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七)]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七)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
   
   
   盛雪 著

   
   中国政府:赖昌星是走私犯
   
   中国政府在向加拿大移民部提交的「赖昌星进行走私、行贿犯罪的基本情况及其刑事责 任」文件中指出:
   
   「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一案,经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立案侦查,已查明:走私集团首要分子赖昌星自一九九四年从晋江来到厦门,网罗同夥,进行走私活动,并对其亲属狂言:『不搞走私发不了大财』。一九九六年一月至一九九六年六月期间,赖昌星及其同夥采取伪报货品、伪报贸易方式和直接闯阕等手段,走私汽车、香烟、成品油等普通货物案值二五二?六亿元人民币,偷逃应缴税款一一五?八亿元人民币。此外,赖昌星及其同夥为了顺利进行走私活动,大肆向海关官员行贿汽车、人民币等,为其走私活 动提供便利。
   
   「赖昌星走私集团于一九九九年三月到五月,从境外组织各种品牌的走私香烟三一四个集装箱计二九八七三七件,分别由『苏达』轮等运抵厦门海域,停泊锚地后,赖昌星走私集团主犯侯小虎(已批捕在逃)指示厦门市海沧镇的卓文辉驾交通艇靠泊轮船,把侯小虎制作的假舱单等单证交给周华玲(『苏达』轮船长)等船长,换回随船单证后交侯占武,再由运走私香烟的轮船船长把伪造的舱单向海关、商检等部门申报。在通关时,赖昌星走私集团利用厦门开元外贸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进出口经营权,由侯小虎把走私香烟改为『木浆』、『聚丙烯』、『苯乙烯,丙烯睛共聚物』等低税率商品,制作假单,指使该公司报关员吴家英向厦门海关报关。通关后,走私香烟由赖水强、赖文峰、陈永建等货主提取销售。期间,装有走私香烟的集装箱被海关调入厦门海鑫集装箱有限公司堆场查验。赖昌星指使侯小虎、曾明育,向厦门海关驻堆场监管组组长陈昭忠先后行贿一OO余万元人民币,为其走私活动提供便利。海鑫堆场的职员陈国俊(系走私集团成员,已被逮捕)根据主犯的指令,开箱调包,把走私香烟换成『木浆』等货物,欺骗海关查验。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采取伪报货品手段,走私『五五五』、 『万宝路』、『希尔顿』、『健牌』、『红双喜』等……。」
   
   赖昌星:我是合法生意人
   
   赖昌星说:这个案子实在是太冤枉了,太冤枉了,他们真是太黑了。我能列举出三、四个理由来证明这一点。第一,这个案子为什么办了两年多了,还没有结案?因为他们结不了案,上边还没有摆平。另外,他们说我腐败。我腐蚀多少多少干部。现在被抓了的官员那么多,你要拿出证据说,让大家看看每个人的判决书,看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就说海关的这几个判了死刑的,看看他们的口供,他们拿了我多少钱,为我办过什么事?为什么判他们死刑的。大家都只是看到是因「远华案」判的,都以为跟我有什么关系,都往我身上想,现在你把整个福建的生意都算在我身上,我怎么能说得清楚?你不能只是说:情节特别严重,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什么什么的。为什么要一级警备、秘密审判?再有,你说我走私,你也要拿出证据来,说我哪一笔生意上怎么做的。我做生意这么多年,有二十多年了,你现在突然说我走私几百个亿,说我没有做过正经生意。那你以前有没有知道我走私,为什么年年评我「优秀企业家」?这么多年我为国家捐款,出钱的事有多少?一有什么事,你们就找我出 来捐款,算起来至少也有上亿了,你国家难道是在用我走私的钱?
   
   问:政府说你做香烟走私,说你没有进出口权?
   
   赖:没错,我的公司没有进出口权。但是我让他们去查,我的公司在哪个海关,有过任 何一笔进出口生意?我是让别人的公司去进,只是由我「远华公司」出钱,让一些有进出口 权的政府的公司去做,海关报关的事情都由他们去做,与我无关。我自己主要是做一些转口 的生意。
   
   问:你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
   
   赖:我这个贸易是这样做的。厦门市是特区,跟其他不是特区的地方的做法就下一样了, 特区可以享受特区的贸易权。比如说:特区可以做汽车的转口贸易,可以做转口的燃料油, 做转口香烟。如果不是特区,比如说上海、杭州等地,就不可以这样做了。
   
   比如说,在香烟的贸易上有一个差价,英美烟草公司卖给菲律宾是一块二,卖给大陆是八毛,日本呀、新加坡呀,每─个地区的价钱都不一样。我这种做法是,他卖给中国的烟,不让他先印好是卖给中国的牌子。如果我要一百个货柜,运到厦门,对于他们的代理来说,这烟已经销往大陆了,他就不管我怎么样去做了。但是,如果我要在大陆卖,我就要缴税,一包烟缴两包的税,没有赚,还要赔钱,所以要转口出去。因为他卖给菲律宾是一块二,我如果不在大陆卖,转口出去卖给菲律宾一块一,那我还可以赚二毛喽。菲律宾的客户会找我来买,我就装船给他。我也是经过海关监管、验货,然后上船,开出去到公海,卖给他们之后,他们怎么样去做,我也就不管了,他运到哪里我都不管了。我也可能卖到了南韩、日本,因为生意也有竞争嘛,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生意的底。别人买了我的货,他也有可能在公海就卖掉了,拨给小船了,没有运到菲律宾,也有可能这样了。但是厦门做这种转口贸易是 合法的。
   
   我把货运到厦门之后,先放在保税仓,这是由海关监管的,保税仓里边的货,不能够拖到外边来,要在保税舱的码头再装货柜,通过海关验货再出去。我跟海关的也不熟,他们每天当班的也不一样的人,随时就得叫人来查,验货的是谁我也不知道。装好了货柜,又再吊上船,要由他们监管的,上面有封条给封好,船就开出去了,船开去哪里我就不管了。
   
   他们「专案组」发现我有这么多香烟转口销往菲律宾,他们就到菲律宾去查,发现这些 香烟没有到菲律宾。菲律宾海关提供证据说,这些东西没有到菲律宾,他们就说:你走私, 你没有转口。这个就叫“证据”。
   
   问:为什么你能拿到货呢?
   
   赖:英美烟草公司是国际上最大的烟草代理公司,代理包括「万宝路』、「希尔顿」、「总督」、「三五牌」等香烟。他们每个月给全世界各地烟草配额,是按照指标来的,指标是固定的,烟草的好坏还要搭配。他们的货是抢得要命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拿到。这个指标我能拿到,别人拿不到,我当然能赚很多钱了。你去香港去打听一下,看是不是。我在这家英美烟草公司开了一个户口就可以拿货了。他们不愿意卖给散客,因为我要的量大,而且他要给公司有经营权的才行。我做这样正常的香烟贸易,一个货柜一次就可以赚二、三十万,那么我一个月做一百个货柜,我就可以赚两、三千万了嘛。电影演员巩俐的那个老公黄和祥,就是中国部的经理嘛,他也到过我红楼嘛。到了香港他也要请我一起吃饭的,我没有去。当然也有人在外边拿到那个指标来卖,不用到中国境内,在外边就可以直接卖了,这样一个柜就可以赚十来万。要是到厦门再转出来,价格又不一样,可赚二十来万。这个谢英武是那个特贸公司的,也是跟他们做了很久,你也可以到那个天茂公司查查看,因为这都是政府的公司,看他们的单证、转口的有多少。但是他们却说我是走私。这些都是正正当当的生意走出去的,不管我的货走到南韩,还是菲律宾,或者我在海上卖掉了也好,我只要不在你海关监管范围内就行了,他们为什么要抓我的人?他们查了那么久,什么都没有查到。
   
   问:你觉得指控没有事实根据?
   
   赖:谁都知道做生意当然有很多技巧了,对下对?生意也是有很多秘密的,不是完全都能公开的。实际上,大陆到处都是走私烟,哪里都能买到走私烟,政府根本就没有拿到税。如果他说我是做香烟走私,那么现在厦门到处还都有卖,全国也到处都有,叉是谁走私的? 我在这边也看过报纸,有一天他们总共抓了四条船,全是做香烟的。
   
   走私起码一个柜可以赚几十万。像那个蔡双敏的口供当中说,她和我们合作走私生意,做了五十个、六十个集装箱,她交给我老婆每个集装箱四、五万元,那我们除去船运费、陆运费、箱租费、海关税、拖车费、开信用证的利息费等等开支,每个柜我们只能赚一、两万。 这种生意他们也说成“走私”,他们自己都搞糊涂了。
   
   蔡双敏指控曾明娜
   
   现将中国政府向加拿大政府递交的蔡双敏的证词抄录如下:
   
   询问笔录
   
   时问:二OOO年八月十二日十六时
   
   地点:福建省泉州市看守所
   
   侦察员:张东明杨建伟记录员:焦德高
   
   泛罪嫌疑人:蔡双敏
   
   问:我们是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的工作人员,现就有关走私案件向你进行询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你要如实回答询问,否则要负法律责任。
   
   答:知道了。
   
   问:你的个人简况。
   
   答:蔡双敏,女,一九六一年十月二十日生人。汉族,原籍福建省晋江市人。现住香港特区德辅道西四三四,四四O号均益一期地下五号。现为香港超记贸易有限公司、超记贸易董事、总经理。香港身份证号O六四一七四O。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因涉嫌走私普通货物,因罪被厦门走私犯罪侦查分局刑事拘留。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因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被 逮捕,现关押在泉州市看守所,等待法庭审判。
   
   问:你认识曾明娜吗?
   
   答:认识。
   
   问:把经过谈谈。
   
   答:大约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在香港集友银行在香港举办的一个酒会上,我通过香港人洪清源的太大蔡秀平认识了赖昌星,赖当时给了我名片。赖的名片上是香港远华集囤公司的老板。后来,到大陆销售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我听我在生意场上的朋友周建志、陈振朝等人讲,远华集团在大陆的路子广,有办法把货弄到境内。我就按赖昌星留下的名片电话,打电话找赖大,并约赖太晚上吃饭。赖太正好晚上有时问,这样我在晚上在香港的一家酒店 请赖太,酒店的名字叫港丽。赖太给我的名片上的名字叫曾明娜。
   
   问:为什么叫曾明娜赖太?
   
   答:在香港一般都将太太的名字不用,而是将太大随着丈夫的姓叫。曾明娜的丈夫姓赖, 所以称赖太。我的丈夫叫谢百超,人们一般称我谢太。
   
   问:你为什么请曾明娜?
   
   答:一九九八年又半年后,我们的货运往大陆越来越困难。大陆政府的限制严格。我以往的客户无法将货物报关进口,远华集团能把货物拉到大陆。在香港许多人都知道远华的路子广,与一些海关人员的关系好,也就是贿赂海关人员,可以将货物非法运到大陆。我请曾的意思就是,让远华集团把我的货运到境内。考虑列赖昌星是老板太忙,我也是女人,找赖 太好讲话,就找了曾明娜。
   
   问:当时怎么讲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