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謝田文集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图:在21世纪的今天,贵族和贵族的生活仍然是普罗大众好奇、艳羡的对象。图为英国皇家的标准旗帜在苏格兰巴尔莫勒尔(Balmoral)城堡的塔楼上飘扬。

   中信泰富的荣智健离开香港中信大厦,这一幕被敏感的媒体人士留意观察,记下了荣氏驰离大楼的准确时间,并发出对一个时代逝去的慨叹,称之为“红色贵族”在“孤独中凄惨谢幕”、“ 红色贵族的幕布已经落下”。

   称荣氏家族是上世纪以来,中国硕果仅存的真正贵族,并不为过。末代皇帝爱新觉罗家族被“改造”之后,真正的八旗子弟和前清遗老、贵胄也都不见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的结果,是中国人在传统、正统、法统、和人文社会的所有方面,都远离正常的国际社会。红朝的新八旗子弟虽然在财富和权位上秉承了父辈的遗产和谋取,但“流氓无产者”的后代,无论是从气质、理念、财富来源、继承合法性,还是社会的认可和尊重等方面,都还谈不上是“高贵 ”的一族。

   中信高层变动,其内部权斗、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都不足为奇。其中值得人们回味的,倒是荣家“红色贵族”的头衔。在21世纪的今天,贵族和贵族的生活仍然是普罗大众好奇、艳羡的对象。而“红色”的贵族,更由于其本身就充满悖论、离经叛道而引人注目。

   贵族最初指的是因权力、财产高于其他阶级而形成的上层阶级,包括军事贵族、世俗贵族、和宗教贵族。今天,贵族制度经过演变在一些国家得以延续,形成了稳定的贵族阶层。相比于平民,贵族有时享有更多的特权,拥有更大的政治权利,有时则只剩下一个称号、一个荣誉的象征。

   贵族当然与其他阶级不同,最明显的区别是他们拥有爵位。爵位可能是世袭的,也可能是非世袭的。西方各国贵族制度各有不同,欧洲古代王室从皇帝到男爵,有十一个等级,算是等级森严。英国贵族的五个等级,按照《礼记》中公、侯、伯、子、男中译,甚是精彩,可谓中西合璧的典范。

   有人说,真正的贵族,要有高贵的血统,并至少要承传三代。因为富不过三代嘛,这道线就把许多暴发户给排除在外。当代中国,由于传统中断太久,贵族的概念和实践对国人来说,比火星上的生命还遥远。难怪那些迅速富裕起来的人,如煤老板或新地产大亨,不管他们花多少钱建豪宅、庄园和祠堂,不管其装潢如何豪华铺张,给人的感觉都是找不到北,内涵不够,不伦不类。也许,大亨们应该飞到海外看神韵,体验一下中国真正传统的底蕴。

   当今世界最引人注目的贵族,非英国皇室莫属。英女皇夏天最喜欢居住的地方,据说是苏格兰的巴尔莫勒尔(Balmoral)城堡。这是女皇的私人住宅,只有女皇在此居住时,城堡的塔楼上才会升起皇家专有的旗帜。一面旗子也怎么讲究,看来也只有皇家才有这样的心思和功夫。

   美国人对贵族的态度也很有趣。前德克萨斯州参议员、财政部长劳依德·本森(Lloyd Millard Bentsen, Jr.)在接待英国皇家代表团时,对方告诉他,他们经过考察发现,本森家族以前在英国是贵族、曾拥有城堡。一般人听到这样的恭维,一定高兴得不得了,会忙不迭的顺杆爬的。但本森回答说,“尊敬的殿下,我们家族当年没有城堡;如果有,他们就不会来美国了。”这种对权贵、名利既不崇拜,也不卑不亢的心态,也是挺不错的。

   荣氏家族的“贵族”地位,可追溯到三代以上,其家族低调、神秘的气质,加上骑马、狩猎、打高尔夫球的习惯,都有无锡荣家世代相传的烙印。但荣家变“红”,则是半个世纪内的事。

   一百多年前,在无锡荣巷的荣熙泰家,儿子荣宗敬和荣德生相继出生。荣家祖上曾做过大官,到荣熙泰这一代家道中落,荣熙泰小小年纪就进了铁匠铺当学徒。荣熙泰的这两个儿子后来成为中国著名的面粉大王和棉纱大王;荣德生的儿子荣毅仁,也就是荣智健的父亲,还担任了中共的国家副主席。

   从荣毅仁开始,通过响应共产党的公私合营等剥夺资本家的办法,荣家开始打上“红色”的烙印。但荣毅仁对中共显然留了一手,在香港留下600万港元。等到1978年、36岁的荣智健奔赴香港,凭借家族在海外的人脉起家时,父亲的港元派了用场,很快就滚动到数千万美元。

   以前中共不收回香港,任由港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是要利用香港的门户价值。等到红朝发现香港是个风水宝地,可以直接将权力转换成金钱时,他们立即行动。在荣智健被派往香港成立中信泰富、并得到亲共港资的大力支持时,“红色贵族”就诞生了。中信泰富的经营方式,“公私分明、公私混合、共同投资、共同发展,”正合中共以经济操控香港的目的。荣春风得意、“收购香港”时,他以小博大,每次都获得中共的支持;荣每次债务被催逼的时候,他都飞往北京,来自中央的资金帮他渡过难关。

   但是,“红色”和“贵族”,其实从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的。红色跟血腥相联系;红色的党徒,从俄共中共到南美的毛主义者和泰国的红衣军,无一不是试图通过暴力掠夺他人的财富;而真正的“贵族”,是通过血统的承传,保持家族的财富和地位,并试图让世袭的财富和地位不受觊觎它们的暴民们掠夺。从骨子里,贵族注定是要反共的。“红色”和“贵族”结合时,一定是二者在互相依赖、互相利用、甚至同谋共举、朋比为奸。但二者本质上的区别,也注定这种利用是不会长久的。

   中共高官在处理案件中说“决不姑息”,是因为中信事件影响“红筹公司在港的形象”。从荣智健的替代者、大股东代言人的身份来看,这个皇上派来的“巡检使”、随身携带诏书的“钦差大臣”,时刻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所以,虽然荣智健苦心经营多年,最终还是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

   “红色贵族”的起落,也许会给今天中国成功的资本家们,那些一直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红色、浅红、粉红、泛红的“贵族”和“准贵族”们,一个小小的提醒:与狼共舞时,要非常小心。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