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山东邹城老祖宗孟子如此教导后人,这也是我中华民族至今可以鄙视西洋人的一个文化传承。

   望着躺在医院病床上不能活动的孙文广教授的照片,我连续几晚睡不着觉。

   无论如何,一个75高龄的古稀老人,在所谓的孔孟之乡的省府所在地遭受一群壮汉毒打,而且是在警察便衣眼皮底下,把酒问青天,此曲人间何时有?

   不知打人的壮汉们,哪个人家里没有老人?,哪个人不会有老去的那一天?

   山东人脾气火爆,我深有体会。我家的老丈人就是典型的山东棒子。据说年轻时对我那从未谋面的丈母娘时不时来一顿家庭暴力。最后终于把媳妇给打跑了,搞得我现在没有一个亲丈母娘,而且还得小心翼翼呵护着一个从2岁就没了亲娘、心理终生有创伤的妻子。

   当然,这不是普遍现象,没有说服力。

   翻开这些年媒体的一系列报道,暴力幽灵似乎一直飘荡在这一片孔儒之乡的上空。

   公元2009年4月5日

   75岁的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前往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祭奠赵紫阳,突然被五名不名身份的彪形大汉驾住,从两米高的山崖下径直摔下,然后五个暴徒,对孙教授拳打脚踢,十余分钟。

   不明人员打断了孙教授三根肋骨。

   孙教授75岁高龄的血洒在山东省政府所在地的英雄山上。

   

   公元2004年11月27日

   在山东临沂机场,一乘客下飞机时拒绝出示机票,并辱骂殴打女乘务员,其粗野的行为引起女空姐的阵阵尖叫,该乘客为临沂市罗庄区沈泉庄村党支部书记、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廷江。执勤的空中警察张强为制止其威胁航空安全的行为,将其与自己铐在一起。后来,十来个人闯进机场,砸碎机场隔离区玻璃,冲进停机坪,从飞机上把空警拖下来暴打一顿。

   事件期间,乘客纷纷拨打当地110 ,可惜的是110始终没有靠近事件现场,只在距离现场约200米外观察。

     空警安全员被打倒地10多分钟后(期间有乘客及乘务员救治)救伤车才到达现场 ,穿白大褂的医生竟然很漠然的站在旁边甚至没有主动伸手救治。

   

   公元2005年10月4日

   我(许志勇)和李苏滨律师、李方平律师一起出发去临沂,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看望双目失明的维权者陈光诚,他因为举报当地政府在计划生育过程中的野蛮非法行径遭到打击报复,已经被非法拘禁在家一个多月;二是准备代理几个行政诉讼案件,这些案件和政府野蛮执法、滥罚款、非法拘禁和打击报复有关。

    当一行人离开村走出几百米远,这时滕彪打来电话,我正接电话,突然那群地痞流氓追上来对我们拳打脚踢,我们被打到河谷底,几乎到了水里。当对方再次冲过来的时候,李方平突然站起来冲他们大喊:过来打,有种把我们打到河里去!对方住手。

   当我们到了县城时,没有想到警察反而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理由居然是“有人举报我们打了人”,涉嫌寻衅滋事。荒唐啊,看起来幸亏我们没有正当防卫,我们没有还手它还能说我们寻衅滋事,如果正当防卫还了手,在这鬼地方恐怕我们有口难辨了。被人追着打,所谓“人民警察”不追究打人者,反而扣留了受害者,面对这样的流氓公安局,你还能说什么?

   其实,我们很清楚,公安局与刚才打人的流氓黑社会是一伙的,背后有统一的决策和指挥,因此我们对公安局接下来的拙劣表演报以同情的态度。但是,我们也深感忧虑,这样的政府警察流氓黑社会成一家让老百姓怎么活啊。

   公元2005年12月22日

   我连夜乘车随新京报记者陈宝成赶回山东平度县,因为其父亲和哥哥举报村级干部非法拆迁卖地,遭到村干部雇佣黑恶势力毒打,受伤住院。

   陈宝成怕自己情绪失控,与别人拼命,特别邀请我伴随。

     

   

   公元2006年7月20日

   陈光诚救援团成员一行12人来到沂南县某村口,突然人群里一声喊:打!。随之人群里咆哮怒吼成片,赵昕等人急忙向村口我们停车的地方跑来,到了车旁,村民已经把我们包围住,将我们几个同伴踹倒在地,我在众人的拳头雨点中不知所措,心理一片茫然,难道这就是陈光诚所帮助过的“百姓”吗?

    一个长相周正有点面善的50多岁的人盯了我俩眼,突然大喊,把衣服脱下来,我未及反应,他已窜到我身旁硬是把我穿在身上的衬衫撕扯下来,我在反抗的瞬间,印着陈光诚英俊肖像的上衣已经被他们扯成碎片扔在地上,上面盲人、自由、陈光诚等字样在碎布片里显得七零八落。

    赵昕因保护孙教授早离开一步,还有姚波因为未穿陈光诚衫,所以三人没有享受剥衣待遇。

    如果上天有眼,远距离向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东师古村村口望望吧!

   高智晟、刘京生、马文都、李金平、邓永亮、赵辉、禁止吸烟、李海、陈青林九人赤裸着上身静静地站在那里,被一群咆哮的人拳脚相加,我发现高大律师皮肤非常白皙,平静地看着几十人要推翻他那辆红旗轿车的举动。

   公元2005年10月4日

   许志永博士、李方平、李苏滨律师到山东临沂看望陈光诚,李方平、许志永被殴打。

   公元2006年6月22日

   程海、孟宪明律师等3人在前往看守所探视因陈光诚事件遭到关押的其他村民,遇暴徒推攘、厮打。

   公元2006年6月23日

   李劲松、李苏滨试图进村与袁伟静见面商谈取保候审事宜打。

   公元2006年6月27日

   李劲松、李苏滨、胡佳等四人到达临沂。在进入村口时李劲松、李苏滨被纠缠殴打,车辆被掀翻。李劲松律师嘴角受伤。暴徒当这四个警察的面将李劲松的摄像机抢走。警察置之不理。

   公元2006年7月10日

   胡佳先生在村口看望袁伟静时被殴打。

   公元2006年12月27日

   北京李方平律师临沂受害血案发生,胳膊骨折。

   公元2008年1月24日

   早八点四十三分,德国电视一台四位记者(三男一女)赶到正在临沂监狱服刑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东师古村家门前,在约二十米远处,被监控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人打倒在地,记者中的翻译喊“我们是外国媒体,我们有话可以跟你们讲!

   公元2008年5月28日

    山东潍坊某村政府纠结黑社会暴力拆迁,连老人也打,现场录像视频至今还在网上挂着。

   

   公元2009年3月9日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写道临沂之行的遭遇:

    我被他们推搡到汽车右侧,右侧两个车门早被司机打开了。在我上车的同时那个胖男子在我身后面狠推了一下。我与学生周福志一前一后刚刚上车,那个胖男子一脚便踹到我的胳膊上,口里说着:你走不走,走不走!接着他又弓下腰,一拳向我脸部打了过来,我用右臂一挡,这时汽车已经向前行驶了。

    与此同时,我的学生坐进车内,那个一直围攻他的瘦男子说:还不走?想打架是吧?随后对他连踢两脚,我的学生非常生气地看着他。那男子说:你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然后又一拳打到他的胳膊上。

    汽车走出十多米后,我们才将车门关上,而这个过程中,这些人一直跟在车后追打着。

    我们发现,他们有人不停举着手机在打电话。司机说,不好,他们可能再叫更多的人来围堵我们,我们把车开出路口,只见有三辆摩托紧随车后赶来。

    后记

   时代变了,礼仪之乡已经彻底抛却了伪善的面孔,复兴了人类远古的暴力本性,我强烈建议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授予山东善于毒打的大汉群体们毒打奖第一名,将孙文广教授被毒打的4月5日定为世界毒打日。

   林青

   2009-4-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