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五)]
拈花时评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五)

   答:交通银行。
   
   问:宁波交通银行?
   
   答:对。

   
   问:是公款吗?
   
   答:对,公款。
   
   问:后来案发以后你怎么办?
   
   答:案发以后害怕法律制裁,通过非正常手段潜逃到加拿大。
   
   问:什么时候逃到加拿大的?
   
   答:一九九一年十月份。
   
   问:后来呢?
   
   答: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号,因为交通违章,被加拿大警方逮捕了,发现我是通缉犯, 就把我交给中国警方了。
   
   (这时方勇试图拾起右手来搔头发,他的左手也被带起,可以清楚看见方勇手上戴着手铐)
   
   问:加拿大那边有没有法院的判决?
   
   答:有。他们判我非法居留罪,判我驱逐出境。
   
   问:驱逐出境?
   
   答:对。
   
   问:何时交给中国警方的?
   
   答:二OOO午的一月七号。
   
   问:二OOO年一月七号加拿大警方移交给中国司法机关?
   
   答:对。
   
   问;什么时候判刑的?
   
   答:二OOO年的六月八号,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问:讲下去。
   
   答:二OOO年十二月十一号,被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无期徒刑。
   
   问:你现在服刑期间生活如何?
   
   答:生活……还可以。
   
   问:环境如何?
   
   答:也可以。
   
   问:工作人员待你怎么样?
   
   答:很好。
   
   问:你有何感想?
   
   答:感谢政府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会在以后的改造生活过程中严格要求自己, 争取减刑。
   
   问:还有什么吗?
   
   答:没有了。
   
   问:以上说的是事实吗?
   
   答:是。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出承诺书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于二OO一年五月份向加拿大移民部发出一封信函,保证在赖昌星 被加拿大遣返回中国后,中国将不会判处他死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 (通知号:O一年O八五)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谨向加拿大外文暨国际贸易郭致意,并荣幸地对副部长 助理CAron 四月二十七日的来信做出如下答覆:
   
   赖昌星是中国福建厦门特大走私案的首要嫌疑人。他于案发后逃到加拿大。把他遣返回 中国,接受司法审判,对于中国打击腐败及走私活动的努力极为重要。
   
   中国方面注意到加拿大有关遣返犯罪嫌疑人所涉及的死刑问题的法律规定。有鉴于此,中国政府保证:在赖昌星遣返回中国之后,中国的有关刑事法庭将不会根据他在遣返前所犯的罪行,把他判处死刑。中国的最高司法机构,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做出这项决定。同时,负责审理走私、行贿案件的有关法庭也将被告知这一决定,并将遵照执行。
   
   根据上述决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九九条的规定,「死刑必须报请最高 人民法院批准」,有关的刑事法庭将不会判处他死刑,即使判处了死刑,也不会得到最高人 民法院的批准。因此,如果他被遣返回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处决。
   
   同时,中国也是联合国《反酷刑虐待及非人道处罚公约》的签约国。根据中国有关法律 的规定,在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后的法庭调查期间,以及他如被定罪之后在监狱服刑期间, 他将不会受到酷刑虐待或其他不人道的对待或处罚。
   
   赖昌星的妻子曾明娜也是同一案件的涉紊嫌疑人之一。她同赖昌星一道逃到了加拿大。
   
   如果曾明娜被遣返回中国,上述的承诺也同样适用于她。
   
   中国大使馆值此机会再次向加拿大外交暨国际贸易部郑重承诺上述考虑。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 (盖章)
   
   赖昌星得知这一消息后说:我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做。
   
   赖:「远华案」真的是冤枉案,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就要杀人灭口。如果是能把我引渡回去的话,什么承诺他们都可以做出来。他们为了做得圆满,我也想得出他们应该会做出这种承诺,把我引渡回去,说不会怎么样我,然后在里面叫犯人打也好,他们自己打也好,最 后说你自杀也行,他们这种事都会做的出来啊。
   
   问:你不相信他们的承诺,是吗?
   
   赖:其实承诺不判死刑,引渡也是几年以后的事。到我难民拿不到,什么都输了才会到 这一步。当然承诺总比不承诺好。
   
   问:你刚才担心的是中国先承诺下判死刑,先把你弄回去再说,是这个意思嘛?
   
   赖:是,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的,反正一回去先把你干掉,不正面把你干掉也会说你自杀了,他们什么都会编得出来,因为他得为这个事情做个圆满的结束啊。我回去了之后,外界就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不会像是在这里这样的嘛,这里什么都是公开的,犯人也可以接受采访,在中国,一进去就完了,没有人知道嘛。我也有信心,只要加拿大的移民局不要受中国政府的欺骗,我相信我是可以拿到难民身份的,我有信心,我也相信加拿大的法律是公 平的。
   
   在到赖昌星家中采访时,曾明娜向笔者透露,其实,她在九九年初已经着手申请加拿大 的投资移民身份了。当时,她是通过在香港的一家移民顾问公司进行的,他们一家逃到加拿 大时,正在等待加拿大移民部方面的答覆,可惜只差一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