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王巨文集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读丰昌隆的诗《梦想》
     诗人丰昌隆是我多年的知交,他虽已头发花白,但身体壮实的如同一头大犍牛。他为人刚直,堪称铁血男儿;他嗜酒成性,无酒不成诗。我在国内时,几乎天天与他把酒谈诗,也谈政治与女人。谈政治自然是愤恨中共之独裁与官场之腐败,谈到激烈时个个义愤填膺;但总不能让狗屎们坏了酒兴,所以话题一转,开始谈女人,谈到兴致时个个又笑逐颜开……诗与酒是昌隆的最爱,诗言志,酒助兴,昌隆因而有了洒脱之人生。
     前年岁末我来美时,正值数九寒天,万物萧瑟,故国白地一片,昌隆为我饯行,并鼓励我出去后大胆地写,让世人了解中国的真象……还问我这一去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为他朗诵了荆轲那句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这一去义无反顾,而他为身边又少了一位朋友而忧伤,为此,他赠送给我他新出的一本诗集《我的自选诗》作为留念,而我也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在异国他乡,在远离朋友的日子里,我常常独自静坐在公寓,拜读昌隆的诗,他的音容笑貌便浮现在我眼前,如同他就在我的身边,与他当面交谈一般,倍感亲切。平时不留意的地方,此时才读出深意来,他的那首言志诗《梦想》就是其中之一。
   
     《梦想》这首诗并不长,但寄托了诗人的一个美好愿望。“有一块地方,皇帝曾在这里看过中国武术。”这个地方在哪里呢?诗人虽没明言,但他指的就是天安门广场,那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一到傍晚,那里有许多向往自由的人们去放风筝。阿然而,“落日声嘶力竭,如拉出弹弓的石子,射穿风筝的翅膀。”在天安门广场,有多少自由的呼声被镇压?——中共暴政一手制造的“六四”血案还历历在目!中共越是残暴,越快走向灭亡,所以,诗人将其比作为落日。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中国,人们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活得畏畏诺诺,颤颤惊惊,只有到了黑夜,诗人才敢大胆地“窥视”,诗人看见了什么呢?“周围的大树披头散发,扑向巨石上那只闭着眼睛的老鹰。”诗人把毛氏的僵尸比作闭眼老鹰,把大树比作冤死的幽魂,人只有死了,变成幽魂才敢去反抗,可见以毛氏为象征的中共暴政是何等凶残恶毒,让人民怕得要命。“我看见有的人绕道而行,背过身去想起往事,不寒而栗。”是的,中共统治的历史,是血腥的历史,是把人民视为家畜任意役使任意杀戮的历史,怎么能不让那些天性善良、逆来顺受的广大民众不寒而栗呢?而诗人个人的经历,也印证了中共统治的残暴:诗人在童年时,中共将其家定为地主,其父为躲避迫害,便带着一家老小逃亡到内蒙古。诗人在青年时,因说了句真说,被开除公职,挨过批斗……诗人一生坎坷,历经磨难,虽在中共暴政的高压下背有些微驼,已失去了当年的棱角,但一直藏在心中的美好愿望却始终没有泯灭。“清楚地听见了长城垛口寒风的嘶鸣。寒风中,我久久地等待着,等待那块巨石风化如粉末,而那只僵硬的老鹰,应该去找他自已的归宿。”诗人明哲保身,只能无奈地苟活于世,只能等待,等待将毛氏的纪念堂送进历史的垃圾堆,等待中共暴政早日被葬送掉——这是亿万中华儿女的心声,这也是历史的必然。

   
     但愿诗人能早日看到这一天!
     谨以此文寄予对远方诗人及其他朋友的思念,遥祝他们幸福安康!
     愿上帝保佑他们!阿门!
   
   

此文于2009年04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