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
徐水良文集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以下文章尚未恢复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


   

——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徐水良


   

2009-4-7


   
   
   这里特向读者推荐张三一言先生的优秀文章《共产党的革命悖境》。顺便纠正文章开头的一个失误。
   
   文中说:“人类进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在政治上一般叫它做改良。一种是革命。”
   
   实际上,人类进步应该分为三类,而不是两类。
   
   尤其是,把改良说成是“缓慢地演变”,以进步速度来区分革命和改良,都是完全不对的。
   
   革命和改良,两者的共同点都是要求社会制度的变革,甚至是相当彻底的变革。就社会制度变革而言,两者的变革目标,基本一致。
   
   两者的主要区别是:
   
   1、改良得到最高领导人同意,从上而下进行;革命则相反,是从下而上推翻统治者。改良不推翻最高统治者,革命则相反。这是区别社会政治领域革命和改良的标志;
   
   2、革命往往比较彻底,改良有时不一定彻底。但这一点只是一个普遍倾向,不是绝对的,有时革命并不一定比改良彻底。
   
   至于进步速度问题,在社会和政治领域,革命和改良,一般都是比较激进的变化,而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
   
   如果把革命前的革命准备时间,和革命后的善后处理时间,一起计入革命,则革命在速度上并不占有优势。
   
   革命是统治者逼出来的,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在统治者、尤其是最高统治者反对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的选择。
   
   因为有统治者的阻力,与没有统治者阻力的国家进行的改良的情况相比,实现社会变革的目标,革命的速度往往远不如改良,实现变革目标的时间,往往远远落后于统治者愿意改良、走改良道路的国家。
   
   东德与西德比,与战后搞改革,或者在占领军领导下进行民主改革的西欧国家相比,实现民主的时间,落后几十年;原先进步程度与西欧不相上下的许多东欧国家,例如捷克等,实现民主的时间,同样落后几十年;甚至与佛朗哥西班牙相比,也落后许多年;中国大陆与台湾,实现民主的时间,到现在为止,至少已经落后近二十年。
   
   中印边境那个小国不丹,如果不是国王主动搞改良,等老百姓觉悟再革命,不知要等多少年,不知要等到那个猴年马月。
   
   革命,是因为统治者拒绝改良,是没有办法,不得不采用的道路。
   
   因此,真正的革命者,向前进步的革命者,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伪革命者,向后大倒退的反动的伪革命者不同,他们并不反对改良。
   
   他们只是反对中共地下势力和自由主义伪精英,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劲头,撒谎捏造世界历史,并彻底颠倒全世界主要靠革命实现民主历史的事实,攻击革命,胡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拼命反对革命,散布改良幻想,欺骗民众,阻碍不得不采取的革命道路,从而阻碍进步,维护中共统治的那些行为。
   
   我们早已无数遍论述,革命和改良,是人类社会永远需要的东西。真正的革命者,主张革命和改良两条腿走路,既反对共产党无限推崇革命,否定改良,要砍掉改良这一条腿,一只手,只用革命这一条腿走路、一只手做事的愚蠢行为;也反对自由主义者坚决砍掉革命这一条腿,一只手,只用改良一条腿走路,一只手做事的同样愚蠢的行为。
   
   实际上,用一条腿,往往是走不动的。中国自由主义伪精英砍掉革命一条腿,只用改良一条腿,走了三十年,结果是,社会政治领域,什么改良、什么进步也没有,社会政治变革停止,甚至倒退。
   
   与激进的革命和改良相对的,是温和缓进的缓慢变化道路。这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的道路。这就是社会进步的第三个类型。
   
   在这里,进步速度才是缓进道路与激进道路的重大区别。
   
   缓进道路与激进道路的主要区别是:
   
   1、它的进步速度,远远小于革命和改良;
   
   2、缓进道路不要求社会制度的根本变革;而革命和改良则要求社会制度的根本变革。
   
   中共地下势力和自由主义者,故意把革命和改良之间的区别,与激进和缓进之间的区别混淆起来,以便把中共极度缓慢,不触动根本社会政治制度的变化,说成是改良,从而欺骗民众,散布改良幻想。
   
   张三一言先生不知不觉地接受自由主义者的错误,把革命和改良之间的对立,与激进和缓进之间的对立两类不同的概念混淆了。
   
   归纳起来说:缓进是量变;革命或改良是质变,是突变。三种进步,都是人类社会的必需,革命改良、激进缓进都要两条腿走路。
   
   
   附:
   

共产党的革命悖境


   
             张三一言
   
   
   [一]、革命是政治演变过程中的常态手段
   
   人类进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这种演变并不否定或从根本上改变原有的本身;文化传统风俗习惯的演变属于这一类。在政治上一般叫它做改良。一种是革命。革命和改良是人类社会发展并存的两种主要型态,并不会因时因地因文化而消失;不论是古代现代或今天革命都存在,是常态。革命就是变更政权或制度。它的特点是一般来说是比较急速的,比较激烈的,也可能用上暴力;其次,革命无需征得被革命一方的同意,是单方面采取行动。但是,革命并不是单方面任意决定要做就做的。基于革命的这些特点,要满足了条件革命才能出现。否定的条件。若统治者不剥夺民众的人权,不掠夺民众的财富,不制造社会不公平不正义;不制造矛盾,不累积矛盾,且能消解矛盾,例如让人说话,还权于民,不与民争利等等,革命只能消解不会暴发。反之则是肯定的条件,革命就是必然。以上所说骤然看来好像革命只是对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者的,所以,有一种说法,革命是民主宪政之前的事,民主宪政之后就没有革命了。这种看法不论是事实还是理论都是错误的。事实上并非如此。民主制度并不是抛弃革命,而是用民主选举方法把改变政权的革命常态化、法律化、共识化。倘若政权或制度异化为反人权反民主,则选举外的革命就会重现。
   
   在政治演变过程中,总体而言,革命是为了改变政权或制度的手段,要演变成甚么政权或制度才是目的。既然革命是一种改变现状的方法,这方法本身的好坏端视用这种方法欲达致之目的而定。若要用革命手段把民主政权或制度改变成为专制政权或制度、要把比较不那么专制的政权或制度改变成为更专制的政权或制度,这个革命是坏革命。共产党用五六十年前用革命这个方法来砍中国的合法政府、砍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以建立剥夺人权、排拒自由民主法治的非法专制政权,这就是专制革命;当然是坏到无可再坏。反之,若是把不民主的政权或制度改变成为民主政权或制度就是好的革命。今天异见人士要用革命这个方法反治共产党其身,结束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和政权以保障人权;这是民主革命。中国人用革命这个方法这能说不好?
   
   简单地说就是为良好目的之革命就是好革命;为罪恶目的之革命就是坏革命。常识告诉我们:同是“用刀砍”这个方法,若坏人用之砍好人,是坏;若常人用之作工作或生活的工具,则好;若用来砍坏人,在特定情况下也是好。道理简单到小学一年级学生都明白:用刀切蛋糕是好的,用刀去砍隔壁小朋友的小狗是坏的。那些高深莫测的知识精英不分青红白地一古脑地反对所有革命,说所有革命都是坏的、革命无正义…这和反对所有的刀和用刀,认为刀的是罪恶之物,所有用刀都是恶行是同一逻辑和道理;从这点来看,那些高深莫测的知识精英的辨识能力比不上一年级小学生。
   
   以上说的是我革命的看法,以及我反对共产的专制革命,支持今天中国民众民主革命的理由。可以算是开场白。以下要探讨共产党与革命的一些问题。
   
   [二]、共产党讲的是甚么革命?
   
   《求是杂志》三月份发表了著名梁柱的《反对“否定革命”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原题《近现代史教育——思想政治教育不容忽视的领域》),为共产党革命作了辩解。梁柱告诉我们共产党的革命指的是:革命就是“建立新中国”;革命的意思就是共产党、共产党的政权绝对有合法性,理由是它们用暴力推翻中国合法政府的革命正义的,其正义性表现在毛思想和他们理解、定义的马列主义。他们革命的价值具体地体现在肯定刘胡兰、雷锋、黄继光、董存瑞、收租院、抗美援朝等等典型事实中。
   
   共产党的革命指的就是这个内容;你说它这种革命是好的还是坏的?
   
   以往,共产党不论是正式官方文件、头目发言、喉舌的舆论导向还是日常口头用语,都是提“为了革命…”、“为了党…”很少提为了国家、为了宪法等等;可见在他们的头脑里,革命不仅仅是手段,革命还是目的,革命就是共产党,甚至革命就是一切。比如,你指证共产及其政权不合法,他不是从其政权合性方面响应你,而是用你否定“革命(或党)”来反击。可见,共产党的革命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手段与目的混同,往往以手段取代目的。
   
   不但如此,共产党还把革命赋予道德、正义内涵,把革命符号化、图腾化、神圣化。深究追问:共产党为甚么要这样做?答案是,共产党是用革命这个手段来达到其罪恶目的的,所以它的革命就是一个坏革命。共产党这样做的图谋就是把用罪恶手段达到罪恶目的合理化、神圣化。合理化、神圣化后,那么用它的革命抢得的政权和建立的制度也就合理和神圣了,同时,就可以继续以革命的名义施行恶政暴政。
   
   一旦剥掉了共产党给它的革命披上的道德外衣、刷掉涂上的合理和神圣光环,其反人道的血淋淋的暴政就显露无遗,其政权就失去存在依据,其统治就难以持续。因之共产党一定要全力维护它们革命的道德化、合理化、符号化、图腾化、神圣化。可惜,这么一来被共产党合理化、神圣化了的革命,在新形式下却成了导至它灭亡的理由和手段。共产党被它神圣化了的逼进革命悖境。
   
   [三]、共产党陷入革命悖境
   
   目前共产党对“革命”这个方法的态度是怎么的呢?值得探讨。肯定革命,其逻辑推导必然肯定今天民众用民主革命来推翻共产党;否定革命,就是否定共产党建政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面对两难悖境,共产党的表现类似叶公好龙。表面上作出热衷革命、颂扬革命的表演;当预感到民众民主革命欲来则惊恐万状,但又不敢明言反革命否定革命。
   
   对这种悖境,中共被迫采取如下对应。
   
   对应的总原则:坚持实行共产党的坏革命,坚决反对民众民主的好革命。
   
   对应的具体原则:
   
   一是,革命限定于昨天,禁绝于今天。
   
   这是一条绝对不可逾越的底线。对昨天的革命,也就是共产党独家经营的专制革命,可以任由别人(御用文人们)天天讲,事事讲;可以作无限扩大拔高。但是,对今天的革命,即非共产党专制,而是由民众主导的民主革命,则绝对禁止涉及。《求是杂志》三月份发表了著名梁柱的《反对“否定革命”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就是坚守这条底线的样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