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刘逸明文集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4月18日,《新湘报》独家报道了湖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斥资百万建塔镇妖的消息,该报道发出以后,此事迅速引起了各大媒体的关注。转载该消息的媒体不计其数,网民更是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所发表的真知灼见不一而足,不少知识分子精英也纷纷撰文,声讨修建镇妖塔者。
   
   面对突如其来的媒体曝光,湖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一时间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境地。眼看此事所引来的是如潮的恶评,该高速公路管理处官员于是向同为湖南本土的媒体红网紧急求援。红网记者很快便奔赴镇妖塔现场进行调查采访,并于4月23日在红网上面公开发表了一篇驳斥《新湘报》有关镇妖塔消息的报道。
   
   红网记者在报道中不仅仅指责《新湘报》所报道的镇妖塔工程造价失实,而且将镇妖塔称之为具有侗族特色的地标式建筑。其实,该工程造价到底是78万还是120万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该建筑物内横柱上的文字。从《新湘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的名字置于“首士”之下,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阴阳太极图,刘爱平的名字尤为引人注目。

   
   儒释道三家的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在今天,对传统文化能做到精通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能够有一定的了解就已经非常了得。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修建劳民伤财的镇妖塔,也许和其负责人的侥幸心理有莫大的关系。他们以为自己的道家语言无人能懂,为了满足自己附庸风雅的心理需求和升官发财的欲望,于是旁若无人地修建了堪称地标的镇妖塔。
   
   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远古时期的甲骨文都有人能识,更何况疏离时间并不算久远的道家语言呢?镇妖塔内横柱上的“首士”二字当属道教用语无疑,佛家做法、道家打醮是很多人都知晓的宗教仪式,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的负责人以“首士”相冠,岂能借侗族文化来遮掩?
   
   当然,我国的法律明确保护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在民间,民众自发地举行传统的宗教仪式或是延续一些民族习惯倒无可厚非,但国家单位的党员干部不惜耗费巨额的民脂民膏去修建镇妖塔却让人大跌眼镜。不仅仅是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很多地方官员都喜欢挥霍公款大兴土木,修建为自己撑面子却对老百姓毫无裨益的形象工程,最为让人愤怒的是他们有时候还披上了宗教的外衣。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该院的办公大楼上挂上了一把镇妖的宝剑,结果并没有把妖魔鬼怪镇住,院内的官员反倒是纷纷落马。
   
   笔者是一位地道的无神论者,但非常尊重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士,尤其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当下,红袍在身却喜欢出入寺庙的官员可谓是大有人在,这些官员一面在台上大讲“相信科学不迷信”,一面却在台下对财神爷顶礼膜拜。这些官员的信仰可以说非常变态,他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宗教信仰是什么,虽然自己在平日的工作中常常欺上瞒下、贪污腐化,但是却又希望神佛能保佑自己升官发财。如此这般信仰宗教,严格地说是对神佛的亵渎。
   
   偌大一个中国官场,变态的信徒可以说比比皆是,据调查,中国县处级公务员一半以上都信神信鬼,《求是》杂志曾刊文猛批中国官员的这种倾向,认为马列主义信仰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另外,在落马贪官中,愚昧迷信的也不少见,比如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他不惜花费40万元于大年初一前往名寺古刹争烧第一柱香,而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中专设佛堂、供神台。
   
   怀新高速公路管理处负责人刘爱平在接收红网记者采访的时候,扬言要将《新湘报》告上法庭,在该高速公路管理处耗费巨资修建镇妖塔这种铁的事实面前,刘爱平通过媒体传话究竟是因为理直气壮还是因为做贼心虚?相信很多人都一目了然。《新湘报》作为曝光镇妖塔的第一个媒体,相信也会坚持己见,并坦然面对刘爱平等人可能采取的行动。
   
   2009年4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