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廖天琪作品选编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3号馆与6号馆, “我们”与“你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三)
·文学与社会记忆——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四)
·韦伯对中国社会变迁的误解?----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五)
·身陷围城兼危城的中国作家----法兰克福书展系列(六)
·二十年前柏林墙坍塌的那一天
·一份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声明
·蓦然回首晓波正在灯火阑珊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来源:观察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有人用过中文“狼奶”一词,来形容打砸抢的红卫兵六亲不认之凶狠。近年来这个词经常出现在中文的写作里面,被冠在中国社会里那些有暴力倾向、对知识、道德都冷漠而麻木的人身上。刘晓波在2003年写过一篇文章《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因着美国太空领航员们殉职殉难而欢呼雀跃的中国人,让晓波感到痛心疾首,认为他们跟911事件后,一小部分幸灾乐祸、冷血丑陋的国人如出一辙,只有从小吃狼奶长大的青年才会如此。2006年晓波的另一篇因《冰点》被停刊而写的文章《喝足狼奶的中宣部》里面也指出:“中国之所以遭受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这三大灾难,其根源就在于‘我们是吃狼奶长大的。’”

   要说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因着宗教、种族和文化上跟伊斯兰教的阿拉伯族裔有千年以上的冲突,那片世纪以来就被战火和仇恨燃烧得炙热的土地,在这里出生长大的人,有些还未成年就已经是“造反”团体(Intifada, 阿拉伯文原义为“甩掉”,英文里引申为叛乱义)的当然成员,他们的精神境界以阿拉真主为至高的导向,现实世界里除了战争、死亡、流血之外,鲜有其他人性温暖的成分,这些儿童和青年人以成为圣战的斗士为荣,有时候本能地会为暴力和灾难欢呼,很难想象为什么中国的愤青们跟Intifada扔石头的愤青对旁人的灾难幸灾乐祸,二者之间竟然如此雷同,唯一的解释是中共的“党奶”比狼奶还毒。

   不知道狼奶在中国的典故,但是在西方却是一个相当通俗的罗马神话。多年前笔者在罗马买过一个铜制的雕塑纪念品,是两个婴儿躺在狼的肚子下面吃奶,当时觉得有趣,于是追溯到这个典故的源头。罗穆鲁斯(Romulus)和瑞姆斯(Remus)是公元前七百多年前的一对双胞胎兄弟,战神玛尔斯强占了女祭司雷亚•西尔维亚(Rhea Silvia),她产下一对美丽而强壮的男婴。她的叔叔是当时的国王,害怕婴儿长大后会跟他争夺王位,就命人将婴儿杀死,但是仆人下不了手,就将孩子放在篮子里,顺着台伯河淌流。篮子被岸边的无花果树的根勾住,一只人变的母狼把这两个男婴奶大。兄弟俩人后来因为就谁获得当地神祗的支持,给新建的城市命名的问题发生争执,结果罗穆鲁斯将瑞姆斯杀死。罗穆鲁斯后来成为罗马城市的奠基者。据说他还创立了罗马军团和羅馬元老院,是个神话中被人推崇的建国建城的丰功伟业的豪杰。

   狼奶喂大的孩子虽是有历史功绩的英雄,血液中还是淌流着野性,故而能兄弟残杀。但是同类相残并不符合狼的天性,狼是群居动物,小狼断奶后,就被带入群体,受到年长的兄姐和其他大狼的照顾,直到它们能独立为止。笔者看过一部日本人拍的有关狼这种野生动物的纪录片。可以看出狼有家庭生活,父母狼天性里很爱护自己幼小的孩子。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用狼奶来形容中国这一两代人的冷酷和暴戾其实并不妥当。从去年四川大地震中惨死的中小学生到毒奶粉造成的结石婴儿,真令人对那些贪腐的奸商和官僚置人命不顾,特别是对稚龄的青少年和儿童生命和健康的漠视,产生他们连畜牲都不如的愤怒感觉。一个社会对下一代的幼苗不知道珍重痛惜,这个社会是绝对畸形、是没有前途和希望的。中国的官员很骄傲地说,实行了将近三十年的计划生育国策,让中国少生了三亿人口, 让我们想想,这三亿中哪怕有百分之一是后期堕胎和诞生后被杀死的女婴,那么这个数字也高达三百万,这是一种对新生生命的集体屠杀,是在全国人的眼皮底下发生的事。这样一个不敬畏生命的民族不该被诅咒么?

   近期中美舰队在南海对峙,顿时又令大陆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而五名左派的公众人物携手合作出版的一本书《中国不高兴》应两会的召开而出炉,毫不隐讳地鼓吹爱国主义、强势政府、超级大国。此书才上市一个月就已经畅销六十万册,被一些中国国内的网站称为“奇书”,作者要中国不要因拉萨三一四事件和毒奶粉事件和西方对中国的人权批评而矮化自己,丧失信心产生动摇。指出大国崛起之道是“持剑经商”。 他们点名批判文化人士如余世存、王朔、王小波,甚至去世多年的钱钟书。说有不少“知识精英”在臧害国家的精神品质。新左派的作者们差一点就要对刘晓波、张祖桦发起的“零八宪章”及其三百多名签名者指名道姓地攻击了。这些党奶喂大的人真是够毒的,他们顶着爱国的大帽子,私底下对自己的同行文化人往火口推。由此看出,若拿狼性跟中共这个党的党性相比,那其实是小巫见大巫,狼更有人性, 因为它们懂得照顾好自己族群的幼儿,也不会同类相残、落井下石。这些新左派心里怀着畸形变态的鬼胎,脑子里装的是歪七八扭的逻辑,嘴里吐出来的是荒诞不经、哗众取宠、巴结上头、蒙骗愤青的一些廉价政治噱头。这样的书在一个文明的社会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市场,然而,在中国竟然畅销走俏,呜呼,有怎样的读者,就有怎样的作者。

   最近,中国当局对于文化界、知识界和新闻界的压力明显增大,是为了度过六四二十周年的难关?还是军方鹰派逼宫的情势紧迫,抑或是社会的矛盾剧烈到拔剑弩张,以致于当家的人乱了阵脚,把危机转嫁到下面,让国安公安的干部们四处去灭火呢?但是要知道今天要“犯上作乱”的是普通要吃饭、要工作的平民百姓,他们的要求是最低标准,政府无论如何得给个说法,拿出解决之道。而知识精英们采取的是平和理性的建言方式,要是政府放下身段,倾听有识之士的建议,有些社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现在的当政人却刚好反其道而行,岂不怪哉。如此这般,过了初一,过不了十五,危机会继续升温,终有爆发的时刻,那时候的局面就更加难以收拾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