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徐永海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2000年6月6日

   
   几十年来,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实行着这样的分配制度。在我们每个人的工资中,即不包含买房的金额,也不包含租房的金额,甚至不包含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一些人分到住房,享受着相当于免费的住房、取暖,这决不是国家对他的恩赐,而是他的劳动所得。一些人没有分到住房,没有享受到相应的住房、取暖,这是国家对这些人的最大的侵占。
   
   几十年来,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实行着这样的住房制度,我们每个人的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被国家以多种方式截留了下来,之后又以多种方式分配到各个单位,各个单位用这些金额来修建住房。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着极大的不公,一些单位得到了很多修建住房金额和修建了很多住房,而另外一些单位得到很少,甚至根本没有。得到很多的自然是有权有势的单位,例如国家的各个部委,没有得到的自然是一些中小企业。
   
   几十年来,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实现着这样的住房制度,单位修建好住房后,单位再将这些住房分配到各个职工,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着更大的不公,一些人分的很多,一些人分的很少,甚至没有,分的很多的自然是有权有势的领导,没有分到的自然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
   
   几十年来,由于实行这种福利住房分配制度,广大老百姓过着十分痛苦的生活。一家人三世同堂、四世同堂是常有之事。夜深了,老夫妻不能回家,因为他们的儿女们还要洗浴。成年的女儿还与父母同居一室,而遮羞的只是一块布帘。一家四口,两对夫妻,挤在一间几平方米的小房内……,这样的住房条件使我们不能体面的生活。有些年轻人结婚,得不到住房,有情人因住房紧张而难成眷属,美好的姻缘化成泡影。
   
   与老百姓相对应的是,一些国家的机关、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一些企业、事业单位的各级领导,他们的住房则是另一种情景。他们一家有着两套、三套、以至更多的住房。这些房子,他们住不过来,就闲在那里,或者把住房租出去,租给那些在外企打工的白领,通过出租住房,他们一个月可以有着几千元的收入。
   
   中国实行的福利住房制度,收益的是各级领导干部,是有权有势的人们,而不是我们老百姓。这个福利住房分配制度,我们老百姓很不喜欢。
   
   我们是老百姓,我们祖辈大多也是老百姓,我们的祖辈在世时他们盖了几间住房,或者租住了几间住房。这些房屋传到我们手里,使我们几十年来有个栖身的地方。对一些老百姓来说,这个栖身的地方很不体面,但我们必定有一个栖身的地方。近日,北京实行新的搬迁政策《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和《北京市城市拆迁补偿的有关规定》,根据这个政策,我们将失去我们这个栖身的地方。
   
   例如,一个三口之家,住在一个一间十几平方米小屋里,房前盖了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厨房,栖身在此,也算过着温饱的生活。如果让我们搬迁,按照新的政策,我们将得到十多万元人民币。可是这点钱即使在北京的远郊县也住不上一个一居室,一个一居室一般也需要二十万左右的人民币。我们要住上房,我们就要贷款。可是我们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在千元左右,在还完每个月的一两千元贷款后,我们如何生活。
   
   如果我们的住房很大,那么在折合钱后,我们还能住上基本的住房,可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从来就没有分配过住房,很多是一大家子人挤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如果国家已经把我们多年的买房、租房、取暖金额还给了我们,我们也能住上基本的住房,可是国家从来没有把这笔金额还给过我们。
   
   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负责人就调整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办法问答了记者的提问,其中有一句话说的是要“减少原来补贴方式的福利性色彩。”原来的拆迁政策有无福利色彩,我们不争论,现在的政策要减少或者说取消福利性的色彩看来是真的。取消福利色彩,和我们老百姓一笔一笔地算经济帐,对这点我们是双手赞成,因为住房福利化,我们从来是受害者。
   
   现在我们要好好的算一算这笔经济帐。我们以一个平均年龄50岁、平均工龄30年的夫妻为例。
   
   如果他是国家干部,他们30岁后,他们大多都有了一个两居室,他们在这个两居室中住了20年。以现在的市场房租来算,一个两居室一年是2万,20年是40万。这个国家干部一家,国家每年还要给他们交取暖费,每年大约是2千,20年是4万。这个两居室目前价值最少也在27万以上,而他们可以7万元买下来。也就是说,国家又给了他们20万。
   
   而我们很多普通老百姓,国家一直没有分给我们住房,国家也没有给我们交过取暖费,国家也没有而且以后也不会以1400元的低价卖给我们住房。这一切加起来,对于一对平均50岁、平均工作30年的夫妻来说,国家最少欠着他们64万,这里还不算利息。
   
   1999年9月1日北京市政府印发了《北京市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实施方案》,在这个方案中,一方面谈到要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另一方面也提到了对多年无房老百姓的补偿问题,但它的补偿金额是远远少于我们上面的数字。
   
   我们要求国家补偿我们多年的住房、租房、取暖金额,我们用这笔钱去买市场商品房。在拆迁时,如果我们的住房是祖上留下的房,我们只要市场商品价格,不要补偿,如果我们的住房是国家的住房,我们必会交还给国家,我们不会提任何其他要求,在拆迁时,我们不会做拆迁钉子户。
   
   可是我们目前看到是,一些国家机关仍在福利分房,他们继续分到价值几十万、上百万的住房。可是同时我们还一直没有得到国家许诺给我们的任何住房补偿。
   
   为此,我代表部分住房困难的老百姓,向所有的和我们一样的老百姓发出呼吁:我们必须向有关部门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要求国家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
   
   为此,我代表所有的住房问难的老百姓,向我们的国家最高权利机关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要求全国人大解决我们的实际困难。
   
    徐永海
    2000年6月6日星期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