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五) ]
拈花时评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五)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
   
   
   盛雪 著

   
   赖昌星:杨、庄这样的干部判死刑,共产党就完了!
   
   在厦门远华案首批被判处死刑的十四名犯人当中,赖昌星说,有些人他连认识都不认识, 怎么会成为同一个案子的走私犯呢?而这其中有几个人,他认为,绝对是冤案,是天大的冤 案。他说:像杨前线、庄如顺这样清廉的共产党的官,太少了。如果上边是因为要搞权力斗 争就判他们死刑,那共产党就完了。
   
   问:你说「远华案」当中,很多人是冤枉的,能解释一下吗?
   
   赖:在第一批被判死刑的这十四个人当中,其中就有几个肯定是冤枉的。比如说,福建 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庄如顺,还有一个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对他们两个, 我是太了解了。我可以说,这两个都是国家太廉洁的干部,他们太不值了。最开始看到报导 说,庄如顺是因为通风报信给我,而引起他被判死刑,我心里很不好受,其实根本没有这回 事,事实真的不是这样的。另外,开始报导说,杨前线他拿了我几千万,然后他帮我走私, 这些都是不对的。其实我到现在为止所做的生意,从来就没有找过他,他也没有帮过我一点, 一点都没有。他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的事。 这两个人和我,我们之间金钱往来都没有,那些都是胡说八道的。这个你也可以看判决 书,看看他的口供里有没有说到和我有这种关系。我说的那些都是实话,他们都是冤枉的。
   
   问:可是这些说法有什么证据呢?
   
   赖:就说杨前线。杨前线的厦门海关关长才当多久啊,这之前的关长我和他熟吗?我跟 他不熟啊!如果说我走私,那我应该个个关长都熟才可以,可是,那前一任的关长我连见都 没见过,这样我怎么走私呢?
   
   这是不是疑点呢?我只知道厦门以前的海关关长姓秦,还有一个姓张的副关长,就是这 两个人管业务,我跟他们一点都不熟。而杨前线是从九六,还是九七年作关长到被抓,那么 前几年我是怎么做的呢?他们说杨前线有口供指控我,说他自己帮过我。可是,加拿大移民 部转过来的材料里,其他人都有口供,只是没有他的。他真的有没有说,我心里有数。他有 没有帮过我,我也是最清楚的。他们一直搞我就是这样搞的。我说的几点,你自己可以去想, 如果我生意是那样做,那么厦门工商局的、边防的,还有在杨前线之前的那些个关长,我应 该比较熟才可以做那种事。对吗?可是我根本不熟呀。
   
   问:杨前线的事,事实是怎么样的呢?
   
   赖:就是一张虎皮,一个车呀,就这两个。判扬前线的那一百四十万,一分钱都不能成 立。这张虎皮是我的一个手下送给我的,这个手下是我公司的保安,是一个东北人,他也被 抓了。我把这张虎皮放在办公室里看着有点不舒服,它是那种连头还在的整张的。我就把虎 皮放在家里,这栋房子杨前线只是来过而已。他有时出差,借我的车子,来我这栋房子找我 的司机。我的那部凌志牌车子挂的是公安的牌,他出远门的时候用一下,因为过桥也不用交 钱,去到那里都会给方便,就是这样。
   
   「四二O」就是在我的那栋房子里捡到一个有他名字的代表证,那个代表证还是他到哪 里开会时用的。有时他到我那边去找我的司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顺手放在我那里。那房子 是我的,虎皮是我的,车子也是我的。「四二O」说的没有一样是真的。如果开过我的车就 算是接受我贿赂,那我给当地的公安捐了多少车?我起码捐过五、六辆面包车、还有五、六 十辆摩托车。用这些车的人算不算是吃我贿赂?
   
   现在说杨前线受贿的证据是这两样:一部日本凌志四OO型轿车,算了六十三万元:那 张虎皮算了七十七万七干元。现在就是为这两个来判他死刑。如果这样判,那你说应该判多 少人死刑,你说冤不冤?中国领导人有多少人退休后,开的奔驰车,这些都不是国家给他的, 国家只是派给他们奥迪车,那么他们的奔驰车是从哪里来的,不都是朋友送的吗?所以杨前 线他刚被抓了的时候,我还不怎么着急,我跟所有的朋友说:他不会有事的。后来一直到一 级警备、秘密审判,什么什么的,我知道完了。我知道了他们要的是这背后的东西,所以, 如果他们不能把那笔钱挂在杨前线身上,他们也会说他是「掩护走私」。杨前线他真的是国 家太好、太好的干部呀。 笔者在即将交出书稿时,从赖昌星那里得到了中国政府刚刚交给加拿大政府的一份杨前 线的口供:
   
   杨前线口供:我确实受了贿
   
   福建省人民检察院 询问犯罪嫌疑人笔录 时间:二OOO年七月十九日九时十分至十九日十一时二十三分 地点:秦城监狱 询问人:徐敬波 纪录入:曾斌 犯罪嫌疑人:杨前线
   
   问:我们是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今天依法询问你。你要如实回答,不得隐匿罪证,否则 将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你是否听清楚?
   
   答:我听清楚了。
   
   问:你的自然情况?
   
   答:我叫杨前线,男,一九五五年二月十六日出生,汉族,福建漳州人,中共党员,大 学文化,原任厦门海关关长,原福建省第九届人大代表。家住厦门市虎园路六号海关宿舍四 O一室。 问:你的个人简历?
   
   答: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七年,就读于厦门五通小学 一九六七年至一九七三年一月,就读于厦门XX一中 一九七七年一月至一九八O年七月,就读于北京经贸大学 一九八O年八月至一九八二年,就职于厦门海关查私科 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四年三月,任厦门海关办公室秘书 ─ 一九八四年三月至一九八五年十月,任厦门海关查私科副科长 一九八五年十月至一九八八年七月,任厦门海关查私处处长 一九八八年七月至一九九O年七月,任泉洲海关关长 一九九O年七月至一九九四年三月,任厦门海关副关长 一九九四年三月至一九九九年八月,任厦门海关关长
   
   问:你是否认识赖昌星?
   
   答:认识。
   
   问:你是如何认识赖昌星的?
   
   答:我是一九九三年任厦门海关副阕长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赖昌星。一九九三年我随 厦门市政府代表团去香港,和赖昌星见过面。那时我对他还不怎么了解,但觉得赖昌星性格 很好处,很大方。我对赖昌星印象很好,觉得赖昌星有诚意,慢慢地我和赖昌星交往比较多 了,关系也熟了。一九九四年底,赖昌星在厦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具体什么名字我忘记了。 一九九五年,赖昌星成立了厦门远华公司。
   
   问:你与周兵是什么关系?
   
   答:周兵是我的情人,周兵为我生了一个儿子。
   
   问:你是如何认识周兵的?
   
   答:一九九五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有一天赖昌星打电话给我,说他和香港的一位姓 周的……(以下九行在复印时被盖住》。
   
   ……在一起,对周兵的感觉不错。这样周兵来厦门几次,我们的交往慢慢地深了,关系变 密切。交往一段时间后,周兵成了我的情人。
   
   答:一九九五年在我认识周兵以后,赖昌星对我说,他买下了厦门富豪花园F2别墅, 他说可以借给我。我当时说不用这样做,赖昌星就没说什么。周兵成为我情人后,我们想要 一个孩子。周兵怀孕后,赖昌星又找到我,对我说,这栋房子空着,让我和周兵搬进去住, 并告诉我他另外还有一栋房子也空着,让我选。我就说要富豪花园F2别墅这一套,然后找 就和周兵搬进F2别墅居住。
   
   问:接着谈。
   
   答:周兵是由她姐姐周玲陪着去美国生孩子的,在美国住了二十多天,生完孩子后,她 们把孩子带回香港,然后再带回厦门。孩子周兵带,她妹妹周燕从杭州过来厦门帮助带孩子, 我把周燕丈夫郑X介绍到赖昌星的远华公司做事,负责装修和采购。我和周兵住富豪花园F 2别墅二楼,郑X、周燕他们俩住三楼。
   
   问:周兵是否长住在富豪花园F2别墅?
   
   答:周兵从香港回厦门就住在别墅。周兵来厦门我会去F2别墅看她。周兵不在厦门时, 由郑X、周燕领着我儿子住在F2别墅,我也会去那里看我儿子。
   
   问:你是否知道赖昌星在厦门走私? 答:刚开始朦朦胧胧,到后来才知道赖昌星在厦门走私。一九九五年的时候,就有人反 映厦门保税区内有人走私香烟,说是赖昌星做的。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的时候,我们海 关查获了不少香烟,外界说那都是赖昌星的。赖昌星的司机洪国番在F2别墅和我喝酒,他 说起过赖昌星的香烟、汽车被扣、资金来源。后来在一九九七年赖昌星收购了远华足球队和 要盖八十八层大楼时,我已经感觉到他在走私。我想赖昌星即使走私,数额也不会太大,所 以对他说,如果做走私就别做了,否则会给厦门丢脸。
   
   问:你身为厦门海关关长,既然已经知道赖昌星在走私,为什么不采取措施查处?
   
   答:因为按照厦门每年统计的贸易额,我想赖昌星走私的量不会很大。而且为了搞活地 方,繁荣厦门经济,有一些走私的生意也是存在的。作为海关,对存在一些小范围内的走私 可以促进地方经济的繁荣,是可以理解的。要不然卡得太死,经济发展不上去。我知道赖昌 星和我交往是有一定目的的,现在看来我是被利用了,我没有想到赖昌星的走私量这么大, 给国家造成这么大的损失,闯下这么大的祸,我是罪有应得的。
   
   问:你和赖昌星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经济活动?
   
   答:我曾经先后从赖昌星那里拿了一辆凌志四OO型黑色轿车,牌照为闽D,三O五OO, 和一张虎皮。
   
   问:你把拿凌志轿车的经过详细谈一谈。
   
   答:一九九五年初,具体日期我已经记不清了,有一天我和赖昌星在他的华景别墅一楼 餐厅里吃饭,洪国番也在场,赖昌星对我说,你开公家车跑来跑去,让人看见影响不好,你 用着也不方便。赖昌星说要拿一辆车给我,但当时赖昌星没有讲明是拿哪一辆车给我。以后 赖昌星不止一次提起过他要把车给我的事,我没有明确表态。过后一段时间,有一次,具体 时间我记不清了,洪国番告诉我赖昌星有一辆凌志新轿车,要拿去送人。洪问我要不要。我 听说赖昌星经常把汽车送人,洪说要我把车要过来。几天以后,洪打电话来说赖昌星让他把 那辆浚志给我送过来,他把车子开到我家楼下,我下楼取车时,洪自己回去了。
   
   问:接着说。
   
   答:这是一辆凌志四OO型黑色轿车,车开来后,魏鹏帮忙给这辆车上了北京的牌照, 具体号码我记不清了。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有一次魏鹏告诉我部队下 发文件,准备把部队编外的生产经营车辆改挂地方牌,他们问我是否有车需要改挂。我就说 魏鹏的凌志轿车办理相关军改挂手续。从一九九五年初凌志车拿来到一九九七年底,都由我 个人使用,但有时魏鹏也使用。
   
   问:你把赖昌星送你老虎皮的经过详细说一下。
   
   答: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富豪花园F2别墅进行装修,我和周兵、 郑X和周燕搬到赖昌星的华景别墅暂住。有一天,赖昌星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 我在华景别墅。赖昌星说,他有一张老虎皮要给我。我说,好。过了一会,赖昌星兴冲冲地 拿了一个布包装的一张老虎皮,在华景别墅大厅里,当着我、周兵、郑X、周燕几个人的面, 把一张者虎皮摊在地板上给我们看。赖昌星说,老虎皮可以避邪。说把老虎皮送给我,让我 放在办公室用。我对赖昌星说,我又不是座山雕,放张老虎皮在办公室里做什么?就推辞几 句,认为把老虎皮放办公……(以下十八行在复印时被遮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