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耻辱的执政党,我想颠覆你们]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耻辱的执政党,我想颠覆你们

   轉發一封令人沉痛的信
   
   
   各位朋友:
   

   3月28日,成都环保工作者、作家、原《文化人》主编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此前谭先生正在进行有关川震遇难儿童与豆腐渣工程的调查,并核实遇难学生名单。28日上午,警方来人抄走他家的光碟、手稿、文件,当时只有他的孩子在家,警方并对其抄家现场进行了拍照。
   
   谭作人发起以及参与过四川成都公民关注的多项公益活动,他曾就彭州石化项目发起“和平保城”行动,并向地方政府呈交《关于成都彭州石化项目的公民意见建议书》。去年川震发生后,谭作人发表了多篇分析文章。今年春天,谭作人撰写了有关建立《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并开始实地走访,希望在川震一周年期间完成公民独立调查。
   
   谭作人目前手机无法打通,他被警方拘留后,家中只有太太王庆华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他被拘留之前,电脑曾经被盗,家中的狗也曾经被人用刀捅伤。谭作人认为这些有可能是针对他本人的报复,并设想要与家人分开,以免伤及妻子和孩子。谭作人朋友目前能够打通的只有他家中电话。
   
   下面是谭先生的倡议书。
   
   
   
   哪里有网民,哪里就有公开和公平。中国网民们,来为孩子们做点事吧!
   
   关于建立《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
   
   在5·12大地震罹难孩子们面前,中国法律,集体失踪了。这是司法界的羞耻,也是当代中国人的集体羞耻。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人民汲取了人治社会的痛苦教训,通过拨乱反正,逐步建立起了法治社会所必需的司法制度和法律体系。三十年来,依法治国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成为全国军民共同推崇的基本共识。
   然而,5·12大地震后,在大量不合理倒塌的校舍和大量不正常死亡的师生面前,中国法院关门了,中国法律退却了,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法治大厦开始倾斜,岌岌可危;中国司法改革的进程开始倒退,权大于法和公权私用的现象,正在开始小面积复辟。
   由于地方政府部门对校舍倒塌原因调查的严防死守,由于教育行政部门的自我调查没有展开,由于建筑部门、地震部门、司法部门对真相调查的缺位失位,致使校舍倒塌原因长期无人追究。甚至,在极少数地方干部的权利意志和极个别狗屁专家的无耻谎言面前,中国媒体失语,中国法律逃避,中国社会各界对罪错事实及其可怕后果视而不见。这种现象的存在,已经迫使中华民族的良心和尊严,成为个别地方官员政治利益和权术谋略的牺牲品。这是极不正常的!也是极其可耻的!
   可悲的是,由于个别人掩饰罪恶的需要,致使我们至今也不知道5·12大地震,我们究竟失去了多少孩子!这使中国在世界面前,失去了说话的底气——当然,睁眼说瞎话和闭眼说横话的者,不在此例。
   尤其可耻的是,当5·12遇难学生家长行动起来,依法维权,用实际行动来保卫法制建设成果时,竟然遭受到一些公权部门的迫害打压。家长们因天灾人祸而受伤流血的心,再次遭受人为重创!
   5·12孩子,是中国孩子。我们每一位尚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对这些孩子心存愧疚,肩负责任。当这些孩子遭遇不幸和不公平待遇时,我们除去在心里说一声“对不起”外,是否可以,为他们多做一些具体的事情?
   尊重死者,才能善待生者。5·12大地震周年祭将至,我们在此借助网络媒体发出倡议:中国网民们行动起来,调动你的所有资源,来参与建设《5·12学生档案》,让地震死难师生,得到应有的尊重。
   生命同价。评估灾害损失,首先应该评估的是,人的生命损失。当官方统计不被信任,而民间统计又缺乏依据时,我们建议:由中国网民发起,以公民独立调查为依据,在网上建立由死难学生家长认可的家长版的《5·12学生档案》,用网络来还原被屏蔽的事实真相。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网络版的《5·12学生墓园》,用网络来把人间真情,再次相连。
   建议<5.12学生档案>具体方法如下:
   1、请网民志愿者以自组织的方式,前往四川、甘肃、陕西灾区开展公民独立调查。通过走访学生家长,确认每一个斑级,每一所学校、每一个乡镇、每一个县市、每一个地区遇难学生的真实数据,并建立起各自的<5.12学生档案>(××组)的资料库及数据库,存放在自己的博客里。
   2、通过公民独立调查,征集遇难师生名单,并以调查问卷(详附件)回收的方式,了解导致在校师生大量非正常死亡的真实原因,了解事故责任人的真实情况和具体责任,了解学生家长们依法维权的主要诉求和具体困难,为促进此事尽快进入司法程序,提供法律依据。
   3、在5·12大地震周年祭之前,把公民独立调查小组的调查成果汇总收集起来,提供给政府职能部门、决策部门、司法部门和新闻媒体,促进合理公共决策的出台及有序解决路径的产生,从根本上维护良性的社会稳定。
   4、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通过<5.12学生档案>的建立,维护中国法律的尊严,巩固法治建设成果,共建中国公民社会。
   附件一:死难学生情况调查问卷(家长版)
   附件二:死难学生情况调查表
   附件三:死难学生学校统计表
   倡议人:成都网民 谭作人
   
   博主评论:面对这样的事实,贱如狗蠢如豕的人都知道豆腐渣校舍的真相。而且真正的问题在于,你根本不知道全国还有多少豆腐渣校舍存在,再来一次灾难的话,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可爱的孩子会被踏掉的校舍压死。
   共娼裆们,你们根本就很清楚这种情况,你们知道全中国有无数的豆腐渣校舍存在。我的一个网友,他父亲就办过希望工程建设校舍的事情。他说那些钱很大一部分都被官员们私吞了,国家拨款也是如此,那些建筑商根本就做不出合格的校舍。
   执政党在漠视国民的生命安全,漠视我们的孩子的生命安全,这样的政权,早就该颠覆了。做得到的话,我第一个出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