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孙丰文集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中央党校就是以强奸民意为育化内容的反应罐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4)

   

   

   有与自身不相同一的事物吗?

   这是物理学(科学)也是哲学的出发点

   既是出发点就是不能动摇的根据

   是一切学问的共同之本

   

   人是能意识的实体,

   反过来说:意识就是人的机能,所以----

   意识既是人的生命的构成成分

   难道机能里的“能”,还能反对它所依存的“机”吗?

   难道组成生命整体中的局部能是生命整体的抗力?

   这岂不是说----

   手能打手,脚能踢脚,矛能自剌,箭能射向自身吗?

   难道任何事物是为反对自身才派生机能?

   难道属于生命组成部分的意识的形成是为了对抗自身生命?

   如果意识之做为机能是用来对抗生命的

   那也就是说事物与自身相矛盾

   

   所以说----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违背“事物与自身同一”这一根本定律

   

   不问自觉到没有,任何特别形态的“意识”

   都必须以“意识不是人的机能”为前提

   如果承认“意识是人的物质机能”

   那么,“意识是人的机能”这个判定

   就已穷尽了意识的全部性质与全部联系----

   既然意识的性质与联系已被“意识是人的机能”所穷尽

   也就不再需要任何形态的意识

   “意识是人的机能”是意识的唯一形态

   人不是为违反、损害自身才需要意识

   而是为服务生命、实现生命才形成出意识

   所以,做为机能的意识就不是用来对抗、损及生命的

   任何对意识的特别标榜都是对抗、损害生命的

   

   

   如果不是出于对抗生命

   又何须社会主义形态的意识?

   何须共产主义理念?管它远不远大!

   因为有了“人能意识”就全够了,全有了

   毫无疑问在“全有了,全够了”之外的任何“再有”

   必定对抗“全有”,对抗“全够”

   所以说“意识是人的机能”之外的任何说法

   管它什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或“共产主义伟大理念”或多少“代表”……

   无不是在目的上就反人性

   它们不反人性

   又何须发动对“人性论”的批判呢?

   若不反人性又何须标榜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呢?

   “人是有意识能力的存在物”这个概括已经完满,足够反映人的活动

   所以任何“意识是人的机能”以外的标榜

   都是对人性,因而对人的损害

   

   “人是能意识的存在物”这个判断已经天衣无缝,完满自足

   那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共产主义伟大理念”……

   都是画在“人是能意识的存在物”身上的足

   

   

   二、宣传立根在介绍上,是为促成人的了解,因此是个技术问题

    理论立根在证明上,是为促成人的认识,因此是个真理问题

   

   (1)、宣传不是认识是技术,相当于工程,所以可掌控

   

   毛泽东说的,“枪杆子,笔杆子,革命靠这两杆子”,就是对宣传一旦进入实践,便必被机制作用所强化,因强化而异变为撒谎、欺骗、强迫的机器的证据。只是他的话是经验之谈,而我们是做理论论证。宣传是为促成了解,只有它具有这一功能,才能被发现和应用。但事实的真假是自明的,由直观得到;而道理是反映认识的,由证明来建立。了解一事实或一道理,都是心外事态,是觉察,从关系上说是自身内的:了解了某真相某真理,是使自己明白它。宣传却是把要宣传的内容罐输给接受者,所以说宣传不是本己的,而是对人的。有被传达的内容,这内容可以是直观事实,或由证明建立的道理,可以是真相、真理,也可以是假相、歪理,或道听途说、习惯成见……总之,对错、真假、正邪……都可以被宣传。可见宣传是可选的,不遵从必然性,连“兵不厌诈”也是宣传。从而宣传就仅仅是传播,归为技术工程,不能归为真理。真相得由直观来得到,真理得由证明来获取----真相和真理都不能由宣传来提供,只能由宣传来传播。所以宣传仅是思想、信息的交流方式,不是道理的认知方式。

   

   因而宣传既不伟大、也不神圣。相反宣传一旦陷于实践,必不可抗拒地异变为无耻谎言、欺骗。

   

   为什么胡锦涛、李长春、刘云山等正天喊“要牢牢掌控宣传、與论的主导权”,而不喊牢牢掌控真理的证明权?就因宣传一旦陷于实践,便异变为谎言,可任意地操作。社会主义与其他主义一样,在可视的限度内具有的都是自明性,是直观对象;而它做为奠基制度的原则又直接就是知识,具有可证明性。共产主义做为道理是否为真就是证明而非“坚持”课题。一旦允许人们把直观到的真相和证明求得的真理说出来,社会主义一天也不能存在。所以社会或共产主义既先天地恐惧直观,做为知识原则又惧怕证明,所以才要“牢牢撑控宣传、與论的主导权”,用主导权去阻止人们做直观、做证明。

   

   所以说“牢牢掌控宣传、與论的主导权”是冲着人的理性天然倾向于证明性来的。

   

   “牢牢掌控宣传、與论的主导权”的本质就是遞夺国民的证明权。

   

   任何制度的社会都呈现为图景,其善恶是图景显现的象,现象自明,可直观;而一切奠基制度的原则又都可知可识,它是否矛盾是可证明的。就因共产党知道共产主义的现实图景呈现的是恶象,所以它恐惧直观。又因共产党知道共产主义是一个理性欺骗,所以它又惧怕证明。而共产主义的存在就建立在不许国民去直观和不得去求证这个条件上。只有“牢牢地掌控了宣传、與论的主导权”,才能通过掌控的主动权去禁止人们说出直观到的真相,堵绝人们对社会主义做真假求证。只有不说真相和真理,才有社会主义的和谐。

   

   一句话“牢牢掌控宣传、與论的主导权”就是社会的真相不准说,社会主义是真是假不准求证。

   

   因此,牢牢掌控宣传、與论的主导权就直接=禁止国民对社会做证明或遞夺公民的证明权!!

   

   事实正是:那些最初成为反革命、右派、反对派的人,是由于偶然的遭迂,可归为生活中的自明性事件。因偶然的遭迂陷他们于受迫害的处境,迫害便做为因素刺激起他们从不自觉走上自觉的求证之路。现在的所谓“敌对势力”就是坚持对共产主义做真伪求证的人群。胡锦涛及其爪牙喊的:坚决打击敌对势力,所打击的实际就是对共产主义这一知识去做求证!

   

   

   (2)、凡道理都是知识,是知识就依靠认识,所以只可求证而不能掌控

    共产主义是个知识原则,因而就是个真不真课题

    共产主义理念远不远大,社会主义可不可靠?一证便明!

    就因一证便明

    所以才不许去证

    不许证明的必须性使证明课题变为操控的权术

    共产党就是不许证明的操控力量

   

   所谓“理”就是反映必然性的知识,因而理论只能求证而得之,不是可掌控的。理论不服从选择而是服从必然性,不是操作术。所谓“论”是指“理”的获得方式,即“理”只能是证明和证明环节的推进。因而所谓理论就是其内部不含矛盾的判断,或者说有严密条理性的、成体系的、能够自圆其说的知识。做为成果的理论并不必定都为真,有的只有有限可靠性而不是穷尽可靠性,这是因求证方法的错误所导致,并不能否定凡道理都只能归属为认识,绝不是操控术。可操控的只能是技术,只要理论就得依赖认识,不受意志的左右。

   

   相反,倒是真理必能影响意识,导致文明。凡是理论,其对错、真假都可以由证明求证出。

   

   凡真理都是无条件的:要么自明,要么证明。因而一切自明的,可证明的东西都先天的拒绝操作,倾向于接受证明,决不惧怕证明。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里都欢迎理性的证明。就像只要是大丈夫,就决不会趴在床底说不出来就不出来。只要是真理就决不会拉了大旗包了自己,说不让证明就不让证明。

   

   而共产主义恰恰是面包着自己的大旗,喷着“说不让证明就不让证明”的霸道气!

   

   真理是唯一的。

   

   要想获得真相,就需用诚意去直观,要想获得真理,则需按照认识原则去求证。真相真理即使不宣传也坚如如泰岱。从来没有人去宣传“1+1=2”,这命题却不因没被宣传而发生那怕丝毫的异见!对于哥达巴赫猜想,共产党竟敢于拿陈景耘的成果去挑战阶级敌人、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可人家阶级敌人、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竟也拍手叫好,这让毛贼东那“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的伟大思想失了效。何哉?就因道理的证明是唯一的,反革命,敌对势力,帝国主义并不能有别样真理。人类中就没什么反革命,敌对势力,帝国主义,而是共产主义是一个反历史而动的主张,它才把顺历史而动说成反革命,敌对势力,帝国主义。因此说,中国的社会的和解与其他民族的社会和解遵从的是同一原理----

   

   和解所关的只能是人与人,所以以尊重和实现人性为条件。所以要实现和解就得扫荡或埋葬违反人性的知识原则,也就是铲除共产主义!要铲除共产主义就必须在理性上消灭共产党。

   

   所以孙丰说:民运必须以扫荡共产主义为唯一旗帜!当然啦,这一扫荡包含对共产党的消灭!

   只有在消灭共产党的方式方法方面才有在人权原则下做宽容性选择的考量可言!

   

   凡需要宣传的,特别需要天天、月月、年年坚持宣传的,多般不是好东西,不是真相和真理。因为若是真相,它就自明,直观便成。若是真理,就证而明,求证便成。就因社会主义既不自明,也不能证而明,它要求的才不是可明性,而是承认。天天、月月、年年所以坚持宣传,实际所求是对承认的巩固。至此,我们的理论用不差分毫的严密度证明了宣传所冲着的不是“共产主义”原则真不真,而是对“共产主义真,党是领路人”的必须承认。我们终于探索到,原来这“社会主义形态的意识”就是用强力去迫使人们的承认。

   

   理盲胡锦涛所谓“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或“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坚持用强力去迫使人们的承认。

   

   朋友啊朋友,人家在那里坚持用强力去迫使我们去承认。我们却在这里喊和解,这不是伸了脖子硬往狼嘴里填吗?

   

   我不把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视为敌人,因敌人是个主观概念,我把他们视为坏人、歹人、恶霸,坏、歹、霸说的是人性中的特定质量,而人的性是客观品性,所以坏人、歹人、恶霸是对他们品性的客观描述。

   

   最后为我们的论述做出总括:

   

   什么是社会主义?答曰:只许承认,不许求证的社会制度!

   什么是资本主义?答曰:允许敞开求证的社会制度。

   什么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答曰:以只许承认,不许求证为特征的社会的意识制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