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八)]
拈花时评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八)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赖昌星大哥赖水强的证词:
   
   时间:二OOO年六月二十一日

   
   地点:厦门金雁宾馆八楼谈话室
   
   侦察员:张东明刘于龙记录员:刘于龙
   
   犯罪嫌疑人:赖水强
   
   ?谈一下你的个人情况
   
   :我叫赖水强,男,今年五十二岁,汉族,初小文化,家住福建省晋江市青阳镇烧厝村, 系个体从业者。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受赖昌星委托全权负责远华集团事务。因涉嫌走私普 通货物罪被监视居住至今。
   
   ?我们是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的工作人员,今天向你了解一些情况,你要如实提 供,不得做伪证,否则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我知道。
   
   ?你和赖昌星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兄弟关系,他是我三弟。
   
   ?谈一下赖昌星的简况。
   
   :赖昌星,男,一九五八年九月十五日出生,一九九一年他通过关系在陕西办理了赴香 港定居的单程证。一九九九年六月上旬因为他的远华集团涉嫌走私的问题被专案组调(查), 他就逃到境外去了。
   
   ?你把赖昌星参与走私的情况说一下。
   
   :赖昌星是从一九九一年开始走私的,他和石狮的几个人合夥从境外进口布料,然后在布料的集装箱里夹带香烟、电视机,这个时候他做走私的规模还比较小。到九四年以后,赖昌星先后注册在厦门成立了远华电子有限公司,海鑫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海鑫堆场),厦门远华集团。应该说赖昌星大规模的搞走私香烟、汽车等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赖昌星为什么要成立这些公司?
   
   :一九九四年五月份,我母亲去世的时候,赖昌星在烧厝家中当着我们兄弟几个的面就说,做正当生意就赚不到钱,只有搞香烟、汽车走私生意才会发财。所以他成立迄几家公司不是为了做正当生意,而是做一个对外的招牌,是为了掩护他大规模走私活动才成立的。因为我知道,他注册的这几家公司根本就没有进出口经营权,更没有经营香烟、汽车进口业务 的权力。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赖昌星大哥赖水强的证词中,证实了关于中国著名玉女歌星杨锰 莹是赖昌星侄子、也就是赖水强儿子赖文峰的女朋友的说法。
   
   有报导说,杨锰莹自出道以来,快速窜红,由于她嗓音甜美、容貌娇俏,被称为是前途无量的玉女歌星。但是,她在事业正蒸蒸日上的时候,突然退出歌坛,引起许多猜测。后来有人得知,她是找到了“大款”,不用再出头露面了。但是,随着「远华案」爆发,赖昌星出逃,赖文峰也被监视居住,后来又逃亡海外,杨锰莹失去了依靠,只好再战江湖。去年六月,广州一家报章刊登了一篇《「男友」退出商界,伊人重踏歌坛─杨□莹「复出」揭秘》的文章,该篇文章指杨锰莹几年前淡出歌坛是因为得到了厦门远华走私案首脑赖昌星之侄的「照顾」。杨锰莹对此则坚决否认,并声言要以「侵害名誉权」为由控告该报。
   
   在赖水强的证词记录中写道:杨锰莹(赖文峰的女朋友,原名杨X丽)28岁,江西南昌人, 没参加走私。
   
   赖昌星也透露,他在厦门老家见过杨锰莹,是赖文峰带杨钮莹到家里来的。
   
   赖昌星侄子赖文峰的证词:
   
   时问:二OOC年六月二日
   
   地点:厦门金雁宾馆八楼谈话室
   
   侦察员:张东明刘于龙记录员:刘于龙
   
   泛罪嫌疑人:赖文峰
   
   ?你的个人简况
   
   :我叫赖文峰,男,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五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家住晋江市青阳镇 烧厝村,一九九二年移居香港,本人系个体从业者,二OOO年四月七日因涉嫌走私普通货 物罪投案自首,现被监视居住。
   
   ?我们是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的工作人员,今天向你了解一些情况,你要如实提 供,不得做伪证,否则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我明白。
   
   ?你和赖昌星是什么关系?
   
   :赖昌星是我三叔,他一九九一年在陕西通过关系办了单程证到香港。一九九二年他帮 我也在陕西办了赴港的单程证,我在香港呆了一年半,到九三年回来。
   
   ?这个时候赖昌星在干什么。
   
   :他从九一年开始和王敏等人做走私生意,采取往进口货柜中夹带的方式走私家用电器,这个时期都是他自己在具体操作,和海关等单位的人拉关系,给人家送钱,送礼。他也是这一段时间搞走私家电发的家。到九四年以后,他在厦门先后办了远华电子有限公司,海鑫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远华集团公司以后,才开始大规模搞走私生意,在着以前他和王敏等人走私家电数量比较小,有了这几家公司以后,几乎没有做过正当生意,他用走私赚的钱在香港和厦门两地投资的房地产都亏了本,所以迄些午赖昌星全靠走私赚钱,他开办的这几家公 司都是一个形式,是为了掩护走私才搞的。
   
   赖昌星的大哥赖水强的女婿黄克臻的证词:
   
   时间:二OOO年八月五日九时五十分至五日十一时
   
   地点: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侦察员:张新广记录员:林志兵
   
   犯罪嫌疑人:黄克臻
   
   问:你本人情况?
   
   答:我是黄克臻,男,一九六六年七月十四日出生,香港居民,原籍福建晋江。
   
   问:你因何被逮捕?
   
   答:我因涉嫌走私被逮捕。
   
   问:你与赖昌星的关系?
   
   答:我是赖昌星大哥赖水强的女婿。
   
   问:赖昌星本人情况?
   
   答:赖吕星原籍福建晋江,四十多岁,他九十年代初巳移居香港,但主要是在厦门搞走 私活动。
   
   问:赖昌星有何走私活动?
   
   答:赖昌星有搞香烟、汽车、油、化工原料走私,我主要是帮赖昌星负责走私香烟的发货、调度。赖昌星在九四年成立的厦门远华电子厂,以及后来成立的厦门远华集团都是为掩盖他的走私生意而成立的。赖昌星为搞走私,叫了不少人帮他的忙,在走私香烟这一块,赖昌星叫赖昌标、曾明育负责走私香烟的销售,侯小虎、任军、王泰成、侯占武等负责走私香 烟的通关。我和陈文远负责走私香烟的调度和发货。
   
   从以上证词可以看出,被询问的每个人都非常配合专案组的工作,他们不但对自己所犯 罪行清楚明白,而且,在对赖昌星的指控上,可以说是「异口同声」,倒好像是他们为了指 控赖昌星而预先「串过供」。
   
   而赖昌星自己,当然了,极力要洗清自己。
   
   赖昌星矢口为自己辩解
   
   问:中国政府对你的指控说,你的公司没有进出口贸易权,更没有香烟进出口经营权, 那么你的生意是怎么做的呢?
   
   赖:我的公司是没有进出口权,但是那些政府的公司有呀。我只是出钱由他们自己的公 司去做嘛。我就是借用人家的公司,我是合法做的。他们还说,有人走私来找我要指标,走 私还要有指标吗?我说这是你们自己按「四二O」的指标办案还差不多。
   
   问:这一次当地的政府官员有很多涉案的?
   
   赖:他们就是什么都往我「远华」里面装。说我走私,厦门以前的关长我都不熟的,杨前线是我的好兄弟,但跟我没有一点金钱关系的。厦门姓秦的关长原来是市政府的秘书长,调过去的,是正关长。我跟他一点都不熟。厦门的市长、市委书记我都不熟,我就在厦门混了几年。后来厦门市委书记石兆彬被抓也算到我这里。如果那些被列死刑的口供能公开的话,其实大家可以从里面看一看,是否和我赖昌星有关。从海关被抓的人的口供也可以看出问题。看看那个被判死刑的吴宇波的判决书也好,吴宇波是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科长,看能不能找到他曾经帮过我的证据。还有那个厦门海关走私缉查处处长蔡海鹏、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大家都应该看一看这些口供,要是这些口供能公开的话。另外,那些被判死刑的人,只要被查到五十万,他就可以被干掉。中国的法律!五十万就可以干掉一个人。
   
   问:你看了中国提供给加拿大判决书?
   
   赖:我都看过。按道理,个人的判决书都是一个人一张的,可他们却是几个人合著做一个,一判下去就是十几个人,有这样判的吗?你看,现在一份判决书里面十几个人、二十来个人在一起判,而且上面这些人也互相不认识。另外有的判决书上,辩护律师说:有些事跟赖吕星无关,判罪事实不是什么的。他们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可惜在大陆的律师根本没有用的。其他没有什么了。有些人的口供也有问题的,因为我知道有几个人被抓后,叉放了出来的,现在我也不方便说是谁,他们一进去就先打,打完再来问话。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非常清楚,我一直做好事,一直很同情人,所以我才有这条路可以走,因为大家信我。
   
   问:你的做法是不是用军情的特权?我知道军情部有海关免检章。
   
   赖:没有,我从来没有用过。我的侄子用过一次。
   
   问:这让我很吃惊,你和姬胜德的关系那么好。怎么会让人相信呢?
   
   赖:我认识的官员是很多,在中国像我认识那么多的人是很少。但是,像我这样没有占 他们什么便宜的也很少,我也是一个傻瓜。
   
   问:人人都说你这人很大方,给官员送钱、送房子,一出手就是上百万、千万。
   
   赖:你可以看到这个案子总共抓了多少人?总共加在一起是多少钱?有多少和我有关系? 除了李纪周、姬胜德、蓝甫,剩下还有几个?全是事实的也才有一百八十万左右,我如果是 真走私,我的钱还不转移出去?
   
   问:所以有人说你是有点有恃无恐,以为自己后面的后台够硬了。
   
   赖:我主要还是想做地产,这种才能赚大钱,是大生意,我买的那块地皮可以赚十几亿 呀。我在厦门有三千多亩地。
   
   问:主要感兴趣的是地产方面的事?
   
   赖:我是这么想,人会越来越多,地终归是那么多,很多事都要从怎么样用地想办法, 我的想法就是要做地产。现在一直追踪「远华案」很头痛,一直感觉要结案了,却一直拖, 一直拖,没有想到那么惨,如果当时知道要搞几年的话,我不会这样的。
   
   问:你这么多生意当中,亲力亲为的有哪些?
   
   赖:地产。
   
   问:你是负责哪一部份工作?
   
   赖:贸易也好,地产也好,我底下人既然认为这笔生意可以赚,提供给我,问一下,然 后我就说:做。他们就去做了。
   
   问:你是负责前期疏通关系,然后拍板?
   
   赖:也不用疏通关系,十几家公司的报关员,每一家都他们自己去做的。
   
   问:这份材料里说:利用手中职权和工具,例如军舰、海关走私。
   
   赖:开头就是这样说的,没有这回事。别人的船泊下来,他就说是我的走私船。他抓到别人就装在我这边,都是这样套的。法庭指空我是单靠走私起家,没有做过正当生意。我在申请难民的那张表里面要填我做过什么。我有很多正当生意呀,我人在外面,手上什么都没有。我一直找,我看能不能找一些证据出来。现在找到了我在厦门「金龙制造厂」的,生产大巴、油线车、小车、面包车,这个证据我找到了,在电脑的股票那里可以打出来,我已经打出来了。现在我是第三大股东,原来是第一大,后来我卖掉私人股的那一种,我卖掉了一 部份。这个我可以找专家来监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