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徐水良文集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徐水良


   

2009-4-18


   

   
   支持思明先生的意见。
   
   绿营保贪腐,马英九太想争好名声,太想当全民总统,太想争取绿营认同,因此很怕得罪绿营,老是和稀泥,甚至不敢反击台独那些非常离谱的抹黑和搞乱台湾来保贪腐的反动行为。应该对马英九加强批评、指出其缺点错误,促其改正。
   
   阿扁绿营执政后不反贪腐,是为了自己搞贪腐。马英九不至于为了自己搞贪腐,但他缺魄力,缺反贪腐魄力,极需加强监督。
   
   司法查处贪腐罪犯,是司法责任,马英九不干涉是对的。但在各个领域,包括在政治,立法,司法,文化,道德,教育等等各个方面,全面领导全民反贪腐,搞廉政,以及维护司法和国家荣誉,却是国家元首马英九的应该承担的责任,马英九不承担起领导责任,是失责。尤其是马英九不敢力抗,怒斥绿营保贪腐反动行为,维护司法和国家荣誉,更是这样。
   
   马英九太想当全民总统,但内心里却总是外省籍原罪,认自己为蓝营总统,所以敢得罪蓝营,却不敢得罪绿营,对绿营错误处处小心翼翼,对他们的错误处处迁就,搞得民调急剧下降。
   
   因此,以他这种心理,越想当全民总统,就越表现为蓝营总统,越当不成全民总统。
   
   实际上,他要当全民总统,就应该抛掉这种谨小慎微的性格和格局,内心里就要把自己当成全民总统,不管蓝营绿营,正确的一律支持,错误的一律反对,一切为了国家。内心里是全民总统,才有可能表现为全民总统。
   
   马英九,总是自己声誉第一,而不是国家事业第一,因此总是谨小慎微,永远谨慎有余,魄力永远不足。这是他的严重弱点。不改正这个弱点,永远只能是政客,不可能成为政治家。
   
   
   附:
   

思明:马英九包庇阿扁贪腐意欲何为?


   
   2009-04-18 02:56:49
   
   先申明一下,这和绿营“逢马必反”没一点关系,台湾的绿色朋友切莫以为同调。
   
   马英九一贯对于扁案不怎么用力。说他貌作公平也好,缺乏力度也好,其实都不怎么准确。准确地说,就是放纵。
   
   这一点,绿营中人多不能体会,按照他们逢马必反的逻辑,甚至要批马在“清算前朝”,这可真的是冤枉了马大善人啦。
   
   马英九,并不是不讨厌阿扁,以人个的性格或从政风格,马和扁是截然相反。然而“马扁”合而为骗,这就有玄机啦!
   
   怎么说呢?
   
   马的决策是自己做的吗?去年要解密阿扁那一堆烂帐,蓝营激进派和台湾民众可以说是志在必得。马英九偏偏是不疾不徐做足了身段才动手——不是他蠢,不是他妖,是有人给他支了招!
   
   这一招,江湖赌博场里俗称为钓鱼:让你输,却不一下子把你钩起来,先把你耍得精疲力尽,然后收线。
   
   什么黄芳彦跑了,什么阿扁请求释宪,什么陈聪明有任期保证,其实都是“马来佛”手掌心尿尿,要来真的能逃得了吗?逃不了嘛!但是偏偏让你逃。把条小龙养大了吃大龙如何?(既然,阿扁根本是没解的死结,马英九就乐得暂时包庇一下)让你们绿营下大赌注,然后一下子通吃。
   
   我觉得马英九作为政治人,本来远没那么狡猾。一定是蓝营里几类人要在扁案上捞足便宜,要求马英九这么办的:
   
   第一类是要选举的,无论是县长还是议员,以阿扁贪污为话题反正只赚不赔,养着阿扁似活非活,容易激起同仇敌忾;
   
   第二类是自己也有案子的(或可能被揭穿的),留着阿扁且可转移大矛盾,难道没斗倒扁贪先斗蓝?
   
   第三类是直接和扁贪案有关系的泛蓝人,如可能涉及买官的将军们;
   第四类是为上述人物服务的以及职业党工中的狡猾分子;
   ……
   
   所有这些人都是主张“引而不发跃如也”的策略,主张“打草惊蛇”、“敲山震虎”……
   
   阿扁肯定是会倒的,而且现在也差不多已经倒了,邱毅们怎么会放过他呢!马英九大可不必担心这事情。所以有污点的蓝营人士们在马的包庇扁案的策略下要是能全身而退,他们当然会暗地里偷笑。不过这样的结果马氏受累应该也很致命,起码连任计划大概也就寿终正寝啦!马氏是蠢到不明白这层利害还是陷入屑小包围不能自拔就不说啦。
   
   至于绿营的人们在这一回合的博弈中似乎有些被动。先是他们被阿扁的帐本镇住而不得不挺扁,继而他们发现挺扁实在亏得太大不得不切割。现在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停损点:不战不降不走!至于这个策略是“无为而无不为”,还是全部为阿扁殉葬,恐怕得看看谁觉悟得早,逃得快。
   
   为民进党内有价值的人物考虑,最好的办法是该党解散了重来(不然,像柯大总召一类的大肿瘤绝对不比阿扁的负担轻哩,走着瞧吧)。

此文于2009年04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