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三)]
拈花时评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三)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
   
   
   盛雪 著

   
   赖昌星: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中国「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和妻子曾明娜于二OO一年三月十日,温哥华当地时 间中午十二点左右回到家中。赖昌星夫妇是在二OOO年十一月被加拿大警方以违反移民法 为由逮捕的,逮捕之后他们一直受到拘押,加拿大难民法庭的裁判官泰勒斯强调,对赖昌星 及妻子曾明娜是以软禁的方式取代拘押,而不是释放。赖昌星夫妇在家中接受软禁,共有七 项条件需要满是,包括:由保安公司对赖昌星夫妇实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电话监听,以及 不能任意外出等。赖昌星夫妇每个星期要向保安公司交付两万加元的监视费用。赖昌星在电 话里向我表示,回到家里感觉很好。
   
   在赖昌星回到家里接受软禁五天之后,我第三次从多伦多到温哥华,在赖昌星位于温哥 华伯纳比丽晶大厦共管式公寓的家中继续采访。我让赖昌星写几个字,赖昌星在我的采访本 上写下了 「远华走私紊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调查进展我随时知道
   
   问:专案组开始对你调查的过程怎样?
   
   赖:专案组的李本刚告诉我的朋友,他们六月份要到厦门来了。在他们来之前我就知道, 六月十三号─可能是六月十三号。
   
   问:你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得到确切的消息说,他们要对你下手了?
   
   赖:你听我从头给你讲。他们要对我下手是一直都有安排的,一直要动,一直又没有动。 开始时他们派了两个人到厦门来查我,这两个人回去写了报告,听说报告写得很好。那时候, 从罗干四月二十号签了,到后来成立了「四二O」,我就一直跟进,每天是什么情况,我都 随时知道的。
   
   问:报告里没有说什么情况?
   
   赖:对,什么都查不到的。可是查不到他们就不死心,他们说我一定有事,感觉上明显 地一定有事。何勇说,明显地一定有事。然后他们就定的六月十三号,大概就是这个日子再 到厦门来。那天他们来了二十几个人。
   
   问:就是说,他们决定六月十三号来厦门重新查。
   
   赖:整个厦门都准备好了,武警也站岗了,宾馆也全部安排好了,所有的都布置好了。
   
   就开始全面铺下去查了,抓人了。也不需要先调查证据了。我还记得那一天正好胡锦涛在厦 门。
   
   问:你认为这次是真的动手了?
   
   赖:这件事从开始到后来,能够整得那么大,总的来说就是牟新生、张国胜、李本刚, 还有何勇,这四个人是关键人物,因为这四个人在调查这个案于上都各有私心。
   
   问:你说何勇是为了出名、出风头。那么另外几个是什么原因呢?
   
   赖:对,这个专案组设立是几方面的人组成的么。当时,罗干批示说:海关总署主查, 中纪委协调。主要目的是说,有些人的官职比较大,海关可能查不动,就要由中纪委出面喽, 中纪委是查干部的嘛。这里面的几个人是这样的:何勇就是想出名,他主要负责的李纪周的 案子,什么也搞不出来,他也很没有面子喽。而牟新生呢,他和李纪周两个,在公安部当副 部长的时候就是死对头了,两个合不来的,互相都看着不顺眼的那一种。另外就是张国胜, 他是海关总署调查局的人,他和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本来是海关学校的同学,而杨前线的仕 途就比张国胜好多了。张国胜和杨前线就成了海关里头的对头了。
   
   问:那么你说李本刚这个人在里边是什么角色?
   
   赖:李本刚我不是太清楚,我看他只是里边的一个打手,他就是按照领导的指示办事。
   
   问:实际上一直到八月份才对你动手?
   
   赖:他们先查我在海关的事,没有。就查我贷款的事,又是没有什么事。他们发现没有 办法抓我,因为我所有贷款都是有房子做抵押的,还超过那个价值很多的,而且全有正式手
   
   铜钱卜卦定查案,来而忽撤蹊跷多
   
   赖:你知道嘛,他们有的时候要来查案,经常还要抽签决定呢。
   
   问:噢?你是说他们要由抽签来决定由谁来查,是吗?
   
   赖:不是决定由谁来查,而是要由抽签来算一算是凶是吉。
   
   问:怎么个抽签法? 赖:他们要抽签就是因为他们以为我是黑道人物么,是危险人物,有黑社会背景的那一, 种人。他们好像以为来查我的案子说不定就会死,他们要先找人算一算,看看会不会怎么样。 我的那个在中海集团的老总、那个姓钱的朋友有一个以前的钱币,中间有孔的那一种。
   
   问:是一种古钱币,怎么算? 赖:对,是个古钱币。然后他就拿来和他们几个算,小傅跟张国胜经常叫他算,小傅和 张国胜两个人用的手机都是他的。每次他给他们算完了就来告诉我喽。
   
   问:算一算是凶是吉? 赖:算一算什么时候查,查下去会不会有麻烦。
   
   问:每次都是你那个姓钱的朋友给他们算吗? 赖:正式的时候不是他本人算,是他另外找一个人到他的公司来算的,会卜卦。
   
   问:是他介绍的,所以每次算完,他都知道是怎么说的? 赖:会算的人是一个高高大大的人。我也去找他算,我还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说,我这 个事可以顶得过去。
   
   问:就是说两边都找他算,那他可合算了。 赖:可是他给那边算完了,会告诉我。
   
   问:他要是给你算完了也去告诉对方呢? 赖:不知道喽,不过我想不会的,他不会告诉他们的。他跟姓钱的是朋友,他只会告诉 我的这个朋友,因为这个案子和姓钱的也有点关系。
   
   问:抽签之后他们是怎么决定的呢?
   
   赖:他们还是不够搞掂,何勇就又来花样了。他说,有人打电话给他,威胁他,叫他放 李纪周,不放李纪周就杀了他。
   
   问:是谁打的电话?
   
   赖: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他就到处说,是我赖昌星打的。说那个电话是从新加坡打过 来的。就说是我,然后向上报,胡锦涛就批示:加强保卫。然后他就是副总理级待遇了,有 警卫了。他就是要的这个。其实,那个电话我一直怀疑是他自己搞的,他因为要别人重视他, 要让这个案子引起人注意,就想办法了。说是我的声音。不可能的,我的声音是很特别的, 一听就听出来的。他现在是正部级干部,享受副总理级待遇了,身边有两个警卫,带枪,还 有,整个北京市都可以通行,哪里都可以进,你说牛不牛?后来等到他的这些目的达到了, 想跟我做交易,他又找人来说,那个电话查清楚了,不是我打的,叫我不要管了。
   
   问:等于他处理「远华案」提高了待遇。
   
   赖:连一个处长级都有警卫呀,你说牛不牛?现在给他这个权力他就会乱用了。中国的 正部级干部有多少啊,哪有一个享受副总理待遇的?何勇就是呀。那个电话先说是我打的, 后来又叫别人来跟我说,他相信这个跟我没关系。当然跟我没关系,我自己知道没有。这种 事是他自己想的,他什么都想像得出来。
   
   问:中纪委中你认识很多人吗?
   
   赖:我有时也想不通,怎么会弄到这种地步?如果没有这个何勇,我永远都没事。中纪 委是专门查干部的,我认识中纪委的处长以上的起码十个以上。我可以说我认识的都有问题, 最少七个有严重问题。像他们要判的话,起码十五年以上。这些人都是何勇的手下,自己身 边的人都教育不好,你还能抓人吗?这就是我想不通的。
   
   问:等于是这些人在办理「远华案」?
   
   赖:对呀,办「远华案」、办李纪周案。我说出来,你写出来,他们看到都会怕呐。说 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一些我会知道。
   
   问:你的关系很厉害呀。
   
   赖:他们看了很害怕,我那些朋友他们直接管我叫“所长”─就是派出所所长, 我们有 时候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吃饭,像李纪周、许甘露,庄如顺喽。有时我对公安破案也挺感兴趣 的,我也挺会动脑筋分析,有时候分析也挺准的。他们说,你这样可以当所长。他们就一直 叫我「所长」,我跟他们对叫,不叫名。
   
   问:那么,六月十三号那一天的行动他们有没有算一下?
   
   赖:他们那一天原来是计划好的,大批人就到了厦门,很紧张的样子。可是,那一天上 边、北京那边突然来了两个电话,好像是何勇打过来的,突然就叫所有的人撤,立即撤。没 有说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张国胜也不知道。他们有的就说,可能是不用查 了,这件事可能是过去了。
   
   因为那天胡锦涛就在厦门么,我当时也以为是那个石兆彬和胡锦涛讲了一下,胡锦涛说 不用查了。因为胡锦涛和石兆彬的关系是很好的。石兆彬的老婆如果去北京,都是胡锦涛的 老婆出来陪她的。可惜,现在石兆彬的老婆也因为石兆彬被查自杀了。你说当共产党的官多 可怕。当时在厦门大家都以为是这样,大家以为是石兆彬跟胡锦涛说,这样查下去会对厦门 影响很大,要考虑一下。然后,胡锦涛就指示说这样不是办法,先不用查了。连专案组的人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就不用查了。
   
   问:连专案纽里边的人也以为这事就算了?
   
   赖:对,张国胜也不知道。还有一个中纪委的副主任叫孙文健(音)的,他一看人到了厦 门又撤了,就开始吹牛了。他告诉我的那个姓钱的朋友,他对我的朋友说:「我是看着你的 面子,叫他们停了,这个事就不再查了」。他还说:「赖昌星应该叫你爸爸,我跟他不熟, 我干嘛要帮他,我是在帮你。」他就开始这样跟我的朋友吹牛了。我想他是想从我的朋友那 里得到好处吧。
   
   问:现在朱牛牛在干什么呢?
   
   赖:配合「四二O」查案呀。
   
   问:那他欠国家、私人的那些款也就一笔勾销了?
   
   赖:当然勾销了。还有什么办法,他现在也变成干部了。还带人到菲律宾抓人呢。
   
   赖昌星说:专案组x x x去上海一夜睡了三个小姐
   
   赖昌星说:「四二O」专案组是最腐败的。他说,专案组的腐败就像中纪委的腐败一样, 是不可避免的。就像中纪委本来专门是管干部的,但是现在谁没有事。所以就是你整我材料, 我整你材料了,只要靠山够硬,什么办法都可以用,因为上面的领导如果希望你逼出一些口 供,他们当然不会管你是用什么办法得到的。他说:「四二O」里边有人办案发财了,反正 他们办案的也明白,上边就是要让他们整出东西来,他们就可以放心地去做手脚了,总之, 拿出东西给上边就行了。
   
   赖:其实,那一天只是何勇的战术不一样。然后,那一天到厦门的人就全部回去。惊动 ,了那么多人,从各处来了,就立即又撤了。XX当天没有回北京,而是去了上海。
   
   问:XX是上海人吗?
   
   赖:他是北京的,他去上海去潇洒了─我就只好把这个就叫作他去潇洒喽。他到了上海, 锦江饭店礼品店的部门经理张德生就去接他了,然后这个人就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朋友,转告 我,叫我给他四十万港币。
   
   问:干嘛?
   
   赖:张德生说,他要用这笔钱接待XX嘛。XX是专案组的人,他们也知道他在查我的 事。XX到上海肯定要花一些钱嘛。这个人说,这是给XX花的应酬费。我说:「我不给, 我又下认识他。」我很讨厌他,我很恨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