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六) ]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六)

问:判决书说,接培功走私天然橡胶,热水器等货物,你觉得这种说法没有事实依据吗?
   
   赖:没有,他们就是随便来的。
   
   问:问题是,那是他的生意,你怎么知道没有事实根据呢?

   
   赖:我听到这种生意,我就知道是怎么样的了,这算什么走私,既然要走私,我要走私 那种利润高的东西,我干吗要走私这一种,有什么利润呢?这些是正常的生意。你说那个热水器,我要走私热水器的话,干嘛不去走私电视机呢,电视机要比这个赚得多得多呐,很简单的。
   
   问:那么他自己是不是认罪了呢?
   
   赖:进去以后人都给打得很厉害,什么都会说是自己做的了。现在他人都死了,还说这 些有什么用。但是判决书没有用,都是胡说的,对不对?审讯接培勇时,整整六天没有让他睡觉,用灯光照六天啊,轮番换人一句一句地问,最后也就只定问出来春节时接过一些红包,总共不到十几万,判了他二十年。他是厦门海关的副关长嘛,问题应该是很严重才对,所以他的兄弟接培功就没法活了。我看这就是「草菅人命」、"杀人灭口"。
   
   杨前线老婆被酷刑修理得瘫痪
   
   赖:杨前线的老婆,现在已经是瘫痪,你知道吗?
   
   问:怎么会瘫痪的?
   
   赖:他老婆叫张琳,四十岁左右吧。她老婆原来曾经红过的,被毛泽东接见过的。张琳 现在瘫痪是因为「四二O」把她叫去问话,叫她坐冰上,冰呀!当做椅子给她,然后才来问 话,坐了两天呐!然后审讯完了,就瘫痪了。
   
   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
   
   赖:不是厦门海关的副关长接培勇的弟弟接培功被枪毙嘛,我心里很难过,我也不知道 应该怎么说,也不是我害了他,但是他们又都被算在「远华」里。我就叫了一个原来在厨房 做的,去给他点支香,我跟他说:你去给他点几支香,这个事这么冤枉,他一定死不瞑目的。 他去了之后告诉我,他在那边也哭了。当时接培功的老婆也在,还有几个在那边关照的朋友 吧。他就听接培功老婆在那边一边哭,一边说冤枉。她还冲着接培功的灵台说:你要看清楚 到底是谁把你害成这样,他们这样搞,一定要报应的。接培功、接培勇他们是山东人,很好 的人。接培功的老婆也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也是山东人,非常老实的人,他们说的话是最可 靠的。我就怕他们个个都怪我害了那么多人,但这种事是没办法的。
   
   问:他们并没有怪你害了他们?
   
   赖:庄如顺、杨前线我是敢保证的。远华案最开始抓的就是这两个人,开始报导说他们 拿了我多少千万,「四二O」他们可能想象也是这样。查来查去,由于这里面有很多假的东 西,专案组有的人看到是冤案就不想干了,他们就换人,换了好几次人了,换了一批又一个, 老说他们的办案水准不够。问题就出在为什么老换人?还有,你在哪里听说过,案子要请专 家研究怎么样才能够得上判死刑?他们专门请来了两个专家来研究对杨前线、庄如顺能不能 判死刑,两个专家一个说可以,一个说不可以。结果还是一样,按照配套的来的。我也怀疑 这是上面既定的。我这个消息绝对可靠。
   
   问:你的消息挺灵通的?
   
   赖:加拿大这边总理去大陆时,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的「买卖做不好」。我是 这样猜想,这边总理去那边,大陆就利用这个时间,找他谈要把我送回去,而这边的总理没 有答应,不肯,所以他们的这个「买卖」就做不好了。他有什么事都告诉我,我有时问,杨 前线情况怎么样?他就说,「杨小姐」身体非常不好,两个专家来看过,有一个说可以治, 有一个说不可以治,说希望不大。他的意思就是说,一个认为应该判死刑,另一个认为不应 该判死刑。
   
   针对赖昌星所说的「冤情」,我想,他作为主要涉案人,一定有他的立场。还应该从其 它方面核对。于是,我想方设法联络到一位在厦门工作的朋友,这位朋友竟然找到一个当地 公安部门工作,并协助专案组办案的人。我想,「远华案」是如此的轰动,从内部一定能听 到一些外边不知道的事,至少从当地人的嘴里,总能听到一些说法吧。
   
   三月三号夜里,我打通了这位人士的电话:(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透露他的姓名)
   
   问:你好,我是个作家,找看到有些关于「远华案」的报导,觉得有很多疑问,所以我 想跟你随便聊几句,看您是否能够给我介绍一些情况?
   
   答:我听朋友讲了,你想知道什么情况,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但是电话里面不好 讲,你看,我现在在这个地方,讲话不是很方便。你如果能从香港过来这里,我可以给你约 一些人,他们知道得清楚。
   
   问:不好意恩,我不在香港,我去不了,我想和你在电话上谈谈。
   
   答:电话上不能谈,找不能谈了,这边对这件事很敏感的。 ,电话挂断了。
   
   我不甘心,两天以后又打通了这个电话。
   
   问:不好意思,我还是想和你随便问一点情况,现在和你谈几句方便吗?
   
   答:你想知道什么情况?
   
   问:我听说这个案子的实际情况并不像新闻中所报导的那样,就你所知,有对嫌疑人用 刑的情况吗?
   
   答:有。
   
   问:对哪些人用过刑,你能告诉我吗?
   
   答:很多人。
   
   问:那个赖先生你知道吗?
   
   答:知道。
   
   问:你和他熟悉吗?他的事你都知道些什么?
   
   答:他很出名的,他母亲去世时,很多地方降了半旗。
   
   问:那位杨先生(我指的是杨前线)你认识吗?:
   
   答:认识。
   
   问: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答:他说的情况还在待查,所以他现在不能处理。
   
   问:不是说了,维持原判吗?
   
   答:那是二审,但现在又说不对他处理,有些事情待查,不能马上处理。
   
   问:你看适个事情会拖多久?
   
   答:最近还是很紧张。一月份,他们又从菲律宾抓了一些人回来。你要能来,我给你介 绍人谈。我认识一些比较重要的人,他们都进去过,经历过。
   
   问:你认识那个接先生(接培勇)吗?
   
   答:认识,还有杨的太大。
   
   问:有可能和杨太太通电话吗?
   
   答:那不可能,他太大已经瘫痪了,送进了精神病院,看得很严,没法见。
   
   问:对杨先生的父母也看得很严吗?我和他们通电话也行。
   
   答:在电话里少说吧,我觉得电话里有回音。
   
   电话再次挂断了。
   
   厦门探险:接家兄弟的遭遇我应该到厦门去一趟,但是由于我的背景和身份,无法入境。于是,我请了一位在国内 的朋友去厦门。我的朋友于三月中旬到了厦门,奔波了十天。
   
   回到家里,他给我发来三页传真,讲述在厦门的经历。 他说,他到了厦门,没太费事就找到了接培利,接家老四。接培利对两位哥哥的遭遇相 当伤心与不服。接培利介缙,接家共兄弟四人,老大和老四与远华案无关,而二哥接培勇被 判二十年,三哥接培功被判死刑,已经执行。他首先认为二哥冤情重大,二哥原为厦门海关 副关长,主管业务。他相信二哥与赖昌星之间不会有什么金钱往来,因为接培勇生活严谨, 作风正派,非常爱好书法,善写字画画,喜欢与文化人交往。然而,由于在海关工作的原因, 常有做生意的朋友上门送礼,礼物多数是烟、酒、茶等物品。而接培勇自己其实只抽自己买 的厦门产「金桥牌」香烟。每当他发现有人将现金装入礼盒送来时,他无论多忙都会立即退 还。
   
   「四二O」在对接培勇实行「双规」期间,没有任何收获,但是,想当然地认为他身为 副关长必定吃过贿赂,所以就把他的妻子也拘押起来,经过几天的审讯(据接培利说,二嫂回 来以后对审讯过程只字不肯提),接培勇的妻子承认,曾经在一个礼品盒里收到二十万现金, 自己当时把钱留下来,没有跟接培勇提起。于是,专案组对接培勇展开了轰炸式的审讯,连 续多天用大灯照射,不让睡觉,让他承认其妻于交待的事情。接培利表示,二哥在这种情况 下心想,承认了可以保住妻儿,就对专案组说;她说什么,就算什么吧,你们决定吧。但是 坚决否认自己见到过这二十万元。专案组无奈,到接培勇家中搜查,最后只搜到一套《毛泽 东批二十四史》精装本,算了七万七千元。赖昌星承认这部书是他送的,但那时买下来是五 万元。专案组说,这部书已经升值了,所以算七万七干元。另外搜到一幅国画,算了十万元 了事。法庭以此判接培勇二十年有期徒刑。
   
   接培利接着说三哥的情况,三哥接培功原是厦门特区贸易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个公 司由刘姓两兄弟负责。三哥确实参与了进口天然橡胶的生意,公司被裁定偷逃税款两千六百 多万元。但是,三哥在整个生意中只赚了十一万元人民币,而刘姓兄弟已经带着大笔钱潜逃。 在接培功受审期问,接培功竟敢痛骂专案组,并指明,他之所以被捕,就是因为他是接培勇 的弟弟。于是,接培功很快被判了死刑。
   
   另外让接培利感到无法接受的一点是,三哥在被执行死刑之前,不允许和家属见面,几 位死刑犯都是在二月二十三日凑晨四点左右,在福建几个地点同时执行的。到了八点左右, 家里人接到通知,说是让死刑犯家属到厦门中级人民法院门口集合,开始,家里人还以为是 要召开公审大会,到了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才知道,是通知家属去领骨灰。真可谓是:活不见 人,死不见尸呀!接培利落下泪来。
   
   我的朋友几经波折秘密见到了一位在当地协助办案的人,证明涉案嫌疑人在被审讯和关 押时,确实有人遭受酷刑。这位专案组内知情人士还透露,嫌疑人在被审讯时经常会被修理, 包括拳打脚踢、抽耳光、用电刑,当然也少下了辱骂。专案组为防止有人逃跑,会给一些重 要嫌疑人的四肢绑上夹板,致使他们无法迈开脚步行走。
   
   我的朋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和出租车司机、饭馆食客、酒店服务员等,多次谈到远 华案,许多人都表示,感觉对此案的处理像严打、搞运动、搞配套,许多人更认为,厦门 是中国政府最早设立的几个经济特区之一,有许多政策很模糊,特别是在进出口权、保税区、 保税品等等方面,经常是有几套政策,甚至有些人在经营的过程当中,根本就不懂这些区别。 人们说:当初政府鼓励发展特区经济,好像什么都能做,做什么都受鼓励,都是为推动特区 经济发展做贡献。一个出租汽车司机说:就像赖昌星吧,他身上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荣 誉市民,这些头衔不知有多少,不都是政府给的嘛。各级政府一直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吗?今 天突然回过头来要把过去的总账一起算,怎么算得清楚?共产党的事情就是这样,什么都搞 运动,什么运动都有他们的目的,老百姓就是「运动员」,「运动会」开始了就只好上场, 连跑带跳、有死有伤,没有办法,只有等着「运动会」结束。
   
   我的朋友间接地证实了杨前线妻子的情况。他在发给我的传真上说:杨前线老婆现已瘫 痪。此人身体一直不好,性格倔强,是副厅级干部,与杨感情一般。瘫痪原因,是「四二O 专案组」在审讯时逼迫她说话,竟然用冰袋冻其下身,以至瘫痪。现此人住在医院,有数人 监守,根本无法接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