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十一)]
拈花时评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十一)

清王朝已灭亡七十六年了,但是,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昨天下午,赵紫阳总书记公开宣布,中国的一切重大决策,都必须经过这位老朽的独裁者。没有这位独裁者说话,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社论就无法否定。在同学们进行了近一百小时的绝食斗争后,已别无选择:中国人民再也不能等待独裁者来承认错误,现在,只能靠同学们自己,靠人民自己。在今天,我们向全中国、全世界宣布,从现在起,同学们一百小时的伟大绝食斗争已取得伟大的胜利。同学们已用自己的行动来宣布,这次学潮不是动乱,而是一场在中国最后埋葬独裁、埋葬帝制的伟大爱国民主运动。
   
     让我们高呼绝食斗争已经取得的伟大胜利!非暴力抗议精神万岁!
   
     打倒个人独裁!独裁者没有好下场!

   
     推翻“四二六社论”!
   
     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
   
     大学生万岁!人民万岁!民主万岁!自由万岁!
   
     题为“党员起来,抵制独裁”的大字报是由北京大学中文系四名中共党员曹文轩(副教授)、温儒敏(副教授)、董洪利(博士生)、杨荣祥(硕士生)署名,在北大三角地贴出,于下午送达中南海。全文如下:
   
     党中央和全党:
   
     值此严峻时刻,作为普通的党员,我们不能不以真正的党性与良知站出来说话。邓小平四月二十五日的讲话对这次学运作了完全错误的定性(后据他的讲话发表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以致导致当今严重的后果,使我们党的威信丧失殆尽。邓小平应当立即做检讨,承认错误。邓既然不是党中央主席,却可以直接向全党发号施令,这是对党内民主的蔑视和破坏,是家长制与独裁的表现,这也暴露了党中央本身无视党的纪律与民主。事实证明,这才真是可能引发权力斗争与动乱的根源。我们决不承认邓小平非组织的不经过政治局正式讨论决议的任何个人指令!我们希望真正有党性与良知的共产党员都能站起来,坚持抵制独裁,挽救我们的国家与民族,推进民主与改革!
   
     “他们的声音颤抖,我们的灵魂颤抖”是署名“清华大学经四班部分同学”发表的,也于当天下午送达。全文如下:
   
     同学们,同志们:
   
     你们听到了吧,你们看到了吧,一个垂暮的老人,一个既非中央委员,亦非人大常委的人,却代表着我们的党和国家,去同一个年富力强的国家元首、党的总书记举行高级的首脑会晤。这就是中国的形象,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听听中央电视台录音吧,这位老人哆哆嗦嗦,语不成句,但他却强抓大权,重大事情都由他作主(赵紫阳语)。这就是为什么关键时刻没有党中央和政府的声音,只有邓小平的讲话的根本原因。原来废除终身制,不搞个人崇拜,都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这位老人做得太老练了。为了这位老人可以修改宪法,不顾党的原则,一个人大于几亿人,一个特殊党员可凌驾于四千万党员之上。八六年时他向党的总书记和政府总理讲,今天我就讲这些,具体事情由你们去办。八九年他说,不要怕人骂娘,我们还有几百万军队,要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你们该明白了,他为什么宁可退出中央委员会,也不愿放弃军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他从毛泽东那里得到的教诲。有枪就有一切,哪有你党和国家,哪有你区区百姓。他比毛泽东还让(退一步)得多,毛始终坚持“党指挥枪”,如今党和国家都在枪的指挥下。军委主席就是党和国家的首脑,中华军政府只有邓氏一人,就可以代表一切。
   
     悲哉,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哪儿,正直的中国共产党又在哪儿。八六年时他说:“耀邦不坚决。”耀邦就下台了。耀邦死了,又是他说:“耀邦是有错误的,追悼会的规格够高的了。”所以,重新评价胡耀邦也无从谈起。今天,他说:“这是一场动乱。”所以绝食的人,上百万人上街游行请愿也不能平反学运。我们结束了七亿人是一人,一人是七亿人的现代中世纪,又迎来了几亿人是一人,一人是几亿人的现代王国。我们推翻了“两个凡是”,又遵祭了新的“两个凡是”。凡是邓小平说的都对,凡是邓小平说的都要执行。我们粉碎了靠毛主席语录去“人定胜天”的神话,又树起了用邓小平讲话去开创现代化的童话。
   
     历史惊人的相似,历史的周期太短、太短。
   
     青年觉醒了,知识分子觉醒了,为什么我们的党中央还不觉醒。雅鲁泽尔茨基同瓦文萨坐下来谈判,匈牙利解除了卡达尔的职务,执行了多党制,我们的党该如何选择。是该尊重人们的意志,维持宪法的尊严,还是要维持一位独裁者的余威。民心向背,人们的呼声决不是无用的哭声了,请党中央决不要做耳聋的上帝。人民凭着良心和正义做出了选择,党和政府已别无选择。
   
     当天十二时,中南海收到了中国民主同盟主席费孝通、中国民主建国会主席孙起孟、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雷洁琼、九三学社主席周培源致赵紫阳的信。全文如下:
   
     中共中央赵紫阳总书记:
   
     北京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绝食仍在继续中,许多学生的健康和生命处于十分危急的状态。这一严峻的形势我们忧心如焚。为了爱护学生,稳定大局,我们特此向您提出紧急呼吁:
   
     一,我们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行动,学生提出的合理要求与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主张是一致的。对于学生的合理要求,我们希望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予以解决。
   
     二,建议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主要领导人尽快会见学生,进行对话。
   
     同时,我们也真诚地希望静坐绝食的同学,为了国家民族利益,爱护身体,停止绝食,返回学校。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主席朱学范也于当天致电中共中央,提出以下紧急呼签:了中共中央立即召开各党派领导人会议,共商解决问题的办法;二,明确肯定这次学生运动的爱国民主性质;三,赵紫阳同志、李鹏同志亲自出面,同学生代表直接对话。
   
     同日,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紧急呼吁。他们的两点主要呼吁是:
   
     一,我们不愿意看到学生的生命和健康受到危害,我们也不愿意看到改革和建设的进程发生逆转。我们希望党和政府的主要领导人尽快到学生中去,充分了解广大学生的爱国热情和合理要求,尽快缓解事态的发展。
   
     二,我们认为,在党的领导下,通过真诚对话,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是唯一选择。我们建议,尽快进行不回避矛盾的建设性的对话。我们希望也相信党和政府会认真吸收广大学生和群众的合理要求,痛下决心,克服腐败现象,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健全民主和法制,推进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
   
     在收悉五位民主党派领导人致赵紫阳的公开信和共青团、全国青联、全国学联的紧急呼吁书后,为了表示中共中央对这些紧急呼吁的重视,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指示《人民日报》第二天予以全文刊登。
   
     五一七京外情况
   
     当天报送三十六份材料,有二十七个省份发生了大规模的学生抗议活动。其中,游行示威人数在万人以上的城市有上海、哈尔滨、长春、沈阳、西安、南京、杭州、武汉、长沙、石家座、郑州、兰州、成都、重庆、贵阳、福州等。下面综述哈尔滨等六个城市情况。
   
     哈尔滨:哈尔滨高校数万名学生上街游行请愿活动已进入第三天。今天,参加游行的学生和青年教师已达二万五千人(全市大专在校生共五万一千七百人),哈尔滨地区二十二所高校已有二十一所高校学生参加了游行。从目前情况看,事态有继续发展扩大的趋势。中央如不尽快采取措施,久拖下去后果会更加严重。
   
     近三天哈尔滨学潮的特点是:
   
     一,组织日益严密、理智日益增强。今天的万人大游行,每一个学校的游行队伍一般都是五人一排,学生纠察队配合警察维持秩序,学生们已由开始一哄而起走上街头,变为以院系为单位,打着校旗上街游行。今天中午,哈尔滨高校临时学生自治联合会宣告成立,负责人韩立新(哈工大学生)宣布今晚召集各校代表开会,研究下一步行动。随著组织性的严密,学生的理智性也加强了。今天中午,有些在省政府静坐的学生提出冲击省政府。学生组织者再三劝告大家要理智,不做违法事情,派代表与省政府工作人员交涉。
   
     二,参加游行范围扩大,标语口号升级。游行初期只是大学生和个别青年教师,今天在游行队伍里,已有教授、讲师和大学的政工干部参加。黑龙江电视台已有数十人打着横幅上街游行,《中外企业家》杂志数十名编辑记者也于今天下午在省政府静坐并演讲。学生的口号已由前两天的”清除腐败,打倒官倒”发展为“反对老人政治”“结束老人统治”“打倒封建专制”等。黑龙江大学、船舶学院等院校的一些学生已宣布明天起绝食。
   
     三,有持久化倾向。今天中午,临时学生自治联合会在省政府门口对静坐的学生宣布,从明天起无限期罢课,直至北京学生胜利。省委分析认为,如果北京绝食不结束,哈尔滨学潮事件将会日益严重,文化、科技界的知识分子和工人、中学生都有参加游行的可能。建议中央应迅速采取措施,结束对峙局面,只要北京学潮平息,哈尔滨的工作就好做了。
   
     沈阳:沈阳高校学生声援北京的游行已持续四天,规模越来越大,并已波及辽宁其他城市。从今天早晨起,辽宁大学、中国医科大学等十几所高校的二万多名学生陆续走上街头,在沈阳市各主要街道上游行,造成多处交通堵塞。一些科研院所、新闻单位的人员也有组织地上街游行。
   
     沈阳市围观群众今天已经对学生表示公开支持。学生队伍走过的街道两旁、房顶上,都站满了人。他们对学生热烈鼓掌,高呼学生万岁!”有些人把成箱的汽水、雪糕,成筐的桔子送给学生,许多人向学生捐款。
   
     围观群众对目前国家的形势极为关注,议论纷纷,都对学生表示支持,对中央表示不满。在沈阳闹市中山广场聚集着上万名群众。他们说,“学生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北京那么多学生晕倒了,中央主要领导居然没有一个出来,到底是要国家还是要个人面子?”“中央再不对话我们工人就起来了”等等。傍晚,沈阳市政府广场群众达到十万多人,多数人情绪激动,对过往轿车和执勤武警有明显对立情绪。一些群众认为,中央领导迟迟不与学生对话是“心中有愧」”自己不乾净”“不敢出来”。认为这种作法连起码的人道主义也没有,一些年轻人说:“绝食五天的人身体十分虚弱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怎能忍心看着学生摧残自己身体呢?出来见一见有什么可怕呢?”一位自称松陵机械厂(万人军工厂)的工人说,“现在工人在厂里议论纷纷,认为中央根本没把学生当回事,看来只有工人出面问题才能最后解决。”他还说,“中央已错过好几次解决问题的机会。如果再迟疑,不仅将出现难以收拾的局面,而且将进一步丧失威信。”据悉,沈阳的大学生已推选出数十名代表进京声援,大连今晚进京的大学生有近千人。沈阳已有十八名学生在市政府门口绝食。
   
     鉴于北京学潮已波及社会各界,鉴于辽宁特别是沈阳的形势,省委建议:希望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尽快出来与学生对话,否则一旦工人起来停工停产就不好办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