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二,政府的决策将要摊牌
   
     十八日法《费加罗报》发表题为"浪潮"的文章称,"目前,中国的无政府状态的危险是如此之大,以致政府很可能会被迫立即摊牌。邓和他的忠实支持者有很多办法。他们可以利用基层民众对付知识界,他们可以依靠农民对付市民;他们可以动用军队和警察对付学生;他们还可以采取巧妙的做法:收紧网线,分化游行示威者,瓦解抗议运动,发动宣传攻势,向学生的家庭施加压力。较量尚未开始,如果这种形势长期持续下去,那是不符合中国的历史经验的。如果总爆发,为镇压行动提供藉口,那将是令人遗憾的。"南通社说,"中国的这一重大事件即将结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目前正在召开会议。"动用武力的可能性较小,虽然并不排除武力。但是,很难想象会对目前北京街上二百万市民动用武力。由于这场运动已发展到全国,所以使用武力就更为不可能。"目前,军队没有参与游行。不过,军队仍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可能会成为决定局势的因素。"英《泰晤士报》"只能是一场革命"的报导说,"无论是实行镇压还是和解,政府都没有明确的政策,大概这就是领导层内部争论的结果。对于这次示威的最后处理将表明谁占上风,谁失宠下台。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预料这次示威之后会有大规模的政治动荡,四十年来对共产党的最大挑战。"法《解放报》题为"北京的革命"的报导指出,"从这场运动开始以来,党绝望地落在群众的后回。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着一场它成了目标的革命。如果采取镇压手段,那就很可能使党四分五裂。如果向大街上的民众做出让步以恢复权威,那就要以能彻底实行中国式的公开性为前提。中国共产党现在还有魄力这样做吗?这就是问题所在。"
   
     赵紫阳催人泪下的讲话

   
     在政治局常委会议结束以后,赵紫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李鹏以国务院总理的身份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在广场上的学生,随同赵紫阳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随同李鹏的是国务院秘书长罗干,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九日的凌晨四时许。此时的赵紫阳,已经深深地感到无力回天,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生命即将告一段落,并作好了下台的准备。所以,在广场上,他发表了一番催人泪下的讲话。
   
     赵紫阳说:"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覆。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覆才停止绝食。"
   
     赵紫阳诚挚地说: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赵紫阳强调:"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说到这里,赵紫阳向在广场的学生们鞠躬,学生们热烈鼓掌,一些学生哭了。赵紫阳讲话结束后,广场上的学生纷纷请赵紫阳签字。这是赵紫阳离开政坛前的最后一次向公众亮相。
   
     这个时候的赵紫阳已是心力交瘁,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和巨大心理压力,使他失眠、头昏、胸闷,心脏供血严重不足。医生在诊断后,嘱他休息静养。为此,赵紫阳于十九日上午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请三天病假。
   
     邓小平的伤感
   
     上午,邓小平打电话给杨尚昆,要求杨尚昆到家里来一趟。一见到杨尚昆,邓小平就显得非常激动,他生气地对杨尚昆说:"赵紫阳到天安门去讲话了,你看了吧?你听他讲了些什么?哭丧着脸,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实在太不讲组织原则了,太没有纪律了。"
   
     杨尚昆:"我看他讲话的情绪就不对,有点不想干的样子。他讲他"老了,无所谓了"。这不是明摆着把党内的分歧公开出来吗?他刚刚向常委请了三天假,说是病了。看起来他的思想情绪越来越大了。"
   
     邓小平:你知道,这次事件爆发以来,我承受了多大的党内压力。赵紫阳的亚行讲话后,先念就对我讲,这是另一个司令部的声音,要我表态。以后,陈云、先念等都给我打电话交换过好多次意见,按照他们的意思,学生去天安门就是中央纵容的结果,要采取措施。他却一点不配合,连一点配合的意思都没有。我是不得已而为之。他真的越走越远了。"
   
     杨尚昆:“我还是想动员他参加今天晚上的大会。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僵了。”
   
     邓小平:"随他去吧。这几年,我们的经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了,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经济是基础,要是没有经济这个基础摆在这里,学生这个样子不要说一个月,就是十天,农民都要起来造反了。而现在,全国的农村很稳定,工人也基本上是稳定的。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经济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就要有政治改革作配套。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政治改革。但要考虑实际情况,要考虑现在这个形势下党内有多少老同志能够接受。哪能一下子吃成胖子?没有这个好事。我老了,有人说我老朽也好,老糊涂也好,我想我的思想在我们这样年纪、在我们的党内,我不应该算作是保守的。我恋权位吗?"
   
     杨尚昆:"你要是恋权位,华国锋下台时就能当党的主席了。何必还推荐胡耀邦呢。"
   
     邓小平:"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我虽然没有充当名义上的党的第一把手,但大家一直围着我,尊重我。重大事情要我拍板。我的份量太重。对党对国家都不利。我是应该考虑退的问题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退呢。事情明摆着,想退现在都退不了,先念、王震他们会同意我退?退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党是应该要有新面孔,要有新鲜血液。"杨尚昆:"小平同志,你的功绩人民会记住的。我相信你的关于戒严的决定也一定会得到人民的理解的。"
   
     邓小平话锋一转,"现在的安全保卫工作做得怎样?"邓小平所以问此话,是因为杨尚昆的角色所致。杨尚昆虽然已是国家主席,但仍然是邓小平的一个大管家,中共中央警卫局直接由杨尚昆领导,当时的中央警卫局局长由杨的老部下、已升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杨德中兼任,杨尚昆的大秘书则担任中央警卫局常务副局长。
   
     杨尚昆,"中央国家机关驻地,中央领导同志驻地的安全保卫工作已经得到加强。今天晚上有一部份军队就可进驻北京。为安全起见,你是不是搬到中南海去住一段?"
   
     邓小平,"自从搬出来后,我就再也没想进去过。我哪儿也不去。这儿挺好。"
   
     谈话将要结束的时候,为了减轻邓小平已经很沉重的心理负担,杨尚昆不经意地对邓小平说,徐海东大将有个儿子,叫徐勤先(注:原始内容如此。但经查证,徐勤先并非徐海东的儿子),他是三十八军的军长。昨天接到军委命令后,他表示执行不了。北京军区周衣冰他们刚刚把事情处理好了。"
   
     邓小平,"是军人,谁都不能违抗命令。徐海东的儿子也不例外。军队的事你去处理吧。军纪一定要严,军心一定要齐。"显然,邓小平当初的、心情显然不在军中事务上。
   
     那次毫无实质性的交谈,是一次真正的交心。杨尚昆由此深深感到邓小平的矛盾和悲哀,感到对他的充份信任。在中共元老当中,除了杨尚昆,邓小平不会向第二个人倾诉。
   
     经过李鹏夫人朱琳的暗示,下午,罗乾亲自察看并重新布置了游泳池毛泽东住过的房舍,腾出来让李鹏和杨尚昆住,杨尚昆一开始决意仍住柳荫街,不搬。李鹏说,"杨主席,这完全是为了指挥戒严的需要,从工作出发。现在只是暂时住一段。到戒严过后,我们再回去住。"当天晚上,李鹏、朱琳携子、孙就入住了毛泽东去世前住过的房子,并一直住到一九九一年。第二天,比他年长二十多岁的杨尚昆在李鹏再三动员下才搬过来。自十九日起,每天对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机关工作人员开放的游泳池,再也不允许游泳了。一些机关工作人员私下里议论,"怕老婆的总理看起来他家的命比我们大家都值钱。"
   
     当天下午四时,李鹏在紫光阁会见了澳大利亚总理特使伍尔科特。会谈一开始,李鹏就问伍尔科特:再使先生,今天你是不是通过正常路线来到中南海的?"陪同前来的澳大利亚驻华大使沙德维回答:"我们是穿小胡同过来的。大路走不了。"李鹏说:这件事说明我们的首都已经发生了混乱。这个混乱已经不同程度地蔓延到其他一些城市。中国政府将以负责的态度采取措施来制上这种混乱,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保证我们的改革、开放政策的顺利进行。"李鹏特别强调:"这纯属中国内政。我们将妥善解决这件事情。对此,我充满信心。"这是李鹏有意向外透露中国即将实施戒严的信息。时隔六小时,李鹏正式发布了关于在北京实施戒严的动员令。
   
     总政治部紧急通知
   
     十九日上午,总政治部向各大军区、各大兵种和驻京各大机关下发了"紧急通知",通报了即将在北京实施戒严的消息,要求全军各部队务必正视这次学潮对部队的某些思想影响,以强有力的政治工作保持部队的高度稳定和思想统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