如果国家已经把我们多年的买房、租房、取暖金额还给了我们,我们也能住上基本的住房。可是我们这些老百姓还没有享受到这个住房补偿,而且很有可能一些企业的职工永远就享受不到这个住房补偿。
   
    我们认为,目前的拆迁政策,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一是认定所有的人都有住房,并且很大,并且是国家以前无偿分配的。二是认定所有的人都有购房的金额,并且这金额是国家补偿的,补偿我们多年来工资中应有而没有的买房、租房、取暖金额。
   
    可是我们以前没有分配过住房,我们现在也没有得到了任何住房补偿。故此,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关心我们的住房问题,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搬迁中的住房问题,任何人不应把他视为包袱。
   
    我们也知道,我们搬走,在老房子的地方盖了大厦,这个大厦买了钱,这钱将进了开发商的腰包。我认为,拆迁政策不应只考虑开发商的利益,而也要考虑到我们老百姓的利益。
   
   最后,本人呼吁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对新的拆迁政策进行重新审定。
   
   中国民主党人何德普
   
   2000年6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