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三)]
拈花时评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三))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问:为什么?
   
   赖:我知道他是杨前线的同学,他和杨前线不好,他对我的朋友不好,我就恨他。我不 给他。我的那个朋友叫谢东风,就叫我不要跟他拗,给他算了。我说:现在钱也挺紧张的, 没办法。再说,我也根本没有什么事去给他查,没有这个必要。谢东风说,他也是要帮我呀, 他说,四十万算什么钱哪?这个谢东风到过我的赌船,还欠我赌船的钱呢。
   
   其实我看他们这些人都很讨厌,不是那种乾净的人。
   
   问:你没有给他钱?
   
   赖:没有。XX那一天到了上海,你知道吗?他一个晚上就睡了三个小姐。
   
   问:专案组的这个姓张的? 赖:不是他还是谁?为什么我会知道呢?那天我知道他在锦江饭店么,我就一直通过朋 友打听他在干什么。我也想知道他到上海是不是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嘛,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 安排嘛。我的朋友就一直把他的情况随时通知我,什么时候他在唱卡拉OK,什么时候他在 桑拿,什么时候他进房了,换了几个小姐了。他一个晚上就睡了三个小姐。他玩完了一个晚 上,第二天就回北京了。他就是以为这个事情已经完了么,在回北京之前就先去上海那边潇 洒一下喽,然后再回北京喽。
   
   问:但实际上他们在下边已经重新部署了?
   
   赖:还有就是,那个牟新生也去找了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局长许甘露,因为许甘露也在 朱牛牛的那个告状信里么,也被他告了。那一天之后,牟新生到许甘露家里去做客,让许甘 露帮他的忙,因为牟新生有一个女儿要到美国去读书,让许甘露给帮忙办签证,许甘露出一 个信就可以了么,因为大使馆那边也要向他买好么,也要巴结他。那时许甘露好像还没有给 他办好。他们谈话中就提到我这个事,许甘露就想问问他,牟新生就说:不要紧了,这个事 过去就过去了,以前的事就过去了,以后没有做就行了。
   
   问:牟新生这时是什么意思?
   
   赖: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牟新生就透露这些给许甘露,许甘露回来就告诉我。当时 许甘露就要调来海关当局长。有一天,许甘露说,牟新生还要带他到我这边来,我就不让他 过来,你明白吗?我说:外边传说我走私,你这种人和我来往,到我这边来,对你影响很大, 你知道吗。他说,我说得有道理。我对他说:你在出入境管理局已经时间太长了,很快就会 调,还不知道会调到哪里去。外边一直传说,说我走私,你到我这边来,会对你的前途有影 响。
   
   问:那一段时问你在哪里?
   
   赖:五、六月份一段时问我一直在北京,天天打听我的事情,在和朋友研究,我以为我 能够顶得住,所以我什么也没有准备,什么也没有卖,也没挪出来钱呀什么的。所以我真是 两手空空出来的。当时确实是香港入境处的梁锦光告诉我那个情况,我才离开的。不然我真 的不会离开。
   
   问:专案组本身就够腐败的了。
   
   赖:我跟你说,被抓的这些人不应该判二十年的,不应该判死刑的,但他们抓住你有错 的地方就判你有罪。我只是将这件事告诉大家,让大家知道,也让那些被抓、被判刑的人明 白,我不是背叛,也不会配合「四二O」。你看到那被判死刑的,我根本没有想到有人会死 啊。我一直认为庄如顺、杨前线他们根本没事,很快就可以放了,没有想到还给他们判死刑。 判死刑的罪名是什么?只有一个泄密,通风报信,说他通知我跑。根本这就不是事实。另外, 杨前线的虎皮跟凌志车,如果说我送他这部车,应该换上他的名字才对,你看有没有?这个 可以查得到的,送他车难道不给他上户口?
   
   这里面有背景就麻烦了,江泽民在人大会上讲的这个话:这是一场经济斗争,是一场严 厉的政治斗争。就是要见一个就要杀一个。这就登在《厦门日报》上,在枪毙他们七个人的 那一天,二十四号。
   
   问:专案组腐败的例子给我举几个。
   
   赖:我知道有一个叫刘鲁夏的,他被抓的时候身上有八千块。他是我公司一个手下的哥 哥,他跟我也熟,就被抓了。后来人出来了,钱没了。
   
   问:这是什么时间的事?
   
   赖:这个可以查,打电话问问那天包围公司的人。还有他们拿了一个二十五万,一个六 万。这个二十五万是在湖里区的一个咖啡厅拿的。还有一个香港人叫张志民的,说是我公司 的人。他们自己说的,我不认识这个人,私下拿五十万给「四二O」的人,才出来的。
   
   问:你跟这个人都不认识,他们是怎么找上他的?
   
   赖:总之这些做生意的他们都是一个一个的抓,然后全部归到我头上。
   
   问:他是拿钱保出来的吗?
   
   赖:对,这个人拿五十万来担保,就跟办案的人熟了,然后就出去唱歌喽,找女孩子喽, 一起唱卡拉OK,请他们吃饭。在厦门,「四二O」的两个人就私下里拿了另一个香港人二 十五万。他哥哥也被抓了、他们还说,「四二O」里面有公安局的,跟他说要搂女孩子。 问:「四二O」的这两个人是谁?
   
   赖:我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事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可以讲给你听。我在香港有 一个朋友,他的弟弟在大陆,张志民跟他很熟。这个人被抓了之后,这个朋友的弟弟去找张 志民。他就说,他有这个门路可以知道「四二O」要抓的人名单。然后就介绍他的弟弟给「四 二O」,他的弟弟找好饭店,「四二O」的人就来跟他说:这个案子跟你哥哥没有关系,你 哥哥是另外的事,表示一下就好解决了。他们就是想法发财,他弟弟一听,给了他们六万, 后来又给了二十五万,两次就是三十一万,哥哥还是没回来。
   
   问:拿了钱也不一定办事?
   
   赖:那个刘鲁夏最近还被抓去打,你可以去采访他,他会告诉你的。我会让他实事求是 地说,进去是怎么问话,怎么样打?另外,还有三个人的家属要到厦门的宝龙公司做工。
   
   问:谁的家属?
   
   赖:专案组的人。
   
   问:知道是谁吗?
   
   赖:他说是天津的,别的没有告诉我,肯定是里面的头。「四二O」共分六个组,下面 再各分六个组,总共有三十几个组,连武警有一千二百多人。这个消息是绝对可靠的。我告 诉过「四二O」的刘晓辉,那个在香港花了四十几万的李xx,还有谁给了三十万,这些人 我都告诉过他。
   
   问:请你把李x x的事情说的详细一点。
   
   赖:李xx在香港去「中海公司」时,老总派来一个小姐,他很喜欢这个小姐,这个小 姐就陪了他十几天,花了四十几万,全部用信用卡签的单,花的都是我朋友的钱。我的朋友 要我帮他出一些钱,然后要我给他五万美金,我拿了五万美金叫公司一个姓王的给那个女的 送过去了。你想这种人,又看重钱,又看重女人,能用这种人查案子吗?
   
   问:这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
   
   赖:九九年六月份左右,中纪委也知道,最后查没查我就不知道了。
   
   问:中纪委知道后采取行动了吗?
   
   赖:何勇和中纪委的人本身就是腐败的。何勇原来的一个秘书,姓林,这个人后来调去 了中纪委一室当主任,他通过一个人找我联系,在香港香格里拉饭店见的面,这个人说,姓 林的孩子要在北京上重点学校,需要二十万,让我出。我不给,一点都没有给。另外一次, 何勇的女婿到深圳,通过人找我,叫我送二十五万过去打点他们。我不想给,就只给了五万。
   
   问:李x x还在「专案组」吧?
   
   赖:好像李x x也进去过,但有人给担保出来了。要不是他们的人,一进去就出不来了, 有事没事都出不来。
   
   其实「四二O」他们才是最腐败的。比杨前线、庄如顺都严重不知多少倍。你说泄密, 他李x x泄的最多了,不然我怎么知道这么多啊,什么在哪里开会,在什么郊区的地方啊, 他们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他就是要吹牛嘛,他跟我的朋友说,我今天办的什么什么案子,你 请我是应该的。
   
   问:除了李x x一个,还有谁?
   
   赖:我多说几句,小傅,张国胜,李本刚,孙文健,牟新生,这些都是开始就在里边了。 当时我的朋友告诉他们,如果搞这个事,说不定最后连你们都拖进去,所以他们一起抽签决 定,因为他们讲的太邪门了。
   
   问:小傅在里面有什么具体的事?
   
   赖:我知道他拿过一个二十万。
   
   问:怎么拿的这个钱?
   
   赖:好像是钱日昌给他的,他是「中海集团」老总,可能这个姓钱的也进去了。
   
   问:这钱是怎么要的?什么名目?
   
   赖:从这个案子刚开始他们就熟了,像小傅用的电话都是「中海集团」这个老总的,给 他买手机,又给他钱,这是贪钱的那种人。就是要办这个案子给的。
   
   问:还能具体点吗?比如什么地方?
   
   赖:不知道,他只是告诉我给了三十万,说这事你放心,我安排好了。就是像他们这班 人,只要抓起来一问就知道了。要是像对杨前线、庄如顺他们那样,什么都得吐出来。还有 陆志强,是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局的局长,我也给他送过东西。有没有钱我想不起来了,不敢 肯定,但有劳力士手表等七七八八的,在王府饭店给他的。当时专案组他们来找我,我也说 这个人我给过的。我说陆志强也有拿我的东西,我早就跟他认识,在公安部我就认识他,大 概有七八年了,但是你不敢动他。因为他是牟新生的人。
   
   还有一个比李纪周官还大的,我也告诉他,我给李纪周的钱是他太大的朋友来向我借, 另一笔五十万美金,是他太大和我说,借给他女儿办美国绿卡的,是正当的钱。李纪周根本 不知道。他们说:他不知道,你也是看在李纪周的面子上。我说:是看在李纪周面子上借的, 这也是实事求是。我说:我也是看在另一个的脸面上,借给他儿子五十万的,你们为什么不 敢去查呀,就是因为他比李纪周还大。他们说:你不要吓我们。
   
   公安部长的儿子赌博无本万利
   
   问:你刚才说比李纪周还大,指的是谁? 赖:贾春旺,我说的是贾春旺的儿子。我跟他们说:是比李纪周大的。他就应该知道了。 我没有明说,我让他们去猜。
   
   问:你给了贾春旺他儿子多少钱? 赖:他还到我的赌船上去赌钱,就拿我的钱,输掉就输掉了,赢了就拿走,这也是钱啊。 他上我的「集美号」赌船,这是有证据的。那天正好香港的影星洪欣去赌船玩。就有杂志说 我包洪欣在赌船上过夜,把她说成是我的人。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她爸爸和我是老朋友, 也是老乡,我跟她这种男女关系是绝对没有的。那天晚上,他们几个跟我上赌船去的,正好 有人给我们偷偷的拍照。
   
   问:贾春旺的儿子、洪欣,还有谁? 赖:还有洪欣的妹妹。我这边还有个史明良也去了。在《东周刊》上可以找得到这张照 片,当时有杂志社人在偷拍,正好我们一前一后刚一后走下来,贾春旺的儿子也被拍到了。
   
   问:拍照的人知道那是贾春旺的儿子吗? 赖:我们走在前面,他们在后面偷拍,拍到了我们的后影,没有人知道是贾春旺的儿子。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