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九)]
拈花时评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九)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问:剀女士是加拿大的公民,她和我们一起来到中国,协助我们做翻译。
   
   答:我明白了。
   

   问:刘女士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在这 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沃克顿先生。
   
   (赖水强站起来向录像机方向鞠厂个躬)。
   
   答:你好。
   
   问:他也一样是从加拿大来的移民官员。
   
   答:噢,移民官员。
   
   问:最后,我们还有吴颖,她是公安部的人员。
   
   答:明白。
   
   问:这整个的面谈将被绿影。
   
   答:明白。
   
   问:本次面谈所搜集的资料,是用在赖昌星的移民部的听审时使用。
   
   答:我知道。
   
   问:那么这次我们问的内容都不是针对你所使用的。
   
   答:知道。
   
   问:你并不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答:嗯。
   
   问:那么本次绿像带将会复印一份,交给赖昌星的律师。
   
   答:我清楚。
   
   问:并且也会呈上一份在移民的听审上使用。
   
   笠口:嗯。
   
   问:我们并不能够保证,在这个物证呈上去之后,你所讲过的内容不会被公开。所以你 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决定不回答我们的问题。
   
   答:嗯。
   
   问:到目前为止,我所讲的话,你都听得懂吗?
   
   答:都懂。
   
   问: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吗?这些问题将在赖先生的移民法庭上使用。
   
   答:我愿意。
   
   问:你今天愿意声明你所讲的话是事实吗?
   
   答:现在要宣誓吗?
   
   问:那我们就请苏珊女士过来,为我们进行宣誓这个程序。 (苏珊?格里格森走到桌子前边来,带领赖水强宣誓:你发誓,在迄次面谈中,你都会讲 事实。赖举起右手跟着宣誓:我都会讲事实的)。
   
   问:在今天摄像机打开之前,我们有跟你讲过话吗?
   
   答:录像机之前?讲过喽。
   
   问:我重新问迄个问题。在今天这个录像机开启之前,我们有跟你讲过话吗?
   
   答:是有讲过了。我讲过了,我同意,我是同意的。
   
   问:我的意思是,在迄个摄像机打开之前,我们是否有和你讲过话呢?
   
   答:讲过,是有呀,但我不知道你打开没有。
   
   问:我们刚才跟你讲过了,我们的面谈都会摄像摄下来。
   
   答:我清楚。
   
   问:所以,在迄个摄像机开启之前,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跟你讲过话吗?
   
   答:没有呀。
   
   问:我有没有向你做过任何保证,如果你回答我们的问题,和我们合作呢?
   
   答:有呀。
   
   问:那我跟你保证了什么了呢?
   
   答:今天就是邀请我,向我了解这个事,让我如实回答;还有就是今天这个要绿像:另 外,要提供录像带给我三弟的代理律师。
   
   问:那我再问你一次,我有没有保证你,如果你跟我合作,我给你任何好处呢?
   
   答:没有。
   
   问:有没有任何人保证给你好处,如果你跟我合作呢?
   
   答:没有。
   
   问:那么,你的家人,有没有任何人向他们保证,如果你跟我们合作,会给他们什么好 处呢?
   
   答:没有。
   
   问:你的家人有没有被恐吓,你一定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答:没有。
   
   问:中国政府有任何强迫的行为,要你回答我们的问题的情况吗?
   
   答:没有。
   
   问:那么我们想开始问一下你个人的背景资料。
   
   答:行。
   
   问:可以跟我讲你的全名吗?
   
   答:好。我的全名叫赖水强。
   
   问:请你告诉我,你的出生年、月、日。
   
   答:我出生是在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二号,九点五十分。
   
   问:可以跟我讲你的出生地吗?
   
   答:我的出生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晋江县,青阳郡,烧厝村,第二村民小 组。
   
   问:能否跟我讲一下你的家庭背景?
   
   答:我的家庭背景包括我的父母亲吗?
   
   问:是的。
   
   答:我的父亲的全名叫做赖永等。……我再讲好吗?我母亲姓王,叫王书良。背景是这样的,我的祖父是姓王呀,他在三岁的时候被我的太祖父买来的,生下了我的父亲叫赖永等,还有一个姑娘叫什么我忘了。我的母亲是在我的父亲七岁时,被从孤儿院抱回来的。我的父亲七岁,我的母亲三岁。他们就一起长大、成才了,然后就结婚了。共生下了八个孩子,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小妹,三个小弟。男的是我老大。我的家庭情况就是这样。
   
   办企业起家,八一年坐「皇冠」
   
   问:可以告诉我们你有什么企业吗?
   
   答:有呀。是不是讲我个人。我以前是搞汽车配件和毛纺厂配件的,我以前一直是自己 搞自己企业,一直到九六年才到厦门。
   
   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搞这些企业的?
   
   答:七九年嘛,七九年开始开放改革,可以搞个体了。那时开始办汽车配件厂、毛纺厂, 还办鞋厂。
   
   问:你的这些企业赚钱嘛?
   
   答:我做汽车配件和毛纺配件是从七九年到九六年,做了十七年。赚了三百五十万列三 百八十万。我赚了第一笔钱,就在我老家盖了房子,我的房子是八一年就建了,还有一部小 汽车,我们还有四个孩子。生活挺好的,挺好的。
   
   问:你的车子是什么的?
   
   答:我的车子以前是皇冠牌,自动波,窗子都是自动下来的。我当时还有两部货车,后 来还有中巴车,是八六年。
   
   问:你还有其它的个人财产吗?
   
   答:个人财产?包括不包括现在,还定指八十年代?
   
   问:到现在为止。
   
   答:除了晋江烧厝村的一套房子,在厦门还有两套房子。一套是八十多万人民币,一套 是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问:是你的企业赚的钱,买的这些房子的吗?
   
   答:我到目前为止还差人家的钱。是呀,是呀。
   
   问:你是否能介绍一些远华公司的事?
   
   答:行呀,行呀。现在可以讲了吗?远华全名,以前是「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一 九九六年成立的。到九七年就多了一个「厦门远华国际集团」。,是不是要我讲厦门远华公司 的具体情况?
   
   问:是,请从一九九六年开始讲。
   
   答:好呀。厦门远华集团定赖昌星的全部资产,全部资产都是他的,我和赖昌标、赖昌 图全部都没有股份。赖水强也没有给他打过工,公司也没有派他做过什么事,管过什么。赖 昌标和赖昌图在公司给他主管过什么事。听明白了吗?
   
   问:我听明白了。所以是个家庭企业,是吗?
   
   答:对,就是钱是赖昌星他自己的。小弟赖昌标和赖昌图只是给他打工。我没有给他打 工,我不是给他打工的。他们两个给他打工属于高级职员。公司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清 楚的,你可以问我。
   
   问:赖昌星是怎么赚到足够的钱,来开这样的一个公司呢?
   
   答:这个我就要全部都实话实说,实事求是喽。我以前跟中国政府讲的也都是事实。赖昌星在七九年的时候,已经在跑生意,到了一九九O年,已经有了印刷厂、配件厂、雨伞厂了,四五个工厂,五六个工厂了,这些都是事实。我们四兄弟赚钱最厉害的,还是全名叫「福建晋江烧厝纺织厂」。这个工厂在八六、入七、入八,连续三年,被省政府评为重点能守信』用单位。除了迄五六个厂子以外,他在福建石狮跟人家合办了一个全名叫「福建石狮洁燕服装厂」。我算了一下,他正经生意赚的钱,差不多有五六百万。赚了五六百万,他是喜欢赌博,经常去澳门赌,有一次赢了三百多万。他赢的钱,加上他自己的钱,到九二年,他有一 千五百万。
   
   问:根据我的手表,现在是差十分钟到三点,现在是休息的时间了。
   
   答:不休息也可以呀。
   
   问:我们想还是休息一下。
   
   (休息十分钟)
   
   赖水强指证赖昌星走私
   
   问:你刚才告诉我,赖昌星在九二年的时候,身价是一千五百万。你可否再跟我讲一些 他的公司企业上的事呢?
   
   答:可以呀。你是让我讲他九二年以后的事吗?九二年他就从石狮回到厦门,回来了以 后,他就干了一些中国政府说是走私的事嘛。那么,在九二年到九四年量比较小。量比较大 是在九六、九七年。
   
   问:你说「小量」是什么意恩?
   
   答:是说那些电器生意,像电视机、空调、摩托车呀。那么比较厉害是在九六年、九七 年,香烟喽,汽车喽。除了汽车、香烟,还有油的量很大。但是我没有参与。前一段我在湖 南做生意。
   
   问:在这期间,赖昌星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生意上的事情?
   
   答:没有,他跟我话比较少。
   
   问:那你怎么知道他的迄些走私活动呢?
   
   答:嗯……他有时……我是从其他人那里听说的。从九七年开始我有参与。
   
   问:你说,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是从什么人那里听来的?
   
   答:当时有……当时……在那个阶段,从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五年,我确实没有参与,也没 有看到货。
   
   问:但是不管怎么样沟,你的这个兄弟是参与了走私活动,是吗?
   
   答:是呀。主要就是在石狮办服装厂的时候,布料里装的是电视机、空调。
   
   问: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答:当时我也是听晋江县的一些人讲的,我也看到过一些电视机和空调。
   
   问:你在哪里看到这些电器用品?
   
   答:在晋江。
   
   问:是在仓库里边看到的吗?
   
   答:呵,对,是在仓库里面看到的。
   
   问:你知道仓库是叫什么名字吗?或者仓库是在哪里呢?
   
   答:仓库是这样嘛,嗯……在雨伞厂装了一些电视机。
   
   问:这个雨伞厂是在哪里呢?
   
   答:雨伞厂是在晋江青阳岭山,八达岭的岭字。
   
   问:你看到的电视是很大数量的吗?
   
   答:我看到几十台喽。
   
   问:嗯。
   
   答:他没有让我参加这些事,所以我看到的比较少。
   
   问:你知道这些货物是从哪里来的吗?
   
   答:我不清楚。
   
   问:你知道迄些货迭列哪里去吗?
   
   答:卖到哪里去?卖给那些青阳做电器生意的。至于这些人卖到哪里去,我不清楚。
   
   问:你说在一九九六年以后,你就参与了赖昌星的生意吗?
   
   答:我帮他采购走私香烟。
   
   问:是怎么做的呢?
   
   答:他这个公司……当时呀,就是香烟过来以后就放到海鑫堆场,是保税区里。
   
   问:那时候你跟多少人一起合作呢?
   
   答:七个人。我们有些人到远华买一些香烟去卖。
   
   问:你是去找你的弟弟去拿这些香烟的,是吗?
   
   答:我是直接去找我的第二个小弟赖昌标。
   
   问:你参与走私香烟活动是只有一次呢?还是有几次?
   
   答:我所参与的总共是一万五千多箱,十七个四十尺的集装箱。是九六年的八月份,至 九八年的七月份。
   
   问:每个集装箱的烟价值多少钱?
   
   答:香烟是好多种。有三五牌的、万宝路、希尔顿,不同牌的。「三五牌」的,一条是十包,一条是……一条是七十八块人民币。一箱是五十条,价值是三千六到三千八。每一种的价格都不一样。那么「总督」和「希尔顿」呢,一箱只有一千多块钱人民币。「万宝路」是 三千一百块左右。
   
   问:那么每个装满香烟的货柜能赚多少钱呢?
   
   答:你是问我把烟拿到外省卖,还是走私香烟进来呢?
   
   问:那么你自己每个集装箱能赚多少钱呢?
   
   答:如果做成功的话,一个集装箱拿到上海、南京可以赚到二十五万。我讲的是「万宝 路」和「三五牌」。但是,这些货物如果半路被中国公安抓走,那么就赔本,赚不到什么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