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徐水良文集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徐水良

2009-4-11

   胡平兄对张三一言《多美啊,如果没有革命!》的跟帖《切切不可对革命一概而论......》的说法:“问题就在这里,在应该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没有发生革命,在实际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不需要乃至不应该革命,革命在该来的时候不来,在不该来的时候倒来了。这就让人很有几分尴尬,不论你是主张革命还是反对革命。由此可见,对革命切切不可一概而论。”

   这里胡平指的革命,应该是指社会政治革命。

   下文中,我们主要就进步的社会政治革命来进行论述。因为反动的革命,如共产革命,始终是不需要的,当然没有需要不需要之间互相转化的问题。胡平兄的转化观点,自然错误,用不了驳。

   胡平兄的这种说法,有好多年了。这是他对事实的判断错误和概念的错误,也缺乏历史事实根据。

   实际情况是:

   当社会需要进步质变突变飞跃的时候,统治者拒绝改良,革命者不得不选择准备革命。

   这个革命准备时期,将延续相当长时间,这时,革命条件没有准备成熟,革命、或者足以推翻统治者的大规模的革命,还不会发生;

   但革命条件成熟时,在革命的巨大压力下,有时统治者不得不作出某些改良或改良承诺,但这时老百姓和革命者已经不相信,已经不愿意再上当,不愿再接受统治者慢吞吞的步伐和不得不做出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勉强让步,不愿意断送已经成熟的革命,不愿意回头走改良道路。而且在这时,走统治者不得不接受的改良道路,付出的社会成本,也将会很大程度地超过已经成熟的革命,社会代价更大,因此,革命来临了。

   胡平的错误误解是:

   1、把统治者拒绝改良,需要进行革命,革命者被迫准备革命,但革命条件尚未成熟的时间,说成是“在应该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没有发生革命”。

   2、把革命条件已经成熟,统治者被迫作出的改良承诺,看作已经进行改良的事实,认为有了改良承诺,就不需要革命了。老百姓和革命者就应该相信一直顽固拒绝改良的统治者的改良承诺了。

   于是,胡平说:“在实际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不需要乃至不应该革命,革命在该来的时候不来,在不该来的时候倒来了。”

   3、胡平与所有自由主义者及改良派类似,他们或者根本没有社会成本的概念,或者没有道理地坚持改良的社会成本一定比革命小。

   实际上,这几十年来改良主义者顽固坚持搞他们没有权利搞的改良,坚持走他们自己没有权利走的改良道路,而中共顽固拒绝,中国早已经为此付出了超过一场特大规模革命的社会成本。

   他们这种理论的主要例子,就是辛亥革命,满清末期,清政府似乎已经同意改良了。自由主义者们据此认为辛亥革命不需要。这是他们认为革命不需要的时候,革命却来临的典型例子。

   但实际上,正是那个钦定宪法等清政府不情不愿、很不彻底的改良让步,使老百姓和革命者失望,革命才得以发生。

   至于共产党国家的革命,苏联和东欧的革命,还有其他许许多多革命,他们,包括胡平,好像无法举出例子,说那些革命是不需要的。仅仅根据辛亥革命等个别似是而非的例子,来作出普遍性的结论,即:“在实际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不需要乃至不应该革命,革命在该来的时候不来,在不该来的时候倒来了。”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也是缺乏历史事实根据的,很武断的。

   胡平的说法,一是判断和概念错误,二是逻辑错误,三是缺乏普遍性的事实根据。

   附:

作者:断章师爷:敬烦胡平先生指教

   先生在张三一言先生大作《多美啊,如果没有革命!》后跟贴表示“问题就在这里,在应该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没有发生革命,在实际发生革命的时候往往不需要乃至不应该革命,革命在该来的时候不来,在不该来的时候倒来了。这就让人很有几分尴尬,不论你是主张革命还是反对革命。由此可见,对革命切切不可一概而论。”。老朽愚陋,实在不明白什么时候“应该发生革命”?什么样的“革命该来”?

   愚以为,“该来”的革命计有:“农业革命”(包括“新石器时代农业革命”、“英国农业革命”和“绿色革命”)、“商业革命”、“工业革命”和“科學革命”。然而,先生所指的显然是政治和社会经济范畴中的革命,也就是指“一个利益集团采取暴力等激烈的方式打击另一个利益集团,从而形成不同的利益格局的系列性变革”。(上述定义参见维基百科)果尔,则老朽以为唯一“该来”的革命只有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11月发生的那场反共产党统治的民主化革命,也即世称的“天鹅绒革命”。先生何以幸教老朽?

   顺颂春祺

   断章师爷2009-4-11


此文于2009年04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