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刘逸明文集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4月18日,《新湘报》独家报道了湖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斥资百万建塔镇妖的消息,该报道发出以后,此事迅速引起了各大媒体的关注。转载该消息的媒体不计其数,网民更是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所发表的真知灼见不一而足,不少知识分子精英也纷纷撰文,声讨修建镇妖塔者。
   
   面对突如其来的媒体曝光,湖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一时间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境地。眼看此事所引来的是如潮的恶评,该高速公路管理处官员于是向同为湖南本土的媒体红网紧急求援。红网记者很快便奔赴镇妖塔现场进行调查采访,并于4月23日在红网上面公开发表了一篇驳斥《新湘报》有关镇妖塔消息的报道。
   
   红网记者在报道中不仅仅指责《新湘报》所报道的镇妖塔工程造价失实,而且将镇妖塔称之为具有侗族特色的地标式建筑。其实,该工程造价到底是78万还是120万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该建筑物内横柱上的文字。从《新湘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的名字置于“首士”之下,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阴阳太极图,刘爱平的名字尤为引人注目。

   
   儒释道三家的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在今天,对传统文化能做到精通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能够有一定的了解就已经非常了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修建劳民伤财的镇妖塔,也许和其负责人的侥幸心理有莫大的关系。他们以为自己的道家语言无人能懂,为了满足自己附庸风雅的心理需求和升官发财的欲望,于是旁若无人地修建了堪称地标的镇妖塔。
   
   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远古时期的甲骨文都有人能识,更何况疏离时间并不算久远的道家语言呢?镇妖塔内横柱上的“首士”二字当属道教用语无疑,佛家做法、道家打醮是很多人都知晓的宗教仪式,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的负责人以“首士”相冠,岂能借侗族文化来遮掩?
   
   当然,我国的法律明确保护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在民间,民众自发地举行传统的宗教仪式或是延续一些民族习惯倒无可厚非,但国家单位的党员干部不惜耗费巨额的民脂民膏去修建镇妖塔却让人大跌眼镜。不仅仅是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很多地方官员都喜欢挥霍公款大兴土木,修建为自己撑面子却对老百姓毫无裨益的形象工程,最为让人愤怒的是他们有时候还披上了宗教的外衣。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该院的办公大楼上挂上了一把镇妖的宝剑,结果并没有把妖魔鬼怪镇住,院内的官员反倒是纷纷落马。
   
   笔者是一位地道的无神论者,但非常尊重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士,尤其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当下,红袍在身却喜欢出入寺庙的官员可谓是大有人在,这些官员一面在台上大讲“相信科学不迷信”,一面却在台下对财神爷顶礼膜拜。这些官员的信仰可以说非常变态,他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宗教信仰是什么,虽然自己在平日的工作中常常欺上瞒下、贪污腐化,但是却又希望神佛能保佑自己升官发财。如此这般信仰宗教,严格地说是对神佛的亵渎。
   
   偌大一个中国官场,变态的信徒可以说比比皆是,据调查,中国县处级公务员一半以上都信神信鬼,《求是》杂志曾刊文猛批中国官员的这种倾向,认为马列主义信仰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另外,在落马贪官中,愚昧迷信的也不少见,比如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他不惜花费40万元于大年初一前往名寺古刹争烧第一柱香,而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中专设佛堂、供神台。
   
   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刘爱平在接收红网记者采访的时候,扬言要将《新湘报》告上法庭,在该高速公路管理处耗费巨资修建镇妖塔这种铁的事实面前,刘爱平通过媒体传话究竟是因为理直气壮还是因为做贼心虚?相信很多人都一目了然。《新湘报》作为曝光镇妖塔的第一个媒体,相信也会坚持己见,并坦然面对刘爱平等人可能采取的行动。
   
   2009年4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