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黑窝硕鼠- 化验员告诉你粮库的内幕]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黑窝硕鼠- 化验员告诉你粮库的内幕

在粮库,有一句话,叫做"粮库钱没腰,看你捞不捞。"上至粮库主任、副主任,下至化验员、保管员,甚至是干活的临时工,以及更夫,门卫,都有"发财致富"之道。
   
   最好的捞钱时机,就是每年粮库收粮的时候。粮库内部从上至下,人人做好的准备,大家跃跃欲试。筹钱的筹钱,拉关系的拉关系。干什么?倒粮和拼缝。
   
   所谓倒粮,就是你先从农户手中以低于保护价的价格把粮食收上来,现粮库的保护价把粮食卖给粮库,从中挣取差价。有人可能要问,为什么农户要把粮卖给倒粮的人,直接送粮库不是可以增加收入吗?这你就不知道了。一个农户,除非他和粮库里的人认识,而且关系不错,否则他直接送粮到粮库,是卖不出一个好价钱的。因为粮车到了粮库之后,要经过排队、扦样、化验、检斤、卸车等环节。那一个环节都可以找借口剥你的皮,让你得不偿失。

   
   粮库内的经警和门卫负责农户送粮车的排队,他有让哪一个车进和什么时候进的权利。
   
   有的粮库比较大,一次门口可以允许放进去三、四台车。如果车特别多,农户谁不想早些进去?如果你想早一点进去,你就得花一点钱给把门的经警或门卫,我们这里开始是一车五块,现在已经涨到二十至三十了(也按车的大小收,看来还真"合理")。粮库一天收粮有时几十车,多时达几百车。几天几十天下来,收入亦很可观。
   
   粮车进库后,要进行扦样化验,化验的内容有划定粮食的等级,水分含量,杂质多少等等。不同等级的粮食,有不同的价格。如果水分、杂质等超标,还要扣价,这称为扣水和扣杂。因此粮库中的化验员,尤其是主化验员,对送粮者来说,就具有很大的权力。
   
   在粮库,粮食化验什么等级,扣多少水分,扣多少杂质,有很多情况下化验员要听粮库主任的。他叫你这车粮化多少,你就得化多少。如果不听话,那么你就会靠边站。甚至下岗的就可能是你。一些个倒粮的,大多数是主任的亲属(主任不便出面倒粮,让亲属出面),或是和主任关系不错的人。而这些人,身份很杂,什么行业都有。有工商的,税务的,农业发展银行的(你不让他倒粮,他不给你贷款),甚至还有法院公安交警,社会上的"大哥",一些农场的场长和下面的队长。等等,不一而足。
   
   每次收完粮后,粮库主任都要把化验室、地秤室、保管室、和财会室的一些人员召集在一起,而且这些人员还必须是"政治上可靠的人"。召集这些人干什么?做假票子。做假票子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把收购过来的粮食提高等级,比如把三等粮变为二等粮。另一种则纯粹是所谓的"吃空额",即从化验室开始,开假票子,编造一些假名字做为送粮户,当然其他的也是假的了,然后化验员填假化验单,地秤检斤室填假称重,保管员填假验收,财会做假账,形成造假一条龙。我们一般人员心里都很有怨言,因为这活很麻烦,而且我们小白人又得不着便宜,得便宜的只是少数人,但各库皆是如此,形成潜规则,而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如此。
   
   为什么做假票子,原因很简单,就是要多套取国家的粮款,多套取保管费。所以我们这里几乎每个粮库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库存不实问题。而且越是大粮库问题越多。
   
   你们可能会问,不是有上面的检查吗,难道他们就查不出来吗?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们,每年粮食局都下来进行春检和秋检。检查完了还要打分,搞评比。但那不过是形式主义,而且大家都熟知内幕,心照不宣。而且粮食局往上面报的数目也是掺了水分的,这样层层掺水,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记得九八年春,有人在记者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中国就是三年颗粒不收,粮食也照样够吃。"可是当年南方洪水时,南方某粮库竟无粮可调。在二000年,也曾经搞过一次全国性的粮食大普查。各地,各粮库都组织人员到外地的粮库去搞普查。说是为了避免弄虚作假。可实际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我只说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外市的一个检查团也上我们粮库搞普查,进行所谓的"清仓查库",他们在这里呆了五六天,吃了五六天,而且每次吃饭去的地方还不一样。有一个检查团的成员是回民,弄得我们主任很是头疼,因为吃饭时要找回民饭店。晚上还要唱卡拉OK,跳舞。真是活神仙啊!至于检查,也搞,比如粮囤要量一下尺寸,粮食要化验一下,账本也要看,但那都不过是形式,表面文章。也能发现问题,但饭一吃,舞一跳,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我们库也向外地派出了检查人员,回来听他们一说,也是那样,甚至还出现了发现问题后,检查团主动"协助",清除问题的事,因为还要应付上级的复查。这些都他们亲口说的。
   
   0二年一次粮库开会,主任念了两份文件:一是外县国储库因储粮不够数量,为迎接检查,竟然大批地从别的粮库调粮。二是某粮库主任竟然做了许多掺假粮囤,(就是中间是粮,上下是杂物,他知道检查时扦样要扎粮囤中间)。宣读完了,主任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都是内部人告的。
   
   再来说一下收粮的事情.前面我说过,能往粮库送粮(应该叫倒粮)的,有不少都不是一般人.这些人往里送粮,通常都能卖个好价。既使这些人送的粮质量再差,甚至猪都不吃,你也得收。所以不少倒粮的人都喜欢到下面收一些质量差却价格很低的粮,这样差价很大,因而挣钱也多。我们有一天私下里算了一笔账,主任家那七八个带挂的平头柴车,拉那样的次水稻一把就能挣个上万,真令人眼红啊!
   
   我们粮库主任的姑爷就专门收一些个"破烂粮",为掩人耳目,白天送的是较好的粮,到了晚上,主任就找一些个"政治上可靠"的人,专门负责接收破烂粮,坏粮往好粮堆上一卸,再一进仓,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过了几年,都变成了陈化粮,就更看不出来了。
   
   晚上装卸工都不太愿意卸粮,一是比较累,更主要的是坏粮都在晚上来,卸起来不光气味难闻,而且稻草,杂草,沙石多,很难打搓子。有几次还出现了粮里的石头块进提升机时发生堵塞,造成提升机电机烧坏的事故。主任比较狡猾,给装卸工打溜须,又是加工资,又是给他们晚上改善伙食,甚至默许他们对一些送粮车"卡油"。
   
   一般的农户,你要是库里没人,往里送粮根本买不上个好价钱。而且粮库里的许多人都很黑,认钱不认人。你要是不给化验员好处,明明是一等粮也会给你开成个三等。卸粮的时候,保管员和装卸工也会千方百计地刁难你,比如说你的粮稻草很多了(其实一化验是没有超标)。或者装卸工故意卸得很慢,总之是千方百计地逼你掏钱。有一个老头,一条腿还瘸了,往我们粮库送了一车粮,还是一个大拖拉机,只有几吨的粮。他的粮在农场那边初检时,可能是没给化验员好处,一等粮就被开成了三等粮。而粮库检验的规则是就低不就高,也就是人家开三等,你这里最多也只能给三等。我没有办法,只好照票子原样开。
   
   什么人都能卡你,就连门卫和经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权利,先让谁进门后让谁进门,他都有权利。在收粮期间,大粮库的门卫和经警就是不倒粮,一天就指着这个卡油,也能对付几百的,有的甚至对付个上千。
   
   每次收粮时,主任都传出口风,暗示我们在化验时,若是农户送粮,至少要降一个等级开化验单。要适当地多扣水,多扣杂,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就行。当然这只是对农户而言。大多数的农户没有长什么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验,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没有办法,各库都这样,往别的地方送也是一样。
   
   什么人都能卡你,就连门卫和经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权利,先让谁进门后让谁进门,他都有权利。在收粮期间,大粮库的门卫和经警就是不倒粮,一天就指着这个卡油,也能对付几百的,有的甚至对付个上千。
   
   每次收粮时,主任都传出口风,暗示我们在化验时,若是农户送粮,至少要降一个等级开化验单。要适当地多扣水,多扣杂,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就行。当然这只是对农户而言。大多数的农户没有长什么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验,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没有办法,各库都这样,往别的地方送也是一样。
   
   二OO二年开春的时候,一粮库有一批陈化粮出卖,我们主任的儿子在那里当副主任,得知消息后,主任立刻组织了几个"政治上可靠"的人晚上搞接收,结果,这批陈化粮被他家亲属以低价买下,又摇身一变,成为粮库的保护价粮入库,大赚了一笔。
   
   前面我说过,一般的农户往粮库送粮,很难卖个好价钱.正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农户就把粮卖给了粮贩子或是粮库的内部人。这些粮贩子和粮库的内部人再利用自己的关系,想办法把这车粮卖个好价。一般一车可以赚个二三百的。如果是特殊人物,一车甚至可以挣个上千。有的粮库,把这当成了一种变相的奖金,规定一般职工允许倒几车,干部可倒几车等等。这几车可以充分"优惠"。
   
   每年收粮之前,不管是粮食局还是粮库,都要大张旗鼓地开大会,搞宣传,念文件。还要重申纪律,要求库内职工不得参与倒粮。其实每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不得不搞的一种形式。这些做法,用小品的话来说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为了防止收粮中出现的不正之风,上面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密码化验,化验室还配置了监控探头,化验员异地化验等,然而这些办法在执行中要么成了聋子的耳朵 --摆设,比如摄像头,化验时,有些化验员就故意把监控探头扭到了一边,避免自己的某些行为被外界所看见。密码化验只在来人检查时作作样了。平时是不用的。甚至摄像头也不开。就算是执行了这些规定,在实际中也是变了味。比如你搞什么密码化验,封闭化验,虽然做到了化验员和售粮者不见面,但他们还可以通过手机进行联系。而进行化验员异地化验,化验员又不愿意太得罪人,并且不少化验员和售粮者见几次面之后即打成一片。结果还是所谓的狼狈为奸。
   
   粮库里的人给那些倒粮的人起了一个外号,叫粮耗子。
   
   每年秋天收粮的时候,主任都要把他家的亲戚叫到一起,"组团"倒粮。大家分工明确,主任的老婆和女儿、儿媳妇以及几个本家亲戚坐地收粮,姑爷送粮,两个儿子则负责接粮。
   
   主任在后台,他不会直接出面倒粮,但他是那些人的总指挥.他会暗示化验员有那些人是需要照顾的,需要照顾到什么程度.所以说化验员并非像你们想像的化验结果多少就给开多少.
   
   如果你作为一个粮库化验员,不照他的意思做,那么你就会受到"处理",要么收粮化验时让你靠边站,甚至收粮时找借口让你回家呆着这样的损主意他们也会想出来,这样做是因为你碍事.如果是改制,那么第一个下岗的,可能就是你.
   
   一些个倒粮的家伙,都有后台撑腰,有的后台还很大,比如老子是农发行信贷科长,有的是局长家亲属,就连粮库主任都得罪不起.所以他们往往都很横.有的甚至直接提出要求:我这一车得让我挣多少多少钱.碰上这样的主有时粮库也只得答应他们的要求.这正像有一个副主任说的,快赶上抢钱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