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二)]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二)

十二时扛5c,政法大学校园内一些学生把登有新华社「维护社会稳定是当前大局」的评论文章、《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报纸点火焚毁,并摔、砸瓶子,持续约半个小时。下午一时始,政法大学学生到西直门附近向行人散发传单,传单为《天埋何在?良心何在?公道何在?法律何在?》,传单在详细介绍了王志勇被打经过后说,「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使这些武警丧失了起码的道德和人性,难道是共和国法律允许他们这么干的,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兄弟姐妹?难道这是党纪、军纪允许的吗?我们坚决要求惩办凶手!」现在学生的情绪都集中在王志勇被打一事上,希望尽快弄清事情真相,以防事态进一步扩大。
   
   
     安全部关于北京大学的报告:北京大学今天早上一部份学生开始罢课,上午贴出一些罢课通知,有一些学生在教学楼前和教室门口,劝阻一些同学上课,一些教室黑板写着「今日罢课」。早上三角地贴出标语:「实行罢课」「抗议警察殴打学生的暴行」。贴出题为「罢课」的大字报:「为了抗议军警对学生的残酷殴打,为了抗议舆论的歪曲报导,我们筹委会代表广大同学决定,自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起开始全校罢课,并要求:(1)新闻公开报导:(2)严惩惨案制造元凶。请每一个真正的有热血有良心的北大师生进行罢课抗议,不达目的决不复课」。中午,北大三角地有人拿着话筒演讲,介绍「四?二零」学生被打经过,说这一起惨案,号召大家起来游行。下午,南开大学五十名学生「请愿团」到达北大。
   

   
     安全部关于北京师范大学的报告:今天北师大出现署名「吾尔开希」的《通告》
   
   
     《通告》提出:1,废除学生会、研究生会的一切权利:2,参加北京高校临时学生联合会:3,自四月二十二日起,全校全部罢课,停止一切考试:4,今晚十点各高校在我校誓师,我校同学务必参加,并准备面包、汽水慰问高校同学。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北京已出现以下一些非法组织:「北大团结学生会筹委会」、清华大学的「社会主义民主进步领导小组」、北京外语学院「北外声援委员会」、「中华知识分子联合会」「中国人民大学学生自治会」「北京师范大学学生自治会」。
   
   
     北京市二十一日二十三时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天安门广场的报告:
   
   
     今天白天天安门广场秩序比较平静,入夜以来,人数骤然增加,气氛相当紧张。
   
   
     一,白天前往广场送花圈的学生明显减少,聚集在广场上的绝大多数是围观看热闹的人。从早上八时开始到晚七时,共有八所院校及一个研究所送来花圈和挽联,人员最少的四十人,最多的二百人。送花圈到绝念碑前举行悼念仪式后,学生们纷纷离开了现场。只有极少数学生在纪念碑周围抄写诗词、挽联。而且悼念队伍中有三所院校是坐学校轿车、卡车来的,比较有秩序。
   
   
     二,今天白天来广场的学生虽然不多,但骚动频繁。从下午一时起,到晚上七时,发生较大的骚动共计四次。其中最大一次发生在下午二时五十分至三时零五分,数千围观的群众从广场涌向人民大会堂东门前,并冲过警戒线,将三个警卫战士围在当中。最后围观群众曾一度冲上了最后一级台阶,靠近大会堂的廊柱。由于人民大会堂门口走出一队武警战士,在几分钟内,群众随即退回广场。据分析,今天骚动的起因,都是因围观群众多达上万人,人们盲目追随外国记者、退场学生等引起的。
   
   
     三,成批外埠学生第一次来到天安门广场。下午二时三五分,天津南开大学五十多名学生走出北京站,沿着东长安街直奔天安门,三时二十五分进人广场。沿途引来几千名群众。南开大学队伍捧着胡耀邦同志的巨幅画像,手擎四个横幅:「南开大学赴京请愿团」、「声援北京及全国学生的正义行动」、「民主自由科学」、「耀邦精神永存」。这些学生到纪念碑观花圈后,继续擎着校旗、横幅在广场转圈,并两次在广场散发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请愿书。内容包括:要求改革、完善人代会制度,减少代表人数,设专职代表,分清党和人代会工作及权限的关系,提倡竞选,提高人大代表的文化程度(高中以上),呼唤新闻自由。南开大学的活动掀起了广场的一次高潮,使围观群众达到四五万人。
   
   
     四,广场上传闻很多,群众议论纷纷。不少人议论,「学生被武警战士打了」、「学生要讨还血债」。一九七八年西单墙时期反动分子任畹町今晚在广场发表煽动性演说,说「人民正在要求法制的觉醒。这是历史的必然。民主墙又有了生命。」公安人员发现后,试图抓住他,因为学生阻挡,最后任自已离开了广场。据可靠消息,北京十五所高校学生自发成立的高校联合会,已组织了纠察部、联络部、资讯部等,准备在北师大集合,于晚十时左右进入天安门广场,准备明天追悼会强占有利地形。
   
   
     五,晚二十二时,清华大学等十所大学的上万名学生由学院路,沿西单北大街向天安门行进。
   
   
     据统计,上街的学校有:清华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农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邮电学院、北京理工大学、北方交通大学、中央民族学院、北京大学等。学生们边走边喊:「打倒官倒!」「打倒贪官污吏!」「新闻自由!」「新闻要讲真话!」「民主万岁!」「暴行可耻!」「反对专制!」「反对独裁!」「爱国无罪!」
   
   
     沿街群众不时向学生鼓掌,这时学生情绪高涨,呼喊:"人民万岁!""理解万岁!""我们干什么?我们去讲真话!"自发地将开水、杯子放在路边,供学生喝水。上街的学生队伍组织严密,他们一般五至七人一排,手挽手行进。有的学校学生队伍的外围学生互相手拉着手围起来,防止外人进入。二十二日零时四十分,前面的学生已走进天安门广场,到一时三十分,学生全部进入广场。
   
   
     追悼会前京外情况
   
   
     在胡耀邦追悼大会以前,全国各地各部门都向中共中央、国务院通报了各地大中城市尤其是高等院校学生的情况。其中连续向中南海报告并反映情况严峻的主要是上海、天津、西安、南京、武汉、长沙、合肥、杭州、成都、重庆、兰州等大城市。据中共陕西省委连日来的报告,在胡耀邦追悼大会前,规模最大的一次活动发生在四月二十日,即人民日报发表关于北京学生冲击新华门的评论员文章后。报告称:自十七日起,已成为西安悼念活动中心的新城广场,现在每天都有上万人在这里观看、议论或摘抄各种悼念诗词和大字报,除高等院校的学生外,已有越来越多的工人、干部、社会其他居民掺杂其间,议论的话题,已经常可听到物价、工资、住房等社会问题,但还未见有组织的工人活动。十九日以来,西安一些高校学生悼念胡耀邦同志的范围已超出正常范围,校园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政治性很强的大字报,和一些极端错误的标语、文章。西安交大一篇题为「真理报」的大字报写道:「交大气象台发现中国上空有一团乌云,似魔鬼状,近年来,已使中国年日照量渐趋下降,预计年内将有一场雷暴,年底可见天日。」据了解,西安交大、西北大学、陕西师大、西北政法学院等高校都有一些篇幅较长、政治色彩较浓的文章,有不少校园贴着「来自北京的消息」和火药味很浓的「宣战书」,这些消息大多来自「美国之音」的报导。
   
   
     二十日凌晨一时开始,先后有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西北大学的五、六百名学生涌入新城广场旁边的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大楼。他们打着横幅,吹着哨子,一起喊着口号,要求与省长对话。上千名群众也尾随其后,进入省政府大楼。个别社会青年煽动学生砸门、砸窗,但没有学生响应。四点三十分以后,学生陆续乘各校派来的汽车返回学校。
   
   
     中午十二时左右,新城广场已由上午的三百人左右一下子聚集到五千人左右,有一些学生发表演讲。下午三时左右,一部份在广场的学生和围观群众翻过省政府办公楼前的铁栅栏,进入省政府大院。随之,大批学生和群众从省政府东西大门口相继涌入。人群会集在十四层政府办公大楼前的停车场。到四时左右,人数约一万多人。当学生、群众冲进大楼时,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武警曾先后将六名走在前面的人强行带离现场,涌在大院的人见状就一高呼「放人!放人!」人群中,各个高校负责人和教师代表一直在做疏导工作,学生演讲用的话筒经过说服也被校方人员拿走,一部份学生随之离开。同时纷有二千三百多人冲上大楼台阶,试图冲进辨公楼,被守候在那里的二百多名武警阻拦。据观察,闹事者中有组织的大学生很少,绝大多数是城市待业青年、工人、社会闲杂人员,多数是年轻人。他们既没有口号,也没有讲演,就是起哄。他们相继冲了五六次,均被武警阻挡回去,双方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下午五时十五分,高音喇叭开始广播「请围观群众迅速离开,谨防个别人煽动闹事」和新华社评论员文章,一些围观群众开始散去,五时三十分左右,广播又宣布,「冲进省政府的人员,限十五分钟撤离」。随后五百名武警战士奉命跑步前来执勤,余下的闹事者开始陆续退出省政府大院。六时许,天下起了中雨,仍有近三百人留在新城广场。如果不是下雨,事态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中共江苏省委的报告中,反映较多的也是四月二十日,人民日报的评论员文章后。二十日二十时、二十一时十五分、二十二时十五分的报告称:
   
   
     继前雨天的游行后,今晚十八时三十分,南京大学学生会门前聚集了三千多名学生,在二名学生演讲后,通行队伍走出南大校门,向鼓楼进发。到鼓模后,队伍便掉头向西,往南京师范大学、河海大学、省政府所在方向走去。通行队伍拉得很长,大约一二千人,但围观者很多,鼓楼广场交通中断大约二十分钟。游行的口号是「打倒官僚"」「打倒贪污!」「还我民主!」「自由万岁!」「还我耀邦!」据悉,南京大学今天贴出了几张标语:「流血不要紧,自由最可贵」,「北京冲击中南海,俺们咋辨?"「响应北大七条建议,冲击掌权机构」「用战斗迎接五四」。据省公安厅统计,南京贴出大字报的高校已由开始的五所增至十四所,一些公共场所、交通干道也出现大字报。
   
   
     二十时计,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河海大学等高校约四千多名学生来到省政府门口。围观的社会青年起哄要冲进去,但走在进行队伍前面的学生并没有往里面走。只是在省政府门前停留,这时的口号变为问答式,领呼口号的人问:「独裁要不要打?」众人答:「打!」问:「官僚要不要打?」答:「打!」「耀邦好不好?」答:「好!」
   
   
     游行队伍二十一时回到鼓楼广场后,在通往新街口方向的路口上原地坐下,围观者达数千人,社会青年居多。整个广场上万人,交通基本堵塞。二十一时三十分,一位自称是河海大学的学生宣读了《南京学界四?二零宣言》。主要内容为八条:1,公布胡耀邦辞职内幕;2,反对贪污,公布康华公司详细帐目;3,定期公布与人民生活相关的经济指数;4,公布高干及其子女财产;s,要求政府承认「四?二零」行动(即今天的游行)是合法的、爱国的;6,在鼓楼广场设立民主墙;7,要求各级人大增设青年学生代表;8,新闻界公布这次行动及上述要求。二十二时左右,游行学生陆续返回学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