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四)]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四)

问:你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吗? 赖:没有,后来他也想让我拨一块地给他,也是几百万的投资,我没有答应。我跟他好, 全是看在他爸爸的脸面上。我为什么跟他熟的?他在上海做股票亏了两千多万,安全部的一 个姓丁的人告诉我的,他跟贾存旺家关系很好,贾春旺的老婆跟他很熟,就通过他来找我, 让找帮他儿子赚点钱。他一面叫我去跟贾春旺见面,贾春旺我已经见过了。人家想跟我认识 就认识,不想跟我认识,我也没什么,因为我怕人家为难,我有这种心理。然后他就说,想 让我帮助弥补这件事,跟姓丁的说的一样。贾春旺好像不喜欢这个儿子,他想弄点钱去弥补 他那边的事,就这样我跟他就熟了。
   
   问:贾春旺有几个儿子? 赖: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叫小方,二十多岁。是属于不成才、混混那种人。另外,我还 跟专案组说那个海关总署走私犯罪侦查局的局长陆志强,他拿过我的东西,我说:但是我相 信他已经交给你们了。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算也算出来了。他们没有承认,也没有 不承认。问我里面有什么东西,我说:可能有点钱,是多少我也忘了,不是我给的,是施文 顶给他的。
   
   问:是你托他给的? 赖:在王府饭店,我自己不愿意直接给他,就托施文顶拿给他。施文顶是福建石狮市公 安局局长。我说:如果他不是那么腐败的话,他不会到我出事前才把东西和钱吐出来,我给 他的应该不是这个时间。应该是九九年二、三月份给的。到了安全局要来查我,他把这些就 吐出来,那就没事了。那像庄如顺的那部车子也不是我给他的,我和他经济上绝对清楚,我 做什么生意他都不知道,真的是这样的,因为我不想让他为难,我不跟他谈生意上的事,我 们就是朋友。

   
   问:专案组办案分别对待? 赖:开始进专案组的这几个人全都是腐败的。张国胜也是,他拿了一个人的钱,因为这 个钱里有我给的二十万,就是通过这个人给他的。这个是在九八年的事,张国胜跟牟新生去 香港,我在香港的一个朋友叫姚志胜的告诉我,他在北京开会时就跟张国胜很熟,姚志胜是 全国政协委员嘛。姚志胜说要去看张国胜和牟新生他们,我就拿给他二十万港币和两斤燕窝, 我把钱放在燕窝里,送到他的家里,当时只有他太太在家,他太太就立即打了电话给他,跟 他讲什么人来看他。张国胜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就避开了,没有回来。那些东西就交 给他太太了。
   
   问:这是什么时候? 赖:开政协会的时候,具体我也不记得。后来张国胜的老婆跟他的小舅子要到厦门来, 通过王家辉来找我,我也不见他们。王家辉以前是海关的人,后来出来混,和张国胜的小舅 子很熟,后来他们就到了深圳,说是要到厦门来,要我接待,绝对没有错的。
   
   问:你不喜欢和有目的的人打交道? 赖:还有他和杨前线不好,就是为了这个,我连面都不见。我所有接触过的人里面,只 有蓝甫总是开口向我借钱,其他的人都没有。蓝甫这个人就是喜欢吹牛,到处骗。我跟他不 怎么来往,我们公司的人往返去香港的,他要是批了,就马上打电话跟我说。我跟他说,我 不知道这件事。
   
   问:他是想在你这里拿好处? 赖:我跟他说,我是正规去办的,我不知道这事,我也不领他的情。我不喜欢他,一点 都不喜欢。
   
   问:那你跟他有什么交往? 赖:没有,只有他向我借钱。借了二百万左右吧。
   
   问:你借给他了?还了吗? 赖:借了,没有还。他就是用「借」做个说法。我一见到蓝甫就很讨厌。这个人本质不 好。
   
   问:「四二O」专案组在当地反映怎么样? 赖:他们在当地谁都怕他们的,很牛的。
   
   问:你怎么知道的? 赖:我经常打电话去问的。厦门和福州对我是有声控监听的,别的地方应该还没有。他 们把我的声音打包起来,一听到是我的声音,就马上自动接通监听。如果说的不是很明显, 他们也听不出什么来。如果你要了解「四二O」的事,我可以找那边人告诉你。你如果到娱 乐场所去,那才厉害,开始的时候,他们为了尊严啊什么的,哪里也不敢去。时间一长他们 也就去了,去卡拉OK歌舞厅,就有妈咪带小姐过来,有些人还伯人家不知道他是「四二O」 的呢,「四二O」在厦门很牛啊。
   
   问:他们公开这样做了? 赖:对对,有的还怕人家不知道,还出示证件给小姐看,给妈咪看。妈咪跟我的朋友熟, 她说,现在来玩的人都是「四二O」的。现在厦门那边经济不好了,捧场的也是「四二O」 的了,因为他们有一千多人在那边办案,既然有人请,他们就去了。在厦门他们开着四轮驱 动车闯红灯,被交警拦下来,他们就把「四二O」证件拿出来冲着警察叫,很牛的。他们是 有指标的,商人要抓多少,海关要抓多少,公安的也有,配套来的。谁都怕呀。
   
   「远华案」的立案和审理,经过了一个不平凡的过程。从针对主要涉案人赖昌星的处理 程序能够很清楚地看出这一点:一九九八年年底、一九九九年年初,朱牛牛开始递交告状信: 当年四月二十日,罗干签字设立专案组决定进行调查:六月十三日,专案组大批人马抵达厦 门准备展开调查工作,但是当天就全部撤下来;五、六月间,赖昌星本人一直在追踪专案组 的办案过程,对办案细节了如指掌;八月初赖昌星从香港返回厦门被专案组发现,赖昌星立 即出境返回香港:随即,赖昌星于八月十四日离开香港,飞抵加拿大温哥华。而中国政府在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才由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签发逮捕证。赖昌星在加拿大一 直保持同专案组的联系,到二OOO年六月,中国方面才「知会」加拿大皇家骑警驻北京代 表。而就在同时,「四二O」专案组专程到加拿大面见赖昌星,要求他回国配合调查工作。 赖昌星夫妇于二OOO年六月份,向加拿大政府提出难民申请,要求政治庇护。直到二 OO一年一月份,加拿大移民部收到了从中国方面转来的,对「远华案」涉案人员的错漏百 出的一些「判决书」、「审讯纪录」等材料。拿赖昌星的话说:他们花着国家的钱,办案太 不认真。
   
   神秘的红楼
   
   在有关「远华案」的许多耸人听闻的传说中,有关「红楼」的种种绘声绘色的描述,可 以说是最「引人人胜」的。坊间有部被称作是「第一本详细披露全案经过的专著」,并被算 作是「纪实报导」的书,在有关「红楼」一节中,有这样的精彩段落:
   
   「后来,他(赖昌星)乾脆在厦门湖里建了一座红楼,完全按五星级酒店装修,内设卡拉 OK、桑拿浴室及夜总会,并高薪聘请来自上海,北京等地绝色女子在红楼做服务员。这座 红楼就是赖昌星的后宫,这些服务员就是嫔圮和宫女。赖昌星的办公室设在楼顶层,一有需 要,随时叫服务员上来为他提供特别服务,有时他也搞点新花样,模仿西方成人片中的情节, 大玩集体性游戏。除了满足自己的需要外,赖昌星还将部份玩腻了的妃子介绍给前来巴结他 的省、市级官员和得力手下,作为奖赏。」
   
   另外,港台一些报刊杂志也对此有大量报导,内容类似。无非是介绍「红楼」中的荒淫 无度,和赖昌星是如何利用红楼这个据点,利用在红楼工作的女子们作为工具,来拉拢腐蚀 一些政府官员,使得这些人在被拉下水之后,只能被赖昌星牵着鼻子走,为他的走私大开方 便之门。报导说,赖昌星在红楼里安装了针孔式秘密摄录机、监视器、秘密照相机等等,他 把那些高宫在红楼的种种淫秽行径,全部拍录下来,以此要挟那些官员,不怕他们不合作。
   
   赖昌星说,有关红楼的种种说法,是「四二O」专案组编造的,这是专案组的阴谋。也 就是说,如果人们相信了有关红楼的谣言,那么,他这个走私犯的作案动机(利用高官贪财、 好色来换取走私利益),作案手段(利用女色腐蚀高宫),作案工具(女色)、作案地点(红楼)就 全齐了。赖昌星建议,红楼应该开放让记者去采访,让人们去参观,这样就有说服力了。
   
   问:有人说看过你在红楼给人家偷拍的录影带。
   
   赖:没有这回事。
   
   问:可是有人说自己本人都被你拍过。
   
   赖:绝对没有这种事,绝对没有的。
   
   问:说贾庆林的录像带在政治局常委里都放给常委们看了。
   
   赖:我跟你说没有这种事,你不要听他们胡说,他们就是有意要这 样传。
   
   问:可是有人说,录像带里贾庆林在红楼同两个女人在一起。还有政治局的人看完后说:
   
   怎么找了个流氓来做北京的市委书记?
   
   赖:没有,绝对没有这个事。我发誓,一千零一个没有的。
   
   问:有人说亲眼看到了。
   
   赖:胡说八道,绝对没有。因为这个事只有我最清楚嘛。
   
   问:当然是只有你最清楚了。 赖:我可以这样说,如果有这种事,我马上回去。
   
   知情人谈红楼真相
   
   我几经波折联络到六位曾经在红楼工作的服务员。二OO一年二月中旬的一天(在做书稿 最后校对时决定还是将具体日期删除,以免电话纪录被查而使这些受访者受害),找打通了国 内某大城市的一个长途电话。这里记录的是同其中四位谈话的内容。
   
   知情者一 (采访对象是一位女士)
   
   问:有关红楼的那些报导你看过吗?
   
   答:我在很多报纸上也看到了。这里有很多报纸报了。
   
   问:你看到后是什么感觉?
   
   答:很可笑,哈哈,觉得很不可思议。麻烦你可不可以不写出我的名字?
   
   问:没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 答:你知道,有些情况……我在国内,我是个女孩子,不想找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请你理 解。
   
   问:我可以做到,没有问题。你在红楼工作多长时间? 答:两年。从九七年到那件事情后就回来了。
   
   问:你认为外界对红楼的报导是事实吗? 答:我真的凭良心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外面会传成这个样子,我觉得根本不可能,根本 不像上面所写的那个样子。因为国内这些报导也不是很多,点点滴滴我看到一些,也不是很 具体,其中有一部份有写红楼的,看到以后就觉得很奇怪,觉得不可恩议。
   
   问:你看到些什么样的说法?
   
   答:说我们的,说有些客人来,让我们陪,就这一点,我就觉得太不可思议啦,我不明 白为什么会这样写。
   
   问:红楼里边是否安装了一些隐藏的摄像机?
   
   答:摄像机?那太不可能了,这怎么会呢?我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吧。
   
   问:为什么?
   
   答:因为我在红楼工作已经两年了,其间和老板接触的比较多。首先,我个人认为老板 这个人相当的好,我觉得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再有,我也曾经作过客房一段时间, 而且我也在二楼的餐厅做,一楼的大堂值班,如果装了这种东西的话,我们不可能不知道, 天天在那里上班,这不可能啊?
   
   问:有没有可能装在隐蔽的地方?
   
   答:我认为绝对不可能,这是不现实的,每个角落我们每天都要打扫卫生的,如果要是 真的装了的话,两年来我不可能不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的。
   问:红楼是一个多大的建筑物,里面都有什么用途?
   
   答:红楼一共有七层,一楼就是大堂,二楼是餐厅,三楼是桑拿,四楼是卡拉OK,五 楼是客房,六楼是总统套房,但是很少有人住,七楼是老板的办公室。老板都是住在五楼的 客房里的。
   
   问:实际上可供住宿的地方并不多?
   
   答:是很少的,你看五楼只有四间客房,老板已经住了一间。六楼是总统套房。以前老 板和老板娘是住六楼的。六楼的总统套房很少有人来住,一般都是空着的。来的客人一般都 是住五楼剩下的三间客房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