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一)]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一)

中国「六四」真相
   >> 一,学潮兴起
   
   
   一,学潮兴起

   
   
     胡耀邦去世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七时五十三计,胡耀邦因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在北京医院去世。这离发病正好一个星期时间。
   
   
     四用八日上午九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会议,讨论了《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的意见。会议由赵紫阳主持,兼任团家教委主任的政治局委员李铁映介招了当时全团的教育状况。提交给全体委员的材料反映,「教育经费短缺巳经成为教育发展的"瓶颈",重视教育必须下决心采取实际措施,大幅度增加教育投资,不能再停留在日头上。」「中央关于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的思路是对的,但不能理解为主要靠社会集资,而应该首先体现在中央下大决心,调整投资储请,在财政预算上大幅度增加教育投入。」「国家教委计算的教育经费在团民生产中所占比例于财政部计算的不一样,前者是三.二%,后者是三.七五%。按财政部的演算法,即使以后提高到四%,教育经费也增加不了多少。」「建议将《中团教育发展和改革纲要》中关于教育经费占国家财政预算内支出比例的内容,写进《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间题的决定(草案)中去,只笼统地谈教育经费要"提高""增长",对财政没有什么约束力。」
   
   
     沉重的关于教育的话题一开始就使会场气氛凝重,参加会议的胡耀邦一开始就绷紧着脸,没有放松过。参加会议的秦基伟说,「从会议一开始我就感到耀邦同志脸色不对劲,后来越来越灰。他一直硬撑着。」会议开了约四十多分钟,李铁映正在就几年教育经费的间题作分析说明时,胡耀邦却越来越挺不住了,他想站起来,向主持会议的赵紫阳请假,刚站了一半,说了声「紫阳同志-」,只见胡耀邦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他向赵紫阳打招呼的手象在空中划了半个圈。这一刹那,使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惊愕了,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望着满脸灰黯的胡耀邦。「大概是心脏病,不要随便动。」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赵紫阳赶紧问:「谁有硝酸甘油?」「我有。」患心脑病的秦基伟赶紧从包里拿出药片,往胡耀邦嘴里塞了两片,秦基伟对拥上前来的胡启立说,「快把耀邦同志平放在地上」胡耀邦慢慢地睁开眼睛。会议工作人员立即打电括通知位于养蜂夹道、与中南海一街之隔的解放军三○五医院。约十分钟左右,三 ○五医院抢救小组到达。下午,待胡耀邦病情稍有好转,即转入北京医院住院观察。然而,胡耀邦终于没有能挺过来。
   
   
     虽然大家都很关心胡耀邦的病,但谁都不会想到胡耀邦会死。胡耀邦住院后,北京医院每天都将胡耀邦的病情向中央办公厅值班室报告,中办秘书局也按惯例向赵紫阳等政治局领导和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等进行通报。通报的情况是身体慢慢的好起来。因此,胡耀邦去世的消息的确令人震惊。
   
   
     接到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的紧急报告后,赵紫阳当即决定「马上通知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治丧和讣告等事宜」,并责成中央办公厅马上「通知小平、陈云、先念、彭真、颖超、徐帅、聂帅等中央老同志」。上午的会议是仓促而严肃的,赵紫阳说,「耀邦同志悴然去世,我们深感悲痛和震惊。」杨尚昆说,「耀邦同志可惜呵,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接着,赵紫阳谈了有关成立胡耀邦治丧委员会等具体事宜。
   
   
     在谈到如何评价胡耀邦同志的一生时,赵紫阳说,「胡耀邦同志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者,长期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卓越领导人。胡耀邦同志的丧事规格按照政治局常委的规格进行。」杨尚昆说,「我完全同意紫阳同志的建议。」赵紫阳问,「同志们对这一评价和丧事处理有什么意见?」没有一个人对此提出异议。赵紫阳说,「对耀邦同志的评价一定要实事求是,请中央办公厅将政治局关于耀邦同志的讣告内容报告小平、陈云、先念等老同志,微求他们的意见。开于耀邦同志的后事处理有关事宜,请启立、家宝同志与李昭同志进行具体协商。」
   
   
     在这次会议上,赵紫阳还特别强调了社会安定问题,赵紫阳说,「乔石同志,请密切关注一下胡耀邦同志逝世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乔石表示,「目前全国总的社会状况还是好的,社会比较安定,没有大规模的、集团性的闹事苗头。各级政法系统将高度关注耀邦同志去坦后的社会状况。」姚依林说,「目前我国物价高涨,贫富差距扩大,要防止一些人籍追悼耀邦同志的名义将不满情绪爆发出来。」赵紫阳说,「铁映同志,要注意一下高校的情况,尤其是北大等校的情况。因为大学生总是最敏感的。」李铁映说,「大学总的状况是好的,不太可能出大乱子。」李锡铭表示,「一定维护好首都的社会秩序,确保耀邦同志追悼会期间首都的社会安定。」赵紫阳接着说,「启立同志,请新华社马上发通稿。同时关注一下国外对耀邦同志去世的反映。」最后,赵紫阳对负责全国宣传舆论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说「杏文同志,今天晚上中共中央就胡耀邦同志治丧活动发表公告,在中央人戾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播出,请广电部通知他们作好准备。」
   
   
     当四月十五日下午赵紫阳亲自到地安门米粮胡同向邓小平报告胡耀邦逝世的消息时,邓小平已经从上午刚听到时的震惊中缓了过来,他已经叫夫人卓琳给李昭打了电话,要李昭节哀。邓小平表示同意中央政治局开于对胡耀邦的评价和对胡耀邦丧事安排的规格。邓小平表示要亲自参加胡耀邦的追悼大会。邓小平秘书王瑞林事后说,「小平同志一听到耀邦同志去逝的消息后,把正在抽的烟给灭了。十个手指无力地交叉在胸前,没有一句话。过一会,就又拿起烟,狠狠地抽起来。当紫阳来后,已经平静许多了。」
   
   
     胡耀邦去世的消息让陈云也感到惊讶,只是当时的陈云也在生病,顾不上发表过多的看法。
   
   
     李先念同样感到震惊,当他听到胡耀邦去世的消息后连声说,「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前几天我还给他通过电话,他电话里还好好的呢。」语气中除了表示对胡耀邦早逝遗憾之外,也隐约达出自己当初竭力主张胡耀邦下台问题上的后悔。
   
   
     「胡子将车」王震听到胡耀邦去世的消息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叹息中除了对这位老乡的早逝略表遗撼外,还透露出一种失去对手的轻松。这位极具小农意识的将军,在胡耀邦未当选总书记时,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因为胡耀邦听他的。自从胡耀邦当上总书记后,王震一下子对胡耀邦「敬而远之」了,原因是他们共同的家乡湖南省、浏阳县,再也不把王震尊为家乡的「一号人物」。正是这种狭隘的小农意识,使王震在胡耀邦下台的问题上表现最为积极。
   
   
     对胡耀邦的去世深感悲痛的是聂荣臻。据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记录,一胡耀邦同志生病第二天,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就用电话向聂帅通报了耀邦生病的情况。宫时,聂帅、心里很不平静,不断地催促秘书询问耀邦的病情。十一日上午,聂帅派秘书去医院看望耀邦同志,因当时不准探视,见到耀邦同志的夫人李昭同志。李昭说,耀邦同志知道聂帅对他的关心情况后,很感动。耀邦说,聂帅九十高龄,身体也不太好,要多保重;我这里没什么事,请他放心。十五日,聂帅听说耀邦去世消息后,很激动、很难过。十七日,他给李昭同志写了慰问信,并派八十高龄的夫人张瑞华和女儿聂力去耀邦家吊唁、慰问。」聂帅的慰问信写道,「耀邦同志不幸先我而去,令我非常痛心!我已年迈老残,常寄希望于年轻或较年轻的一代,今耀邦同志逝世,确使我痛惜。」「对耀邦同志的评价,中央讣告已讲得很好,我只讲几句他在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纵队政委、兵团主任时的情况。他很善于抓政治工作,经常深入基层,讲形势说任务,宣传鼓动,使部队很活跃,士气高昂。与耀邦共事或接触过的干部和群众没有不称道的。为华北人民的解放立了大功。」
   
   
     社会各界反应
   
   
     从胡耀邦逝世到四月十七日上午,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公安部、安全部、新华社等向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近五十份报告中,都比较客观报告了各地党政干部到普通群众对胡耀邦的高度评价。普遍对胡耀邦去世感到突然;认为中央对胡耀邦的评价客观公正,对他的丧事安排表示满意;各地局势安定。但是也有一些报告谈了一些看法。如北京市委的报告提到,「正在出席北京市七届二次政协会议的一些代表还对社会上对胡耀邦同志生前的不公正做法表示愤慨。市台盟主委陈炳基说,「我去年到美国探亲和考察时,有一位美国朋友送给我一本外国记者访问胡耀邦的书。当我从九龙回到广州时,海关竟把这本书当禁书被没收了。我至今没有想通。」李莉委员说,「我从去年底开始主编一本北京园林建设四十年的书,选了一张耀邦同志造林劳动时的照片,竟让人给取消了。我说,这是历史,不管我如何申辩,照片还是被取消了。」上海市委报告指出,「一些市民对胡耀邦同志的死因有种种猜测,不少人认为胡耀邦是被气死的」;湖南省委的报告说,「胡耀邦同志对党赤胆忠心。今年三月二十八日,耀邦邀请我省六位人大、政协代表去他家吃饭,他还说,改革的形势是好的,问题有,但未必有那么严重,要看到前途是光明的。」关于大学生悼念胡耀邦的报告当时只有下列几份,这些报告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学生运动的自发性。
   
   
     据中共北京市委四月十七日下午向中共中央昀报告,十五日至十七日上午,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政法大学等院校内均出现一些关于悼念胡耀邦的大字报和挽联。北京高校总体局势平静。这些学校的学生会和研究生会都作出了成立胡耀邦治丧委员会的决定,准备在校内设立灵堂,敬献花圈,同时派代表到胡耀邦家中去慰问家属。
   
   
     十五日到十七日上午,不断有人到天安门广场悼念胡耀邦,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放有八个花圈及一些挽联、白旗、白花、纸条、横幅。广场秩序正常。
   
   
     在纪念碑铁柱栏杆上的一幅挽联写着:「民主先驱,社稷为先,千秋耀;开明公仆,天上为公,兴华邦。」横批是「痛悼耀邦」。
   
   
     纪念碑的浮雕下放着署名为「北师大师生」的花圈,挽联上写着:斯人虽逝,风范永存,痛悼耀邦同志。」
   
   
     署名为「几名青年」的花圈挽联上写着:「凄风苦雨送君去耀邦何时,万水千山都行遍功成多少。」横批是:「民心如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