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三)]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三)

赖:他原来是公安部里管大案、要案的,我记得他好像是五局的吧,那时应该是一个处 长,这次他办这个案子,他也可以提干了么,我猜他应该是副局长了吧,我可以这样说。
   
   问:当时是三个人带你的大哥来的,是吧?另外两个人是谁?
   
   赖:一个姓蔡的,蔡建新,是福建省公安厅的,懂英文:一个姓陈,陈桓盛,是海关总 署调查局的,管走私的。

   
   问:他们是什么时候提出要来的?
   
   赖:他们一直要来,一直要来。有一次,是五月十九号,他们那边飞机票都买好了,又 感冒发烧推了。
   
   问:刘晓辉是一直在电话里和你商量来加拿大的事。
   
   赖:对,一直在电话里商量。他说,他过来要带我回去。我就跟他说:你如果要带我回 去,你就不必来了。他说,怕我自己回去太冒险怎么怎么。
   
   问:他的意思是要保护你回去?
   
   赖:他就是这个意思喽。他一直说,要到这边来,是为了要保护我回去,他很担心我。 这是他们讲的。
   
   问:他担心你什么?
   
   赖:他们担心我的安全喽。他说,有很多腐败官员如果知道我在这里,就会派人来这边杀我。我一天没有回去,他们就还不会有事,如果有一天我回去,他们随时都会有事。所以他们就不会让我活着回去。他还告诉我,那边的一些会议是怎么样开,都有谁,都有些什么讲话啦,还念笔录给我听。说有人不会让我活,要是我活着回去了,他们就马上要从位子上下去了,有人有这种情况。然后他就是说,要来加拿大保护我,怕他们的人先来把我杀掉。
   
   问:他有没有透露过,比如说,你要是回去的话,是哪些官员可能会因此而倒楣呢?
   
   赖:他不敢这样说呀,他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人的名字,比如说,他们到底要哪一个的材料。他是希望我回去,回去就好办了么。他就是叫我大哥问过我一句,说有个公安厅的副厅长姓傅的,问我跟他有没有什么关系。我想,可能是他和这个人有什么过节吧,因为我想他们主要是要一些高层领导的事情。但是他不敢直说,这个人聪明得要命。
   
   赖昌星保证「四二O」的安全
   
   问:他等于是从四、五月份的时候就跟你商量,要过来。
   
   赖:对,很早就商量了,来之前有一、两个月吧。我看他们一定要来,我就说:你们来, 一定要见我的律师,在律师楼里面见面。他说:不用吧,我们只是私下去看你的,是朋友关 系,不一定要惊动律师。
   
   问:你为什么坚持要他们见你的律师,那时你已经有了代表律师了吗?
   
   赖:有律师。我到加拿大,一进来给我的签证是七个月的,到二OOO年三月就到期了,我要延签证么,我就托我的司机的老婆帮我在报纸上找的,就是现在的律师。我在二月份把签证延好了,延了六个月,就是半年喽。这样到八月份就又要到期喽。所以,因为我平时跟刘晓辉通了电话,我就想我要对加拿大的事情多懂一点,我也要看看我还有什么路可以走么。我就先找了律师,通过这边的人,先问了一些律师当地的情况,包括申请这个难民是怎么回事,我确实是在他们来之前就先问过这些事情,但是我还没有决定,没有决定,下不了这个决定。如果要是早决定了,我早就报了,怎么会拖到六月份才报呢?但是他们一走了以后,我就决定了。那时他们打电话来说要过来,我就说,你们要见我的律师。
   
   问:但是他不想见?
   
   赖:他说不可以,其他方式都可以。他说:我们这次去不是公务,只是当作朋友来探访 你们的,你要叫多少个人陪着,你觉得怎么比较保险都可以,我们都同意,但是就不要见律 师了。我想,他一直是怕我报警。
   
   问:他怕你报警,是怕惊动这边政府? 赖:他们到这边抓人谈事,他当然怕,他就怕这边知道可能会抓他们去坐牢。我说:这 个你放心,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我是说到做到。
   
   问:他们定了五月三十一号来。
   
   赖:对,他们是五月三十一号来的。这之前,我跟他们说好了,我说:如果你们来要叫 我回去,就不要来,要来了,这句话就别说。他说:好。他又说,如果我不能回去,就写一 个书面的材料让他们带回去也可以。总之,他们想来见见我,来聊聊天。
   
   问:你跟他们见了几次面,过程怎么样?
   
   赖: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酒店,他们转了两个酒店我还没跟他们见,然后第三个酒店我才 跟他们见的。
   
   问:就是说他们住的酒店前后换了一二次。
   
   赖:最后一次是我给他们换的。
   
   问:你为什么要帮他们换酒店?
   
   赖:因为前边的我知道那里居住的条件很差,我就给他们换得好一点的,换好一点的。 换好了之后,原来那边是他们自己退房,这边我先订了两天,我以为他们住一、两天就可以 走了么,就给他们定了两个晚上。我哪里想到会拉得那么长呀,他们来了呆了十四天呐。
   
   问:那么「四二O」的绝密文件是怎么回事?
   
   赖:就是这样了,他们说这是给我的条件嘛。他们说,他们关心的不是我生意上的事,不是生意上的那些事情,这个还没来之前就这样跟我说过了,就说根本就不是有关生意上的,让我不要太担心了。说是大陆政治上的什么什么事。刘晓辉和我一见面,他就说:你了不起呀,按说一个赖昌星算什么,随时要抓都应该可以,但是现在要抓你还要经过政治局常委研 究。我说:你也不要这样客气。
   
   问:他认为他们为什么会出这份文件?
   
   赖:从上面盖的公章和他们的说话就可以看出许多问题。就是要逼我出来替他们办事,如果我不跟他们做事,他们就说我是违法。如果我配合他们做事,就什么都没事了。他们显见也是非常小心的,都是经过开会研究的。比如说,会不会让我抓住他们的尾巴?你看,「四二O」给我的文件上说:根据我的一贯表现。也就是我以前的立功表现,指的是我以前为国家做的那些事。如果从第五条来说,就是涉及证件问题了。那好,他们说我的证件是假的,我家里人他们的证件跟我是一样的,如果我是假的,那他们的也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我能跟他们合作,我的这个证件就成真的了,是不是?第三条说,如果我回去,他们就不抓我太太。如果是平等的话,为什么我不回去,他们就要抓我太太?
   
   问:其他几条你怎么看?
   
   赖:第四条,对曾明娜、蔡玲玲以及他们的子女不予遣返─就是不必从香港遣返中国大陆了。就是这个意思喽,不然是什么?因为她是在香港。在这上面也没有说过我犯过什么罪,只是要我回去配合他们。我认为这就是他们的圈套。根本就没理由判杨前线死刑,先把他给判了,看看还能不能弄出东西来。我还没有到位,以后还会不会有什么后台把案子翻过来,那他们就完蛋了。他们有可能担心这一点,然后就找个台阶下,不然说我走私走得那么大,连一个海关关长都不用死啊?对下面可以交待嘛。他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好的干部。我跟他们也说得很清楚,我说,你们抓错了。这些就要配套的嘛。假如我在他们的手里,他们的案子就可以做得很圆满了。不然我会报出里面的一些事情来,他们就没办法了。
   
   问:那么你一共见过他们几面呢?
   
   赖:他们在这边呆了两个礼拜,我见他们两、三天后我就走掉了,就不跟他们联系了, 我就走开了。见是见了好几面。
   
   问:三面、四面?
   
   赖:有啦,应该不止吧。
   
   问:就是在两三天之内?
   
   赖:是呀,那两天,天天吃饭时间都是跟他们在一起吃饭了。
   
   问:就是说,在两三天的时间里,你总是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么你哥哥呢?
   
   赖:我哥哥也是和他们在一起,我给他们租了两套房子,我没有跟他们住,我回家住,反正他也知道我家住在那里,我相信他们是知道的了。原来有一个人,就是我太大的那个秘书嘛,在这边是跟我们一段时问的。这个人回去,在香港也被他们抓了回去,什么事情都告 诉他们了。
   
   问:所以你这边的情况都知道了。
   
   赖:差不多喽。他们在这边说:我们也不想到你家里去打扰。然后他们就给我三个儿子 每人两百元。但是这边的房租什么七七八八都是我给的么,最后他就算了五千块给我了。
   
   问:就是他们在这边的吃住都是你付的。
   
   赖:我付了就算了,结果他们要走了就留点钱给我了,就留下五千块给我了。但是后来我就不想跟他们见面了。对了,他还跟我照了一张像,照那张像时我都懂得他为什么,他需要照我一张像嘛,我也不是傻子,懂吗?我都不敢说你给我一张。他那天就说:来,我们照一张像,留作纪念,当时我记得是我大哥坐这边,他坐中间,哎,我大哥坐那边,他坐这边, 我坐中间了,对,是我坐中间了。
   
   问:那其他两个人呢?另外两个人在相片里边吗?
   
   赖:没有,没有,另外两个人没有一起照。我们就在酒店沙发上,究竟是他在中间,还 是我在中间我也想下起来了。然后就这样照起来了,我就给我大哥说,他照这张像就是要回 去交差了。
   
   中国的一场大政治看上了你
   
   问:他最后一次跟你谈话的时候说了什么?
   
   赖:你是说在这边,还是他们回去以后?
   
   问:在这边的最后一次谈话。
   
   赖:在这边走之前,他当然就是做我的工作了。他说,中国现在怎么腐败,这样不行呀, 讲这一套了。还说,中国不能留这种人祸害国家怎么怎么了,还说我这个走私生意算什么, 主要是国家利益第一,走私算什么,这也是他说的,他还说过这种话。
   
   问:你认为他是不是真的相信你卷入了走私生意,确实是要你出面来揭露一些后台。
   
   赖:其实跟生意一点关系都没有,主要是要找我后边的宫员,看有没有帮我做过什么事。 他们的主要目的在这边。找出什么大的干部,他们就可以立功提干,就是这个意思。
   
   问:他是否真的相信你确实走私,确实是想把你后边的后台揪出来?还是说,他实际上 下是为了查走私,而就是想从政治上要搞倒一批人。
   
   赖:就是要从政治上搞倒一批人。他们就是用走私来压我么。他们认为从我这里可能会 挖出很多东西来。他脑子就是这样想的。我知道何勇就是这样想的。他们就是要挖出我后台 的老板。
   
   问:刘晓辉曾经对你说过,他很恨你,是因为他相信你走私。那么,你认为,他是因为 相信你走私,相信你后面有人支持你走私,所以他确实要把这样的人挖出来;还是他根本不 管你是否走私,只是知道有谁是你的朋友,想借这个事情把这些人拉出来。你觉得是哪一种?
   
   赖:他就是要挖出我后边的老板,他们所知道的跟我认识的这些人。因为他们对我的生意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一点都没有。我跟他们讲,你这个事情不能这样做,我的生意是怎么怎么样,他们根本不要听。他跟我说:我们要你回去不是生意上的事,让你回去配合,是 中国的一场大的政治看上了你。
   
   「四二O」无功而返,赖昌星申报难民
   问:四二O的刘晓辉他们离开了加拿大之后,和你还有联系吗?
   
   赖:对,有联系。他们回去了一段时间,就又跟我电话联系了。他问我为什么后来不和 他见面了。我说,我太太身体不舒服,我临时不想见了,我太烦了,就这样告诉他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