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十)]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十)

五,赵紫阳下台
   
   
     阎明复广场讲话
   

     下午五时四什分许,阎明复来到天安门广场。上午,阎明复详细地向赵紫阳汇报了这两天与学生代表的刘话情况。阎明复明确地对赵紫阳说:「通过与学生的对话,我深深地感到现在学生的情绪特别容易波动,很多学生的心理素质脆弱,高自联、对话团、绝食团这些学生自治组织的意见统一不起来,这些学生组织没有一个能够把已经参加绝食的学生劝说回来,一些学者、教授去广场劝说也没有效果。在广场绝食的学生被推到前台去了,想退也下不来,这些绝食学生现在真的是被放在火上烤呵。所以,我建议,为了使这次学潮尽快得以平息、学生停上绝食,中央必须尽快拿出措施,最好是由你和李鹏斗志出面见」下学生,这样有利于事态的解决。」赵紫阳:「晚上常委会就专门讨论这个问题,是到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我们拖不起呵。」阎明复:「我准备下午到广场去看望绝食学生,再劝」劝学生。但是,我想实质性问题还得由中央来作出。」
   
     赵紫阳表示同意。阎明复到广场,就直接到绝食学生队伍中进行了诚恳的劝说,并对绝食学生发表了讲话。阎明复说:「同学们,未来是你们的,改革需要你们进行下去,你们没有权利这样自我摧残、你们没有权利这样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你们的要求的达到。」你们要爱护自己,等待正义的裁判的这一天就要到来了。我请求你们,我可以和你们一起静坐,请求你们能够爱惜自己,要为国家保存我们这些力量,保存你们自己。这不只是为了你们自己,甚至不是为了你们的家长,而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你们的精神已经感动了全国。你们以自己英勇的行为证明了你们的决心。我相信,包括我们中共中央、包括人大常委会,一定会很快地对整个局势作出全面、公正的判断。我希望同学们在这几天内,不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我希望同学们,特别是在广场绝食的同学们,能够到医院去,能够回到学校去。如果同学们对我讲的话不相信的话,我愿意作你们的人质,与你们一起回到学校去。」
   
     阎明复的这一讲话,打动了广场上许多学生的心,但当时的局势已经无法靠几段打动人心的话而平静。因此,阎明复的话并未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不可思议的是,这次打动人心的讲话,却成为阎明复下台的重要依据。
   
     赵紫阳戈尔巴乔夫会晤
   
     几乎与阎明复到广场向学生发表讲话的同一时间,赵紫阳在钓鱼台国宾馆与戈尔巴乔夫进行会晤。上午,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会晤时对戈尔巴乔夫说:今晚,你还要同赵紫阳总书记见面,这意味着两党关系实现正常化。」为了呼应邓小平上午的这句话,也为了进一步强调邓戈会晤是中苏两国高级会晤和邓小平在中国的重要作用,赵紫阳在与戈尔巴乔夫会谈时说,「经过中苏双方的共同努力,今天上午实现了你同邓小平同志的高级会晤。从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同志一直是国内外公认的我们党的领袖。在前年召开的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根据邓小平同志本人的意愿,他从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常委的岗位上退下来了。但是,全党同志都认为,从党的事业出发,我们党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经验,这对我们党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十三届一中全会郑重作出决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通报,向他请教;邓小平同志也总是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支持我们集体作出的决策。我这是第一次公开透露我们党的这个决定。这次高级会晤,也就意味着中苏两党关系的自然恢复。」在谈到社会主义如何进行改革时,赵紫阳说,「常常有人特别是青年人提出这样的疑问,社会主义到底有没有优越性?我认为,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有我们自己主观指导上的毛病」,「我们也确有墨守成规的错误。」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切实做好对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另一方面,必须对原有的体制和政策进行改革。从根本」说,只有通过改革,才能使广大群众切身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改革肯定是没有出路的。社会主义正面临赵紫阳的这段谈话当晚在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节目中播出后,在社会各界尤其是中共高层引起轩然大波,并成为下一步局势骤变的一个重要原因。
   
     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
   
     学生绝食后社会各界的强烈呼吁以及中共高层尤其是中共元老的强大压力下,十六日晚,也就是在杨尚昆、邓小平、李鹏、赵紫阳先后分别与戈尔巴乔夫会谈,完成中苏高级会晤最主要的议程后,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和中共元老杨尚昆、薄」波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会议的气氛一开始就显得紧张。现根据会议纪录予以综述。
   
     赵紫阳:「现在,天安门广场学生的绝食请愿活动已经第四天了。学生们的健康已经受到极大的损害,有的学生的生命已处于危险之中。我们已经采取了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对绝食学生进行治疗和抢救,保证学生的生命安全,另」方面,多次与绝食学生代表的对话进行对话,并郑重表示今后将继续听取他们的意见,希望立即停上绝食,但都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在天安门广场人群拥挤,口号标语不断和人群极度激动的情况下,绝食学生代表也表示,他们已不能控制局势。薄一波插话:「实际上这是少数人拿绝食学生当人质,要挟、强迫党和政府答应他们的政治条件,连一点起码的人道主义都不讲了。」
   
     赵紫阳继续:「现在,如果我们再不迅速结束这种状况,听任其发展下去,很难预料不出现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情况。」
   
     李鹏:「现在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看出,极少数的人就是要通过动乱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这就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他们公开打出否定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口号,目的就是要取得肆无忌惮地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绝对自由。他们散布了大量谣言,攻击、污蔑、谩骂党和国家领导人,尤其是攻击为我们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贡献的邓小平同志,其目的就是要从组织」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翻经过人民代表大会依法选举产生的人民政府,彻底否定人民民主专政。他们四出煽风点火,秘密串连,成立各种非法组织,强迫党和政府承认,就是要为他们在中国建立反对派,反对党打下基础。」
   
     杨尚昆:从这两天北京实际上处于一个无政府状态。所有的学校罢课,一些机关工作人员也上街了,还有交通等等基本上都混乱了,这种混乱实际上是个无政府状态。象中苏会谈这样历史性的事情,使得我们没有办法在天安门举行欢迎仪式,而临时改在飞机场,其中今天两次应该在人民大会堂会谈的,被迫改到钓鱼台,还取消了一些预订的节目,这样一种状态原来是规定了要向烈士纪念碑献花圈也没有办法进行。这个在我们对外关系」来讲是非常之坏的影响。这种状况如果继续下去,我们这个首都呵,不能称其为首都,所以形势是非常严重的。
   
     薄一波:这次学潮时间之长,声势之大,牵动社会面之广,影响危害之烈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学生冲击新华门,多次占领天安门广场,这种情况就是十年动乱时期也没有过。上千人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这也是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这次学生绝食选择戈尔巴乔夫来华的时机,严重干扰了国家的重大外事活动和损害了国家的形像。这几天为声援绝食而连续数天的几十万人的游行,甚至超过了文革红卫兵大串联的年代,使无政府主义重新泛滥,国家的一些法律、法令形同虚设,造成了剧烈的社会动汤。这次学潮已经严重破坏了首都正常的生产秩序、工作秩序和生活秩序。」
   
     胡启立:「我们这些天的努力并未使学潮得以缓解。相反,由于部份学生的偏激情绪,更由于极少数人的继续煽动,学潮向着更为复杂的方向发展。从昨天开始,上街游行的人次已经达到二、三十万,参加游行的不仅是大学生,还有工人、机关干部、民主党派工作人员,一些司法专政机关的干警,以至中小学教师和中学生。外地也有人专程赴来北京声援绝食。这种做法,实际」是把学生逼到一条绝路上去。在如此声势浩大的、持续不断的游行示威中,极少数人更加肆无忌惮,重新提出各种攻击咒骂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政治口号,把攻击的矛头集中指向邓小平同志,有的甚至公然要求。邓小平下台、、强烈要求邓小平退党、、不要中国特色的摄政王,有的横幅写着、邓小平狠心,赵紫阳滑头。、李鹏下台,谢国安民。还有的公开呼唤。中国的瓦文萨,你在哪里?所有这些尖锐地说明,现在已经扩大到全社会的这场学潮,已经不是一场一般的学潮,而是有人藉机挑起的一场动乱。」
   
     乔石:「北京的事态还在发展,而且已经波及到了全国许多城市。在不少地方,游行示威的人越来越多;在有的地方,也发生了多次冲击当地党政领导机关的事件。现在,还有几千名学生在武汉长江大桥上静坐,交通运输被迫中断。种种情况表明,若不迅速扭转局面,稳定局势,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将面临严重威胁。我认为,磨洹次学潮学生有好多台阶可以下,但是始终没有下来。现在,我们不能再退让了,但如何了结这件事情,一直没有找出好的办法。当然,要尽量避免使矛盾激化。」
   
     赵紫阳:「《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揭露了极少数人制造动乱的实质。我认为,就绝大多数参加学潮的学生来说,尽管他们采取的方式是我们不同意的,但他们的爱国热情和忧国忧民的心是可贵的,在促进民主、深化改革、惩治腐败等方面提出的许多要求是合理的,即使有忙通激言行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从朝鲜回来以后,就听到各方回对四二六社论反映很大,已成为影响学生情绪的一个结子。当时我曾考虑,可否以适当的方式,解开这个结子,以缓解学生的情绪。我主张先绕开这个难题,对性质问题淡化,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逐步转弯子。但是到了五月十三日几百名学生宣布绝食。其中一个主要的要求就是改变对四二六社论的定性。所以,这个问题已无法绕开,我们必须对四二六社论的定性作出改变,设法缓和与学生的对立状态,尽快使事态平息下来。」
   
     李鹏:「紫阳同志,四二六社论的定性,决不是针对大多数学生,而是指极少数趁学潮之机,利用青年学生的激情,利用我们失误和存在的一些问题,挑起了」场以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为目标的政治斗争,并己企图把这场斗争从北京扩散到全国,制造一场全国性的动乱,这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四二六社论被相当多参加学潮的学生所误解,但确实起到了揭露问题实质的作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