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孙丰文集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央党校是以强奸民意为育化内容的发酵罐
   
   请问:被强奸者能与强奸者和解吗?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3)
   
   前言部分:阐明我的批评原则
   
   一、实际的政治是立场,但立场是否正确却是学问
    所以----
   
    实际的政治是求功
    是否能成功靠的却是道理的正当性
   
    因为----一切问题,一切目标,一切任务都要求对策
    对策的有效与否就必须知识的支持
   
    《08宪章》和“和解论”都只是从求功出发的对策
    它所要的只是表态,站队
    《08宪章》干脆就是为站队竖的一面旗
    希望大家都站到它那一边
    缺乏“政治是事关人生学问”的论证
    人生的学问所关不是实际内容的知识
    而只是形式知识
   
   (1)、实际的政治是求功, 是否功成基于的却是学问
   
   人可以不问政治,却不能逃避在政治外。问不问政治是意志的选择,只要有意志就能做选择。但选择未必普遍有效,普遍有效所基于的必是知识的准确性。
   
   政治是人的存在所造成的实际联系,你可以不问它,它却必定问你。呆子、傻瓜都不会问政治,却不能逃避在政治外:03年初山东的政治犯被集中到潍坊,三十几人,至少四名智障,一是枣庄的牛生昌,先天痴呆,一名何姓淄川人,后天障碍,济南有一个也是先天缺陷,从东北押去的郑××(与唐元隽一块坐监那个)明显的后天障碍。在北墅还见一个由村长与他母亲商量用平均记工年终分配为交换条件,替别人坐监服刑的痴巴。因严打,村里有一必须逮捕的人,村长就与智残者母亲商量,反正闲着也是白闲,还不如代人领罪,材里答应给他点赚头,如是乎痴巴就成了犯人。这是实际的政治,或说这是政治的功能方面。
   
   只以治为眼光,就注定被束缚在求功里,只能体察政治的功用,不能自觉政治的学问性。
   
   这话的意思是:政治的确是实际的设施,用以调剂人际联系,政治的意义当然依存在它的实际功能性上。但功能并不能由任意提供出来,它是基于必然性。必然性不是直观所能把握,而得靠求证。所以开明的或有效的政治是建立在严格求证上的,就是说政治的功能性得由学问性来支持,以治学为条件。
   
   用邓小平的严打来说明这一原理:因“打”能屈服意志,“严打”当然能更普遍的屈服意志。这就是政治的“功能”性,但功能性只是表现,表现有象,现象是最直观的眼光也能看到的,邓小平能看到的就只是政治的功能性。但功能性只是政治的一面,政治还有另一面----
   
   即社会秩序的状况是由奠基它的理念是否符合于人性固有性,这个联系质决定的。
   
   这里说的就不是表现,而是表现所基的机理。反映机理的是道理,道理可能有真假,道理的真假就不是直观所能获得,而得通过推演或还原来证明。推演或还原的证明不是事物现的象,而是事物的象所包含的知识----即必然性,能阐明必然性的是学问。这是邓小平的智力所看不到或没看到的。实际的政治不仅是拥有功能的设施,还是严密的知识。但因邓小平只理解到政治的功能层面,共产党就只用求功的观念操作政治,不用治学的态度来求必然性,再用必然性来支持功用。就把政治当成一架对付切不如己意的机械、武器,阉割了政治所必须依附的学术性。
   
   一定时期社会呈现的秩序,这只是个状况问题,是现象,不是现象所以为现象的根源。现象虽包含所以为现象的机理,但它并不直接=机理,所以只可把直观所得的现象用为求取机理的材料,不可当做机理直接用为判断的依据。
   
   可蛮横的邓小平却直接把秩序的状况用作理想秩序的依据----他把他看到的状况当作理由,把打击当作有效于他的理想秩序的原则,武断地发动了严打:八月发动,九月实施,十月见效……可跟在一次又一次“见效”后边的,却是上世纪最后几年的:中华民族在邓小平蛮横摧残下的道德沦丧。且不举别的证据,只看大陆的影视,警匪片占了绝对主流。大陆从没有警匪片,到警匪片上升为绝对主流,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大陆的改革开放已经开到道德的彻底沦陷吗?难道以整个民族的心灵资源的解构和道德的论陷为代价的经济“腾飞”,还能算作腾飞吗?与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相伴随的“心灵资源的解构和道德的论陷”,能是两个或三个三十年所能恢复,所能重建的吗?所以理想的社会秩序不是把政治当武器就能奏效,只要有坚定立场就能事事东风的。社会秩序的良性状态必须依靠对政治的一丝不苟的研究、求证。使奠基社会的理念始终趋赴于人性固有性,在这个条件下它的作用所构造的阶级关系和生产关系的状况才能相符合于人的本性的状况。因而社会“大治”的条件就是社会制度必须奠基在人性固有性上。这是邓小平及其爪牙所无从达及的,因共产主义只是个立场,不是智慧;共产党只是立场党,不是智慧党。他们的智力只处在如何不丢失政权的层面,未达到什么是社会?什么是社会的矛盾?社会危机的机理只能出在什么样的必然性上?的自觉度。他们只有求治之志,却无治不治却是学问之识。
   
   共产主义是个单纯求功的制度,它漏掉了政治的功用必须是对学问的依赖。共产党知道社会时时都要求对策,却没有对策必须正当的自觉。而正不正当是个真理问题,并非单纯立场。立场的坚定性不是真理性的条件。社会主义只是立场不是真理,谁也不能从人性里必然地推出社会主义。
   相反操死社会主义倒是真理,决心操死社会主义的人才是时势造出的真英杰!
   
   (2)对“中央党校”、中共“宣传部”的思辩
   
   07年海外民主党那次会上,我曾发言说“民主党的党章不是党章,是宪法”。听的人都笑了。我还说:现代意义的政党不需要宣传部,倒是需要理论部,宣传必然导致到散谎部、欺骗部、强迫部,只要宣传就决不会务正业。大家还是笑了。我的话到今日也未必被懂。因为我说的是个知识问题,听者却是用态变、立场来反应。现在我们来完成这一区分:
   
   只有知道什么是政党,所拟之章才是党章。知道什么是政党,是知识问题。单纯看党章好像只是表达立场,其实不然:因党章的主词是党,它就有所以是党而不是别的事物的性质。所拟的章程就只有在合乎“所以是党而不是别的东西的性质”的条件下,才能算做党章,而不至于是别什么东西的章。只有知道什么是政党,所表达的立场才是严格意义的政党性章程,不至于是政党外的他物的章程。知不知什么是政党都能拟党章,就像知不知什么是政治都能参加政治团体,并能产生做政治团体的首领的愿望一样----这是单纯的立场问题。所拟党章表达的是不是政党性质的立场,就不是只要有立场就能奏效,它要求对政治对政党的知识。从知识的角度上讲,民主党党章中有些条款在性质上已超越了政党应有的性质,相当于国法了。这里涉及的是懂不懂,即知识问题。网上看到的对海外民运状况的批评,多般都是只从立场眼光出发,没有批评所需的知识性。同理:海外民运的主要缺陷,也是因不具有政治、政党的知识,只有反共或站在哪里的立场自觉性,没有对要做的事情的必然性是什么的自觉,才表现出那些问题。
   
   再如宣传:它所冲着的是立场。宣传什么?宣传自己的立场。为什么要宣传?因为对于自己的立场别人还不知道或不了解,或知道、了解得还很不普遍。为了让人了解才需要宣传。
   
   什么是宣传?什么是宣传的必须性的机理?就不是立场而是知识,学问问题。不是立场坚定就能把握,就能好。仅从字面上看,宣传就是介绍,目的是为了让人了解。并不蕴含散谎、期骗、强迫。但是,为什么需要宣传?却是出于机理:它的机理就蕴含了必须散谎、欺骗、强迫。因为别人不了解,才需要去宣传,看上去宣传是为了被了解。就看现代的广告吧,它就是宣传,最初它是出于让人了解,但在了解之后还必须继续,继续就不是为了被了解,而是为被继续的、不间断的了解,从而广告就变为一种连续刺激,具有了强制性,虽不直接是对意志的屈服,却具有强制记忆的性质。因而宣传就变成强制承认。我可以毫不掩饰地说:我痛恨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但我无论怎么痛恨他们,都不能不承认他们是人,是人类成员。我的承不承认是主观态度,他们之是不是人却是客观事实性。无论我有什么样的主观态度,都不足以改变事实的客观性质,所以我不能不承认他们在实际上就是人。无论我多么不甘心这种承认,可他们是人这是一个自明的事实。不是我主观立场上不甘心所能改变。
   
   所以我来告诉大家:一切真事实,一切自明性道理都不需要宣传!
   
   因它是自明的。你宣传它,是为了让它能有两个、三个……n个自明?多少人造自明性也抵不过一事物本身那个原有的自明性!
   
   没有人会把山说成水,把鹿说成马。因为山就是山,水就是水,鹿就是鹿,马就是马。山是山,水是水,鹿是鹿,马是马的事实性,即真理性,它是自明的,不需要宣传,人人承认。
   
   只有所说不是真事实,所说不是具有自明性的道理,才需要宣传。通过宣传(宣传只是方法、手段)可以使“说成山的水,说成鹿的马”被承认。因为承认只是主观立场,不=于客砚事实性,可以选择,选择不必然为真。客观的事实性却来于不可抗,不能选择,所以必然为真。所以,被承认的既可以是真知识,也可以是谎言。凡自明的事物或道理都是在直观上就无矛盾,就像以上所说,无论我甘不甘心他们都是人,由不得我承不承认,都得承认。再说科学知识,是通过证明的手序按照严格的逻辑步骤求证而得,也由不得主观立场,也不能不承认。
   
   所以一切真事实,自明道理都不存在承不承认的问题。孙丰和毛泽东都说“1+1=2”,但在不能直接自明的人生问题上,孙丰说秦始皇是暴君,毛泽东却说中国化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秦始皇。说中国的社会主义就是乱镇压、滥屠杀,是饿死人,是草菅人命……并不需要宣传,凡在中国生存就能直观到,就是宣传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性。要说“中国社会主义是马克思+秦始皇”就是伟大真理,却必须去宣传,非宣传不可。即使开动最大马力的宣传机,人们还是不能心甘情愿地接受它为真理,那就得用右倾、右派、白旗、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来加强宣传的力度。宣传的强大力量虽不能改变人心中的认识,却足以促成口头上的承认。我们已说:认识是个真假关系,但承认却可任意真假。宣传之做为让人了解,从了解而致承认的方法、手段,便从为致了解的手段而上升为强迫承认的机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