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行政刑事拘留成镇压访民工具
   3月12日,《参与》曾转发《救救孩子!六千学生豆奶中毒痛苦维权整七年》一文,文中受害学生家长之一张秀存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张秀存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之后再次进京上访为女儿和外孙女讨公道,张父曾一度与外界失去联系,3月19日记者联系到被截访回来的张父了解了张秀存被非法拘留的前后经过
   

   张秀存因女儿豆奶中毒死亡一案常年上访,今年两会前乘坐公交车经过天安门,公交车恰好出现故障,天安门派出所警察上车检查,发现其包中装有上访材料,遂被送至马家楼。吉林市驻京办雇佣黑车、黑打手押送访民返吉,押送人员公然说,“把你们送回家,一个奖一万元,要是路上跑了,不仅不奖还得罚。”路上为防止访民逃跑,要求所有访民大小便都在车上解决。为此,张秀存与押送人员产生争执,遭到严重殴打,以致返回吉林市后一直在住院治疗。被遣返前,张秀存已收到过北京市天安门派出所发出的训戒书,但就在张秀存接受住院治疗的第四天,吉林市龙潭区新吉林街道和派出所以非正常上访的罪名将张秀存行政拘留起来,当时张秀存下地行走尚有困难。
   
   张秀存的父亲张岱卿看到2月7日下发的第一张行政处罚通知书上写道女儿要从2月4日拘留到2月14日,结果过了三天,又收到第二张从2月15日拘留至24日的行政处罚通知书,不同于第一张的是,第二张仅仅拿到了复印件。后来张岱卿从检察院得和,这两张行政处罚通知书完全是重复执行。大概吉林市龙潭区新吉林街道派出所意识到行政拘留最长不得超过十五天,于是2月20日又给张岱卿送来了一份刑事拘留通知书。截至目前,张秀存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为了能让女儿尽早回家休养,张岱卿刚刚按照吉林市龙潭区公安分局的意思,写了不再非正常上访的保证书,为女儿申请取保候审。
   
   四年前的2月25日,正是一年一度的两会前夕,因多次中断治疗,张秀存年幼的女儿带着无限眷恋离开了人世,当时为防止事态扩散,吉林吉化公司与张秀存签署了一份协议,同意报销其女儿全部医疗费用并解决张秀存的工作问题,可至今除了报销一部分医疗费外,其他均未兑现,甚至有吉化公司的领导对张秀存说,“我们又不是开银行,不管这个事!”而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的结果总是交由吉林市市长张晓霈处理,众人皆知吉林市六千学生豆奶中毒案的责任方就是吉化公司,原为吉化集团公司经理兼党委副书记的张晓霈其咎难免,试问谁能还六千豆奶中毒学生及其家庭一个公道
   
   相关报道链接:http://www.canyu.org/n5813c11.aspx
   
   《救救孩子!六千学生豆奶中毒痛苦维权整七年》
   
   博主评论:假如上访是违法的,那么抓他们回乡就合法的了。假如他们违法了,那就应该正式起诉他们,用类似“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把他们关进监狱,让他们服刑。那为什么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访民因上访而遭到起诉呢?
   
   因为上访是合法的,否则为什么执政者在各级政府和执法、司法机构都设立了信访部门呢?假如信访是合法的,则为什么访民要被抓回乡?执政当局难道不知道使用暴力手段妨碍守法公民进行合法行为本身就是在违法吗?这是在犯罪。
   执政机构垄断了立法权以后,又在公然违法自己立的法?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过颠三倒四,如痴如狂、毫无逻辑?这是不是在自己阴谋颠覆自己的政权?搞自己的政变?
   
   假如利用行政权力和手段迫害合法公民的政权是一个流氓政权、是婊子,则信访部门都是贞节牌坊,这样推理,就合乎逻辑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