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流亡书简]
吴倩文集
·救恩之母;看看你们的周围,你们目睹了什么?
·耶稣基督:世界上共济会党羽的作为已经在削弱。
·你们的心爱耶稣;他们多么伤害了我。
·耶稣基督;许多教宗在圣座中成为阶下囚,被共济会党羽重重包围著。
·童贞圣母玛利亚:尊高者天主能够改变世界的命运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为天主教教会内在这时期遭受极度痛苦的司铎们,哀哭著悲
·耶稣基督:听从我的呼召并为我圣神倾注于世而作准备。
·耶稣基督:观看你们所遇见的每一个人的面貌,你们会瞥见天主圣父。
·天主聖父:以赞叹和感恩之心接受我的聖神。
·耶稣基督:我的当代使徒获授一份巨大的使命。
·救恩之母:为信仰基督的教会祈祷,使她们将会获得恩宠去捍卫自己的信仰。
·来自圣母玛利亚有关通传给青年人天主存在的真理和爱的讯息。
·耶稣基督:记着这将是一埸由我在世的「遗民教会」得到胜利的战争。
·耶稣基督: 他们的邪恶计划亦包括一个新的全球性疫苗接种
·耶稣基督:你们中所有那些感到不堪当的,都到我跟前来。我在等待着你们。
·耶稣基督:人并非从动物进化而来的,但那些不相信天主的人会使你相信这说法
·童貞聖母瑪利亞:异教的风气已使世界天翻地覆。
·扩大的城市
·耶稣基督:当你们散播对从天堂派遣而来的先知的仇恨,
·我宁愿入住一间茅屋
·你们的耶稣:我认识属於我的人,而他们也认识我。
·天象在九月重组
·你们的耶稣: 新地堂(新天新地):
·耶稣基督:这次你们应该认出"我的声音".
·耶稣基督:牠崛起时会被人视为最有魅力、史无前例的政治领导人。
·圣母玛利亚:永远记住我天父的强力是强中之最强。
·耶稣说:不要动摇。不要怀疑我保护你们的手。
·耶稣基督:在这个月里你们需要宁静。
· 你们的耶稣:正如我第一次被拒绝,我第二次也会被拒绝。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你们的耶稣:永远不要低估撒旦影响你们的能力。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童贞圣母玛利亚:孩子们,当你们在这辈子受苦,你们变得更接近我的圣子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我漂洋过海
·耶稣基督:你们现今是否听我的话是完全取决于你们每一个人。
·耶稣基督:你们精选的武器,就是你们对我的爱。
·童贞圣母玛利亚:基督信仰被世界三分二的人所藐视。
·耶稣基督:祂的唯一心愿就是从“巨兽”的掌控中拯救所有子女。
·你们慈爱的母亲:孩子们,目前的时势是非常困难和混乱的。
·你们的耶稣:爱将拯救你脱离黑暗。
·耶稣基督:与撒旦的协议已接近尾声,而两个事件一定会很快发生。
·耶稣基督:当我的军队达到二千万时,我将倍增这数量至数十亿。
·耶稣基督:堕胎大罪会是许多国家垮台的原因,它们为此将受到严惩。
·耶稣基督:以天主的名义倡议容忍,他们提出了掩盖真理的虚假学说。
·童貞聖母瑪利亞:不能宣講我聖子教導的真理 意味著天主已被遺忘。
·耶稣基督:你们的时间非常短暂,当黑暗褪去,新的曙光会出现新的开端。
·你们的耶稣:当天使从天空四方把火倾倒下来时,三分之一的地球将被摧毁。
·耶稣基督:他们可能不听,但天主的圣言一定要给他们。
·耶稣基督:他们可能不听,但天主的圣言一定要给他们。
·耶稣基督:要提高警惕!《新世界宗教》在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美好和神圣的
·耶稣基督:要提高警惕!《新世界宗教》在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美好和神圣的
·你们的耶稣:他们将否认我,说‘我的圣洁话语’是违背天主的圣言。
·耶稣基督:先知永远是被人遗弃、被人憎恨的、而且人会对他恐惧,他会被人孤
·你们心爱的耶稣:世界大战之后会发生饥荒,瘟疫。祈祷减轻这些‘大惩罚’
·你们的耶稣:只是相信天父是不足夠的,因為拒絕祂的聖子的人也拒絕救恩。
·童贞圣母玛利亚:祂受蔑视,圣殿和会堂的领导人也看不起祂。
·天主圣父:我将消灭他们虚假的教会、诡恶的邪教组织、虚假的偶像、他们的城
·你们的耶稣:对我来说,青年人的灵魂是宝贵的,我为他们中许多人从未被教导
·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生,将有大量的困惑出现
· 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忍,不喜欢你们说相信耶稣基督
·你们的耶稣: 被钉十字架时,我的胳膊被强拉脱臼,这就是都灵殓布所显示的
·你们的耶稣:不久,最具欺骗性的谎言将在世界出现,现阶段的人类是不可能了
·你们的耶稣:天主的爱将照耀那些恳求天父制止把可怕痛苦强加於人类的假基督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在这场灵魂的争夺战中获胜。
·救恩之母:作为“救恩之母”——天堂授予我的最后名衔,让我来帮助你们
·你们的耶稣:当你揭示“七个封印”里的奥秘时,将激怒很多人。
· 你们的耶稣:爱是来自天主的一个标记,无论哪种宗教信仰,爱只能来自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主教会已被撕成碎片。然而,教会的灵魂永不会被撒殚盗取或毁
·救恩之母:未能宣讲我圣子教导的真理 意味着天主已被遗忘
·耶稣基督:请容许我把你们带到安全之地,脱免一切伤害,远离“假基督”
·救恩之母:将有很大的破坏、社会动荡和天降的惩罚
·至尊高的天主:考验正在发生……
·你们的耶稣:他们对教会恭敬和顺从的誓言已被打破。
·你们的耶稣:我所指的世界四个地区就是四大帝国—美国、俄罗斯、欧洲和中国
·你们的耶稣:当我准备你们迎接世界救恩的最后篇章时,要留神细听我。
·你们的耶稣:当这个盛大的日子来到时,我等待着你们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这个反对天主的先知之罪是天父最不喜悦的罪行之一。
·你们的耶稣:这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份使命:把至圣圣三的神圣信息给予世界
·你们的耶稣: 宣称圣神的声音是邪恶的,你们就犯了极其严重的亵渎之罪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吗?
·耶稣基督:将要来临的暴雨、洪水和农作物的破坏是从天而来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假基督”将宣称是我──耶稣基督
· 救恩之母:我的孩子,不久世上很多先知和神视者将不再接收到讯息
·你们的耶稣: 这是我的书、我的话语、我的许诺
·你们的耶稣: 异教主义猖獗,对神秘术的迷恋却受到鼓励
·你们的耶稣: 这个时期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要利用它为尽可能多的人做
·耶稣基督:我像一场正在酝酿的风暴,我的声音如远处的雷鸣
· 耶稣给人类的“连祷文”(1) 保护脱离假先知
·你们亲爱的耶稣: 所预言的“生命册”记载着所有得救者的名字
·尊高的天主:只有当我感到满意时,我才会赏赐最惊人的圣迹让世界来见证。
·救恩之母:天主子女配得这份特殊的恩赐之前,需要一段非常艰辛的旅程。
·你们的耶稣:当我的血和水浇灌每个人的灵魂时,这只是迅速皈依的开始。
·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督”的影响
·天主圣父:我将赐给你们所代祷的灵魂豁免权的恩宠,使他们免入地狱之门
·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火的“豁免权”的恩赐感谢天父
·救恩之母: 孩子们,要拥抱“豁免权”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仇恨是世上万恶的肇因,并且它以许多形式表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书简

   
   
    最近我又搬家了,算起來在灣區挪了十幾次窩了。这一次是我一生中住的最宽敞的地方了。
   很好,干净明亮。原来的老房东终于死了,活的太老,也没死在如他命根子般的老房子里。住在老房子的那几年,天天听他叨叨叨,好多次我早上起来喝完浓茶或咖啡,情绪饱满,心想,我今天要好好写篇东西,谁知,我刚刚把纸笔准备好要出门,他把我堵在餐厅,叨叨叨,叨叨叨,把晚上该讲的話和更多的廢話重複講給我聽,象一把上了鏽的銼子,沒完沒了地銼我,把那上好的感覺銼成豆腐渣。氣得我一天都悶悶不樂,失去意義。
   創作其實是件嬌弱的事。那天情绪不好不行,天气不好不行,浑身筋骨痛不行,接到账单的电话刹风景;还有无聊人来的电话也是。

    我很喜欢伯克莱,和”老房子”的地区。只好忍受老房子三年。为了逃避老房子,我养成去咖啡馆想事情或写东西的习惯。就是我们凭感觉去的那家小咖啡馆,还有凭感觉要的柠檬茶(有一点点醋味)。
    在新住处附近我又发现一家感觉好的咖啡馆。索诺那这条街在湾区是条著名的欧洲街。咖啡都是名牌,不少美国人特地开车到这儿来喝咖啡。我不过用“1道勒”买个座位。咖啡——提神而已,一点儿不喜欢,可我又不能把中国绿茶和茶壼带到咖啡馆去——我是多么喜欢龙井茶啊。
   我感到伯克萊人不崇尚競爭,比較寫意。不像纽约人,鬼推磨似的紧张兮兮。搬家以后,我整理东西,无非是一些书稿。不少稿子就是以上哪些因素未完成的。捆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只要没有一口气写完的稿子,我很厌恶,还有已经写好的,也会很不满意看也不想看了。今年我要争取出三本书,一本小说集,一本诗集,一本散文集,我自己出给朋友看,一笑或一罵。如今为我开悟的教授都是真才实学。
    祸兮福所依。基督徙有句术语,就是当上帝把这扇门为你关上了,衪一定会为你开启另一扇门。衪知道那扇门是属于你的。刚搬来几天,徐邦泰(不知你知不知道?)先生——人家都叫他“邦泰”,我叫不顺口,还是叫他“徐邦泰”,一脸疲惫地跑来,挺不好意思请我帮个忙,接待一个杨太太,在我这儿住几天。说她先生献身民运很辛苦。这才叫无巧不成书,(徐)邦泰说她是我同乡。我开门见她,很面熟,脱口就问,你是不是某中学的?南京二中?是。然后我们还对出,我们还先后是同一所小学的-南京市南昌路小学.我们又一次觉得“这世界真小”!小到我们彼此的熟人竟然也认识。童年的居处也离得近,还有,竟然家庭背景也相似。因為這些原因,我晚上陪她聊天。結果聊成“天方夜談”故事套故事,從國民革命開始,套出一副人脈地圖。
   我不知道,“命运”是特别地和我作迷藏,不断地出“司芬克思”之迷给我猜,还是每人都有此类感觉?
    我怎么会有那么多奇遇?数年前的一个晚上,在一间小咖啡馆,我坐着,对着一个戴墨镜的人。恍若梦境。看到梦幻中的一个真切,顿时认定,我们所看见,所言说的世界非常贫瘠,不可靠。当那人在漫不经心地说点大话时,已经被包容在一个大领域里了。还记得海伦娜的话么——一切事情的始末都安排的恰到好处?
    我叫她夏姐,长得富富泰泰。三十来年过去了,我记得她,少年时她扎两根长辮子,两只黑色的大蝴蝶结,在耳边,一边一只翩翩欲飞。之所以印象深,她娇里娇气。皮肤特别白,个子高大。我们或去百货公司买东西,或是乘31路公车。在南昌路过来过去。
    我是我家人一块心病,他们为我提心调胆多少年,尤其是我大姐,那么坚强的人在电话里会为我哭,一来信写多少页,劝我,你不要浪费自己的才华呀,多写些真善美啊(好象我是假丑恶似的)这样你的作品就可以在国内发表,我们也能看到了,你看,某某某,人家文采都不如你全国都知名了,千万别沾政治云云。我心想,知名又怎么样呢多累啊,要不是有时被灵感烧得难受不写不行,实在不想湊热闹了。世上的文字太挤太老了。再说我命不好,在国内处处碰壁,跑到国外也是。一度,一路老被退稿,甚至泥牛入海无消息。
    有一次我就此问题致电一位台湾作家,他的回答令我失望极了,原来在海外发表作品是要找关系台海文坛都是有“码头”的。外人打不进去。我最讨厌搞人际关系,腆着脸求爹爹拜奶奶的了。算了,没意思,有时就地缘人缘之便在反动刊物【中国之春】上发表一些“十三不靠”的文章。不知中春叫不叫码头,好像和政治有不解之缘似的,湾区恰恰没有投缘的文学刊物。只有一本我认识的民运刊物——中国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