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九)]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九)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问:剀女士是加拿大的公民,她和我们一起来到中国,协助我们做翻译。
   
   答:我明白了。
   

   问:刘女士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在这 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沃克顿先生。
   
   (赖水强站起来向录像机方向鞠厂个躬)。
   
   答:你好。
   
   问:他也一样是从加拿大来的移民官员。
   
   答:噢,移民官员。
   
   问:最后,我们还有吴颖,她是公安部的人员。
   
   答:明白。
   
   问:这整个的面谈将被绿影。
   
   答:明白。
   
   问:本次面谈所搜集的资料,是用在赖昌星的移民部的听审时使用。
   
   答:我知道。
   
   问:那么这次我们问的内容都不是针对你所使用的。
   
   答:知道。
   
   问:你并不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答:嗯。
   
   问:那么本次绿像带将会复印一份,交给赖昌星的律师。
   
   答:我清楚。
   
   问:并且也会呈上一份在移民的听审上使用。
   
   笠口:嗯。
   
   问:我们并不能够保证,在这个物证呈上去之后,你所讲过的内容不会被公开。所以你 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决定不回答我们的问题。
   
   答:嗯。
   
   问:到目前为止,我所讲的话,你都听得懂吗?
   
   答:都懂。
   
   问: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吗?这些问题将在赖先生的移民法庭上使用。
   
   答:我愿意。
   
   问:你今天愿意声明你所讲的话是事实吗?
   
   答:现在要宣誓吗?
   
   问:那我们就请苏珊女士过来,为我们进行宣誓这个程序。 (苏珊?格里格森走到桌子前边来,带领赖水强宣誓:你发誓,在迄次面谈中,你都会讲 事实。赖举起右手跟着宣誓:我都会讲事实的)。
   
   问:在今天摄像机打开之前,我们有跟你讲过话吗?
   
   答:录像机之前?讲过喽。
   
   问:我重新问迄个问题。在今天这个录像机开启之前,我们有跟你讲过话吗?
   
   答:是有讲过了。我讲过了,我同意,我是同意的。
   
   问:我的意思是,在迄个摄像机打开之前,我们是否有和你讲过话呢?
   
   答:讲过,是有呀,但我不知道你打开没有。
   
   问:我们刚才跟你讲过了,我们的面谈都会摄像摄下来。
   
   答:我清楚。
   
   问:所以,在迄个摄像机开启之前,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跟你讲过话吗?
   
   答:没有呀。
   
   问:我有没有向你做过任何保证,如果你回答我们的问题,和我们合作呢?
   
   答:有呀。
   
   问:那我跟你保证了什么了呢?
   
   答:今天就是邀请我,向我了解这个事,让我如实回答;还有就是今天这个要绿像:另 外,要提供录像带给我三弟的代理律师。
   
   问:那我再问你一次,我有没有保证你,如果你跟我合作,我给你任何好处呢?
   
   答:没有。
   
   问:有没有任何人保证给你好处,如果你跟我合作呢?
   
   答:没有。
   
   问:那么,你的家人,有没有任何人向他们保证,如果你跟我们合作,会给他们什么好 处呢?
   
   答:没有。
   
   问:你的家人有没有被恐吓,你一定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答:没有。
   
   问:中国政府有任何强迫的行为,要你回答我们的问题的情况吗?
   
   答:没有。
   
   问:那么我们想开始问一下你个人的背景资料。
   
   答:行。
   
   问:可以跟我讲你的全名吗?
   
   答:好。我的全名叫赖水强。
   
   问:请你告诉我,你的出生年、月、日。
   
   答:我出生是在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二号,九点五十分。
   
   问:可以跟我讲你的出生地吗?
   
   答:我的出生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晋江县,青阳郡,烧厝村,第二村民小 组。
   
   问:能否跟我讲一下你的家庭背景?
   
   答:我的家庭背景包括我的父母亲吗?
   
   问:是的。
   
   答:我的父亲的全名叫做赖永等。……我再讲好吗?我母亲姓王,叫王书良。背景是这样的,我的祖父是姓王呀,他在三岁的时候被我的太祖父买来的,生下了我的父亲叫赖永等,还有一个姑娘叫什么我忘了。我的母亲是在我的父亲七岁时,被从孤儿院抱回来的。我的父亲七岁,我的母亲三岁。他们就一起长大、成才了,然后就结婚了。共生下了八个孩子,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小妹,三个小弟。男的是我老大。我的家庭情况就是这样。
   
   办企业起家,八一年坐「皇冠」
   
   问:可以告诉我们你有什么企业吗?
   
   答:有呀。是不是讲我个人。我以前是搞汽车配件和毛纺厂配件的,我以前一直是自己 搞自己企业,一直到九六年才到厦门。
   
   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搞这些企业的?
   
   答:七九年嘛,七九年开始开放改革,可以搞个体了。那时开始办汽车配件厂、毛纺厂, 还办鞋厂。
   
   问:你的这些企业赚钱嘛?
   
   答:我做汽车配件和毛纺配件是从七九年到九六年,做了十七年。赚了三百五十万列三 百八十万。我赚了第一笔钱,就在我老家盖了房子,我的房子是八一年就建了,还有一部小 汽车,我们还有四个孩子。生活挺好的,挺好的。
   
   问:你的车子是什么的?
   
   答:我的车子以前是皇冠牌,自动波,窗子都是自动下来的。我当时还有两部货车,后 来还有中巴车,是八六年。
   
   问:你还有其它的个人财产吗?
   
   答:个人财产?包括不包括现在,还定指八十年代?
   
   问:到现在为止。
   
   答:除了晋江烧厝村的一套房子,在厦门还有两套房子。一套是八十多万人民币,一套 是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问:是你的企业赚的钱,买的这些房子的吗?
   
   答:我到目前为止还差人家的钱。是呀,是呀。
   
   问:你是否能介绍一些远华公司的事?
   
   答:行呀,行呀。现在可以讲了吗?远华全名,以前是「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一 九九六年成立的。到九七年就多了一个「厦门远华国际集团」。,是不是要我讲厦门远华公司 的具体情况?
   
   问:是,请从一九九六年开始讲。
   
   答:好呀。厦门远华集团定赖昌星的全部资产,全部资产都是他的,我和赖昌标、赖昌 图全部都没有股份。赖水强也没有给他打过工,公司也没有派他做过什么事,管过什么。赖 昌标和赖昌图在公司给他主管过什么事。听明白了吗?
   
   问:我听明白了。所以是个家庭企业,是吗?
   
   答:对,就是钱是赖昌星他自己的。小弟赖昌标和赖昌图只是给他打工。我没有给他打 工,我不是给他打工的。他们两个给他打工属于高级职员。公司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清 楚的,你可以问我。
   
   问:赖昌星是怎么赚到足够的钱,来开这样的一个公司呢?
   
   答:这个我就要全部都实话实说,实事求是喽。我以前跟中国政府讲的也都是事实。赖昌星在七九年的时候,已经在跑生意,到了一九九O年,已经有了印刷厂、配件厂、雨伞厂了,四五个工厂,五六个工厂了,这些都是事实。我们四兄弟赚钱最厉害的,还是全名叫「福建晋江烧厝纺织厂」。这个工厂在八六、入七、入八,连续三年,被省政府评为重点能守信』用单位。除了迄五六个厂子以外,他在福建石狮跟人家合办了一个全名叫「福建石狮洁燕服装厂」。我算了一下,他正经生意赚的钱,差不多有五六百万。赚了五六百万,他是喜欢赌博,经常去澳门赌,有一次赢了三百多万。他赢的钱,加上他自己的钱,到九二年,他有一 千五百万。
   
   问:根据我的手表,现在是差十分钟到三点,现在是休息的时间了。
   
   答:不休息也可以呀。
   
   问:我们想还是休息一下。
   
   (休息十分钟)
   
   赖水强指证赖昌星走私
   
   问:你刚才告诉我,赖昌星在九二年的时候,身价是一千五百万。你可否再跟我讲一些 他的公司企业上的事呢?
   
   答:可以呀。你是让我讲他九二年以后的事吗?九二年他就从石狮回到厦门,回来了以 后,他就干了一些中国政府说是走私的事嘛。那么,在九二年到九四年量比较小。量比较大 是在九六、九七年。
   
   问:你说「小量」是什么意恩?
   
   答:是说那些电器生意,像电视机、空调、摩托车呀。那么比较厉害是在九六年、九七 年,香烟喽,汽车喽。除了汽车、香烟,还有油的量很大。但是我没有参与。前一段我在湖 南做生意。
   
   问:在这期间,赖昌星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生意上的事情?
   
   答:没有,他跟我话比较少。
   
   问:那你怎么知道他的迄些走私活动呢?
   
   答:嗯……他有时……我是从其他人那里听说的。从九七年开始我有参与。
   
   问:你说,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是从什么人那里听来的?
   
   答:当时有……当时……在那个阶段,从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五年,我确实没有参与,也没 有看到货。
   
   问:但是不管怎么样沟,你的这个兄弟是参与了走私活动,是吗?
   
   答:是呀。主要就是在石狮办服装厂的时候,布料里装的是电视机、空调。
   
   问: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答:当时我也是听晋江县的一些人讲的,我也看到过一些电视机和空调。
   
   问:你在哪里看到这些电器用品?
   
   答:在晋江。
   
   问:是在仓库里边看到的吗?
   
   答:呵,对,是在仓库里面看到的。
   
   问:你知道仓库是叫什么名字吗?或者仓库是在哪里呢?
   
   答:仓库是这样嘛,嗯……在雨伞厂装了一些电视机。
   
   问:这个雨伞厂是在哪里呢?
   
   答:雨伞厂是在晋江青阳岭山,八达岭的岭字。
   
   问:你看到的电视是很大数量的吗?
   
   答:我看到几十台喽。
   
   问:嗯。
   
   答:他没有让我参加这些事,所以我看到的比较少。
   
   问:你知道这些货物是从哪里来的吗?
   
   答:我不清楚。
   
   问:你知道迄些货迭列哪里去吗?
   
   答:卖到哪里去?卖给那些青阳做电器生意的。至于这些人卖到哪里去,我不清楚。
   
   问:你说在一九九六年以后,你就参与了赖昌星的生意吗?
   
   答:我帮他采购走私香烟。
   
   问:是怎么做的呢?
   
   答:他这个公司……当时呀,就是香烟过来以后就放到海鑫堆场,是保税区里。
   
   问:那时候你跟多少人一起合作呢?
   
   答:七个人。我们有些人到远华买一些香烟去卖。
   
   问:你是去找你的弟弟去拿这些香烟的,是吗?
   
   答:我是直接去找我的第二个小弟赖昌标。
   
   问:你参与走私香烟活动是只有一次呢?还是有几次?
   
   答:我所参与的总共是一万五千多箱,十七个四十尺的集装箱。是九六年的八月份,至 九八年的七月份。
   
   问:每个集装箱的烟价值多少钱?
   
   答:香烟是好多种。有三五牌的、万宝路、希尔顿,不同牌的。「三五牌」的,一条是十包,一条是……一条是七十八块人民币。一箱是五十条,价值是三千六到三千八。每一种的价格都不一样。那么「总督」和「希尔顿」呢,一箱只有一千多块钱人民币。「万宝路」是 三千一百块左右。
   
   问:那么每个装满香烟的货柜能赚多少钱呢?
   
   答:你是问我把烟拿到外省卖,还是走私香烟进来呢?
   
   问:那么你自己每个集装箱能赚多少钱呢?
   
   答:如果做成功的话,一个集装箱拿到上海、南京可以赚到二十五万。我讲的是「万宝 路」和「三五牌」。但是,这些货物如果半路被中国公安抓走,那么就赔本,赚不到什么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