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刘逸明文集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3月31日上午9点,江棋生先生被北京市公安局从家中带走传唤,5个半小时的传唤内容均围绕“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而展开。他被带走后,15名公安人员又对他们家进行了彻底搜查,拿走了他的电脑和文稿等私人物件,就连他妻子的私人通讯录和银行卡也未能放过。北京警方的这种野蛮举动再一次让人感到震惊和愤慨!
   
   江棋生先生1989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因参与学潮,结果被当局以“收容审查”的名义关入秦城监狱5个月。出狱后以写作为生,时常就中国的人权和政治问题发表文章,并积极参与对“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六四”伤残者的寻访、救助活动。1994年5月,他因给“六四”死难者家属送人道救助款和准备纪念“六四”5周年,再次被当局“收容审查”,关押了45天;1999年“六四”10周年前夕,他因呼吁民众“点燃万千烛光,共祭'六四'英魂”而被捕,2000年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4月2日上午9点半,北京的民主人士高洪明先生家里闯进十几位国保警察,当场出示了传唤通知书和搜查证后,将高洪明从家中带走。留下的警察进行查抄,整个行动持续到下午2点才结束。将高洪明的电脑、部分书籍和手稿、通讯录、1999年的判决书、出狱证明、北京市第二监狱在他出狱时给他出具的扣押物品和文章的欠条。警方给出的理由是:高洪明虽然出狱但仍在剥权期,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并公开发表文章违反了法律规定。高洪明先生下午2点才被释放回家。

   
   高洪明先生在1994年六四五周年之际,准备独自去天安门悼念死难者,中途被警察抓捕,因此被劳教两年,受尽非人折磨;1999年因为参加中国民主党,被判刑8年。2007年6月28日出狱后,仍不改初衷,笔耕不断,在网上发表文章,表达自己的信念及追求。高洪明先生虽然走出牢房,但并未真正获得自由,每到所谓的“敏感日”,他都被限制出门、会友,都会有警察24小时在家门守候。
   
   这次当局对高洪明先生实施抄家,主要是针对高先生在网上发表文章,针砭时弊。高洪明先生称国保的行为是“穷凶极恶”。当局在所谓的“严峻考验的一年”,频繁对异议人士抄家、传唤、拘役,旨在以高压手段人为制造恐怖气氛,以达到让民众禁声的目的。
   
   此前在3月19日,北京学者莫之许(赵晖)先生就曾被传唤、抄家。据赵晖先生本人介绍:“先是西城公安分局的人到我家,告诉我市局的人会来,过一会儿就来了一帮人——派出所两个、分局两个、市局七、八个。给我出示了搜查证、传唤证。让我坐他们的车去传唤。”“传唤问话集中和'六四'相关,扣压带走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传唤通知书》是“很正式的格式,上面有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的印鉴。没有罪名,就说'犯罪嫌疑人赵晖'.”还一再威胁赵晖不得对外披露。
   
   而3月23日的晚上8点,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和当地派出所十多名警员,突然闯入查建国先生在天坛南门附近的家,查抄了他的私人电脑、手机、通讯录、各类文稿和银行卡,搜查历时两小时。查先生本人在被国保带走讯问了十四小时之后才回到家中。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了20个年头,20周年纪念日正日益临近。当年的很多学生运动领袖均已被迫流亡海外,只有刘晓波、江棋生、张祖桦、高洪明、查建国、赵晖等和“六四”有着密切关系的异见人士仍然一直留在国内坚持为实现民主和自由而战。在中国国内的知识分子普遍选择沉默和助纣为虐的今天,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崇高气节树立起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形象。
   
   刘晓波先生早在2008年底就被北京警方带走和关押,几乎同时被带走的张祖桦先生虽然在被传唤后获释,但仍然被监视居住,行动受到很大的限制。江棋生先生因为签署《零八宪章》而被北京警方传唤和严密监控,如今眼看“六四”20周年将近,北京警方于是再度对其采取行动,很明显,他们依然对江棋生先生心存疑虑,时刻害怕他策划和参与有关的纪念活动。
   
   “六四”大屠杀在当年可谓是举世瞩目的重要事件,然而,即便如此,在今天,年轻一代却鲜有人知晓,倒不是这些人天生就不关心它,而是中共当局刻意掩饰的结果。刻意回避正反映出其做贼心虚的心态,假如当年的民主运动真如官方媒体所宣称的“反革命暴乱”,“六四”就不会成为敏感词,有关消息就不会被彻底封锁和回避。
   
   江棋生和刘晓波均是当年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刘晓波先生更是在“六四”后被官方媒体称之为“幕后黑手”。虽然他们后来都失去了自由,但出狱之后仍然是初衷不改,继续从事民主活动和发表批评当局的文章。张祖桦先生1989年时任共青团中央常委和中央国家机关团委书记,因为支持学潮而遭罢黜。但一直以来仍然坚持对民主宪政事业孜孜以求。因为有他们这些人的执着推动,中国的公民社会显示去出了良好的发展势头,敢言之士也与日俱增。
   
   刘晓波、张祖桦、江棋生均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和发起人,虽然全国各地因为签署《零八宪章》而被传唤的人不计其数,但中共当局对他们这些和“六四”有关系人显得更为重视。原以为在抓捕了刘晓波先生几个月之后,当局会停止对《零八宪章》签署者的骚扰,然而,直到今天,仍然不断传出《零八宪章》签署人被传唤的消息。
   
   因为签署了《零八宪章》,四川自贡的签署人罗世模于3月23日再次被警方传唤,当地的很多签署人更是被警方要求退出支持《零八宪章》之列。广东韶关的《零八宪章》签署者罗勇泉于4月1日再次被韶关市南雄县国保大队传唤,而这已经是他半个月来的第二次被传唤。更为离谱的是,浙江慈溪的维权人士孙恩伟没有签署《零八宪章》也被警方传唤,警方严厉警告他不得签署该文件。
   
   《零八宪章》的签署人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日前被北京大学派驻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虽然美其名曰“支教”,实际上却是流放,目的就是希望他在“六四”20周年之际不要继续留在北京。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曾在3月份邀请贺卫方先生在3月底到香港大学参加两岸三地的司法改革研讨会,但北京大学却坚持不让他赴港。贺卫方先生之前出境都非常自由,他如今受到限制明显和他参与签署《零八宪章》有极大的关系。
   
   《零八宪章》发布以后,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签署人均遭到警方的传唤或者约谈,很多人甚至被约谈了多次。最后一次警察向我询问《零八宪章》的有关问题时还特别做了笔录,笔录内容完全是谈刘晓波和《零八宪章》。据其他朋友反映,他们在做笔录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是当局企图搜集刘晓波先生所谓犯罪证据的一个明显信号,外界曾推测刘晓波先生会在“六四”20周年以后会获释,从现在的情况看,刘晓波先生的命运已不容乐观。
   
   “六四”过去了将近20周年,虽然官方的媒体对此仍然讳莫如深,但中共当局却和很多亲历过“六四”的人一样对“六四”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只是对“六四”的看法和我们这些人大相径庭罢了。他们不希望再有任何人能像当年的学生和市民一样上街高喊“要民主、要自由”的口号,特别不希望和“六四”有关系的异见人士重出江湖,江棋生先生被北京警方传唤和抄家正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在社会矛盾已经异常激化的今天,中共当局应当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抛弃一党之私,重评“六四”和大胆地进行政治改革,抓捕和骚扰当年的民主运动参与者、支持者,以及最近的《零八宪章》签署人,只会有损当局和中国的国际形象,也必然会给这个政权增加更多的不稳定因素。
   
   2009年4月2日
   
   转自《民主中国》
   

此文于2009年04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