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刘水文集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相隔10多年,再次走进电影院。下午场。偌大的影院,只有不到20个观众。看完《南京南京》,没有浑身打个激灵的新鲜感,倒是影院的环绕立体声听起来很过瘾。记得10多年前进电影院是专为观赏《拯救大兵瑞恩》,之前已看过盗版碟。这部片子百看不厌。

   不否认陆川从日军视角反映南京大屠杀,有所突破中国传统电影表现手法,包括黑白画面。其实在国际影界,这些都是老手法,不是很新奇。德国、美国都曾有过站在敌方角度拍摄的战争影片,陆川不过借用而已,包括片名仿效日本《虎虎虎》。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为借用而借用,反思太单薄,批判未涉及,这就变为纯为技巧而技巧。这些技巧的运用,不足以构成对中国人性懦弱的度挖掘。这就使得从日军角度反映南京大屠杀成为一个噱头,背后无厚实的内涵支撑。这跟冯小刚《集结号》凭借美式装备、战斗手势作为噱头,一味渲染逼真战斗场面,刺激观众感官,以至后来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也加以仿效,都如出一辙。

   模仿不完全是坏事,中国人最不缺乏的就是剽窃、模仿的本事,但模仿的结果是眼前看得见的功利和智能退化,创新力满目苍茫。不要以为模仿都能够像日韩模仿西方那样,一定会焕发一个种族电影工业自主创新能力。中国模仿了30年,制度瓶颈足以消解批判精神的自信。

   我们缺乏想象力和独创能力,这不光是在艺术界,而涵盖各个行业,唯独在官场和权谋方面例外。

   《南京!南京》》只不过再现了弱者的呻吟和苦难。呻吟和苦难已经不能救赎我们这个民族,长此以往,也将外族侵略的色彩消减。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一个种族100多年来一直扮演弱者的角色?

   如果将南京大屠杀放在中日战争的大背景下思考,我们当然可以谴责、揭露日寇的野兽行径,怎么都不为过,但是,当时中国政治制度落后、经济民生凋敝、民智混沌,却是不争的事实,也不需要再证明。弱者受蹂躏、甚至反抗固然值得尊敬和同情,这些都需要记录下来,然而,我们以我们的软弱纵容了侵略者野心,而不是以决绝地对抗(不是抵抗)。

   有人会说,我们对抗了,但是自“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到日本投降,长达14年,中国也只是太平洋战场的一个分支,你不能说是中国的抗战才让日本投降,这与史实不符。这10多年国共内耗磨擦、各怀鬼胎,大于正面对抗。

   仅仅反思的话,仍然停留在肤浅的层面。要将反思引申到批判的深度——批判国共争权夺利,放纵了日本侵犯、占领东北,民智未开识破不了日本政客的野心,人性懦弱只懂得服从任何强权。这些批判主题同样可以放在南京背景下,首都几十万守城部队不战而溃败,怎么美化都掩盖不了耻辱的记录。这本是南京题材文艺作品最应该表达批判的着力点,陆川无意碰撞,别人也是。

   批评让反思显示份量。这或许不是一部电影能够完成的使命。但是哪怕有批判的丝毫自觉,那也算《南京南京》是一部力作。30万被屠杀军民,不需要用白人、巷战、妓女、活埋和奸污等细节来再现,史料和常识都给出了答案。

   只有批判,才能刺痛这个民族精神上的盲点,才有可能完成自我拯救。批判是为了更彻底的自我拯救。

   《南京!南京!》徒有其表,技术不能拯救人性,内容仍显得苍白,不能带动、呼应影片的内涵,打捞起中国人精神颓废的沉渣。《南京!南京!》也许好看,也许票房不错。也许下一部反映南京屠杀的电影,也能收获这个效果,但对于国民精神层面的撼动却是软弱无力的。

   陆川是一个很有抱负和想法的导演,挣扎煎熬4年,才让片子通过可怕的政治审查,得以与观众见面,委实不易。但陆川在该片表现的思维局限、逻辑混乱、价值观摇摆不定,让该片打上剑走偏锋、一厢情愿的浓重痕迹。这跟“我们”的成长背景、政治紧控投射的下意识思维有关。

   我也不否认,陆川在此片上用尽了他的才智,是一部真诚之作,但跟类似题材的国际巨作相比,尚有很大的距离。他跟张艺谋、冯小刚等不同,他们善于背叛自己的生活阅历,这些人事先已揣摩清楚审查者的好恶,然后顺着拍马屁。陆川不同,正面挑战,也许删掉的部分有些价值。但片子拍完后,是放是禁几乎跟导演没关系。并不是我们期望值太高。

   最终与观众见面的艺术产品,都是中国制度特色的艺术快餐。或许再过30年、50年,中国人还会被异族像杀猪一样屠杀。

   我始终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性中的勇敢良善正义抱以怀疑,但并不耻于做一个中国人。

   

   2009年4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