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一)]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一)

十:流亡生涯
   
   ***
   
   盛雪 著

   
   
   
   星夜出逃
   
   据中国官方的报导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福州市公安局原局长庄如顺,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赖昌星等人贿赂,折合人民币五十四·五五万元:在公安机关缉捕赖昌星的过程中, 为赖昌星通风报信,并指使其外逃,造成严重后果,情节特别严重,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 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另有报导说:据消息人士透露,庄如顺在一审被判死刑后,曾经试图自杀,自杀未遂后,对涉及远华案已有悔意,首先揭发福建省委宣传部长李闽忠在担任漳州市委书记期间,接受赖昌星贿赂高级房车等。李闽忠在去年十二月被中纪委「四二O」专案组「双规」,现已进入司法程序。庄如顺每天都写出数千字揭发材料和思想汇报,涉及包括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 福建省委副书记石兆彬等官员。
   
   据了解,高院和专案组仔细研究了庄如顺的上诉书后,认为庄如顺在一审判决前已有揭 发表现,接受赖昌星贿赂的房车在案发前也已退还,与一审判决的受贿事实有一定出入,但 是因为他为赖昌星通风报信,罪不可赦。因此,虽可逃过一死,但至少要面临无期徒刑。
   
   问:你是怎么决定要逃出来的?
   
   赖:开始我一直都没有要走,九九年五六月份我还在北京跟踪我的事,国安部还一直说没有事,当时他们要保我的报告都写了,国安部长许永耀也签了。但是没有人敢送,他们那时一直拍胸脯说:国家利益第一嘛,走私算什么?我记得这句话。因为我为他们立了那么多功呀,他们个个都为此提了干。要不是我立的那些功,什么「四二O」不「四二O」呀,个个都会进去的。要不然,已经这么多人进去了,为什么国安的没有抓一个,原因就是在这里。我告诉过他们,我通过董文华给罗干递过一封信,介绍我的这些问题,董文华跟罗干谈了, 也被牵连进去。要不是董文华太出名了,恐怕也会被关起来的。
   
   问:后来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决定真地动手呢?
   
   赖:就是摆不平嘛。中间一段时间好像没有什么动静,没有什么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就好像过去了。六月份他们来查我之后,我就回香港了,让他们自己去查吧。这一次我 是到八月份才再回去。
   
   问:八月初你再次回了厦门,也是最后一次回厦门和中国大陆是吗?
   
   赖:那一次是我最后一次回厦门了。我那次回去是另外一个渠道回去的。在去之前,我 在香港给庄如顺打了一个电话。我跟他说:我要出去一两天,这一两天我不会跟你联系,我 没有办法跟你联系,等我回来再跟你联系。当时,我是怕他们会「边控」,所以我就没有告 诉他。
   
   问:你说是从另外一个渠道进去,是什么意思?
   
   赖:就是说,我没有经过海关喽,我是偷渡进去的,我是经澳门回的厦门。我是自己进去的。天还没亮,我回到厦门,就又给庄如顺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回来了,已经在厦门了。他说:我就猜你要回来了。我就打一些电话,都是我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下午,我还去 了我公司一趟。 ·¤
   
   问:公司?你不怕你被监控吗?
   
   赖:我到公司也没有什么外人看见。我开车到公司门口,一下车就进去了,公司的服务 员看见我也很高兴,因为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嘛。他们一看见我,当然是高兴了。我 就跟公司的服务员说:不要说我回来了。
   
   问:是哪一间公司?是红楼吗?
   
   赖:不是红楼,我没有回红楼。我是去了我的新公司「大华景」,被他们称为“白楼” 的。我在那里没有呆很长时间,就回到我的「小华景」,我家里。后来我才知道,我一到厦门他们就知道了,因为我一直在打电话,我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打到澳门谈生意上的事。到了夜里三四点钟,我小舅打电话来,说:好像出事了,公司来了很多人,在敲门,要搜查。我开始不相信,以为是来找别人,或者是有人打架还是怎么的。没有理,就挂了电话。后来一想,有点不对,就又打电话回去问我小舅。他说:两间公司都是人,好像不简单。我就自己从家里开车出去,到富豪别墅那边,换了一部普通的车。因为我的车是一千多万的,太显眼了。我开了一部日本车到公司去自己看一下。我一看,公司门口是武警站岗了,已经到处 都是人,不对头了。他们全部叫的是武警,不是公安。
   
   问:公司是被包围了吗?你怎么能够看到公司到处都是人呢?
   
   赖:没有包围,我的公司很大,要包围,起码要五十多个人以上。不过他们好像也来了有四十来个。我只是可以看到里外都有人。这时,我想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就走开,打了一个电话给庄如顺。我是用手机打到他的手机上,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很紧张了,我让他把手 机一直开着。
   
   问:这是什么时问?
   
   赖:凌晨四、五点钟吧。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多公安来我公司这边,他们是0不是来抓我?」他说:「是。你怎么走?你出不去了。」我说:「你不要管,我自有办法。」他又说:「他们没有通知我。」我说:「那好了,就这样,不要多讲了。」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他们要来抓我。我在香港也打过电话给他呀。后来我听说,那天奸像是在半夜一点钟, 上边让动手的。
   
   问:你是自己找他核实了这个情况?
   
   赖:对,是我打给他。然后,我又接到另外一个电话,是一个边防总长来的,他通知我 的,当时全国的边防已经封锁了。
   
   问:他们既然是冲着你来的,为什么没有抓你?
   
   赖: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想他们是听到我的声音,但是不知道我在哪里。
   
   问:听到你打电话,但是不知道你确切的地方,是吗?
   
   赖:对,因为我房子很多么。不过这一点我也怀疑。我这么想,你看,我打电话打了四 五个小时,他们没有道理查不出来么,我是用家里电话打,还不是手提电话。也许他们知道 我的范围,但是不知道我的确定位置。其实我就在自己家里,而且一直在打电话。
   
   问:你是什么时候动身离开的?
   
   赖:我回到我的富豪别墅,又打了电话给我的司机(后来这个司机也从香港被抓回去了),叫他开车到路口等我送我出去。我叫他不要开奔驰车,开一部破车,我猜想路上可能要查我。他来接上我,我们就直接上路了。车到了漳州我就看见路上已经设了卡,有很多警察和全副武装的武警在检查。我知道如果是奔驰车,就要被截了,就完了。他们肯定是只查奔驰车,福建车牌,所以,虽然我在厦门有十辆奔驰,我都没有坐,我是算到了这一点的。 问:一路上没有什么事吗?
   
   赖:没有,我们在路上还吃午饭呢。
   
   问:在什么地方吃饭?你不怕被发现吗?
   
   赖:我会算的。我的这个司机以前是开大巴的,他知道那里的东西好吃。我们到广东境 内的一个地方停下来吃饭,就在路边的饭店,我记得我们当时吃的是「鱼头豆腐汤」,这是 我喜欢吃的。
   
   问:你当天就回香港了吗?
   
   赖:没有,我们开了大约十个小时,到深圳已经六点钟左右,太晚了,过不去香港那边了、我就在深圳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就坐快艇想办法过去了。用了四十分钟。到了香港,大概七点多钟。我就打电话给庄如顺,告诉他我回到香港了。他就说:我还担心呢,这样我就放心了。他还说:你还真有一套呀,我没想到你能走得出去。我就笑笑喽。
   
   问:庄如顺是什么时候被抓的?
   
   赖:第二天,我到香港第二天他就被抓了。他和杨前线同一天被抓的。然后就开始大规 模动手了。我出来以后,他们抓了多少边防的人,你知道吗,连浙江那边都抓了,就是要查 出来是谁放我出来的。当时全国所有边防都“边控”了。
   
   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
   
   赖:这个不要讲了。
   
   问:你什么时候决定离开香港的?
   
   赖:回到香港的时候,我还什么都没有决定。因为杨前线、庄如顺他们被抓了,我不能 这样走嘛!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想离开香港的。同一天好像还抓了小杜。
   
   问:小杜?为什么事?
   
   赖:小杜,杜清森,是福建省公安厅警令部主任。他们说,是他先拿到了公安部那一张 抓我的通知传真的,然后告诉了庄如顺通知我跑的。
   
   问:是什么事情让你决定离开的?
   
   赖:我根本就没想过要离开香港。但是我确实是想让我的老婆孩子先走。我是一直到接 到香港入境处的那个梁锦光的通知,我才决定离开一下。本来我看他们被抓了,我是不想走 的,我还想到那边对付这些事。
   
   问:那你本来打算让老婆孩子到哪里去?
   
   赖:我本来打算让他们先去菲律宾,八月十三号,定礼拜五,我让他们去菲律宾。他们 到机场了,菲律宾航空公司不让他们买票。因为是说我太太自己带了三个孩子,没有父亲陪 同,没有我一起走,他们说不行,必须要我的一封信。
   
   问:需要一封父亲的认可信。
   
   赖:对,对,对。我接到大儿子的电话,我跟他说:我心里很难受,事情变成这样也没有办法。出去在外边一切要小心。我儿子就跟我说,他说:爸爸,你一定不要怎么样,不要去想那些事,不要想不通。怎么怎么样。我听了这句话:心里很难受。反正那一天跑来跑去, 怎么都不行。然后他们就只好回来了,说明天再去。
   
   梁锦光指路飞往加拿大
   
   由于赖昌星于二OOO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加拿大被捕,于是赖昌星向加拿大申请政治 庇护的申请表也因此曝光,其中写到,他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得到香港入境处官员粱 锦光通知,北京要逮捕他,因而,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离开香港,来到加拿大。
   
   对此,香港政府立即于十一月二十九日出面反驳,表示,绝无资料显示有入境处职员牵 涉事件,有关指控毫无根据。发言人并强调,入境处非常重视职员的操守及纪律,维持高度 廉洁精神。
   
   此时,香港入境处高级入境事务上任梁锦光已经在二OOO年八月份香港入境处的一场 大火中丧生,此事变成死无对证。
   
   香港特区政府入境处官员更指责:「赖昌星对英勇殉职的高级入境事务主任梁锦光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是恶意的谎言和卑鄙的指控。」入境处并表示已经对事件做出调查,根据记录显示,香港入境处在九九年十二月,才收到北京政府指赖昌星当年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得香港单程证的通知,因此,梁锦光不可能在八月份就通知赖昌星逃跑。香港入境处的官员并说:「对赖氏指控一名无法为自己辩护的人感到遗憾,赖氏极端不负责的言论对梁先生的家 人构成很大损害,我们对此予以谴责。」
   
   直到三月十四日,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仍然重申,赖昌星的说法没有事实根据,香港没有任何公务员涉及此事。叶刘淑仪并表示,任何人士如因使用非法取得的旅游证件(包括单程证)来港,而涉嫌触犯《入境条例》第四十二条,入境处会作出调查。如有是够的证据, 入境处会提出起诉及安排遣送离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