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哈佛大学红粥会(白粥会)是波士顿有名的文化沙龙。红粥的主人为哈佛大学东亚系哈佛大学赵如兰女士和先生麻省理工学院卞学璜教授,白粥的主人为陆惠风教授。赵教授是著名学者赵元任的女公子,卞先生出身天津八大家,外祖父严范孙为南开大学创办人,可以说是书香之气,代代相传。沙龙每月末举行,或在赵教授家,或在东亚系。两岸三地,三教九流,齐聚一室,高谈阔论,上至天文,下达地里,无所不包。赵教授亲自下厨,烹一锅红粥,或陆教授带一锅白粥,权做宵夜。边听名士之高论,边品大家之佳肴,为无上之享受。我有幸去过几次,躬逢其盛,耳醺目染,许多趣事,略记下来,与诸君共赏。
   
   
    确乎?克乎?

    陈寅恪先生为史学大家,二、三十年代的清华园研究院,设有四大导师,以示区别于其他教授,陈寅恪先生居其一,其余为梁任公、王国维、赵元任。据说梁向当时校长曹云祥举荐。曹问:陈是哪国博士?梁答:非。曹又问:陈有何著作?梁答:无。曹曰:无博士,无著作,怎可任此职?梁答:我著述等身,不及其写几百字也。陈任职后,果名不虚传,讲课不备讲稿,用多种语言,旁征博引,成为教授的教授。连一向自负甚高者如郭沫若,五九年发卫星时,亦不得不说要用十五年的时光,在史料的占有量上超过陈寅恪。陈因政治倾向不与共产党污和,加上眼疾,滞留广州,淡出社会,六九年,抱憾辞世,几被人遗忘。不想,大陆近年流行陈寅恪热,热风亦传到北美。当北京来的一研究员讲起陈寅恪时,下面讲声超过台上。陆惠风教授讲,五十年代初,郭沫若写信邀陈出任科学院第二历史研究所所长,陈拟定赴任条件,约法三章:(一)不当官。(二)不学马列主义。(三)要毛公或刘公亲函。回信后,郭无下文。有意思的事,台上一口一个陈寅恪(QUE),听得我心烦,举手道:我查了字典,从无“确”音,“确”音从何而来?答曰:大家这样读。赵如兰教授马上说:陈给我父亲的信,标明 陈寅恪(KE)。陆惠风教授也发言同意‘克’说。有一从中山大学来人,反驳道:陈先生献身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一直称陈先生为陈寅恪(确),当为正版。结果,分成两派,‘克’派和‘确’派,争执不下。可怜一代宗师,名字怎么叫,亦闹上哈佛学堂,成为一世界无头公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