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北京来的刘主编作专题介绍国内的新思潮,对“五四”前后到四九年之间的国学大师如数家珍一般道来。国内民族主义高涨,早被共党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一批国学大师如今又得到重新评价。听得我云山雾罩。在我的记忆中,有的是被批判几十年的为帝国主义服务的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有的是接受马列新理论,早把以前的思想自我批判得体无全肤的红朝新贵。于是,我提一问题:国学的定义是什么?答曰:对中国的故有的学问的研究。又问:据此定义,那有清一代的大家,乾嘉学派的领袖人物,纪晓岚、戴震之流,整理国故,修《四库全书》,算不算是国学?答曰:不算。我更糊图。好在底下听讲的一位人物,开口道:国学,相对西学而言。英文叫做sinology,是西学东进后,一些人为表示中国的学问,提出国学的概念。这一回答,象炸了营一样,各种声音同时响起。陆惠风教授说:国学一词来自日本。日本有东洋学,以相对于西洋学,由梁启超传回中国。来自台湾师大的青年蔡教授,马上将梁大贬一番,说梁提出中国不要学西洋,学日本最捷径,因为日本已把西学融化了,我们拿来就可以了。
   
    我以为国学应从洋务运动开始,因为当时的口号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学(国学)才正式登台。其开始,以反对世界潮流而动。所谓“西学”,无非西人的船坚炮利,所谓“国学”,无非国人的八股加上夜郎自大而已,正所谓“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之学”。等到中国不但输与西洋,连一向蔑视的倭人都骑到头上时,才真正开始省视自身,出现一批国学家,以西方的学术方法,重新检视一次中国的历史,发现其中歪歪正正写了两个字----吃人。这其中,以胡适、鲁迅等人为中坚,胡适并且提出全盘西化的理论,做为国学的中兴。新中国成立以后,思想改造运动层出不穷,有的坚持不屈,如梁漱溟,有的卑躬屈膝,如冯友兰。想不到思想改造了多年,历史又轮回。马列破了产,又拉出民族主义大旗做虎皮,开始这国学的末世。是不是又拾起“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旧货,考证一把西洋的玩艺儿,老祖宗早就有之,得一次阿Q的快感,或论证一番西洋的民主不适应中国的土壤,为天朝永固摇旗呐喊,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文于2009年05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