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致三天内在我博客留下上千条重复评论的朋友]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三天内在我博客留下上千条重复评论的朋友

   朋友,
   
   你好。三天内你在我的旧文章里面留下了上千条基本重复的评论,你有耐心,可惜不够聪明。我虽然不是学电脑的,从来没有上过一天关于电脑的课程。但是由于对电脑的一种天生爱好,我玩了很多年,算有一点点认识吧。从技术的角度看,你的行为连半点实际意义都没有,何苦呢?
   我有点不耐烦了,因为朋友们的评论都被你压到底下去了,无法在我的首页显示。于是我着手删除你了,废了我半个小时,算清理得七七八八了。但是你还在继续,你是五毛?还是红客?目的是骚扰?还是别的?我还读过几本书,有一点点修养,这种行为,不值一哂。
   其实我也很不理解你们的,不如我们来探讨一下你们的行为吧。

   你们也许会说,你们也要吃饭,要赚钱,要养家等等的。但是,你们能有多少钱好赚呢?你们看看这个国家已经被你们的老板折腾成什么样子了?那些执政党的混蛋们高高在上,肆意蹂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你们这样为虎作伥仅仅是为了那么微薄的工钱?你知道你们的老板们贪污了多少?受贿了多少?他们养了多少情人?破坏了多少环境?害死了多少人?
   而他们扔给你们的,不过是基本上没有肉的一点点骨头。难道为了这么一点点骨头,就值得你们费劲心思地效忠他们?为了这么一点点骨头你们就可以出卖自己的良知?出卖你们的自尊?出卖你们的人性?当然,这种观点建基于你们还是天生有一点点良知、自尊和人性的。
   我无法理解你们,更不能效法你们。当我看到北京的访民被你们的同事抓回当地的时候,把他们送到精神病院的时候,当我看到你们的同事建造了遍地的豆腐渣学校而害死那么多我们的孩子的时候,看到谭先生的因那样正当的行为被你们抓进监狱的时候,当我想起你们的前辈用坦克碾压国民的时候,当我看到这国家社会被你们弄得糜烂透顶的时候,我会愤怒、我会发指、我会咆哮。
   因为这国家不仅仅是你们党的国家,这江山不仅仅是你们党的江山,也是我们的。我生于斯,长于斯,我有中国人的黑头发黄皮肤,我吃的米饭,我喝的是珠江水、乌龙茶,我受过中国古圣先贤的文化滋润、我读的是四书五经、二十四史,我的祖先叫做轩辕氏、神农氏,我爱这一切因而我无法看着你们蹂躏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良知而无动于衷。
   我手上没有枪,没有炮,没有导弹,没有军舰,没有庞大的人力资源,没有一年五万亿的财政收入,我只有一支秃笔。
   我只能用这一支秃笔对抗你们的庞大的军队、警察、密探,但是我没有恐惧,我只有愤怒,因为我爱这地方、爱这人民。
   我可以坐牢,可以死,因为我虔诚地信仰佛教,菩萨在带领我,你们来吧,我等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