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
徐水良文集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


   

——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徐水良


   

2009-4-7


   
   
   这里特向读者推荐张三一言先生的优秀文章《共产党的革命悖境》。顺便纠正文章开头的一个失误。
   
   文中说:“人类进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在政治上一般叫它做改良。一种是革命。”
   
   实际上,人类进步应该分为三类,而不是两类。
   
   尤其是,把改良说成是“缓慢地演变”,以进步速度来区分革命和改良,都是完全不对的。
   
   革命和改良,两者的共同点都是要求社会制度的变革,甚至是相当彻底的变革。就社会制度变革而言,两者的变革目标,基本一致。
   
   两者的主要区别是:
   
   1、改良得到最高领导人同意,从上而下进行;革命则相反,是从下而上推翻统治者。改良不推翻最高统治者,革命则相反。这是区别社会政治领域革命和改良的标志;
   
   2、革命往往比较彻底,改良有时不一定彻底。但这一点只是一个普遍倾向,不是绝对的,有时革命并不一定比改良彻底。
   
   至于进步速度问题,在社会和政治领域,革命和改良,一般都是比较激进的变化,而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
   
   如果把革命前的革命准备时间,和革命后的善后处理时间,一起计入革命,则革命在速度上并不占有优势。
   
   革命是统治者逼出来的,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在统治者、尤其是最高统治者反对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的选择。
   
   因为有统治者的阻力,与没有统治者阻力的国家进行的改良的情况相比,实现社会变革的目标,革命的速度往往远不如改良,实现变革目标的时间,往往远远落后于统治者愿意改良、走改良道路的国家。
   
   东德与西德比,与战后搞改革,或者在占领军领导下进行民主改革的西欧国家相比,实现民主的时间,落后几十年;原先进步程度与西欧不相上下的许多东欧国家,例如捷克等,实现民主的时间,同样落后几十年;甚至与佛朗哥西班牙相比,也落后许多年;中国大陆与台湾,实现民主的时间,到现在为止,至少已经落后近二十年。
   
   中印边境那个小国不丹,如果不是国王主动搞改良,等老百姓觉悟再革命,不知要等多少年,不知要等到那个猴年马月。
   
   革命,是因为统治者拒绝改良,是没有办法,不得不采用的道路。
   
   因此,真正的革命者,向前进步的革命者,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伪革命者,向后大倒退的反动的伪革命者不同,他们并不反对改良。
   
   他们只是反对中共地下势力和自由主义伪精英,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劲头,撒谎捏造世界历史,并彻底颠倒全世界主要靠革命实现民主历史的事实,攻击革命,胡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拼命反对革命,散布改良幻想,欺骗民众,阻碍不得不采取的革命道路,从而阻碍进步,维护中共统治的那些行为。
   
   我们早已无数遍论述,革命和改良,是人类社会永远需要的东西。真正的革命者,主张革命和改良两条腿走路,既反对共产党无限推崇革命,否定改良,要砍掉改良这一条腿,一只手,只用革命这一条腿走路、一只手做事的愚蠢行为;也反对自由主义者坚决砍掉革命这一条腿,一只手,只用改良一条腿走路,一只手做事的同样愚蠢的行为。
   
   实际上,用一条腿,往往是走不动的。中国自由主义伪精英砍掉革命一条腿,只用改良一条腿,走了三十年,结果是,社会政治领域,什么改良、什么进步也没有,社会政治变革停止,甚至倒退。
   
   与激进的革命和改良相对的,是温和缓进的缓慢变化道路。这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的道路。这就是社会进步的第三个类型。
   
   在这里,进步速度才是缓进道路与激进道路的重大区别。
   
   缓进道路与激进道路的主要区别是:
   
   1、它的进步速度,远远小于革命和改良;
   
   2、缓进道路不要求社会制度的根本变革;而革命和改良则要求社会制度的根本变革。
   
   中共地下势力和自由主义者,故意把革命和改良之间的区别,与激进和缓进之间的区别混淆起来,以便把中共极度缓慢,不触动根本社会政治制度的变化,说成是改良,从而欺骗民众,散布改良幻想。
   
   张三一言先生不知不觉地接受自由主义者的错误,把革命和改良之间的对立,与激进和缓进之间的对立两类不同的概念混淆了。
   
   归纳起来说:缓进是量变;革命或改良是质变,是突变。三种进步,都是人类社会的必需,革命改良、激进缓进都要两条腿走路。
   
   
   附:
   

共产党的革命悖境


   
             张三一言
   
   
   [一]、革命是政治演变过程中的常态手段
   
   人类进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内部缓慢地演变,这种演变并不否定或从根本上改变原有的本身;文化传统风俗习惯的演变属于这一类。在政治上一般叫它做改良。一种是革命。革命和改良是人类社会发展并存的两种主要型态,并不会因时因地因文化而消失;不论是古代现代或今天革命都存在,是常态。革命就是变更政权或制度。它的特点是一般来说是比较急速的,比较激烈的,也可能用上暴力;其次,革命无需征得被革命一方的同意,是单方面采取行动。但是,革命并不是单方面任意决定要做就做的。基于革命的这些特点,要满足了条件革命才能出现。否定的条件。若统治者不剥夺民众的人权,不掠夺民众的财富,不制造社会不公平不正义;不制造矛盾,不累积矛盾,且能消解矛盾,例如让人说话,还权于民,不与民争利等等,革命只能消解不会暴发。反之则是肯定的条件,革命就是必然。以上所说骤然看来好像革命只是对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者的,所以,有一种说法,革命是民主宪政之前的事,民主宪政之后就没有革命了。这种看法不论是事实还是理论都是错误的。事实上并非如此。民主制度并不是抛弃革命,而是用民主选举方法把改变政权的革命常态化、法律化、共识化。倘若政权或制度异化为反人权反民主,则选举外的革命就会重现。
   
   在政治演变过程中,总体而言,革命是为了改变政权或制度的手段,要演变成甚么政权或制度才是目的。既然革命是一种改变现状的方法,这方法本身的好坏端视用这种方法欲达致之目的而定。若要用革命手段把民主政权或制度改变成为专制政权或制度、要把比较不那么专制的政权或制度改变成为更专制的政权或制度,这个革命是坏革命。共产党用五六十年前用革命这个方法来砍中国的合法政府、砍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以建立剥夺人权、排拒自由民主法治的非法专制政权,这就是专制革命;当然是坏到无可再坏。反之,若是把不民主的政权或制度改变成为民主政权或制度就是好的革命。今天异见人士要用革命这个方法反治共产党其身,结束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和政权以保障人权;这是民主革命。中国人用革命这个方法这能说不好?
   
   简单地说就是为良好目的之革命就是好革命;为罪恶目的之革命就是坏革命。常识告诉我们:同是“用刀砍”这个方法,若坏人用之砍好人,是坏;若常人用之作工作或生活的工具,则好;若用来砍坏人,在特定情况下也是好。道理简单到小学一年级学生都明白:用刀切蛋糕是好的,用刀去砍隔壁小朋友的小狗是坏的。那些高深莫测的知识精英不分青红白地一古脑地反对所有革命,说所有革命都是坏的、革命无正义…这和反对所有的刀和用刀,认为刀的是罪恶之物,所有用刀都是恶行是同一逻辑和道理;从这点来看,那些高深莫测的知识精英的辨识能力比不上一年级小学生。
   
   以上说的是我革命的看法,以及我反对共产的专制革命,支持今天中国民众民主革命的理由。可以算是开场白。以下要探讨共产党与革命的一些问题。
   
   [二]、共产党讲的是甚么革命?
   
   《求是杂志》三月份发表了著名梁柱的《反对“否定革命”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原题《近现代史教育——思想政治教育不容忽视的领域》),为共产党革命作了辩解。梁柱告诉我们共产党的革命指的是:革命就是“建立新中国”;革命的意思就是共产党、共产党的政权绝对有合法性,理由是它们用暴力推翻中国合法政府的革命正义的,其正义性表现在毛思想和他们理解、定义的马列主义。他们革命的价值具体地体现在肯定刘胡兰、雷锋、黄继光、董存瑞、收租院、抗美援朝等等典型事实中。
   
   共产党的革命指的就是这个内容;你说它这种革命是好的还是坏的?
   
   以往,共产党不论是正式官方文件、头目发言、喉舌的舆论导向还是日常口头用语,都是提“为了革命…”、“为了党…”很少提为了国家、为了宪法等等;可见在他们的头脑里,革命不仅仅是手段,革命还是目的,革命就是共产党,甚至革命就是一切。比如,你指证共产及其政权不合法,他不是从其政权合性方面响应你,而是用你否定“革命(或党)”来反击。可见,共产党的革命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手段与目的混同,往往以手段取代目的。
   
   不但如此,共产党还把革命赋予道德、正义内涵,把革命符号化、图腾化、神圣化。深究追问:共产党为甚么要这样做?答案是,共产党是用革命这个手段来达到其罪恶目的的,所以它的革命就是一个坏革命。共产党这样做的图谋就是把用罪恶手段达到罪恶目的合理化、神圣化。合理化、神圣化后,那么用它的革命抢得的政权和建立的制度也就合理和神圣了,同时,就可以继续以革命的名义施行恶政暴政。
   
   一旦剥掉了共产党给它的革命披上的道德外衣、刷掉涂上的合理和神圣光环,其反人道的血淋淋的暴政就显露无遗,其政权就失去存在依据,其统治就难以持续。因之共产党一定要全力维护它们革命的道德化、合理化、符号化、图腾化、神圣化。可惜,这么一来被共产党合理化、神圣化了的革命,在新形式下却成了导至它灭亡的理由和手段。共产党被它神圣化了的逼进革命悖境。
   
   [三]、共产党陷入革命悖境
   
   目前共产党对“革命”这个方法的态度是怎么的呢?值得探讨。肯定革命,其逻辑推导必然肯定今天民众用民主革命来推翻共产党;否定革命,就是否定共产党建政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面对两难悖境,共产党的表现类似叶公好龙。表面上作出热衷革命、颂扬革命的表演;当预感到民众民主革命欲来则惊恐万状,但又不敢明言反革命否定革命。
   
   对这种悖境,中共被迫采取如下对应。
   
   对应的总原则:坚持实行共产党的坏革命,坚决反对民众民主的好革命。
   
   对应的具体原则:
   
   一是,革命限定于昨天,禁绝于今天。
   
   这是一条绝对不可逾越的底线。对昨天的革命,也就是共产党独家经营的专制革命,可以任由别人(御用文人们)天天讲,事事讲;可以作无限扩大拔高。但是,对今天的革命,即非共产党专制,而是由民众主导的民主革命,则绝对禁止涉及。《求是杂志》三月份发表了著名梁柱的《反对“否定革命”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就是坚守这条底线的样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