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热血汉奸论坛:汉奸美女香月专访吴三桂版主]
热血汉奸吴三桂
·气吞万里如虎,生子当如陈水扁
·观支那"抗日"影视有感:日出东方,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赞歌送给你我敬爱的汉奸-汉奸颂
·山姆大叔和支共的裤子就只有那么一条
·由兔兔幼稚想到的支那深层次问题
·与兔子的路线斗争
·原创:和夕阳兄---汉奸读"伟大的母爱".(文中颇多夕阳兄不喜用语,请谅) !!
·咏支那意淫之神
·说说支那的李熬,无良文人到劣等民族
·什么样的情况下支那才会彻底崩溃?
·原创:荒谬绝伦的支那猪的历史观
·原创:这个世界,又有谁不爱支那?
·2008.3.12三桂准确预言马太监将赢得选举
·是的,我毫不怀疑,整个文明世界终将匍匐在红色共产怪兽支那猪的脚下呻吟。
·小议俄罗斯
·奥运,令我气愤万分
· 温家宝这个老年痴呆患者
·三桂保守估计四川地震死亡实际至少30万人以上
·捐钱给支那的人都是脑子进水的
·支共一贯隐瞒地震预报,草菅人命
·三桂分析:这次四川地震是支共释放地下核武故意造成!@
·是到了讨论本次地震到底死多数人的时候了
· 支共匪首的“抗震救灾‘的荒谬言论
·魔鬼戴人皮面具:支共伪装尊重生命
·抗震救灾马上就要结束
·小议“多难兴邦”
·原创:本次四川地震真的无法预报吗?
·由最近北平男扑杀支那十数警察说开去
·我爱你,美国,我的母亲,我的祖国
·支共不会更改党名!
·北平奥运,熬你妈的晕。我日!
·社论:支那民主化必须从其体育崩溃开始
·向新疆共和国猛士致以最崇高敬意
·“情色海岸线”祭--点滴回忆
·悲观的看,我对美国的未来近乎绝望!
·三桂对西方自由世界纵容支共的粗浅认识
·此次全球金融危机或引发支那崩溃
·# 胡佳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保持支那的独裁专制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接收了太多劣等民族导致美国的衰败
·由于支那人的存在,堕落的世界必将受到神的惩罚
·讨论:我对美国的高国债有些不解
·关于二战,抛开意识形态的争执,我有2个基本观点
·三桂准确预测美国大选兼最新美国总统大选评论
·三桂版:美国国歌翻译(草稿,不断修改中)
·本次全球经济危机罪魁祸首终于找到了
·和博讯大名士Dj君谈心
·说说柴玲等“六四”英雄
·三桂对支那男生割女生头的分析
·热血汉奸论坛:汉奸美女香月专访吴三桂版主
·我觉得猪流感是支那猪弄的。
·答汉奸兄弟提问:支那猪怎么能攻打日本?
·那个yokohama,我看你就像头支那猪
·纪念64 20周年
·美国政府在给“中国人”政治避难方面是非常幼稚可笑的。
· 某种程度上说,64本质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精英的一次“谋权运动”。
·给出“支那猪”的定义(征求意见稿)
·sb支那猪记者芮成钢无礼质问奥巴马
·96年台海危机,支共真的会攻打台湾吗?
·大肆攻击刘晓波先生的都是嫉妒的发狂的典型的支那人
·转帖:“天杀的 made in china"
·zt:野蛮愚蠢的支那文化
·还有谁能拯救自由世界
·支那强盛皆拜短视的西方所赐
·习近平,支工皇帝一代不如一代
·热汗创立,匆匆十年,昔日老友,别来无恙否
·2014.6.4: 六四25周年纪念杂谈
·支日再战,成算几何?
·你不知道台湾对支工到底有多重要!
·支工总理李克强欲“强奸”英女王
·今日六四,进来纪念一下吧
·子虚乌有的“南京大屠杀”
·"天安门母亲”的错误诉求。
·美国对支那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 热血汉奸吴三桂分坛开张了!
·穆斯林必将统治地球,人类毫无希望
·哈佛商业评论:全球化给人类带来的灾难
·如果日本当年获胜,美国现在就是个打酱油的
·只有回归白人至上彻底抛弃政治正确美国才能再次伟大
·川普应习包子要求承认“一个支那”真的换来了东海南海的利益吗?
·美国再次增加549亿美元军费说明美国完全被利益集团控制
·所谓的北韩核武危机实际上就是类似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神话
·支共独裁专制集团才是六四屠杀真正的黑手
·热血汉奸群体的存在就是对支那保皇派民运和法轮功的启蒙教育
·郭文贵,本汉奸反的就是你!让你的脑残粉来咬我吧!
·郭文贵就是一个河南农民文盲惊天动地的大草包
·唐伯桥才是真正的支共特务
·指望原教旨毛派二逼文盲青年习包子变革是痴人说梦!
·郭文贵是习包子和王岐山的马仔!
·英汉对照:迄今为止,我
·公告:新热汗再次被支共攻陷,无法恢复
·英汉对照第二次日支战争真相”pdf下载
·调查报告书:南京大屠杀之虚构 pdf下载
·t推特推文精选备份5/15/20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热血汉奸论坛:汉奸美女香月专访吴三桂版主

热血汉奸论坛:汉奸美女香月专访吴三桂版主
   
   原文链接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23816&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0

   
   
   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和汉奸兄弟姐妹们进行思想上深刻的交流,能接受香月的提问是我莫大的荣幸。
   声明,我的答复只能作为我个人对生活的感悟,没有强加给任何人的意思。
   [color=blue]
   1.香月:除了那些真正受到支共迫害而不得不走入生活絕境的人士外,您認為作為一名合格的漢奸,他應該如何追求和實現自己的自由?[/color]
   答复:汉奸这个定义似乎过于狭隘,姑且把这里追求自由的汉奸改为追求自由的支那人,首先,作为一个合格的追求自由的人,思想上必须是崇尚自由的,这点相信很容易做到,也没有任何人身安全上的风险,具体的说就是对西方价值体系为主体的普世价值观的高度认同,崇尚自由,民主,追求真理的勇气,有博大的悲天悯人的济世情怀。。。。再次,作为一个追求自由的人,如果可能,身体尽可能的离开支那,因为支那那个到处散发腐臭,充满了谎言,愚昧的国度会让一个思维活跃,智力正常的人感到无时无刻的窒息,这个角度讲,我支持曾先生举家离开支那,但是做到这点非常的不容易,需要许多客观条件的支持,曾先生目前的困境就是一个明证,然而,我们做事,有困难并不能就不去做,或者不值得做,而是要尽可能的克服困难。那么,如果不能够离开支那是否就只能作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也不尽然,即使身在支那那样险恶的环境中我们仍然可以利用自己人性的光辉或曰个人的感召力(魅力)去潜移默化的影响你身边的每个人,例如:家人,同学,同事,亲戚,朋友。。。。等等,甚至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样,在行动上,我们也参与了追求自由的活动,进而也对自己作为追求自由的个人的主体进行了完善。如果身在国外,那就更简单了,就是参加类似我们热汉这样反共反华的组织,劳心劳力,生命不息,则反共反华不止,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和影响力对以支共为代表的支那的利益进行全面的,无所不包的打击,哪怕是尽可能的向幼稚的西方人散播支那的邪恶,使其产生对支那强烈的厌恶感,也是我们追求自由行动上取得巨大的成功,因为,以支共为代表的支那就是目前世界上邪恶的代名词,是全人类实现自由最大的阻碍,必须促使其彻底崩溃,瓦解才能让这个地球真正的实现民主和自由,为人类缔造幸福和平的家园。故此,作为一个追求自由的支那人,我们必须具备彻底摧毁以支共为代表的邪恶的支那的决心和勇气,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堂堂正正的追求自由的人。
   
   [quote="香月"]
   
   [color=darkred][b]那麼我很想知道您願不願意和我們分享您經歷過的一個具體事例,就一個事例,它最終促使您決心反支的。[/b][/color]
   
   
   [/quote]
   
   我那个年代的人,毫无疑问,64对我们影响很大,64使我们对这个劣等民族彻底的绝望,从而义无反顾的从事了反共反支的伟大事业。64以前,我对支共深恶痛绝,对支那是非常的厌恶,但似乎不能称之为仇恨,经历过64的屠杀,感觉到支那猪无与伦比的愚昧。冷漠,和麻木,使我出离了愤怒,试问:在这个地球上,有哪一个国家的人民可以容许执政党这样残杀手无寸铁自己的百姓?希特勒当年屠杀犹太人还没有这样张狂呢,而支共的凶残本性是与生俱来的,我并不奇怪,我愤怒的是这个民族内心世界极端的残忍,猥琐,卑贱,和下流。。。。。,这样的劣等民族确实是不太适合生存在这个地球上的。
   
   
   [quote="香月"]
   
   [color=darkred][b]那麼我的問題是,現實中您是否和與您政見相左的人交往,能不能夠容忍和接受這種拋棄政治取向後的交往狀態?。[/b][/color]
   
   
   [/quote]
   从我的内心来讲,我嫉恶如仇,是不太喜欢和自己政见不同的人交往的,但残酷的现实是,生活中真正有政治智慧,尤其是能充分认识到支那猪这个民族的邪恶和未来对人类的巨大危害性的人少之又少,特别是在支那本土,连和我从小一块长大,亲如兄弟的小学同学都是有名的愤青,这样的现实,若说不和这些愚昧的人交往是不可能的,甚至还有许多是自己的好朋友,我想,这样无奈的体会,这里的汉奸每个人都曾有过吧?
   
   [color=darkred][b]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現實中您也是同樣嗎?您對您的生活感到滿意嗎?還是依舊有著缺憾,或是抱著憧憬?[/b][/color]
   
   谈到这个问题就不能不考虑一个人在社会上的经济地位,我对一个人在社会上是否成功(英明神武)的定义月收入不低于10000美金,这个角度讲,很惭愧,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否就说明我是一个失败者?也未必,我想,即使在美国,我生活的或许比许多人还是强了很多,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在不远的将来能达到我期望的目标,至于行事的风格,承蒙你夸奖,生活中我似乎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角色。
   我对生活不是特别的满意,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的经济地位达不到我心目中预期的目标,说到缺憾,如果撇开家庭,爱情等个人隐私的话,我最大的缺憾就是怕自己不能活着看到支那的彻底崩溃(支那领土被肢解)和支那民族的彻底改良。
   
   
   ================================================
   
   
   吳三桂版主專訪(4.15更新,作答完毕) Reply with quote Edit/Delete this post Delete this post
   吳先生,非常榮幸您接受我的第二次專訪。
   
   不久前我在清理雜物的時候發現一些自己以前的物品,它們帶給我許多回憶,同時也讓我意識到自己這麼多年來不經意的變化。到現在為止,距離我們上次專訪已經三年有餘,在這三年多的時間里,我想我們的一些想法、感知,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改變,血可能更熱,也可能趨冷。在這個前提下,我決定再對您做一次專訪。同時我理解作為熱血漢奸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對某些問題,您或許要考量公開表態帶來的效果。但作為我本人,或者還有其他的朋友,願意聽到您發自內心的想法。Are you ready? Here we Go!
   
   熱血漢奸目前正在進行為曾節明網友捐款的活動,一些朋友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慷慨解囊,還有一些朋友表示了捐款的意願,我非常欽佩這些充滿愛心的朋友。不過同時我也看到一些反對的意見,拋開牽扯個人恩怨的反對外,有一些反對意見在一人落難眾人相助的大環境下不容易釋放,但我還是想以我自己為例提出一些問題。我在這次捐款活動中是比較消極的一個,以我個人對事物的理解和感知,也出於個人的一些想法,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做出對曾節明先生經濟捐助的決定。雖然捐助與否屬於自願無可厚非,但大家必定都會有各自的想法。是否捐助並不是我下面要闡述問題的關鍵,我想說的是通過這件事帶給我們的一個信息,我很慶幸有這樣一個鮮活的事例擺放在我們面前,因為如果事情不出來,大家或許都還覺得別人的境況很不錯,而真實情況可能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好,問題也無法迴避,還有多少人處在救助邊緣?還有多少人在未來可能需要類似這樣的救助?如果需要救助的數量被證明不是極少,或者這件事情日後作為一種成功示範加以推廣,那麼對於需要救助的人來說,坦率的講,我認為晚動不如早動,因為隨著時間流逝,救助人的熱心可能減少。我們都知道經濟救助只能解一時之急,不能用作長久之計。更重要的是,當一個人疲於為生計奔波時,還能尚存多少精力顧及其他?所以我想問您的第一個問題是:
   
   除了那些真正受到支共迫害而不得不走入生活絕境的人士外,您認為作為一名合格的漢奸,他應該如何追求和實現自己的自由?
   
   
   
   請您看一段視頻。
   
   http://movies.apple.com/movies/paramount/world_trade_center/world_trade_center-tlr1_720p.mov
   
   這是我心中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痛,也是我對支那從本不怎麼喜歡到恨的轉折。當从插播新聞中看到悲劇發生的時候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眼淚會那樣快地流下來,或許別人為我感到荒謬。我並不強求別人理解我所傾注的感情,那時的我已經有了對自由的嚮往,但尚未有多麼遠大的志向;那時的我也只盼望像我其他的家庭成員一樣,在世界貿易中心前留下自己的影像,那時的我距離踏上這片自由之地僅差一步之遙。次日,當我看到身邊所有的支那同學眉飛色舞爭相傳告,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的時候,我的心徹底碎了,“這是一個多麼下流的國家和群體,而我,偏偏就生在他們中間。”這是我當時所想的。時隔悲劇發生五年後,當我坐在影院里看這部影片的時候,還是禁不住流淚;同時,腦海中那些下流狂笑的面孔也依然清晰。
   
   吳先生如您所說,您對世界的認識从十五歲起得益於美國之音和BBC那樣的國際電台,但我認為从反共到反支的昇華是需要一個具體催化的,9/11悲劇發生在美國,但是我開始反支的轉折。
   
   那麼我很想知道您願不願意和我們分享您經歷過的一個具體事例,就一個事例,它最終促使您決心反支的。
   
   
   
   熱漢的一位好朋友在和我的通信中曾經寫到(我節選一部分),“你和你那些同学们,一个是女汉奸,一个是女爱国贼,政治立场上来说是死敌,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你们仍然可以是朋友,因为你对她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还有交往价值......”
   
   坦誠講我認為這是依附於某些條件之上的朋友(或曰交往),這也是雙方在拋棄政治觀點後達成的一種平衡狀態,當然,這種關係在交往的深度,時效上可能都會存在問題。人是個複雜體,比如,告誡我小心有人利用我“跳機生子”的恰恰是和我政治形態相左的人,只不過我們都深知這一點,所以在交往中彼此盡量遷就,不涉敏感問題搞得雙方不愉快。不能否認,能夠促使雙方擱置意識形態上的分歧也是出於共同的利益和興趣,但是如果不加控制,紛爭也會是慘烈的。但我不出賣靈魂,記得曹長青先生說過,大是大非面前沒有灰色地帶。
   
   那麼我的問題是,現實中您是否和與您政見相左的人交往,能不能夠容忍和接受這種拋棄政治取向後的交往狀態?
   
   
   
   熱漢對我來說不是個終點,而是一個不斷淨化、成長和修煉的過程,我非常欽佩您在網路上的行事,您的經驗、沈穩、處事的彈性,令我不生反感。英明神武不是人人能達到,但在網路上您做到了。
   
   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現實中您也是同樣嗎?您對您的生活感到滿意嗎?還是依舊有著缺憾,或是抱著憧憬?
   
   
   
   再次感謝您,祝您闔家幸福!
   
   香月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
   _________________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