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王巨文集
·这怎么不是血呢(电影剧本)
·礼物(电视短剧)
·回归(电视短剧)
·在十字路口的少女(短剧)
·
·无处逃生(短篇小说)
·小说"无处逃生"英文翻译节选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n Excerpt from "Nowhere to Escape"
·纸扎的媳妇(短篇小说)
·菜窖(短篇小说)
·魔兽之舞(长篇小说节选)
·蚁穴(小说)
·黑麻雀(小说)
·变异的厨房(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短篇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读丰昌隆的诗《梦想》
     诗人丰昌隆是我多年的知交,他虽已头发花白,但身体壮实的如同一头大犍牛。他为人刚直,堪称铁血男儿;他嗜酒成性,无酒不成诗。我在国内时,几乎天天与他把酒谈诗,也谈政治与女人。谈政治自然是愤恨中共之独裁与官场之腐败,谈到激烈时个个义愤填膺;但总不能让狗屎们坏了酒兴,所以话题一转,开始谈女人,谈到兴致时个个又笑逐颜开……诗与酒是昌隆的最爱,诗言志,酒助兴,昌隆因而有了洒脱之人生。
     前年岁末我来美时,正值数九寒天,万物萧瑟,故国白地一片,昌隆为我饯行,并鼓励我出去后大胆地写,让世人了解中国的真象……还问我这一去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为他朗诵了荆轲那句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这一去义无反顾,而他为身边又少了一位朋友而忧伤,为此,他赠送给我他新出的一本诗集《我的自选诗》作为留念,而我也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在异国他乡,在远离朋友的日子里,我常常独自静坐在公寓,拜读昌隆的诗,他的音容笑貌便浮现在我眼前,如同他就在我的身边,与他当面交谈一般,倍感亲切。平时不留意的地方,此时才读出深意来,他的那首言志诗《梦想》就是其中之一。
   
     《梦想》这首诗并不长,但寄托了诗人的一个美好愿望。“有一块地方,皇帝曾在这里看过中国武术。”这个地方在哪里呢?诗人虽没明言,但他指的就是天安门广场,那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一到傍晚,那里有许多向往自由的人们去放风筝。阿然而,“落日声嘶力竭,如拉出弹弓的石子,射穿风筝的翅膀。”在天安门广场,有多少自由的呼声被镇压?——中共暴政一手制造的“六四”血案还历历在目!中共越是残暴,越快走向灭亡,所以,诗人将其比作为落日。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中国,人们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活得畏畏诺诺,颤颤惊惊,只有到了黑夜,诗人才敢大胆地“窥视”,诗人看见了什么呢?“周围的大树披头散发,扑向巨石上那只闭着眼睛的老鹰。”诗人把毛氏的僵尸比作闭眼老鹰,把大树比作冤死的幽魂,人只有死了,变成幽魂才敢去反抗,可见以毛氏为象征的中共暴政是何等凶残恶毒,让人民怕得要命。“我看见有的人绕道而行,背过身去想起往事,不寒而栗。”是的,中共统治的历史,是血腥的历史,是把人民视为家畜任意役使任意杀戮的历史,怎么能不让那些天性善良、逆来顺受的广大民众不寒而栗呢?而诗人个人的经历,也印证了中共统治的残暴:诗人在童年时,中共将其家定为地主,其父为躲避迫害,便带着一家老小逃亡到内蒙古。诗人在青年时,因说了句真说,被开除公职,挨过批斗……诗人一生坎坷,历经磨难,虽在中共暴政的高压下背有些微驼,已失去了当年的棱角,但一直藏在心中的美好愿望却始终没有泯灭。“清楚地听见了长城垛口寒风的嘶鸣。寒风中,我久久地等待着,等待那块巨石风化如粉末,而那只僵硬的老鹰,应该去找他自已的归宿。”诗人明哲保身,只能无奈地苟活于世,只能等待,等待将毛氏的纪念堂送进历史的垃圾堆,等待中共暴政早日被葬送掉——这是亿万中华儿女的心声,这也是历史的必然。

   
     但愿诗人能早日看到这一天!
     谨以此文寄予对远方诗人及其他朋友的思念,遥祝他们幸福安康!
     愿上帝保佑他们!阿门!
   
   

此文于2009年04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