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刘逸明文集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4月18日,《新湘报》独家报道了湖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斥资百万建塔镇妖的消息,该报道发出以后,此事迅速引起了各大媒体的关注。转载该消息的媒体不计其数,网民更是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所发表的真知灼见不一而足,不少知识分子精英也纷纷撰文,声讨修建镇妖塔者。
   
   面对突如其来的媒体曝光,湖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一时间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境地。眼看此事所引来的是如潮的恶评,该高速公路管理处官员于是向同为湖南本土的媒体红网紧急求援。红网记者很快便奔赴镇妖塔现场进行调查采访,并于4月23日在红网上面公开发表了一篇驳斥《新湘报》有关镇妖塔消息的报道。
   
   红网记者在报道中不仅仅指责《新湘报》所报道的镇妖塔工程造价失实,而且将镇妖塔称之为具有侗族特色的地标式建筑。其实,该工程造价到底是78万还是120万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该建筑物内横柱上的文字。从《新湘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的名字置于“首士”之下,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阴阳太极图,刘爱平的名字尤为引人注目。

   
   儒释道三家的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在今天,对传统文化能做到精通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能够有一定的了解就已经非常了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修建劳民伤财的镇妖塔,也许和其负责人的侥幸心理有莫大的关系。他们以为自己的道家语言无人能懂,为了满足自己附庸风雅的心理需求和升官发财的欲望,于是旁若无人地修建了堪称地标的镇妖塔。
   
   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远古时期的甲骨文都有人能识,更何况疏离时间并不算久远的道家语言呢?镇妖塔内横柱上的“首士”二字当属道教用语无疑,佛家做法、道家打醮是很多人都知晓的宗教仪式,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的负责人以“首士”相冠,岂能借侗族文化来遮掩?
   
   当然,我国的法律明确保护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在民间,民众自发地举行传统的宗教仪式或是延续一些民族习惯倒无可厚非,但国家单位的党员干部不惜耗费巨额的民脂民膏去修建镇妖塔却让人大跌眼镜。不仅仅是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很多地方官员都喜欢挥霍公款大兴土木,修建为自己撑面子却对老百姓毫无裨益的形象工程,最为让人愤怒的是他们有时候还披上了宗教的外衣。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该院的办公大楼上挂上了一把镇妖的宝剑,结果并没有把妖魔鬼怪镇住,院内的官员反倒是纷纷落马。
   
   笔者是一位地道的无神论者,但非常尊重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士,尤其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当下,红袍在身却喜欢出入寺庙的官员可谓是大有人在,这些官员一面在台上大讲“相信科学不迷信”,一面却在台下对财神爷顶礼膜拜。这些官员的信仰可以说非常变态,他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宗教信仰是什么,虽然自己在平日的工作中常常欺上瞒下、贪污腐化,但是却又希望神佛能保佑自己升官发财。如此这般信仰宗教,严格地说是对神佛的亵渎。
   
   偌大一个中国官场,变态的信徒可以说比比皆是,据调查,中国县处级公务员一半以上都信神信鬼,《求是》杂志曾刊文猛批中国官员的这种倾向,认为马列主义信仰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另外,在落马贪官中,愚昧迷信的也不少见,比如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他不惜花费40万元于大年初一前往名寺古刹争烧第一柱香,而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中专设佛堂、供神台。
   
   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刘爱平在接收红网记者采访的时候,扬言要将《新湘报》告上法庭,在该高速公路管理处耗费巨资修建镇妖塔这种铁的事实面前,刘爱平通过媒体传话究竟是因为理直气壮还是因为做贼心虚?相信很多人都一目了然。《新湘报》作为曝光镇妖塔的第一个媒体,相信也会坚持己见,并坦然面对刘爱平等人可能采取的行动。
   
   2009年4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