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黑窝硕鼠- 化验员告诉你粮库的内幕]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黑窝硕鼠- 化验员告诉你粮库的内幕

在粮库,有一句话,叫做"粮库钱没腰,看你捞不捞。"上至粮库主任、副主任,下至化验员、保管员,甚至是干活的临时工,以及更夫,门卫,都有"发财致富"之道。
   
   最好的捞钱时机,就是每年粮库收粮的时候。粮库内部从上至下,人人做好的准备,大家跃跃欲试。筹钱的筹钱,拉关系的拉关系。干什么?倒粮和拼缝。
   
   所谓倒粮,就是你先从农户手中以低于保护价的价格把粮食收上来,现粮库的保护价把粮食卖给粮库,从中挣取差价。有人可能要问,为什么农户要把粮卖给倒粮的人,直接送粮库不是可以增加收入吗?这你就不知道了。一个农户,除非他和粮库里的人认识,而且关系不错,否则他直接送粮到粮库,是卖不出一个好价钱的。因为粮车到了粮库之后,要经过排队、扦样、化验、检斤、卸车等环节。那一个环节都可以找借口剥你的皮,让你得不偿失。

   
   粮库内的经警和门卫负责农户送粮车的排队,他有让哪一个车进和什么时候进的权利。
   
   有的粮库比较大,一次门口可以允许放进去三、四台车。如果车特别多,农户谁不想早些进去?如果你想早一点进去,你就得花一点钱给把门的经警或门卫,我们这里开始是一车五块,现在已经涨到二十至三十了(也按车的大小收,看来还真"合理")。粮库一天收粮有时几十车,多时达几百车。几天几十天下来,收入亦很可观。
   
   粮车进库后,要进行扦样化验,化验的内容有划定粮食的等级,水分含量,杂质多少等等。不同等级的粮食,有不同的价格。如果水分、杂质等超标,还要扣价,这称为扣水和扣杂。因此粮库中的化验员,尤其是主化验员,对送粮者来说,就具有很大的权力。
   
   在粮库,粮食化验什么等级,扣多少水分,扣多少杂质,有很多情况下化验员要听粮库主任的。他叫你这车粮化多少,你就得化多少。如果不听话,那么你就会靠边站。甚至下岗的就可能是你。一些个倒粮的,大多数是主任的亲属(主任不便出面倒粮,让亲属出面),或是和主任关系不错的人。而这些人,身份很杂,什么行业都有。有工商的,税务的,农业发展银行的(你不让他倒粮,他不给你贷款),甚至还有法院公安交警,社会上的"大哥",一些农场的场长和下面的队长。等等,不一而足。
   
   每次收完粮后,粮库主任都要把化验室、地秤室、保管室、和财会室的一些人员召集在一起,而且这些人员还必须是"政治上可靠的人"。召集这些人干什么?做假票子。做假票子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把收购过来的粮食提高等级,比如把三等粮变为二等粮。另一种则纯粹是所谓的"吃空额",即从化验室开始,开假票子,编造一些假名字做为送粮户,当然其他的也是假的了,然后化验员填假化验单,地秤检斤室填假称重,保管员填假验收,财会做假账,形成造假一条龙。我们一般人员心里都很有怨言,因为这活很麻烦,而且我们小白人又得不着便宜,得便宜的只是少数人,但各库皆是如此,形成潜规则,而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如此。
   
   为什么做假票子,原因很简单,就是要多套取国家的粮款,多套取保管费。所以我们这里几乎每个粮库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库存不实问题。而且越是大粮库问题越多。
   
   你们可能会问,不是有上面的检查吗,难道他们就查不出来吗?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们,每年粮食局都下来进行春检和秋检。检查完了还要打分,搞评比。但那不过是形式主义,而且大家都熟知内幕,心照不宣。而且粮食局往上面报的数目也是掺了水分的,这样层层掺水,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记得九八年春,有人在记者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中国就是三年颗粒不收,粮食也照样够吃。"可是当年南方洪水时,南方某粮库竟无粮可调。在二000年,也曾经搞过一次全国性的粮食大普查。各地,各粮库都组织人员到外地的粮库去搞普查。说是为了避免弄虚作假。可实际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我只说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外市的一个检查团也上我们粮库搞普查,进行所谓的"清仓查库",他们在这里呆了五六天,吃了五六天,而且每次吃饭去的地方还不一样。有一个检查团的成员是回民,弄得我们主任很是头疼,因为吃饭时要找回民饭店。晚上还要唱卡拉OK,跳舞。真是活神仙啊!至于检查,也搞,比如粮囤要量一下尺寸,粮食要化验一下,账本也要看,但那都不过是形式,表面文章。也能发现问题,但饭一吃,舞一跳,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我们库也向外地派出了检查人员,回来听他们一说,也是那样,甚至还出现了发现问题后,检查团主动"协助",清除问题的事,因为还要应付上级的复查。这些都他们亲口说的。
   
   0二年一次粮库开会,主任念了两份文件:一是外县国储库因储粮不够数量,为迎接检查,竟然大批地从别的粮库调粮。二是某粮库主任竟然做了许多掺假粮囤,(就是中间是粮,上下是杂物,他知道检查时扦样要扎粮囤中间)。宣读完了,主任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都是内部人告的。
   
   再来说一下收粮的事情.前面我说过,能往粮库送粮(应该叫倒粮)的,有不少都不是一般人.这些人往里送粮,通常都能卖个好价。既使这些人送的粮质量再差,甚至猪都不吃,你也得收。所以不少倒粮的人都喜欢到下面收一些质量差却价格很低的粮,这样差价很大,因而挣钱也多。我们有一天私下里算了一笔账,主任家那七八个带挂的平头柴车,拉那样的次水稻一把就能挣个上万,真令人眼红啊!
   
   我们粮库主任的姑爷就专门收一些个"破烂粮",为掩人耳目,白天送的是较好的粮,到了晚上,主任就找一些个"政治上可靠"的人,专门负责接收破烂粮,坏粮往好粮堆上一卸,再一进仓,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过了几年,都变成了陈化粮,就更看不出来了。
   
   晚上装卸工都不太愿意卸粮,一是比较累,更主要的是坏粮都在晚上来,卸起来不光气味难闻,而且稻草,杂草,沙石多,很难打搓子。有几次还出现了粮里的石头块进提升机时发生堵塞,造成提升机电机烧坏的事故。主任比较狡猾,给装卸工打溜须,又是加工资,又是给他们晚上改善伙食,甚至默许他们对一些送粮车"卡油"。
   
   一般的农户,你要是库里没人,往里送粮根本买不上个好价钱。而且粮库里的许多人都很黑,认钱不认人。你要是不给化验员好处,明明是一等粮也会给你开成个三等。卸粮的时候,保管员和装卸工也会千方百计地刁难你,比如说你的粮稻草很多了(其实一化验是没有超标)。或者装卸工故意卸得很慢,总之是千方百计地逼你掏钱。有一个老头,一条腿还瘸了,往我们粮库送了一车粮,还是一个大拖拉机,只有几吨的粮。他的粮在农场那边初检时,可能是没给化验员好处,一等粮就被开成了三等粮。而粮库检验的规则是就低不就高,也就是人家开三等,你这里最多也只能给三等。我没有办法,只好照票子原样开。
   
   什么人都能卡你,就连门卫和经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权利,先让谁进门后让谁进门,他都有权利。在收粮期间,大粮库的门卫和经警就是不倒粮,一天就指着这个卡油,也能对付几百的,有的甚至对付个上千。
   
   每次收粮时,主任都传出口风,暗示我们在化验时,若是农户送粮,至少要降一个等级开化验单。要适当地多扣水,多扣杂,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就行。当然这只是对农户而言。大多数的农户没有长什么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验,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没有办法,各库都这样,往别的地方送也是一样。
   
   什么人都能卡你,就连门卫和经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权利,先让谁进门后让谁进门,他都有权利。在收粮期间,大粮库的门卫和经警就是不倒粮,一天就指着这个卡油,也能对付几百的,有的甚至对付个上千。
   
   每次收粮时,主任都传出口风,暗示我们在化验时,若是农户送粮,至少要降一个等级开化验单。要适当地多扣水,多扣杂,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就行。当然这只是对农户而言。大多数的农户没有长什么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验,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没有办法,各库都这样,往别的地方送也是一样。
   
   二OO二年开春的时候,一粮库有一批陈化粮出卖,我们主任的儿子在那里当副主任,得知消息后,主任立刻组织了几个"政治上可靠"的人晚上搞接收,结果,这批陈化粮被他家亲属以低价买下,又摇身一变,成为粮库的保护价粮入库,大赚了一笔。
   
   前面我说过,一般的农户往粮库送粮,很难卖个好价钱.正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农户就把粮卖给了粮贩子或是粮库的内部人。这些粮贩子和粮库的内部人再利用自己的关系,想办法把这车粮卖个好价。一般一车可以赚个二三百的。如果是特殊人物,一车甚至可以挣个上千。有的粮库,把这当成了一种变相的奖金,规定一般职工允许倒几车,干部可倒几车等等。这几车可以充分"优惠"。
   
   每年收粮之前,不管是粮食局还是粮库,都要大张旗鼓地开大会,搞宣传,念文件。还要重申纪律,要求库内职工不得参与倒粮。其实每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不得不搞的一种形式。这些做法,用小品的话来说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为了防止收粮中出现的不正之风,上面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密码化验,化验室还配置了监控探头,化验员异地化验等,然而这些办法在执行中要么成了聋子的耳朵 --摆设,比如摄像头,化验时,有些化验员就故意把监控探头扭到了一边,避免自己的某些行为被外界所看见。密码化验只在来人检查时作作样了。平时是不用的。甚至摄像头也不开。就算是执行了这些规定,在实际中也是变了味。比如你搞什么密码化验,封闭化验,虽然做到了化验员和售粮者不见面,但他们还可以通过手机进行联系。而进行化验员异地化验,化验员又不愿意太得罪人,并且不少化验员和售粮者见几次面之后即打成一片。结果还是所谓的狼狈为奸。
   
   粮库里的人给那些倒粮的人起了一个外号,叫粮耗子。
   
   每年秋天收粮的时候,主任都要把他家的亲戚叫到一起,"组团"倒粮。大家分工明确,主任的老婆和女儿、儿媳妇以及几个本家亲戚坐地收粮,姑爷送粮,两个儿子则负责接粮。
   
   主任在后台,他不会直接出面倒粮,但他是那些人的总指挥.他会暗示化验员有那些人是需要照顾的,需要照顾到什么程度.所以说化验员并非像你们想像的化验结果多少就给开多少.
   
   如果你作为一个粮库化验员,不照他的意思做,那么你就会受到"处理",要么收粮化验时让你靠边站,甚至收粮时找借口让你回家呆着这样的损主意他们也会想出来,这样做是因为你碍事.如果是改制,那么第一个下岗的,可能就是你.
   
   一些个倒粮的家伙,都有后台撑腰,有的后台还很大,比如老子是农发行信贷科长,有的是局长家亲属,就连粮库主任都得罪不起.所以他们往往都很横.有的甚至直接提出要求:我这一车得让我挣多少多少钱.碰上这样的主有时粮库也只得答应他们的要求.这正像有一个副主任说的,快赶上抢钱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