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五)]
拈花时评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五)

二,「四二六」社论
   
   
     李鹏舆政治局碰头会议
   

     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当陈希同看到昨晚二十一所一口同校学生已经成立了北京市高校学生临时筹备委员会的消息后,意识到昨晚市委召开的高校负责人会议部署的工作措施已经很难起到作用。于是,打电话络李锡铭。陈希同说,「锡铭同志,全市高校统一的非法学生组织昨晚成立。这场学潮已公开出一支有组织、有计划的非法学生组织来领导,这是公开的反动组织,其根本目的就是想在北京掀起一场动乱。」李锡铭说,「事态的确已发展到非常严峻的程度。关于北京的局势,我们是否专门向中央政治局汇报一次?」陕希同说,「要不,我们先找老领导万里汇报一次,听听他的意见再作决定。」李锡铭说,「那就请你与万里同志通个话,越早见他越好。」
   
     下午三时,按照约定,李锡铭、陈希同来到人民大会堂万里辨公室。陈希同一坐下,就对万里说,「老领导,北京市的学潮已越闹越大,反动组织都已经公开化了。他们发动学生罢课、教师罢教,今天北京已经有三十九所学校,约五万名学生参加罢课。并且,高校的混乱已经开始波及到社会上。甚至连西单墙事件中的一些反动分子现在也活耀起来了。形势很严峻。」接着,李锡铭专门提交给万里一份关于北京学潮的分析报告。李锡铭说,「这些学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他们背后有黑手,据查,这次闹事最凶的一些北大学生,就由方励之的老婆李淑娴指使。方励之虽不直接插手学潮,却是把学生与国外媒体直接挂起钩来的牵线人。还有一些人也不怀好意。」万里说,「你们反映的情况很重要,北京的局势的确有点复杂化。天安门的情况我是天天见。不过,我相信绝大多数学生是爱党爱国的,他们的主观愿望是好的。要把极少数人与大多数区分开来。」李锡铭说,「万里同志,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万里说:应该尽快召开一次会议,研究北京和全国的局势,明确工作方针。陈希同说,「老领导,那就由您提议开会吧?」万里建议李锡铭、陈希同直接找李鹏。李锡铭、陈希同向李鹏汇报了当时北京局努。李鹏说:"我感到问题十分严重"于是,李鹏决定,晚上召开政治局常委碰头会,请北京市委和国家教委介绍情况。
   
     晚上,李鹏主持召开了政治局常委碰头会议,杨尚昆、乔石、胡启立、姚依林、万里、田纪云、李铁映、李锡铭参加了会议,陈希同代表北京市委参加,何东昌代表国家教委参加,袁木、曾建徽以部门负责人身份参加。和杨尚昆一样有权列席常委会议的薄一波没有参加这次会议。现根据会议纪录予以综述。会议一开始,李鹏就说,「今天主要听取北京市委和国家教委关于首都高校情况和社会发展动向的汇报。众所周知,自胡耀邦去世到今天,首都几十所高校学生已由写大小字报、上街游行、罢课发展到公开成立非法学生组织,极少数人操从并利用了学生,形势已经十分严峻。」
   
     李锡铭先汇报了北京市委已经采取的一些措施,李锡铭说,「自学潮发生以来,市委、市政府已经开过大大小小的会议十二次。昨天晚上,我们专门召开了全市七十多所高校的书记、校长会议,要求各校贴出通告,并动员党员、干部、积极分子分头到学生中间去做思想政治工作。今天上午全市所有高校党政领导都深入到学生中间做工作,但效果甚微。学生对校领导的话基本采取不理睬的态度,并说和校领导对话不解决问题。下午市委召开了各高校团委书记和学生会主席会议,几乎所有的团委书记和学生会主席都反映在校很孤立,一些学生会被污称为『伪学生会』,相反,非法成立的学生自治会都理直气壮。总之,邪气已经压倒正气。」
   
     接着,陈希同全面介绍了北京高校的现状,陈希同说,「这次学潮涉及面之广、参加学生之多、情况之严重,是改华开放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陕希同在总结时说,「到目前为止,首都已有三十九所高校近六万名学生罢课:有的继续张贴大字报,散发传单,制造谣言,蛊惑人心:有的成立非法组织,抢占学校广播站,强制解散学生会:有的上街演讲,组织募捐,派人到工厂、中小学和外地串连,企图煽动全国性的罢课、罢工。可以说,首都的学潮已经由原先学生自发悼念耀邦的活动演变为一场动乱。」
   
     何东昌代表国家教委详细介绍了近十天来北京乃至全国高校的学潮情况,何东昌说,「这次学潮几乎已波及到二十多个大中城市所在的高等院校。无论从大字报的内容,进行的口号,以及罢课,成立非法学生组织,其目的就是煽动闹事,制造动乱,攻击党,攻击社会主义。」何东昌举例说,「武汉大学学生公开叫喊『打倒腐败政府』,『打倒官僚政府』。北师大贴出署名『师大新闻系』大字报,攻击"小平主国,手提大权",鼓动"抓凶手"。复旦大学出现一幅标语公然称『四项原则是祸国之源,民主自由是兴邦之本』。南开大学题为"新五四纲领"的大字报,公开对李鹏同志进行人身攻击。」何东昌强调,「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藉悼念之机,散布谣言,制造混乱,一些社会闲杂人员伺机大搞打砸抢,长沙、西安和冲击新华门都与此有关,不能把这几件事都看成单纯的社会闲杂人员的闹事活动。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出谋划策的大字报和座谈会纷纷出笼。如《世界经济导报》和《新观察》杂志社十九日举行的座谈会公开叫嚣要为"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翻案,还明确表示支持学生游行示威,说什么"由此看到了中国的前途和希望"。北大校园里一张署名"北大、人大、清华教师"的《告同胞书》说「当务之急,乃是扩大宣传效果,不再是悼文」「要明确目标,不要四面出击」。北大的非法『团结学生会』就是在方励之老婆李淑娴等人授意下搞起来的。」
   
     李铁映补充说,「教委到今天为止已发了四个通报,目的就是稳定全国高校的局势。看起来杂度很大。有可能发展成全国性的动乱。」胡启立分析道,「这次学潮的情况的确十分复杂,许多事情掺杂在一起,要把它剥离出来很不容易。虽然学潮中的坏人是极少数,但这极少数人的能量都不能低估。」
   
     乔石:「我们极不愿意看见民主的宽松的气氛遭到破坏,但是,没有规则的自由、放纵的自由是不允许的,在哪一个国家都不允许。绝大部份学生的爱国热情要予以肯定,但对他们的盲从应该进行疏导,特别要指出盲从的结果是善良的愿望被一些人所利用,要晓之以理。」乔石特别强调,「长沙、西安等地已经出现一些社会上闲杂人员进行打砸抢烧等违法活动,京津渭和全国各地社会状况表面看是好的,但并不排除突发性事件的发生,要有应急预案。」
   
     姚依林说,「这场学潮发展到今天已经被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所利用,已经演变成一场动乱。一定要尽快予以揭露,向全社会特别是学生认清其真相,要明确表明中央的态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鹏:「我昨天看到的人民大学博士生宣言就很赤裸裸,是公开的向党挑衅。我认为,这是一场严重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
   
     杨尚昆:「首都的安定至关重要,首都安定了,全国就太平。对于这次学潮,我们一定要团结大多数学生,同时要揭露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千万不要因这次学潮而破坏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的局面。」
   
     姚依林:「鉴于目前形势,我建议中央成立制止动乱小组。」
   
     根据姚依林的意见,李鹏、乔石、胡启立都同意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常委中由李鹏负责,李铁映、李锡铭、陈希同、何东昌、袁木等为成员。
   
     会议结束时,李鹏向杨尚昆建议,「尚昆同志,您是否徵求一下小平同志的意见,请他老人家听听一下常委的汇报?」杨尚昆说,「我去跟小平说,争取明天上午到他那里去。」
   
     会议决定:一,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发一份紧急通知,向各地通报形势,提出对策;二,责成北京市委从二十五日起在全市范围内广泛发动群众,揭露阴谋分子,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三,鉴于形势严峻,争取明天上午向小平同志当面汇报。
   
     当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政府发出《通知》。《通知》要求各地"立即行动起来,旗帜鲜明地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通知》指出:"当前防止事态扩大的工作重点要放在防止串联、防止罢课、防止成立如学生自治会一类的组织上。各高校要做好护校内保工作,对外来串联的要迅速查明身份,加以控制,公安部门要拿出相应的防范办法。""要马上给机关和大型厂矿企业的党组织负责人通报情况、做好工作,让他们心中有数,并做好本单位职工工作,严格防止学生到工厂串联。""下一阶段发生突发性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一旦发生,要严格按照中央关于处理突发性事件的方针政策办事,既尽量避免扩大事态、激化矛盾,又要坚决对少数不法分子采取果断措施,迅速加以制止,并依法严惩、绝不手软。""公安部门要提前制订预案,包括实行交通管制的预案,以备相机采取果断措施。"《通知》下达第二天,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常委就开会研究,制订具体措施并提出贯彻意见。
   
     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备会成立
   
     二十四日,各地各部门报送中南海的材料十七份,继续反映各地学潮情况,其中南开大学学生在新成立的学生自治联合会领导下开始罢课,湖南师大、中南工业大学等校园多处出现打倒"邓小平"的大标语。这里,介绍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备会的成立和一个学生对学潮的看法。
   
     安全部的报告记录了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备会的成立经过。报告称:
   
     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备会从二十四日十四时四十七分开始到十六时结束。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备会的开会启事是由设在距北大三角地很近的二十八楼播出的。这个广播是学生自发组织的,不时地播出一些学生家长支持子女请愿的消息,以及一些演讲录音。
   
     十四时起,北大全校约五分之四的学生陆续地到"五四广场"。近二百名学生组成的"纠察队"负责维持秩序,他们佩戴红布做成的袖标,上面用墨水写上"北大"二字。进入"五四广场"的人们必须出示学生证、工作证、校徽或记者证。
   
     北大几乎所有科系的学生都参加了这个大会。他们有的打着系旗,有的举着标志,较有秩序地在广场列队。
   
     数十名外国记者在广场内采访,有的录像,有的录音,十分活跃。
   
     自治会筹备会一名成员登上火炬台,用扩音器"致开幕词"。大意是:今天我们走到一起,是为着一个共同的目的,民主、科学。七十年前,我们的先辈在这块神圣的土地上呼唤德先生和赛先生,七十年后的今天,民主、科学在这块土地上依然步履艰难。国家依然满目疮痍。今天我们终于站了起来,并且要坚定地走下去,凭籍我们的热血,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