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二)]
拈花时评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二)

我的这位朋友感慨地说:我到现在部不知道赖昌星是怎样搞定空姐的,可以把李小勇两 口子从商务舱调到头等舱去坐。如果是在机场补票,那不奇怪。可都飞到空中了,他能把人 弄到头等舱去坐,这就是赖昌星了。
   
   到了北京,李小勇说:明天一块吃个饭吧。第二天吃饭时赖昌星说:勇哥,听说你在「燕莎」附近买了套房?有两百平米吗?李小勇说:有两百多。第三天,赖昌星又打来电话说:勇哥你下来一下。李小勇一下来就看见两个卡车等在那里,赖昌星指着说,家具和电器都替 你买好了。
   
   笔者就这些传闻在赖昌星家里采访他时,向他求证。

   
   问:是不是你有一次在飞机上遇见李小勇和他太太,他们是在公务舱,而你是在头等舱。 然后你就搞定空姐,把他们送到头等舱了?
   
   赖:这种事是经常的,但不会是李小勇。李小勇还用我给他那么做吗?对不对?
   
   问:你是不是第一次见李小勇,就拿了几十万元的燕窝给他的太太?
   
   赖:那要很大包的,我哪有那么傻。我是跟小勇还有他老婆的我不忘了,想不起来了,因为时间太久了。送燕窝最多也只有两包而已。
   
   问:我听说,李小勇在北京「燕莎购物中心」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两百多平方米。你知 道了以后,就送了一整套的家具、电器,有这回事吗? 赖:不是这样的,我只有送过他一个电视机,是五十几寸的那种,当时有钱都买不到的。 我北京的房子也是他介绍的。
   
   问:你说李小勇不敢回国,可他现在经常往回跑啊?
   
   赖:不知道,是他自己那么告诉我的。他跟他老爸说是在新加坡学英语,可能实际上他 大部份时间是在国内的。
   
   问:还有跟什么人联络?
   
   赖:那时我在加拿大就只有邓亚军一个朋友。
   
   国安特务邓亚军趁火打劫
   
   问:邓亚军情况怎么样?他在加拿大这边也做这些事吗?
   
   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来的,我不是跟你讲了吗?找一点这样的事情做,到处骗吃骗喝。
   
   问:后来你买下了他的房子?
   
   赖:房子是他的房子,可是他的房子的钱是我给他买的。那时我还在香港,他先到了加拿大,他骗我,他跟我说,他买了一套房子,还欠银行五十几万加币,这边有人一直告他,不让他出境,他回不去香港什么的。当时我这个人是比较直爽的人了,我也根本就没想到他是这种人。他求我帮他,我就分两次帮了他。当时我给他的钱,就是通过香港移民局偷文件的那个陈良转给他的,陈良在香港移民局里管档案。陈良一直和邓亚军关系很好的。我把钱汇到这边,他拿这个钱去买的房子,可能向银行也借了一些。我从香港到加拿大之前给他打电话,他不在嘛,当时我是临时决定要到加拿大,这之前他不知道嘛。我跟陈良要了他老婆的电话,他老婆说好了要接我们的。然后我们就到了他家里,马上就跟邓亚军通上电话了,他叫他老婆一定要好好接待我们,他当时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事出来。他以为我们肯定带来很多钱的。他回来就告诉我,他的房子还差银行几十万,银行一直告他们,他没有办法什么的。我就说:你想我怎么帮你?他说:我把房子卖给你。我们刚来正好也需要房子住,我就说:就这样。他说他的房子是一百四十万买的,他一百三十万卖给我。其实后来才知道他是一百 一十万买的。
   
   问:这中间他赚了二十万加币?
   
   赖:他对我说,他欠我的五十万加币我可以从里边扣,又一边叫我一定替他顶一下。我当时刚刚过来,手上还有一点钱喽,也就没有跟他过多计较了,我就把买房子的钱一百二十万全数转给他,也没有把我的五十万从中间扣出来。我当时想,总是朋友一场,来到这里还要他帮些忙。可是后来我感觉他变得越来越不对头了,我就开始怀疑他在计算我。有一次,在酒店里,他就想好了要来敲诈我的钱了。当时我们正喝酒,我这个人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有生疏的朋友我才陪一下,那一段时间心情很坏,就有时跟他一起喝酒解闷。那天,我们在酒店里喝酒,他接到一个电话,就很大声说:哎呀!潘局长,你好!你好!你现在在哪里? 啊,啊,啊。他就有意和对方讲普通话给我听。
   
   问:哪一个潘局长?
   
   赖:公安部的潘局长,还有一个最高检察院的叫李建的。他就有时候装作接到这样的电话,和电话上的人说,「你在美国那边呀,啊,要到这边来了,好,好,来吧,我可以接待,没有问题」,什么什么的。挂了电话他就跟我说:“阿星呀,你也听到了,是潘局长打电话过来了,他们是带着任务要过来找你的。上边给他们批了九个人到美国、加拿大来找你的”。后来,他又说潘局长他们哪天就到,然后他就在我面前接电话,好像是附近酒店打过来的电话,就说:“啊,潘局长,你好! 嗷,你人已经到了,好,好。”他放下电话就叫我出钱他去接待。其实对方根本不是什么潘局长呀,李健呀。都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反正都是他自己 捣鬼的。
   
   问:你是怎么发现是他捣鬼呢?
   
   赖:我有一段时间已经在想,他是要敲诈我的钱,我感觉出来了。我知道他有一天会出这样的招数了,他会出这一招的,我是知道的,他这样的人就是会这一套的。后来,他就经常跟我说,他刚刚和谁通过电话,为我说好话了,又告诉我一些他打听到的消息,等等。后来,我自己也在报纸上看到他说的那些事。他以为我在加拿大是个傻瓜,连报纸也不看嘛,英文我不会看,难道中文我也不会看吗?有一次,我刚刚跟卢远征(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局长)的儿子通过电话,然后见到他,他对我说:「最高检察院的李健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卢远征已经给抓了,要判。」我刚刚和卢远征的儿子放下电话呀,他儿子说,还好好的么。我就赶紧打电话过去再问一下。他儿子说:没有的事,没有这样的事。那时卢远征确实还没有事。我就起了疑心。果然,那一天我就在报纸上看到了这条消息。我发现,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什么消息,和远华案有关的消息啦,一些和公安、检察院有关的消息啦,他就说,是李健啦,潘局长啦,或者是什么什么人打电话过来告诉他的。然后我就在报纸上找得到。
   
   问:他是每天拿报纸上的消息来骗你的钱。
   
   赖:这个人真是不可以这样做。他就把报纸上的消息给我,好像是在给我到处找情报, 挺辛苦的,然后就跟我要钱。现在我要是能够见到他都还要骂他,做人不能这样的嘛。
   
   问:这个邓亚军还在温哥华吗?
   
   赖:在,他不敢来见我,他把那个房子卖给我了,不久我就出事了么,我搬进公寓才没有几天就出事了,就给移民局抓了。当时,警察看见我们的行李都放在家里,没有打开,以为我们随时要走路了,就以为我们会潜逃什么的。在法庭上移民局也是这么说的。邓亚军现在住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不难找到的。我还有他的电话,他也不接我的电话了。他不敢见我嘛。他还欠我不少钱么,他不敢接我的电话,留言给他,他也不回。现在他还在温哥华这边,我要找他要钱,他很怕我。其实,我不想说这一些,但是这个人太过份了。他看我现在有麻烦就这样,你看,连香港那个姓陈的,陈良的电话都换掉了。
   
   问:邓亚军现在在做什么呢?你知道吗?
   
   赖:不知道。不过他也不会做些什么正经事情,他就是到处骗吃骗喝的。他走到哪里也是只会做那些事,就是给共产党做点事,靠给共产党搞点小情报,背后捣点鬼,赚点钱。是没有什么本事的人。所以我把这个事情才会说出来,我一说出来他就会伯,因为他欠我的钱,我要要回来。虽然我没有办法找到他,但是加拿大警察可以找到他。香港那个姓陈的,偷香港入境处文件的那个叫陈良的,一直跟他是死党,现在也找不到了。邓亚军要是来跟我见面,我还会好好跟他讲,现在是他要我这样,是他逼我这样做。
   
   问:他是香港的永久居民吗?
   
   赖:他自己说是永久居民,他一直说是安全部派驻香港的自己人嘛。我也不知道他什么 时候到香港的。他在加拿大应该还是拿中国护照,应该快入籍了,好像是投资移民来的。
   
   问:他哪一年来的?
   
   赖:不知道。我认识他时他老婆已经来加拿大了。他原来在国内时跟原来八局的刘局长 关系很好。
   
   问:加拿大移民局的代表在有关你的拘押聆讯中,说你到赌场去豪赌。
   
   赖: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就是因为我整天等那边的消息,很烦,也没有地方去, 也没有朋友。后来就跟我在这里认识的人去赌场,一次,我在Ho二idAy hn的赌场,我是 玩二十一点赢了四万块。我让一个人去给我换钱,我每次让他拿五千块去换,连续换了七次。
   
   问:引起赌场注意了?
   
   赖:赌场就以为我打二十一点,是会算牌的,就以为我是靠这个赢的。后来就找了个理由不让我进这个赌场了。其实当时我是运气好,来运气的时候不能走的。他们就奇怪了,为什么我自己不去换钱,其实,他去帮我换,也是要登记我的名字,是一样的。他们只是怀疑, 是那个老板太小气了。
   
   问:移民部是怎么知道的?
   
   赖:「四二O」专案组的刘晓辉他们来时,我跟他们聊天说,这里的赌场我不能进,我 都是到美国那边去玩。我只是不想跟他们说实话。后来这些人就提供给了这里移民部。移民 部大概就跟踪我了。
   
   和专案组越洋联络
   
   问:「四二O」专案组是怎么跟你联系上的?
   
   赖:他们在派人过来之前就一直跟我有联系。
   
   问:是你先主动跟他们联系的,还是他们先跟你联系的?
   
   赖:我没有主动跟他们联系,我一直跟家里头有联系,刚开始一出来我都是和家里人联 系的。我一直是跟我大哥有联系,我都会打电话回去问一下怎么样了。其实我大哥对我公司 的事情什么也不懂的,一点什么都不懂,我可以这样说。
   
   问:你是九九年八月十四号到这里,你在这里住了好一段了之后才决定申报难民的,一 年左右吧?
   
   赖:十个月。就是「四二O」专案组他们来了之后嘛,我跟他们见过面之后,我看他们骗得太厉害了,没有实话,都是骗人的。什么也没有,承诺都不会兑现的,这一点我已经很清楚了,在跟他们谈话过程中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楚,我就知道我不能回去了,我就决定申请 难民喽。
   
   问:实际上你从来没有和那边断联系吧?
   
   赖:没有,没有断过。反正一来到这边,我就先买了两个手提电话,是美国电话号码。 问:为什么你要买美国电话呢?而且还买了两个电话?
   
   赖:因为我也是比较聪明的人,我不要他们知道我在那里。因为如果我要跟他们那边通 电话的话,我肯定我的电话是会被监视的,会给他们发现号码。所以我先用一个美国电话, 他们就以为我是在美国喽。他们跟我联系时也不问我在哪里,他们从来也没有问过。
   问:你和你的家里人、手下、朋友等等都一直有联系,是吧?
   
   赖:有,一直有联系,开始我刚到这边时,那边的一些人都敢和我联系,后来就越来越 严重,越来越不敢和我联系了。
   
   问:那你是什么时候直接跟「四二O」联系上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