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拈花时评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二,政府的决策将要摊牌
   
     十八日法《费加罗报》发表题为"浪潮"的文章称,"目前,中国的无政府状态的危险是如此之大,以致政府很可能会被迫立即摊牌。邓和他的忠实支持者有很多办法。他们可以利用基层民众对付知识界,他们可以依靠农民对付市民;他们可以动用军队和警察对付学生;他们还可以采取巧妙的做法:收紧网线,分化游行示威者,瓦解抗议运动,发动宣传攻势,向学生的家庭施加压力。较量尚未开始,如果这种形势长期持续下去,那是不符合中国的历史经验的。如果总爆发,为镇压行动提供藉口,那将是令人遗憾的。"南通社说,"中国的这一重大事件即将结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目前正在召开会议。"动用武力的可能性较小,虽然并不排除武力。但是,很难想象会对目前北京街上二百万市民动用武力。由于这场运动已发展到全国,所以使用武力就更为不可能。"目前,军队没有参与游行。不过,军队仍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可能会成为决定局势的因素。"英《泰晤士报》"只能是一场革命"的报导说,"无论是实行镇压还是和解,政府都没有明确的政策,大概这就是领导层内部争论的结果。对于这次示威的最后处理将表明谁占上风,谁失宠下台。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预料这次示威之后会有大规模的政治动荡,四十年来对共产党的最大挑战。"法《解放报》题为"北京的革命"的报导指出,"从这场运动开始以来,党绝望地落在群众的后回。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着一场它成了目标的革命。如果采取镇压手段,那就很可能使党四分五裂。如果向大街上的民众做出让步以恢复权威,那就要以能彻底实行中国式的公开性为前提。中国共产党现在还有魄力这样做吗?这就是问题所在。"
   
     赵紫阳催人泪下的讲话

   
     在政治局常委会议结束以后,赵紫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李鹏以国务院总理的身份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在广场上的学生,随同赵紫阳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随同李鹏的是国务院秘书长罗干,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九日的凌晨四时许。此时的赵紫阳,已经深深地感到无力回天,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生命即将告一段落,并作好了下台的准备。所以,在广场上,他发表了一番催人泪下的讲话。
   
     赵紫阳说:"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覆。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覆才停止绝食。"
   
     赵紫阳诚挚地说: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赵紫阳强调:"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说到这里,赵紫阳向在广场的学生们鞠躬,学生们热烈鼓掌,一些学生哭了。赵紫阳讲话结束后,广场上的学生纷纷请赵紫阳签字。这是赵紫阳离开政坛前的最后一次向公众亮相。
   
     这个时候的赵紫阳已是心力交瘁,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和巨大心理压力,使他失眠、头昏、胸闷,心脏供血严重不足。医生在诊断后,嘱他休息静养。为此,赵紫阳于十九日上午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请三天病假。
   
     邓小平的伤感
   
     上午,邓小平打电话给杨尚昆,要求杨尚昆到家里来一趟。一见到杨尚昆,邓小平就显得非常激动,他生气地对杨尚昆说:"赵紫阳到天安门去讲话了,你看了吧?你听他讲了些什么?哭丧着脸,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实在太不讲组织原则了,太没有纪律了。"
   
     杨尚昆:"我看他讲话的情绪就不对,有点不想干的样子。他讲他"老了,无所谓了"。这不是明摆着把党内的分歧公开出来吗?他刚刚向常委请了三天假,说是病了。看起来他的思想情绪越来越大了。"
   
     邓小平:你知道,这次事件爆发以来,我承受了多大的党内压力。赵紫阳的亚行讲话后,先念就对我讲,这是另一个司令部的声音,要我表态。以后,陈云、先念等都给我打电话交换过好多次意见,按照他们的意思,学生去天安门就是中央纵容的结果,要采取措施。他却一点不配合,连一点配合的意思都没有。我是不得已而为之。他真的越走越远了。"
   
     杨尚昆:“我还是想动员他参加今天晚上的大会。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僵了。”
   
     邓小平:"随他去吧。这几年,我们的经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了,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经济是基础,要是没有经济这个基础摆在这里,学生这个样子不要说一个月,就是十天,农民都要起来造反了。而现在,全国的农村很稳定,工人也基本上是稳定的。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经济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就要有政治改革作配套。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政治改革。但要考虑实际情况,要考虑现在这个形势下党内有多少老同志能够接受。哪能一下子吃成胖子?没有这个好事。我老了,有人说我老朽也好,老糊涂也好,我想我的思想在我们这样年纪、在我们的党内,我不应该算作是保守的。我恋权位吗?"
   
     杨尚昆:"你要是恋权位,华国锋下台时就能当党的主席了。何必还推荐胡耀邦呢。"
   
     邓小平:"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我虽然没有充当名义上的党的第一把手,但大家一直围着我,尊重我。重大事情要我拍板。我的份量太重。对党对国家都不利。我是应该考虑退的问题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退呢。事情明摆着,想退现在都退不了,先念、王震他们会同意我退?退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党是应该要有新面孔,要有新鲜血液。"杨尚昆:"小平同志,你的功绩人民会记住的。我相信你的关于戒严的决定也一定会得到人民的理解的。"
   
     邓小平话锋一转,"现在的安全保卫工作做得怎样?"邓小平所以问此话,是因为杨尚昆的角色所致。杨尚昆虽然已是国家主席,但仍然是邓小平的一个大管家,中共中央警卫局直接由杨尚昆领导,当时的中央警卫局局长由杨的老部下、已升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杨德中兼任,杨尚昆的大秘书则担任中央警卫局常务副局长。
   
     杨尚昆,"中央国家机关驻地,中央领导同志驻地的安全保卫工作已经得到加强。今天晚上有一部份军队就可进驻北京。为安全起见,你是不是搬到中南海去住一段?"
   
     邓小平,"自从搬出来后,我就再也没想进去过。我哪儿也不去。这儿挺好。"
   
     谈话将要结束的时候,为了减轻邓小平已经很沉重的心理负担,杨尚昆不经意地对邓小平说,徐海东大将有个儿子,叫徐勤先(注:原始内容如此。但经查证,徐勤先并非徐海东的儿子),他是三十八军的军长。昨天接到军委命令后,他表示执行不了。北京军区周衣冰他们刚刚把事情处理好了。"
   
     邓小平,"是军人,谁都不能违抗命令。徐海东的儿子也不例外。军队的事你去处理吧。军纪一定要严,军心一定要齐。"显然,邓小平当初的、心情显然不在军中事务上。
   
     那次毫无实质性的交谈,是一次真正的交心。杨尚昆由此深深感到邓小平的矛盾和悲哀,感到对他的充份信任。在中共元老当中,除了杨尚昆,邓小平不会向第二个人倾诉。
   
     经过李鹏夫人朱琳的暗示,下午,罗乾亲自察看并重新布置了游泳池毛泽东住过的房舍,腾出来让李鹏和杨尚昆住,杨尚昆一开始决意仍住柳荫街,不搬。李鹏说,"杨主席,这完全是为了指挥戒严的需要,从工作出发。现在只是暂时住一段。到戒严过后,我们再回去住。"当天晚上,李鹏、朱琳携子、孙就入住了毛泽东去世前住过的房子,并一直住到一九九一年。第二天,比他年长二十多岁的杨尚昆在李鹏再三动员下才搬过来。自十九日起,每天对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机关工作人员开放的游泳池,再也不允许游泳了。一些机关工作人员私下里议论,"怕老婆的总理看起来他家的命比我们大家都值钱。"
   
     当天下午四时,李鹏在紫光阁会见了澳大利亚总理特使伍尔科特。会谈一开始,李鹏就问伍尔科特:再使先生,今天你是不是通过正常路线来到中南海的?"陪同前来的澳大利亚驻华大使沙德维回答:"我们是穿小胡同过来的。大路走不了。"李鹏说:这件事说明我们的首都已经发生了混乱。这个混乱已经不同程度地蔓延到其他一些城市。中国政府将以负责的态度采取措施来制上这种混乱,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保证我们的改革、开放政策的顺利进行。"李鹏特别强调:"这纯属中国内政。我们将妥善解决这件事情。对此,我充满信心。"这是李鹏有意向外透露中国即将实施戒严的信息。时隔六小时,李鹏正式发布了关于在北京实施戒严的动员令。
   
     总政治部紧急通知
   
     十九日上午,总政治部向各大军区、各大兵种和驻京各大机关下发了"紧急通知",通报了即将在北京实施戒严的消息,要求全军各部队务必正视这次学潮对部队的某些思想影响,以强有力的政治工作保持部队的高度稳定和思想统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