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公开建议信]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公开建议信

   各位尊敬的委员先生,
   
    关于中国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问题,这一段时间可以说闹得沸沸扬扬的。有意或者无意中,被网络民意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事情,被广大网民着实兴奋了一把,似乎又偃旗息鼓了。
   
    这是一个老问题,据我所知三十年前就无数次被提出来、大讨论过,每次没有任何效果。只是这一次有了一些新的内容,就是交代了纪检委作出了一定的努力,但受地方官员的强力阻挠不惜以瘫痪政务要挟,不了了之了。

   
   
    于是“中央”可以交代了,因为工作做了,做不下去。于是地方官员吃了定心丸因为看来这一场中央与地方官员的博弈中他们“没有输”。于是中央没有输因为你们做了工作,地方官员也没有输因为事情不了了之了。输的是全中国的国民,因为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进步。我们的呵责、呐喊、批评没有任何作用,于我们仍然要回到日常生活中去,我们不能够天天只关心政治问题,我们要吃饭。
   
    从吴官正先生的“离职报告”外泄到某地方政协副主席的反诘,引起了各种网络民意大量的讨论,我们最后得到的是沉默,死一般的沉默。但是我们很清楚,在中国你们的沉默就是一种态度,在民意沸腾而你们不愿意与民意正面冲突又不愿意顺从民意的时候,通常你们就沉默。于是事情会慢慢淡化,直到消失,甚至走向民意的反面,而我们无计可施行。杨佳事件、瓮安事件、四川豆腐渣学校事件,你们都是这样处理的,你们和我们都非常清楚,但是我们无计可施行。就象你们的发言人说的:“我们不害怕网络。”当然,网民们无拳无勇,而你们手握重兵,你们为什么要害怕?
   
    但是,还是有一件事情令我非常奇怪,就是为什么地方官员对公开自己的财产的反应如此激烈?难道这真的是一件“反腐败”的利器吗?有很多朋友对此曾经热血沸腾,他们说“官员们一旦公开个人财产,就意味着贵党将失去政权,因而这是在颠覆国家政权”。果真如此吗?我是学工商管理的,我知道其实这不过是一项不痛不痒的措施。不要说对你们伤筋动骨,简直连皮毛都伤不到。
   
    原因很简单,因为需要公布的仅仅是官员“自己名下”的财产。哪一位官员不是老婆孩子情人和亲朋好友一大堆?哪一个人的名下不可以挂上几千万财产?他们不会傻到这么简单的操作都不懂吧?况且把财产化成现金通过底下钱庄汇到美国、瑞士等等地方,操作途径太多了。贵党的统计不是每年有上千亿黑金流出国外吗?洗钱不是已经成为贵党的强项之一了吗?
   
    即便如网友所说,把贵党的官员拉出来枪毙一半也不会有几个冤枉的,但要公布一份一清如水的财产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即便这件事情做成功了,每个官员申报的无非十来万存款一套房改房而已,何惧之有?所以,强大的施行阻力,我觉得是因为这是第一项真正监督官员操守,真正要求官员需要向全体国民交代事情的规章或法律。假如这件事情办成了,这也许是中国有史以来官员需要向全体国民作出交代的第一次,其象征意义远胜实际效果。因此,我们乐见其成,虽然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非常值得努力。
   
    至于如何解决政治阻力问题,我有一策,保证这件事情可以得到完美解决,甚至几乎不会有任何“政治阻力”。关键问题是:“你们真的想这样做吗?”
   
    怎么做能够得到这样的效果呢?待我细细道来。
   
    第一步:公布政治局九大常委的全部个人财产,人民日报及全国各大党报出号外加以刊载,所有媒体播出。
   
    第二步:公布政治局全体委员个人财产。
   
    第三步:公布全国各地党政机关省部级以上官员的个人财产。
   
    第四步:公布全国各地党政机关司局级以上官员的个人财产。
   
    第五步:公布全国各地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官员的个人财产。
   
    第六步:公布全国各地党政机关副科级以上官员个人财产。
   
    第七步:制度化、法律化,形成惯例,令各级官员定期向大众公布个人财产。
   
    当然,这样做会引起一定的震动,但只要按照这样的步骤推行,此事可谓必成。之所以能形成政治压力的原因在于贵党推行新政策的时候习惯以某个地域为界,这样受影响的人员可以形成地区优势,在某地方政治瘫痪、管制瘫痪。但只要把地域策略改为层面策略,并加上九大常委的带头作用,可以将反对行动限制到最小。比如说要求各地省部级以上官员公布个人财产,一个省也就几个人吧?他们拿什么瘫痪全省政治?况且这样做意味着同时与九大常委为敌,以贵党的官场政治哲学而言,他们怎么会这样做呢?到了省厅级的时候,省的头头已经过关了,也就轮不到他们反对了。
   
    这是必然的。关键的问题是:
   
    你们肯定你们真的希望这样做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